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道远游
    扔掉这红纸喜帖之后,也没把它当个事儿,所以直接就去了福寿堂。br>

    来到福寿堂,见两个老家伙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而且沙发前的茶几上,已经放好了两包行李。

    见这架势,我知道这两个老家伙今天可能要走了。毕竟几天前他们就说了,他们这几天之内,就要离开这里。

    徐半仙和棺材刘见我进来,当场便听到徐半仙对我喊了一句:“小城啊,你过来!”

    我也不废话,直接就去了徐半仙和棺材刘面前。

    棺材刘和徐半仙见我过来,都不由的深吸了口气儿,且同时站起了身子。

    然后徐半仙对我继续开口道:“小城啊!我们今天就准备走了!这店铺,我现在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徐半仙拿起一个资料袋,然后将其递给了我:“这里面是水电气纳费卡,还有房产证以及一些进货账簿等,你保存好!”

    虽然之前就有一些准备,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就要离开,可真到他们要走的时候,我还有些舍不得。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有不是去什么刀山火海,心里又舒服一点。

    接过资料袋,然后对着这两个老家伙开口道:“师傅,你们要去哪儿啊?”

    棺材刘听我询问,露出一脸的伤感,对我露出一丝微笑:“我准备去东海,我们走后,你只要好好修行就可可以了,其它的都别多想!”

    说着,这棺材刘直接就拍了拍我的肩膀。

    而这两个小老头也不是那种溜溜捏捏的人,几句话之后,二人提着行李直接就离开了福寿堂。

    刚到门口,徐半仙便对着对面的灵善堂喊了一声:“老傻逼走了!”

    随着徐半仙一声大吼之后,灵善堂内赫然之间走出三人。

    在这三人之中,除了微轻轻和翔叔以外,竟然还有张老道士。并且张老道士也带着行李,也是出远门的样子。

    忽然见到张老道士还在里面,我还有些惊讶。连连开口道:“徐叔、师傅。张强也要跟你们一起吗?”

    “是啊!张强也和我们一起!”徐半仙淡淡的开口。

    脸色抽搐了几下,这才一顿饭的功夫。这张强就被拉入伙了,不得不说三个老家伙和这张强真的很对脾气。

    接下来,我们在不远处的车站口汇合。

    微轻轻眼睛红红的,应该是舍不得。不过翔叔也是在安慰她,说他走后,要好好修行,什么事儿和我商量着做。有解决不了的,给他打电话!

    虽然微轻轻舍不得,但他们始终要离开。而微轻轻得到的理由是,他们要云游四海、斩妖除魔,完成年轻时候的梦想。

    不过只有我才真正的知道,这几个好家伙其实主要目的,是为了美女姐姐。徐半仙和棺材刘说,说是出门招兵买马,组建势力。

    可是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感觉他们这一次出门,其中还有一些隐情,只是这几个老家伙不愿意说出口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也只能祝他们一路顺风,路上别遇到太多麻烦就好。

    很快的车来了,我和微轻轻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直到汽车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br>

    几个老家伙走后,心里竟然还有些空荡荡的。但好在他们临走的时候放下了话,说几个月后的道门盛会他们也会去参加,到时候我们又可以重聚!

    微轻轻有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这个时候见一手将她拉扯大的师傅走了,很伤心。

    眼泪“唰唰唰”的往外流,我这个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女人哭。这会儿见微轻轻在那儿哭,我整个人都懵逼了,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么,我俩就站在车站口。本想等微轻轻不哭了,我请她去吃早饭。

    可是微轻轻哭了会儿,竟然有些生气的对我抱怨了一句:“巫城,你不会安慰女生啊?你没见我在哭吗?”

    卧槽,我差点没一口老血给喷出来。你哭你的,还怪我不安慰你?

    心中那叫一个郁闷,翻了个白眼儿:“那怎么安慰?”

    微轻轻听我这话,直接就不哭了。嘴里娇哼一声,直接就往来路走。

    这可把我给弄得很是郁闷,但这种小事我也不计较,追上去问她吃了饭没。微轻轻语气不善,说没有。

    “哦”了一声,便笑呵呵的开口道:“走吧!请你吃饭!”

    微轻轻也没有拒绝,所以我俩直接就去了早餐店吃早餐。

    因为几个老家伙走了,气氛始终有些不对。我还好,毕竟相处时间也就几个月。可是微轻轻不同了,她和翔叔在一起那么多年。

    翔叔不仅是她的师傅,更是她的爷爷。我也没触微轻轻的眉头,吃过早饭之后,我便让微轻轻回去休息一会儿,中我吃放的时候我叫她!

    微轻轻也没有拒绝,只是嗯了一声回了灵善堂。

    我回到店铺中没一会儿,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直接就躺在了摇椅上,静等客户的出现。

    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客户没上门,这个殷士飞则跑了过来。

    他进屋没有见到徐半仙和棺材刘,便疑惑的问我他们去哪儿了。我也就随口说了一句,说老们老年生活不和谐,去外地旅游去了。

    这老鹰可没想那么多,一听这几个老家伙去外地旅游,顿时一拍大腿:“好啊!以后这店铺可就是咱们的了,以后业务五五分成怎样?”

    冷了殷士飞一眼:“滚!”

    我现在都不想和这傻逼说一句话,可是这老鹰并没有生气,也没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殷士飞以及微轻轻,三人去外面吃了一顿火锅。

    老家伙们走了,有坏处自然也有好处,现在可就自由得多了,也没人使唤到也舒服……

    接下来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三天,直到第三天的深夜,也是一点左右,我忽然感觉一股寒风席过、很冷,本能的拉了拉被子。

    可就在此时,我迷糊的神经却是猛的一紧。这根本就不是寒风,是阴气。

    想到此处,我双眼猛的睁开,身子更是眨眼之间便弹了起来。

    同时间,我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咚咚咚”!

    当我又一次听到敲门声之后,我只感觉头皮麻烦,隐约之中感觉不妙。喊了一声是谁?可是没有答应,而且敲门声再也没有响起。

    不敢怠慢,操起家伙就冲了出去。可是当我打开门后,屋外啥也没有,也没有阴气和鬼气。

    可是当我往地上看的时候,却发现地上竟然又出现了一张红纸。而且那红纸之上,还是写着“喜帖”二字。

    见到这里,我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儿。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几层,可一而再,但不可再而三。

    喜帖已经出现过了两次,那么这一次,就是第三次。

    向着四周看了一眼,可是啥也没有发现。难道是有人恶作剧?可是我这里四周空旷,就一条巷子。若是人,难道安装了飞机发动机?十几秒之内,肯定无法离开这里。

    而且我没有听到脚步声,这就更加的奇怪。

    其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每次敲门声出现的时候,我都感觉到屋里会拂过一阵阴气。

    空穴不来风,这一定预示着什么。急忙捡起地上的喜帖,还是红纸,纸张普通,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可是唯一出现变化的是,这一次除了红纸的正面写作“喜帖”二字以外,背面又多出了一行字。

    “巫城先生,请于七日之后参加我的婚礼!”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可是我看着这几个字,感觉怎么那么渗人呢?

    那有喜帖是这样的?没有主人名字,没有落款,也没有地点。时间也没有写出准确时间,只写了一个七日之后。

    而且这个七,更是一个吉祥的数字。在我们这一行看来,七代表着最阴,死亡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