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变异之后
    子母父三煞齐出,这就算是行内也极其少见的。可就是这么一出,却让我们给遇见了。

    不过还好,有三个老家伙在,我们到也不惧。就在我们即将这阴阳二煞镇压的时候,这两只凶煞却突然出现了异变。二者猛的一张嘴,直接就咬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

    不过这可不是自杀,而是它们的一种手段,通过鬼气刺激各种的鬼元,可以在短时间内倍化从而提高实力。

    也就在同时间,徐半仙等忽然扭头对我和殷士飞开口道:“你们两个小辈小心,三煞联手。就算是我们也都不敢大意,你二人是替身,记得在危急时刻使用掌心符咒!”

    这所谓的掌心符咒,也就是之前棺材刘画在我们手心上的替身符令。

    只要引动这道符咒,我们的身份便可以转换到之前棺材刘画在两颗树上的人形图案,从而可以在刹那之间救我们的性命!

    但这种木头替身,是没有血肉的。所以维持的时间也比较短暂,也就那么几秒钟。

    若是这几秒钟以过,对方就能察觉我和殷士飞根本就不是严氏夫妇。那么真正的严氏夫妇,将会受到直接威胁。

    因为我和殷士飞之前就知道厉害关系,所以我二人都在此时点头:“徐叔你就放心吧!”

    “就是徐叔,难道你还不信任我们?”殷士飞也在一旁附喝了一声。

    徐半仙见我二人如此,嘴角露出一丝轻笑,也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继续投向了阴阳二煞。

    黑色的煞气渐渐散去,两只凶煞的法力也在这个时候攀升到了巅峰。根据我的莫测,我发现这两只凶煞的道行已经达到了精魄巅峰。

    虽然只是精魄,依旧没有徐半仙、棺材刘以及翔叔的道行高,但这二煞此刻合力,却无形之中可以媲美一只等级在黄衣之上,红衣之下的黑影厉鬼。

    黑气消散之后,这两只凶煞扫视了我们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我和殷士飞的身上。

    不仅如此,嘴里还在这个时候念道:“补药、补药!”

    听到“补药”二字,我和殷士飞都有些暴走,奈何不是这两只凶煞的对手,也没有多少动作。

    三位老家伙在这个时候没有说话,而是在此时对视了一眼,随后纷纷点头。

    在无形之中,他们达成了某种默契。并且在这个时候,三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桃木剑,姿势一样。

    另外一只手,也都纷纷拿出了一道符咒。

    这架势,怎么看怎么有派头,很有一股电视里斗法的意味。

    不过对面的阴阳二煞可不吃这一套,如今他门的战力可媲美黑衣厉鬼,而且是巅峰境界。

    达到了这个境界,完全有实力和翔叔他们一较高下。只听两只凶煞在扫视了我们一眼之后,对准了我们就是一声嘶吼,然后就和打了鸡血一般,对准而来我们就冲杀了过来。

    凶煞一动,我和殷士飞的身体便是一震。手中死死的握住桃木剑,做好防御准备。

    站在前排的三位老家伙,却这一刻,同时间喊出了一声:“诛妖剑!”

    话音未落,三人同时刻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黄符咒。符咒刚一破碎,三人又在同时间对准了自己的桃木剑“噗”的就是一口鲜血。

    红色的鲜血染红了桃木剑,可下一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被鲜血染红的桃木剑,竟然在这个时候散发出了一点点的红芒,微弱,很是微弱。

    若是在白天,绝对看不出一点光芒。可现却是黑夜,所以就算是点点红光也都被我们看在眼里。

    我和殷士飞大惊失色,我直接就张大了嘴巴。心里暗道,尼玛这是什么情况?耍魔术啊?竟然还能桃木剑发光,而且还叫什么“诛妖剑”,这里面到底什么名堂?

    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和殷士飞惊讶无比。

    不过就在我二人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三个老家伙便已经和阴阳二煞打成了一团。

    若是刚还能碾压阴阳二煞的话,那么现在就已经是平手了。黑色的煞气,不断被阴风卷起,不时划出一道黑忙显得很是诡异。

    三个老家伙也不是好惹的,在他们使用了刚才的道法之后,我明显能感觉到,他们手中握着的桃木剑,上面的阳气得到了一定的增强,威力也比刚才大上了不少。

    “城子,现在怎么办?我的噬魂蛾子全都被咬死了,要不要冲上去死磕?”老鹰手里紧紧的握着桃木剑,就想上去拼!

    我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在观察两边形势。我发现他们势均力敌,若是翔叔不是用九宫八卦网,徐叔不是用金针,棺材刘不是用三清符咒。一时间肯定不会打破僵局。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和殷士飞出手,或许这样的平衡就会被我二人打破。

    想到这里,嘴里一声闷哼:“干!”

    说罢!我提着桃木剑就冲了上去。不仅如此,我还将双生太极镜子给拿了出来。有这东西在,我就看看这两只凶煞有多少的本事。

    箭步如飞,老鹰如影随形,在米弥漫着阴煞之气的战圈之中,我二人直接就杀了进去。

    “受死!”一声爆吼,手中桃木剑直刺母煞后背上的鬼怨。

    鬼怨融入了母煞的后背之后,更加的狰狞。见我举剑刺来,嘴里“嗷”的就是一声嘶吼,对准了我就吐出一口黑色的毒雾。

    不敢硬碰,往旁边一闪,直接躲开。殷士飞这会儿也杀入了战圈之后,不过老鹰的剑法真不咋地,比我还差。

    拿着桃木剑就是一阵猛砸,还不如给它一只狼牙棒来得痛快。

    话虽如此,有了我和殷士飞的加入。阴阳二煞也在这一刻开始吃力起来,很多时候都显得有些疲乏的模样,或许是鬼元消耗太多导致后劲不足!

    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阴阳二煞开始亡命,仿佛想与我们同归于尽一般。

    其中着重的在攻击我和殷士飞,看样子还想吸严氏夫妇的元气,补充精元。

    一剑挥出,再次劈空,并且我的位置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些靠近了。

    阴阳二煞抓住机会,就准备斩杀我。公煞吼出一句“补药”,母煞背后的鬼怨开始吐出黑色毒气。

    毒气四溅,直接就将我包围在了其中,硬生生的将我隔离了出来。

    翔叔、徐半仙等见我落单,全都露出惊恐之色。可这个时候又不敢硬撞毒雾,最少还需要等待五秒钟。

    在他们的眼里,我已经成为了两只凶煞钉板上的肉。虽然它们只有五秒钟的时间,可就是这五秒钟,它们却能杀死我。

    棺材刘是看着我长大的,此刻见我陷入了危险,嘴里惊恐的吼了一声“小心”就准备硬闯毒雾。

    徐半仙和翔叔见状,却一把将其拦住。

    “小龙你疯了!”

    “小龙你会死的!”

    徐半仙和翔叔同时开口,知道这毒雾是煞气所化,活物根本就不敢触碰,只能等待它自然消散。

    殷士飞也是着急异常,就连躲在远处观战。一直保护着严氏夫妇的微轻轻,这个时候就发出一声惊呼:“巫城!”

    说着,她就想跑过来。可是依旧被翔叔阻止了,让她不能离开严氏夫妇寸步。

    毒雾之内,我肚子面对两凶煞。二者见我是钉板上的肉,都露出一脸的狰狞。母煞更是阴冷的开口:“爸爸,你的鲜血,应该很好喝!”

    话语刚落,在母煞后背上的鬼怨,也发出“吱吱吱”乖叫声,仿佛兴奋异常。

    心里虽有一丝惧怕,但也不代表我就会怂。脸色一沉,手中桃木剑直接就投射了出去,不过二煞却轻松躲开。

    不过投射桃木剑并不是我想用的招数,我最终的目的,是要使用这双生太极镜。

    左手拿镜,右手迅速做出单手剑指。双眸死死的盯着不断逼近的二煞,嘴里赫然大吼一声:“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