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轻轻动怒
    这个男鬼我到没怎么放在心上,实力也就那样,除了白灵。我们三人任何一人都可以轻取它的性命,对我们的威胁并不大。

    可是它忽然说出了“鬼族”二字,我的脸色却变了一变。

    鬼族,我到是知道一个鬼族。修罗鬼族,微轻轻身体里的鬼种,就属于这个族群。而且还是首领大祭司,强大无比。

    就是不知道这只鬼,口中的鬼族,指的是什么。

    我思绪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白灵、老鹰等,也都不知道“鬼族”!此刻听到鬼族二字,老鹰直接就开口问道:“鬼族?什么鬼族?”

    厉鬼见我老鹰露出疑惑之色,还以为我们被震慑到了,这个时候还得意的开口道:“当然是我修罗鬼族!”

    此言一出,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修罗鬼族,难道这个族群又出现了吗?

    二百年前,正邪大战。失败方就是修罗鬼族,这才过了二百年,难道这修罗鬼族,又重新出世了吗?

    就在我露出震惊之色的时候,我却没有发现。微轻轻的眼神之中,不经意之中闪烁过了一丝仇恨。

    就这我们所有人震惊的时候,微轻轻突然大怒:“你这妖孽!”

    话音未落,微轻轻举剑就刺。老鹰见状,急忙开口道:“慢!”

    可是微轻轻根本就不听,手中桃木剑直接就刺了上去,只听“嗖”的一声,桃木剑直接就刺进了那厉鬼的胸膛之中。

    微轻轻出剑的刹那,是道行全开。而且还使用了翔叔特有的身法秘术,可以在短时间内暴增移动速度。加上这男鬼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被微轻轻一剑就给捅穿了身子。

    男鬼惊讶,它低头望了一眼刺穿自己胸膛的桃木剑。然后又震惊的望着了一眼微轻轻:“你、你敢,敢杀我?”

    男鬼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微轻轻整个人都暴怒了:“去死!”

    说罢!直接就拔出了手中的桃木剑,然后又猛的刺了下去,就这么连续的“唰唰唰”的刺了七八剑。

    这厉鬼那里经得起微轻轻这么刺?结果再没有说出一句话,便已经落得一个魂飞魄散,化作点点光华,消失在了原地。

    见微轻轻如此,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我隐约的感觉,是不是微轻轻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世?

    怎么她一听到这个“修罗鬼族”就变得如此狂躁?除了我一个人心里有这种想法以外,白灵等都露出不解之色。

    不过死的也就是只鬼,所以大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老鹰见气氛有些沉闷,直接就开口道:“好了好了,就死了一只鬼而已,我们办正事要紧,现在我们就回万宝阁!”

    微轻轻听到老鹰开口,有些不自然,她低着头直接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控制好情绪!”

    说完,微轻轻第一个就走了出去。见微轻轻离开,我们也都接连跟上。

    大家心里都有修罗鬼族这个疑问,对刚才出现的厉鬼,更是迷雾重重。可是那鬼都死了,想问出更多的讯息已经不可能!

    而这个时候,老鹰疾步来到我身旁。然后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城子,轻轻这是咋了?”

    我或许猜到一点,这肯定和修罗鬼族有关。而修罗鬼族与这个微轻轻的身世也有关,我不知道猜得对不对,但我隐约的发现,这个微轻轻已经开始关注修罗鬼族,而且发现自己和这个修罗鬼族有关系。

    我摇头,不准备将此事告诉老鹰:“不清楚!”

    说着,我便加快了脚步,然后来到了微轻轻身边。微轻轻见我跟上来,鼻子竟然抽涕了两下,还不等我开口便抢先说道:“对、对不起!”

    我脸上带着微笑:“不就弄死一只鬼,有啥对不起的!”

    我虽然知道微轻轻或许知道一些什么,但我却没有开口。就是和微轻轻这么并排的走着,一步一步不打往前。

    不过在沉默了几分钟后,微轻轻见我还不说话,便有些忍不住了,疑惑的对我开口道:“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听微轻轻开口,我露出一丝微笑:“你愿意说,我就听。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毕竟我们之好朋友嘛!”

    说着,我扭头望了微轻轻一眼,露出一脸阳光的微笑。

    微轻轻见我对她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儿,然后对我开口道:“在我突破精魄之后,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东西。莫名其妙,其中有个词就是修罗鬼族。我不知道它代表着什么,但我却对它充满了仇恨,心里很害怕、很恐惧。那种感觉……反正我自己也说不清!”

    微轻轻低声对我开口,向我倾诉着她的秘密。

    听到这里,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不是微轻轻记起了她失忆前的记忆。微轻轻被植入鬼种之后,之前的记忆可是全都消失了。

    她现在说脑子里出现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消失记忆的片段。

    如果微轻轻将这片段连续起来,她一定就能回忆起过往。记得自己的家族,记得那血腥的场景。

    要是真的如此,翔叔和微轻轻的父亲所想保存的秘密,肯定就会被揭开。以微轻轻好强的性格,一定会走上复仇之路。

    想到这里,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是疼苦的朋友,被脑海之中的残碎记忆片段折磨。

    一边是要努力禁封的秘密,这个选择好似有些难。是继续看着朋友疼苦的被记忆碎片折磨,还是让她得知一切真相,最后踏上复仇这条道路。

    心里很是纠结,眉头皱起,脸色凝重。

    微轻轻一时间见我不说话,竟然对我甜甜的一笑:“巫城,这不像你啊?我没事儿,你别那么忧郁,像个忧郁天使似的!”

    见微轻轻如此,我佯装出一副没事儿的模样。我知道,微轻轻越是如此,她心里应该就越是挣扎。

    她肯定在不断探索和寻求,或者怀疑自己的身世。要是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微轻轻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身世。

    我不是圣人,短时间内我做不出一和合理的决定。所幸我啥也没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我们连死的不怕,没有啥恐惧与害怕的。就算出现在厉害的鬼,我俩联手也能给它揍趴下。

    我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我那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微轻轻在那一刻,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以前听人说,爱上一个人或许就是那么一瞬间。没有什么理由,或许只有一句话,一件事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等。

    我对这种感情其实不怎么看好和相信的,可是到了最后我才发现。微轻轻之所以会走到那一步,很大原因都是因为我。

    我那句“就算在厉害的鬼,我俩联手也能给它走趴下”的话,其实我并没有其它心思。

    只是想让微轻轻想开一些,让她远离所谓的恐惧与害怕,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就是因为这么一句,她对我的感情有了那么一丝微妙的变化。

    我对敖雪如此,微轻轻对我如此。感情这东西,有时候说是毒药,还这t点都没错……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日道来。

    接下来,我们回到了山路。然后开始往山顶上的万宝阁走去。

    这里说是山,其实并不高。很快的,我们就已经来到了万宝阁。

    而我们刚来到大门口,却发现万宝阁大门进步。门上竟然还贴在黄色的符咒,不仅如此高大的铁门上还用墨斗线缠绕了几十圈,一副镇尸克煞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