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死亡游戏
    八十一号楼,它本身就是一个奇异的所在,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断出现。

    这种所在便被称作鬼楼,当我们三人来到鬼楼之后,却发现屋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我的高中同学。

    他们都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我也是一一回应。可是一个叫做李飞的高中同学,却硬是让我去打麻将。

    可是这副麻将的赌注,微轻轻却告诉是命。

    我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微轻轻便已经坐在了座位上,麻将桌上坐着三名陌生人。

    这三人都没有什么脸色,冷冰冰的,也不说一句话。

    李飞见微轻轻坐下“嘿嘿”一笑:“城哥陪你女朋友好好玩儿啊!”

    说着他就准备离开,我却一把拉住了他:“李飞,今晚谁结婚啊?难道是你么?”

    李飞微微一笑:“不是,我只是负责招呼大家而已,这个保密。等客人来齐了,自然会揭秘的!”

    李飞说完,也就挣脱了我的手。然后去招呼其她同学去了,而微轻轻却在此时拉了我一把,让我把耳朵靠近点。

    不敢怠慢,现在这情况,就好似只有微轻轻一个人看出了一些端倪。我和老鹰啥也没看明白,这个时候就这么东张西望。

    微轻轻附在我的耳边,然后小声的开口道:“巫诚,那个叫李飞就不是人,你小心点。等我把我们三人的命赢回来,我们今晚就死不了!”

    如今的我听得是云里雾里,这副牌为何就变成度命的牌了?而且这打牌还能赢命?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的玄机。

    鬼楼迷雾,让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又该做什么,毕竟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是活人,那些是死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同时没有机会询问微轻轻,所以我和老鹰就只能站在微轻轻背后看她玩儿牌。

    第一手,微轻轻起了一身超级烂牌。虽然我不怎么精通麻将,但微轻轻这手又不对,又不连,而且花色还不一样的超级烂牌,一看就是必输的节奏。

    可是微轻轻却面不改色,麻将往自己身前扣了一下,嘴里直接低喝一声“天胡”!

    我和老鹰忽然听微轻轻如此开口,当场便被吓尿了。这不是炸胡么?

    可是我们也没有开口,只是在一旁观望。不过当微轻轻再次起牌之后,刚才的一手烂牌,却神奇的变成了一副清一色。

    的脸都抽搐了几下,微轻轻这是在怎么做到的?难道是赌神附体?

    接下来一连打了三手,微轻轻三手都是天胡。我和老鹰直接就和傻逼一般,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

    微轻轻竟然还有这么一手牌技,以后打遍天下无敌手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可我那会儿怎么知道,这鬼楼之中玄机多不胜数,眼前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三局牌后,微轻轻便说不来了。那三个人也没有挽留,还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直到这会儿,我和殷士飞才找着机会询问微轻轻:“轻轻,这到底什么情况?你看出了什么?”

    微轻轻听我开口,向着四周扫视了一眼,然后对我开口道:“巫城,你这同学会可是阴间同学会。你的同学差不多都死绝了!这是想找你们这些活着的下去作伴!”

    一听这话,我和殷士飞都感觉头皮发麻。屋里二十多人,要是大多数都死了,那也太奇怪了吧!大家的年纪和我一般,就算有几个同学短命,下去报道了,也不至于死了一大半吧?

    “微轻轻,你没有看错吧?”殷士飞也有些不相信,这个时候追问了一句。

    可是微轻轻却在此时流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不会我修习了清心诀!”

    清心诀,这个老鹰可能不知道,但我却在徐半仙收藏的一本古籍上见到过。

    这清心诀可以静心安神,让自己灵魂升华,但主要功效是能看清“善恶”。我当时也并怎么在意,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这个“善恶”的理解也不深。

    但现在想来,这个清心诀发挥了它厉害的作用,让微轻轻看穿了这里的真伪。

    如今也没有过的时间探讨这是怎样的一种法术,毕竟道门学问博大精深,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什么名堂。

    所以我迅速的问微轻轻,这屋子里哪些是活人,哪些是死人。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该保护那些人,那些人是敌人。

    微轻轻扫视了屋子里一眼,然后迅速的指出了屋里的死人和活人。

    除了我们,另外的就只有六个,三男三女。我不知道这三男三女为何也来到了这里,是不是和我一样,收到了阎王帖。

    如果是,他们又是怎样读懂里面的内容的呢?

    而这三男三女中,其中只有一女一男我认识。另外四人没见过,而那一男一女中,男的交情普通,印象不深。

    那个女的可就不同了,因为那是我仰慕过的女孩儿,叫做白灵。

    不过这么多年都没联系过了,大家也都变得成熟,那种懵懂的感情也不能叫做爱情。

    可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心仪过的同班同学,今晚怎么的也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吧?

    搞清楚了那些是活人和死人之后,微轻轻又开口道:“我们还不清楚他们叫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我刚赢了三把,我没有要钱所以我们的命算是赢回来了。只要不激怒他们,我们是可以安全离开这里的,但要想救人就只能继续留下来!”

    我和老鹰对视了一眼,然后听我开口道:“留下来吧!我不想这些人不明白的死在这里!”

    微轻轻也没废话,只是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等待正主出现以及他想干嘛!只有搞定的正主,这些人才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安然无事。

    若是我们现在强行救走他们,日后他们一样会有危险。

    但在这期间,微轻轻让我们拿出红线,然后在六个活人的手腕上套上了一个红结。

    说红绳或许能在危急时刻,救他们的命。

    这手腕绑红绳的事儿大家都司空见惯了,所以这没啥新奇的。不过我们所用的红绳却都是特制的,是在黑狗血里浸泡过的,那克煞的威力可见一般。

    当然,在这么多的鬼面前。绑红绳也没有什么卵用,但只要有一丝保险,那也是好事儿不是?

    说时迟那是快,我们各自找准目标开始行动。

    而我已经走向了白灵和那位男同学,男同学正在和李飞聊天,聊得那叫一个开心。却不知道李飞已经不是人,此时的他就是一只鬼。

    而白灵却独自坐在一旁,这个时候也没说话,只是望着窗外。

    所以我率先来到了白灵明前,然后在她对面坐下,白灵见我坐在她的对面,对我微微的笑了笑:“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白灵已经不再是那个清纯学生美少女了,如今的她多了一份成熟和女人的韵味。

    淡淡的一笑:“好久不见!”

    说完,我便从兜儿里拿出了一条红绳,我就准备直接开门见山。毕竟时间紧迫,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她闲扯。

    我拿着红绳,另外一只手摸出了一道符咒:“白灵,或许你会感觉我很奇怪,但你要相信我。你把这东西戴在手腕上,然后在把这东西放在兜儿里,可保你今晚安全!”

    说着,我一把拉过了白灵的手,让她都略感惊讶。

    或许我的举动很是仓促,可是我的动作却不猥琐,脸色也很是认真。

    白灵属于高冷型,她没有说话。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她看了一眼,也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回答。

    我时间有限,也不和她继续说话。只是对着她淡淡的一笑,走向了那位男同学。

    可就在此时,屋里的挂钟却突然间响起“咚咚”。

    随着沉闷的挂钟声响起,好似午夜的游戏已经正式开始。

    在这一刻,屋子里的气息开始出现了变化,变得有些阴冷,不断交谈的同学们,这个时候也闭上了嘴巴。

    屋外的大门更是“砰”的一声闭合,随着屋里的种种变故,一个低沉而阴冷的声音忽然出现:“让诸位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