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老爷且慢
    被突如其来的粗大铁链捆了脖子,我和老鹰翻身而起,就准备和来人拼他一个你死我活。

    可是这一转身,我二人才知道,我们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因为对我们出手的是,正是地府鬼差,传说中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

    我二人一时间就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一白一黑二位爷,我和老鹰根本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们不过是精魄道行的驱魔人,对付个白衣黄衣鬼到也没问题,可要想在这种大神级别的对手面前舞刀弄枪,那可就是找死了。

    虽然在传说里,大师兄将这两只鬼差打得哭爹喊娘的,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二者很弱,不管怎么说,这二位都是地府里的正神,专门管勾魂的。

    我们要是对上了这二位,就只能是个死。我和老鹰的冷汗在顷刻之间冒了出来,全身都在打哆嗦。

    而我们对面的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这个时候却用着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对着我和老鹰开口道:“好大的胆子,竟敢看鬼差勾魂,本老爷我今天就收了你们的魂,带你们去阴间!”

    此言一出,我和老鹰都给吓尿了。尼玛,这要是被了勾魂,我二人不就死了?

    在强大的威慑面前,我知道必须做点什么,要不然只能是个死。

    我二话没说“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对着黑白无常便喊了一声:“无常老爷且慢,小的有话要说!”

    老鹰这个时候见我说话,这才反应了过来。此时的他也是被吓得哆哆嗦嗦,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个时候见我跪下,也是跟着我“噗通”一声跪倒在黑白无常面前。

    白无常谢必安见我和老鹰跪下,而且听我开口。可能是太久没有和人类说话了,这个时候竟然略带兴致,松了松手中的铁链,一脸笑意的对我开口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老爷还忙着勾魂呢!”

    传说这白无常谢必安喜怒无常,有事最好快说,要是和这鬼差打马虎眼,肯定没命活。

    可能在濒临死际的时候,脑子转得特别快,我脑海之中不断的收缩关于这个黑白无常的讯息。

    从他们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成为鬼差的,我脑海之中直接就过了一遍。

    其中我想到了黑白无常的来历,以及他们的传说。

    传闻这谢必安和范无救生前就是两位好基友,有一天这二人出门赶集。可是在路上遇到了下暴雨,二人就躲在桥下避雨。

    谢必安见雨太大,也就对着范无救说:“兄弟,你在这里等我,我回家拿伞!”

    这范无救也没多想,也就点头答应了,说就在这桥下等他,谢必安不来,他就不会离开半步。

    随后,这个谢必安也就离开了。可是谢必安走后,这雨越下越大,转眼之间河水暴涨。

    很快的,河水就蔓延知道了范无救躲雨的桥洞处。这范无救为了不失信于人,就没有离开桥洞。

    结果这悲剧就发生了,范无救就这么活活的被淹死。全身都被泡胀了,成了淹死鬼。

    谢必安取伞归来,见范无救仰面朝下泡在水中,早就没有了气息。而且他的双手,还死死的抓住着石桥边缘,就在之前的位置,没有离开半步。

    谢必安见后,伤痛欲绝。扯下腰带,也吊死在了桥边的树上。

    这就出现了吊死鬼谢必安,淹死鬼范无救。

    来到地府之后,阎王对二人的基友情所感动,就封了他们官职,让他们做了勾魂使者。

    感觉上这范无救就是个傻逼,大水来了,你挪动一下脚步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被淹死吧?

    不过话也说回来,正是因为范无救坚守信义,这才会被阎王看重。

    黑白无常除了重情重义之外,我发现这二位爷各自还有一个特点。这白无常虽然喜怒无常,范无救凶残暴戾。

    可是这白无常却是个贪财的鬼,传说他大盖帽上的“一见发财”也是有来历的。

    民间有个传说,这白无常谢必安特有钱,而且这鬼有个癖好,那就是将银子藏在这个大高帽中。只要用石头砸他的帽子,就能砸出金银。

    谢必安见自己的钱被砸出来了,就会抱着帽子逃走。然后就不会勾你的魂了!

    这个传说我自然不知道真伪,根本就不知道可信度有多高。可是眼下,我却可以搏上一搏,若是真的或许今晚我们就能活命。

    当然,自然不是用石头砸这谢必安的脑袋,别说这里有石头,我想还没等我动手,人家就将我们的魂给勾了去。

    我只是抓住了另外一点,如果这两只鬼的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他们都贪财,那这事儿就好办了。

    一想到这里,我急忙挤出一丝微笑:“无常老爷,我们、我们这里有银两!”

    白无常和黑无常一听我说出“银两”二字,眼睛直放光。

    还不等白无常说话,站在一旁,一脸凶煞的黑无常便抢先开口道:“快拿出来!”

    黑无常的声音很是雄浑有力,异常的低沉。听在耳里,震得脑子“嗡嗡”作响。

    黑无常话音刚落,白无常本来就喜笑颜开的脸,这个时候笑得更加灿烂了。

    他摇摆了一下身前的鲜红长舌头,依旧用着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开口道:“既然有银两,还不快拿出来!”

    见无常二鬼果真和传说中的一样,都是这贪财的鬼,于是我又开口道:“二位老爷,我这银两放在家里。不如这样,你们先把我们放了,等我们回去。就把银两给你们烧下去!”

    黑白无常一听这话,脸色都有微微一变,好似有些不悦。

    黑无常更是更冷一声:“大胆!”

    一声“大胆”,如同穿心利箭,震得我五脏六腑我都差点碎了。气血也都跟着翻腾,就连呼吸,这个时候都变得紊乱。

    白无常依旧是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还是用着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对我开口道:“小子,按照地府的律令,你偷看鬼差勾魂,又试图贿赂本老爷,现在是罪加一等。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和老鹰早就被吓得不轻,这个时候见这白无常翻脸,还要给我扣上贿赂鬼差的罪名,差点就没气得抽死这白无常。

    可是我们那敢这么做?这无异于是做死。

    心脏“咚咚咚”的跳着,老鹰这会儿除了指望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被勾了魂,死在这里吗?我心里不断的想着,可就在这一刻,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一个办法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道:“二位老爷,我们、我们都是驱魔人,我们都是好人啊!”

    白无常一听这话,嘴里又“哦”了一声:“你们真是驱魔人?”

    听白无常询问,我和老鹰急忙点头:“是啊,是啊!我们都是驱魔人!”

    说着,我和老鹰都拿出了各自吃饭的家伙,各种道家法器。比如符咒,墨斗线等!

    黑白无常一看这些东西,不由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听到这白无常阴阳怪气儿的说道:“既然驱魔人,也算是半个天道中人。这样吧,说说你们的道号,本老爷验证是否属实!”

    一听“道号”,我和老鹰都在刹那间懵了,大眼瞪小眼。我们那有什么道号,徐半仙和棺材刘也没给我取道号啊?

    想到这里,我和老鹰唯唯诺诺的开口道:“无常老爷,我们、我们没有道号!”

    无常二鬼的脸色刚才放缓,这个时候忽然听我们说没有道号,二人的眉头又是一挑,黑无常范无救更是愤怒的开口道:“尔等既然没有道号,也敢冒充阳间驱魔人,该死!”

    说着,黑白无常二鬼手中一用力,铁链“哐当”数声,直接就绷直了。

    紧接着,栓在我和老鹰脖子上的铁链一紧,“砰”的一声就将我和老鹰拉翻在地。

    不仅如此,我和老鹰身体中的三魂七魄,这个时候竟然迅速的被黑色铁链抽离,转眼之间就要被拘走了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