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张强园懿
    突然被这么一个美女给叫住了名字,我当时显得有些尴尬。可是却也奇怪,这女孩儿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于是我又把目光移动了回去,然后疑惑的望着她。而那女孩儿也是惊讶的望着我,好似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很是尴尬,嘴里也就结巴的开口道:“你、你认识我?”

    女孩儿一听我这话,直接就大大方方,很是高兴的向着我走了过来:“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卧槽?我啥时候就变成这个陌生女的救命恩人了?

    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于是连忙开口追问:“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不记得了?美女,你是不是认错了?”

    那女孩一听这话,“噗呲”的便是一笑,随后对我开口说道:“我怎么会认错啊?你不记得二天前的晚上了吗?”

    此言一出,我的脑海之中顿时闪过了几个画面。

    那天老鹰搬家,我们醉醺醺的在回来的路上是救了一个女孩儿。可是当时酒喝多了,很多的事儿都忘记了。其中大部分甚至断片,在这个时候让我回忆,我那记得起来?

    加上那天根本就没有看清那女孩的脸,此时见到这美女,我自然是不认识。

    我狐疑的打量了女孩儿几眼,然后用着狐疑的语气开口道:“你就是那个女孩儿?”

    话音刚落,那女孩儿便高兴的开口道:“对啊!就是我,当时走的匆忙,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园懿,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很是大方的就伸出了一只手,我见人家这么大方,我都有些害羞了起来。感觉应付厉鬼,比应付女人来的直接容易。

    但也在伸出了一只手,然后便和园懿的手握在了一起。

    园懿笑起来很甜,很暖。和暴力女微轻轻,感觉是两个类型的女人。

    “对了巫城,你怎么也在火车站啊?是要去外地吗?”园懿随便的开口道。

    我摇了摇头:“不是,是接一位长辈!”

    “是吗?我也是接人!”园懿仿佛和我找到了共同话题,这个时候开始我和聊了起来。

    不过我二人才聊一两分钟,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响起:“小城、小懿!”

    一听这个声音,我和园懿双双寻声望去。直接不远处的人群之中,这个时候站着一个老头。

    而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张强,张老道士。

    见是张老道士,我就准备上前招呼。可是站在一旁的园懿,却抢先开口道:“外公!”

    说完,园懿对准了张老道士就扑了过去。

    见园懿叫张老道士外公,我当场便张大了嘴巴,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尼玛!这什么情况?难道都是熟人?

    随后,我也走到张老道士面前:“前辈,她是你外孙女?”

    我指着园懿,惊讶的开口。张老道士望了我二人一眼:“是啊?难道你们认识?”

    园懿见我也认识她外公,这个时候笑得更甜了:“是啊!我认识巫城,我之前被几个流氓欺负,是巫城救了我呢!”

    张老道士一听这话,先是一惊,随后急忙问其中原因。

    园懿见张老道士这般模样,甜甜的一笑:“没事儿的外公,怀人都被打跑了!”

    听到这里,张老道士才松了一口气儿。后我们一边走,一边聊。

    园懿本来让我跟着她回去,她请我吃饭,可是被我拒绝了。

    同时张老道士也告诉园懿,说今天要去认识几个同道的朋友,让园懿自己先回去。

    园懿一听同道中的朋友,显得很是好奇和惊讶。连连开口,说也要跟着去,说也要认识她外公那样的道士。

    这张老道士应该很宠爱他的外孙女,寻求了一下我的意见。我自然是没问题了,这单业务我们上下一共收入达到了百万之巨,多个人吃饭能有啥影响?

    而且这个人还是张老道士的外孙女,还这么漂亮,老鹰见了肯定喜欢。

    走出了火车站,拦了一辆出租车吗,我们便回了新华路。

    因为徐半仙他们都知道今天张老道士回来,所以事先就去了餐厅。如今正是饭点,确定地点之后,直接就去了包房。

    刚进入包房,便见到屋里已经做好了徐半仙、棺材刘、翔叔三个老家伙,然后是微轻轻和殷士飞。

    我刚一进屋,就开口介绍道:“这位便是张强道长。这位是园懿,张道长的外孙女!”

    老鹰认识这个张老道士,这个时候再次见到并不感冒。到是在见到园懿的时候,显得很是热情。

    “园懿坐我这儿,坐我这儿,我这儿有空位!”殷士飞一副没有见过美女的表情,看着都丢人。

    一旁的微轻轻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脚上,差点就疼得老鹰没叫出来。

    最后我们依次坐下,不过园懿的旁边是微轻轻,另外一边是我,老鹰则在另外一边翻白眼。

    三个老家伙见到张老道士后,也都比较热情。在简单的介绍之后,大家也就喝了一杯酒。

    随后上菜吃饭,虽然张老道士才认识这三个老家伙,可是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很是谈得来。

    不仅如此,四人还不断碰杯,一杯接着一杯。

    大家都是做白事儿的,正派驱魔人。这话题之中,自然是少不了鬼怪的事儿。

    这张老道士就开口说了,说他这一次去外地,遇上的就是实事儿。

    他本在一家火葬场做烧尸匠,做了几十年。和一位茅山的老道士学过三个月道,但就是这三个月,让他走上了这条路,经过几十年的专研。现在道行也不算很低,已经是精魄中期高手。

    而这一次去外地,就是外地的一家火葬场附近出现了脏东西。

    这东西有些特殊,不伤人,总是在半夜的时候哭。而且哭声可以回荡整个火葬场,当地的师傅拿这东西根本没办法。

    最后,那个火葬场就找到了张道士所在的火葬场,最后将张道士给请了过去。

    张道士最开始以为就是个普通的冤死鬼,导致它每天晚上都哭。可去了之后才知道,那是一只专喝人血的大花猫。

    那哭声,就是那只大花猫发出来的。它通过这种方法,吸引一些好奇的路人,然后将其迷惑,喝人精血。

    但这只大花猫也不杀人,只是喝人血。

    就算不杀人,这都属于妖畜行为。张老道在那地儿硬是用了十天时间,才将其给拿下。

    张老道士说,那东西要是再喝几天人血,恐怕就能口吐人言,化作猫妖了……

    说道兴起,几个老家伙也是越聊越欢,越吹越离谱。

    翔叔说,当年他在黄河里见过卡车一样大的乌龟。徐半仙见翔叔开口,直接开始互掐,吹牛逼模式就这么开启。

    不一会儿,这四个老家伙便喝得差不多了。而且说的话,也开始天马行星空,棺材刘说当年他过阴,去地府的时候和守门的鬼差喝酒。

    徐半仙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说什么当年他差点就去了南天门……

    我们几个小辈在听到这些话后,全都露出尴尬、翻白眼的表情。

    感觉这四个老家伙都这么大一把岁数了,还这么喜欢吹牛逼。

    不过也不光是听他们吹牛了,我也了解了一下这个园懿。

    结果这一了解之下,我竟然发现园懿也算是半个行内人。十几岁的时候便被他长老道长送去了茅山,算是一个茅山外门弟子。

    可是因为种种因素,她也只学习了半年,然后便回来了。

    回来之后,这道术她也就荒废了。所以她如今的道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但这些都不重要,最为重要的是。我从园懿的口中得知,如今茅山的正统道士,竟然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量,拥有上百之多。

    同时我们还得到一个惊人的秘闻,在茅山的深山之中,其实还有一个内门。

    而那里才是真正的驱魔人修行地,里面有很多行内的大贤,而且他们修行的全都是正统茅山术。其中的弟子门徒众多,其数量远远超出世人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