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独战二煞
    此刻只听我忽然低吼一声:“急急如律令,开!”

    话音刚落,我手中的双生太极镜如同被唤醒了一般,本来就是一面看似普通的铜镜,这个时候却忽然闪烁出了一道金光。

    随着太近闪烁,这道金光就和手电筒一般,直接就照射在了那只走在前面的母煞身上。

    双生太极镜,在翔叔、棺材刘看来,都是一面了不起的法器。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只有一面镜面。还够不成双生,可就算只有一面镜面也强横无比。

    金光一出,阴阳二煞还没有靠近我,当场便发出“嗷”的一声尖叫,面露恐惧。

    被我照射到的母煞,更是在这个时候尖叫连连,显得惊恐不已。

    这还不算什么,在我使用太极镜之后。这二煞连连开始往后倒退,再不敢往前一步,极其忌惮我手中的太极镜。

    站在外面的棺材刘、徐半仙等,见我在危急时刻临危不乱,还能出手反击,都在此时露出一脸的兴奋之色。

    翔叔更是连连称赞:“小城果真是颗好苗子,临危不乱,以弱击强,天资非凡啊!”

    翔叔话音刚落,徐半仙和棺材刘也是连连点头,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

    如今我击退了两只凶煞,那么我就算得救了。因为黑雾马上就要消失了,换句话说这两只凶魂已经没有了机会。

    反观我,这个时候也不怎么好过。因为徐半仙说过,以我的道行也就只能使用两次太极镜,若是第三次,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这么一照,约只有一秒,光束便直接消失了,但我体内的道气却消耗了一大半。

    虽然没能重创二煞,但也将其震慑。

    不过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它们,正所谓趁胜追击。我要抓住机会,右手迅速掏出一道三清镇煞符咒,身子一跃,直接就扑上了那只母煞。

    母煞刚才被我的太极镜照了一下,在个时候有些惊魂未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已经举起符咒,直接就砸落了下来。

    但是一旁的男煞却发现了我,见我对它老婆动人,它自然不会答应。脸色狰狞,嘴里嘶吼。涛涛煞气四溢激荡,一双鬼爪直接就抓向了我。

    在入行之前,我可能会冲动,有时候全凭一股热血行事,不计后果。

    可自从我的命与美女姐姐的命绑在一起之后,我做出的每一件事儿,我都仔细分析,不敢大意。

    或许不完善,但绝对谈不上冲动和不经过考虑。

    这个时候出手,我岂会没有考虑到一旁的男煞?而且我是以弱击强,自在必得的一击,自然有办法对付公煞。

    我拿着太极镜的左手,已经扔掉了太极镜,并且在此时做出了剑指。

    我这是要施展左手手心上的替身符,我要将公煞的注意力引到那两根大树上。而我将利用这两秒的空挡,彻底击散母煞体内的煞气。让它恢复清明,成为魂魄严莉莉。

    公煞的鬼爪距离我越来越近,我也越来越危险。外围的众人也都看到了里面的场景,都是大感惊讶,皆是露出一脸不可置信。

    刚才还夸赞我的翔叔,这个时候都认为我很冒失,这无异于送死的举动。

    老鹰更是在此时惊叫了一声:“城子小心!”

    三位老家伙虽然感觉我这一次冒失,但此时见公煞就要伤到我也是纷纷结出剑指,应该是准备使用某种强横的道术救我。

    可他们那知道,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就在公煞的鬼爪即将靠近我的时候,我嘴里忽然低吼了一声:“解!”

    话音一落,我只感觉全是一凉,如同灵魂出体一般。而且在这一瞬间,我身体中散发出的气息,如同被屏蔽了一般。

    画在我左手心上的替身符咒,刹那之间消失。至此,替身符的效果出现。

    随着替身符咒的使用,在二煞的眼里,此刻我的已经不在是严先生严林,而是变成了一棵树。

    而这咒术的时间,我之前也说过,只有几秒钟。

    但我利用的,就是这几秒。这所有的一切,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我被毒雾围困,落入危险境地的的时候算计好了。

    公煞这会儿见我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棵没有气息的树。脸色当即一变,随即收回了鬼爪。

    鼻子猛嗅,随即便望向了已经成为了我替身的那棵,画有人形的树。

    说来也巧,那棵树的位置,距离这里正好不远,也就在右侧几米的距离。

    公煞那管这些,根本就没有识破替身术。这个时候以为那棵树是我,转身就往那棵树扑去。

    树自然不会动,就这么杵在那儿。公煞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那棵树近前。二话不说,张嘴就往那棵树上的人形图案咬。

    而且所咬的位置,正好是那人形图案的脖子,那里也恰巧就被抹上了中指血。

    一口咬下去,男鬼还发出得意的低吼,或许偿到了人血的味道,还显得很激动。

    我嘴角却露出暗笑,但身子去而没有停下。手中符咒往下一压,只听“啪”的一声,符咒当场就拍在了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的母煞额头上。

    母煞被我镇煞符咒拍中的刹那,终于转醒。双眼惶恐的盯着我,或许它这会儿在想,一棵树怎么可以动呢?

    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脚下一蹬,迅速与母煞拉开了约有两米的距离。

    在撤退的同时,我双手迅速结印,最终结出剑指。

    女鬼此刻虽然惊恐,但也想扯掉额头上的符咒。但我会给它这样的机会?肯定是不可能的。

    就在女鬼的鬼爪,刚接触到贴在它额头上的符咒时,只听我嘴里忽然道喝一声:“急急如律令,破!”

    破字诀刚一出口,“轰”的就是一声爆响。随着这声爆响,女鬼以及它背上的鬼怨“嗷”的就是一声惨叫。

    母煞随后便被炸翻在地,一身煞气也在此刻迅速的往外流逝。

    它本来深黄色的衣服,这个时候也开始渐渐的褪色,变成普通鬼魂的白色。

    同时间,替身符咒的效果消失。正在对着大树狂啃的公煞,也在此时回过了神儿来。

    见自己正对着一课老树狂啃,根本就不是我,顿时暴怒无比。不过当察觉到自己的老婆,母煞被我打翻在地,这个时候全身抽搐的时候。更是对着我们“嗷”嘶吼了一声。

    至于徐半仙、棺材刘、殷士飞以及远处观战的微轻轻。这个时候全都瞪大了双眼,露出一脸惊讶无比,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竟然以一敌二,不仅没事儿,还打翻了一只母煞。

    公煞被骗,导致去啃大树。强大如母煞,也被我一个只有英魄的道士打得煞气消散,完全丧失战斗力。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过突然,从我被毒雾包围到现在,也就七八秒的时间。

    但就是这七八秒的时间里,我一连施展了三次咒术。

    并且以弱击强,将三煞之中的母煞给废了。这种战绩,就算是三个老家伙,也不敢说自己年轻的时候能办到。

    老鹰本以为我死定了,这会儿出现这样的反差,直接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傻眼了。

    三个老家伙也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呼吸急促的楞在了原地,一脸懵逼的样子。

    我见公煞已经向我扑来,而且我这个时候没有了底牌。三个老家伙又是一脸懵逼的样子,顿时把我给急得。

    于是我随即大喊了一声:“师傅、翔叔,快出手啊!”

    说完,我就往他们这边跑。若是凭借实力单打独斗,别说我能打过公煞、母煞,就算是鬼怨,我都得掂量掂量。

    刚之所以得手,是因为各种条件都符合,外加母煞等鬼元消耗严重。并不是我真的有单人能力,能一人就搞定一只强悍的母煞。

    随着我的一声大吼,三个老家伙才回过神儿来。

    不过此时的他们,脸上再没有一丝担忧,反而惊喜连连全都向我投来一个肯定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