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道根出现
    当我再次回头望向那栋鬼楼的时候,我发现鬼楼开始变得虚幻,出现扭曲。

    到了最后,直接就这么在我们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了。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神奇诡异,若不是亲眼看见,我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随着鬼楼的消失,我们却也不用再加紧时间赶路了。小心翼翼的将老鹰放在地上,然后也一屁股坐了下去。

    经历了刚才的搏杀,大家都累得不行。我掏出了一根儿烟,就准备抽上两口,想用尼古丁让自己的神经不那么紧张。

    可就在此时,白灵却忽然喊了一声:“你受伤了!”

    忽然听到受伤了,我急忙扭头望去。之间白灵指着微轻轻的肩膀,露出一脸的惊讶。

    心中大惊,急忙爬起身子。嘴里迅速的开口道:“怎么了、怎么了!”

    说着,我已经来到了微轻轻面前。微轻轻见我一脸焦急的模样,露出一丝微笑:“没事儿,小伤而已!”

    我皱着眉头,也没有说话。直接拉开了她的手,结果这一看之下,发现微轻轻的肩膀被划出了一道血痕。足有五六厘米那么长,心中惊讶,这还小伤?

    这么长的一条血口子,而且伤口边缘都发青发黑了,明显是有毒的。

    “微轻轻,你这还没事儿?要是不马上驱毒,你就等着变独臂神尼吧!”我冷冷的开口道。

    可是微轻轻却在此时对我翻了一个白眼儿,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也没有说出口。

    我不敢怠慢,迅速的从百宝囊里拿出了柳枝碎屑。所谓的百宝囊就是一个挂腰上的小布袋,里面装了一些药丸儿啥的。

    当年在村子里的时候,棺材刘被村子所伤,就是用柳枝碎末驱毒的。

    因此,这东西我多少都备用了一些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还给用上了。

    将所有的碎末都拿了出来,也不废话,直接就按在了微轻轻的肩膀上。

    微轻轻嘴里娇哼了一声,随即便咬紧了牙关。柳枝碎末驱鬼毒的效果很显著,随着一些黑血的渗出。微轻轻肩膀上的伤,还快的就没有那么青黑发紫了。

    刚才大家都拼命的战斗了一番,这老鹰没有半个小时,肯定是恢复不过来的。

    所以我让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等老鹰恢复之后,我们在离开这里。

    白灵见我帮助微轻轻驱毒完后,对着我们三人很是感激的开口道:“谢谢,谢谢你们!”

    “白小姐,这有什么。这都是我们驱魔人的职责!”微轻轻很大方的开口。

    白灵听后,也对她微微的一笑,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我:“巫城,你什么时候也变成驱魔人的?读书的时候,也是吗?”

    听白灵开口,我沉默了少许:“不算是,那个时候算了解。”

    白灵听后,又点了点头:“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特殊的身份!”

    “是啊!不过加入这行,也算是迫不得已吧!”我随口的就说了一句。

    而白灵也没有追问,只是点头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不过我却好奇起来,这白灵和之前的五个人,怎么就能读懂阎王帖?

    加上这会儿都在休息,为了不让气愤尴尬。我也就随口的问了一句:“白灵,你是怎么读懂阎王帖的?”

    “阎王帖?”白灵不解。

    “哦!也就是这个成思吉发的喜帖!”嘴里淡淡的开口。

    白灵点头,然后便把这一切的前因后果,都如实的告诉了我。

    话说这白灵是在一周前收到阎王贴的,不过她没有扔掉,而是放在家里。

    恰巧,几个月都不见有人冒泡的同学群,这个时候却有人发言。白灵点开一看,正好看到了有人发了一张阎王帖。

    随后白灵也回复了一下,说自己也收到了这样的帖子。

    结果这一合计,同学群里有八个人收到了这样的帖子。大家都猜测,是不是那个同学结婚啊?可是没有地址,群里的八个人都在简单的闲聊了几句之后,也就没有了下文。

    开始的时候白灵还关注群里几眼,可是群里的同学大部分都不冒泡。渐渐的,他也就没有理会了。

    直到昨天晚上,白灵家的保险丝突然给烧了。她点了蜡烛,不巧的是,蜡烛意外被倒了。正好就点燃了喜帖。

    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喜帖燃烧后出现了白雾,最后形成了地址和准确时间。

    白灵开始感觉很是惊讶,可是他是个无神论者。以为是啥魔术,认为那个同学喜欢举办一次高智商婚礼。

    于是白灵就按照这条线索,今晚来到了这里。

    当她进屋之后,发现屋里竟然有二十几位同学,心里很是惊讶。就算是往年同学会,也没有这一次来得齐。

    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李飞便来招呼她,硬是让她去打一圈麻将。

    开始她是拒绝的,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可是李飞却说,这是主人今天定下的规矩,而且只打一圈,不输钱。

    白灵听不输钱,也就没有怎么犹豫。可她那知道,那麻将是不输钱,赌注却是自己的性命。

    这白灵根本就不会,这结果可想而知,直接就输掉了牌局。

    输掉牌局之后,那三人也不和她继续玩儿,直接让她离开。

    白灵也不在意,于是想和以前要好的同学闲聊几句。可是她发现那些同学在她输掉牌局的时候,根本就不怎么理会她,有些同学还对她露出怪异的微笑,看得她心里凉飕飕的。

    最终,她就独自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静静的看着窗外,等待婚礼的开始。

    接下来,便是我们的出现。不过微轻轻出马,却连赢三场。

    在这三场里,她意外的发现。屋里的同学都有意无意的在打量我们,在微轻轻赢牌之后,这些同学或多或少都表露出愤怒的表情,这让她感觉很是不明白。

    至于后来,就是我们之前所遭遇的一切了。

    听到这里,其实我也不明白那牌局到底有一个什么名堂。只是听微轻轻说,那牌局赌的是命。

    微轻轻见我询问的目光,也就在一旁解释道:“我们之前所在的房子叫做鬼楼,那副麻将前坐着的三人,是三只赌鬼!而麻将桌的正下方,有一个鲜红的命字!而这样的赌局,筹码也就是性命!”

    白灵一听筹码是性命,脸色当场便是一变:“我刚才,我刚才输掉了性命?”

    微轻轻微微的点了点头:“没错,你输掉了性命!”

    “可是,可是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成思吉摆明要我去陪他,可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岂不是多此一举?”白灵一连问出这么几个问题,

    我听完之后,略微的沉思了一下:“如果我没有推断错,我想是为了找一个借口吧!以前我听过一个故事,叫做卖命钱。凡是收了鬼怪的钱财,那么他们就能取走你的性命,而且它这样不会背因果,去了下面也不会受到惩罚!”

    说道这里,我停顿了一下,见白灵的脸色阴晴不定,我又附喝了一句:“我想那牌局和这卖命钱差不多,我们输了,也就输掉性命。只有赢了,或许还能活命!”

    白灵听完我的话,整个人都蒙圈了。在这之前,她就是一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魔鬼怪。

    直到今天,她的世界观彻底的颠覆了。她之前所有认知的一切,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我刚才说的“卖命钱”,之前的“赌命牌局”,对她来说仿佛天方夜谭。可是它却又真实存在,这让白灵一时间心绪难宁。

    随后,我和微轻轻也都安慰了白灵几句,让她别把今晚的事儿放在心上。

    这些事儿的善后工作,我们一定会处理好。毕竟我们不想因为这事儿,让白灵一个普通女子,以后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可我那知道,我和微轻轻越是解释,白灵却陷得越深。

    她不是恐惧和害怕,她是对我们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甚至是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