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后一击
    三个老家伙看我的眼神,在这个时候变得肯定、欣慰、赞赏。

    不过看着不断向我逼近的公煞,徐半仙等去而没有丝毫的担忧。

    只听棺材刘爽朗的开口道:“好样的,下面就交给我们三个老家伙吧!”

    话音未落,三个老家伙一个箭步便已经飞出,而且对准了扑过来的凶煞就迎了上去。

    如今没有了母煞做帮衬,公煞显然没有了刚才厉害。

    不过此刻的它完全暴走了,见徐半仙等对着它冲了过去,嘴里一声嘶吼,举起利爪就抓了过来。

    翔叔冷哼一声,手里猛的一扯,九宫八卦网出现。最后往公煞直接就洒了过去,公煞一时间难以躲避,当场便被网了一个正着。

    还不等公煞反应脱困,徐半仙一脚就踹在了那公煞的肚子。这一脚威力之大,只听“嗡”的就是一声,直接就将公煞震飞出几米远,最后翻滚在地。

    也就在公煞倒地的瞬间,棺材刘也紧跟而上,手中赫然出现一道三清符咒。

    而这道符咒还是我现在不能用的三清破煞符,以破煞能力见常,这威力自然比我现在使用的三清镇煞符要强上很多。

    棺材刘拧着符咒的手往下一压,嘴里赫然低吼一声:“破!”

    此言一出“啪”的就是一声,这道三清破煞符,直接就拍在了公煞的脑门之上。

    破煞符我以前没有用过,也没有见棺材刘施展过。此刻见了,才知道这符咒的为力。

    这么一符咒下去,男鬼的惨叫就更加大声了,搞得就和杀猪似的。

    随着符咒的施展,公煞体内的煞气,就和气球一般迅速的被泄了气儿。

    公煞体内的煞气不断的泄出,它衣服上的颜色,也迅速的发生了变化,褪去了黄色变成普通的白色。

    见到这儿,我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儿。

    事到如今,二煞已经被破煞,这事儿应该也就搞定了七七八八。

    不得不说,这三个老家伙的配合实在是默契。虽然这个翔叔和徐半仙儿不对眼,动不动就吵嘴掐架。但对付起妖魔鬼怪来,二人的配合却也是行云流水。

    这样的默契,没有个三年五载的肯定是练不出来的。说明这三个老家伙,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好基友。

    但值得深究的,翔叔和徐半仙以及棺材刘这三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棺材刘去了我们村子做起了棺材?徐半仙和翔叔为何又隐退做起了佛牌店?而且他二人之间又发生过什么?动不动就对骂掐架。

    这里面的种种,都是一个没有解开的秘密。

    心中虽然有这样的好奇心,但这个时候也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公煞和母煞,发现它们都在抽搐,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

    而老鹰却在此时拍了我一把肩膀,然后笑着对我开口道:“城子,不错啊!没想到你这么猛,一个人就干翻了一只母煞!”

    听殷士飞如此开口,我嘴角露出一丝淡笑:“运气、运气!”

    嘴上说运气,但心里多少都有些骄傲。毕竟母煞已经强悍到了黄衣巅峰,也就是精魄巅峰境界。

    在道行上,完全别我高出了一个阶位。但在这种实力悬殊极大的情况下,我竟然还能破了一只母煞的煞气,恐怕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就在我和殷士飞说话的同时,棺材刘扭过头来对我和殷士飞开口道:“你俩过来,那鬼怨还寄生在严莉莉的鬼魂上。你俩过去将其杀死,我们这就开坛,破了这里的风水运,免得再生事端!”

    听棺材刘如此开口,我和殷士飞也没有多想,直接就走向了躺在不远处的母煞。

    母煞侧着身子,后背上依旧背着一个大头娃娃鬼怨,则个时候和母煞一般,都显得很疼苦。

    来到母煞近前的时候,我就准备抬手一符咒拍死严莉莉后背上的鬼怨。

    可老鹰却在此时开口:“城子,这鬼怨你就留给我吧!让我弄死它!”

    听殷士飞如此开口,我也没有多想。毕竟大家都是驱魔人,谁杀这鬼怨都没有什么影响。

    这种由怨气凝结成的东西,必须得死。想到度化是不可能的,所以鬼怨自己没得选择,我们也没得选择。只有一条路,我们不杀它,它就杀我们。

    老鹰露出一脸的狰狞,手里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桃木剑。

    而那鬼怨,这个时候也不挣扎嘶吼。就这么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殷士飞。

    不过殷士飞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当它是临死前的冷视。

    此刻只听老鹰嘴里一声闷吼,手中桃木剑就准备刺出。可就此时,鬼怨却忽然张嘴,紧接着一口黑雾猛的吐出。

    见状,我的脸色骤然一变。嘴里随即大吼了一声:“小心!”

    说罢我当场便将老鹰扑倒,这才让他避开毒雾。要不然他可就有生命危险,最轻也得成瞎子。

    可我二人刚刚卧倒,之前还在抽搐的母煞严莉莉,却在这个时候站起了身子。它身体内虽然没有很强大的煞气了,但依旧煞气的流动,还算得上一直厉鬼。

    此刻对准了我和殷士飞就扑了过来,嘴里还发出“嗷嗷”的嘶吼,鬼爪獠牙,全往我二人身上招呼。

    我和老鹰都很是意外,没想到鬼怨临死反扑,还留了一手。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抬腿就是一脚,一脚就踹在了严莉莉的胸口上:“滚开!”

    一声爆吼,母煞严莉莉直接被我踢飞。可就在它被我踢飞的刹那,本来寄生在严莉莉后背上的鬼怨,直接就分离了出来。

    而且那鬼怨刚一落地,头也不回的便往林子跑。而它逃窜的方向,正好就是微轻轻守护严氏夫妇的位置。

    见到这里,我随即惊呼了一声:“鬼怨逃了!”

    三个老家伙也注意到了,可是因为距离远,根本就没办法第一时间阻止。

    我猛的翻身爬起,对着殷士飞便说了一句:“看着严莉莉,我去追!”

    说完,我捡起地上的桃木剑就追了上去。

    鬼怨虽然厉害,但它始终没有成长起来。

    现在还刚出生不久,之前又被我给死命揍了一拳。现在母煞也被破了煞,它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所以我完全可以单干。

    远处的微轻轻,也在这个时候看见了鬼怨。她猛的起身,将严氏夫妇护在身后。

    严氏夫妇则啥也看不见,感觉我们几个就和唱戏的,在这里瞎折腾。

    微轻轻露出一副你敢靠近一步,我定让你魂飞魄散的表情。

    为了万全,翔叔也丢下了手中的法事。也对着微轻轻这边冲了过去,反正这鬼怨今夜必死,不管它怎么折腾都是徒劳的。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我大跌眼镜,整个人都蒙圈了。

    我见鬼怨向着微轻轻跑了过去,还以为它是想咬死严氏夫妇,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道行,然后再向我们报仇或者逃跑啥的。

    可是当鬼怨跑到微轻轻近前的时候,鬼怨竟然没有往前一步,而且还一脸的虔诚、恭敬。

    小小的身子对准了微轻轻,“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嘴里不断发出一种哀怨的声音,好似在祈求、寻求庇护一般。而且硕大的脑袋,这个时候不断的往地上磕头。

    这一幕不仅让我楞在了原地,而且还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这鬼怨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至于当事人微轻轻,就更是迷糊。刚才还剑拔弩张,就准备和鬼怨拼命了。可她还没动,鬼怨就搞出这么一处。就算身为当事人的微轻轻,也是明白其中原由。不知道这鬼怨为何对着她磕头,为何发出那种哭诉般的幽怨声音。

    不过她始终是个驱魔人,正与邪,她还是能够分辨。

    虽然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何一只鬼怨向她磕头寻求庇护。但此时也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微轻轻惊疑的表情随即一变,露出一脸的寒霜,嘴里一声轻喝手中长剑直指而出。

    只听“嗖”的一声,长剑已经刺穿了鬼怨的脑袋。而鬼怨却露出一脸不解迷茫的表情,就这么望着微轻轻。

    或许它在问,问微轻轻为何要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