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事前准备
    “什么阴阳二煞?严氏夫妇是被故意引来这里的?”我惊讶的开口,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可话语刚落,徐半仙便继续开口道:“我应该没看错,这不阴不阳的格局,肯定会造就出了两只厉鬼。严氏夫妇之所以会做梦,恐怕也是他们的女儿女婿想要他们的命!”

    “徐叔,不会吧?严氏夫妇不是说,是他们女儿托梦让救她吗!之前这严氏夫妇也带人来过这里,要死他们早就死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吧?”殷士飞开口分析道。

    殷士飞说得也不无道理,这严氏夫妇是说过,他们已经来过这里好多次了。若是死,真的早就死了,为何要等到现在?

    可徐半仙却在此时露出一丝笑意:“那是因为鬼胎要降生了,若是能喝到至亲的鲜血,鬼胎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

    “鬼胎?徐叔,你是说除了阴阳二煞,这坟里还会出现一只鬼怨?”我的脸色骤然一变,整个人都跌入了冰谷。

    之前就说过,鬼和人或者鬼交合,都是有几率出现鬼胎的。

    在鬼胎出世之前,它们就是一团黑气。并没有什么威胁,抬手便可以杀死覆灭。

    若是鬼胎出世,那可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还有一点需要解释一下,很多人认为鬼婴也就是鬼怨,这个认知是错误的。

    鬼婴是鬼婴,鬼怨是鬼怨。虽然都是婴孩儿,并且可以成长。但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存在,而且鬼怨和鬼婴同等相比,更加凶残暴戾。

    如果这坟里真的要出现鬼怨,那就必须速战速决,尽早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想到这里,我急忙对着徐半仙开口道:“徐叔,事不宜迟。我们必须得立刻动手!”

    徐半仙听我开口,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但也苦笑了一下:“我们想对付它们,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给那老傻逼打个电话,让他提一只黄鸡和一些开棺掘墓的工具过来,必须得掘墓开棺。”

    虽然不知道徐半仙为何要黄鸡和掘墓开棺,但要是让翔叔过来,要是和阴阳二煞对上,胜算也要大上很多。

    因此,我根本就没有迟疑。直接拨通了翔叔的电话,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翔叔懒洋洋的声音出现了:“小城啊!找我什么事儿啊?”

    听声音,翔叔现在应该很悠闲。

    我也不敢怠慢,急忙对着电话里开口道:“翔叔,我们在外面出实事。现在遇上了麻烦,你过来一趟吧!”

    翔叔一听我们在外面遇上了麻烦,语气随即便变得凝重:“什么事儿,你先说说看!”

    我长话短说,直接就告诉翔叔。说我们可能遇到了黑白双煞,虽然还不确定,但一定遇上的是凶魂。

    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坟地里可能还有一只鬼怨!现在就等着掘墓开棺,进行是实地验证。

    虽然翔叔和徐半仙很不对路,而且见面就掐架。但在某一些问题上,二人却有着相同的信念。

    翔叔在听完我的话后,显得很是关切。让我告诉他地址,他立刻就带上家伙赶过来……

    确定了地址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对着徐半仙点了点头,表示搞定了。

    徐半仙见我点头,又对我开口道:“你俩用墨斗线,在拱坟上弹出九宫格!先封了这它们再说,我去周围检查检查。”

    说完,徐半仙便走向了坟头,最后又与严氏夫妇交谈了起来。

    我和殷士飞不敢怠慢,迅速拿出墨斗线。然后拉直的墨斗线,往坟包上一弹,直接就出现了一条漆黑的黑线。

    这种方式叫做“点轻”,通过在坟头上留下墨斗线的痕迹,从而形成一张类似渔网的宫格痕迹。

    因为墨斗线有克煞的效果,所以弹出的宫格痕迹,就如同一张“法网”,在短时间内有封捆克煞的效果。

    十多分钟后,我俩就弹好了九宫格,随后便走向了棺材刘他们所在的位置。

    刚来到他们近前,便听到中年男子严林开口道:“二位大师,真的要开棺啊?我女儿这才下葬几个月!”

    “是啊二位大师,能不能不动土。我们可以加钱!多少都可以!”中年妇女也在此时附喝了一声。

    听到这句话,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儿。这尼玛都什么时候了,还以为用钱能解决问题。

    徐半仙摇头:“二位,这不是钱就能解决的,要想活命就听我的。还有,你们女儿下葬的时候,有没有火化?”

    严氏夫妇听到这话,不由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摇了摇头,然后严林开口道:“我女儿配了阴婚,所以没有!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徐半仙的眉头还在紧皱,微微的摇了摇头:“没事儿,你们先去一旁坐着。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说完,徐半仙也就不再理会这中年夫妇,而是扭头对着棺材刘开口道:“那我们就动手吧!”

    棺材刘点头,直接让我把工具包给他。

    接下来,徐半仙和棺材刘便在这墓地转了几圈,然后拿出黄纸画了好几道符,最后将其贴在墓碑以及坟包上。

    至于这个棺材刘,这会儿则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上画人。从人形上看,这树上的两个人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

    我和殷士飞都不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在干嘛,可是碍于这里有严氏夫妇,所以也就没有开口问。

    大约半个小时后,这两个老家伙各自收手。然后只听棺材刘对着我和殷士飞说道:“你俩过来!”

    听棺材刘叫,我二人迅速的跑到了棺材刘面前。棺材刘见我二人过来,指着大树上刻画的两个人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各自咬破中指,将鲜血抹在这两个人的脖子上!”

    我和殷士飞狐疑,心中奇怪的很,但还是照做了。

    抹了鲜血,徐半仙又让严氏夫妇各自扯了几根头发和剪下一片指甲!

    严氏夫妇也是莫不着头脑,但最后也照做了。

    徐半仙拿到头发和指甲之后,将二者分别用写有严氏夫妇生辰八字的黄纸包好。最后将包有黄纸的头发当场烧掉,并且将纸灰洒在了坟头。

    做完这些,徐半又将包后指甲的黄纸递给了我和殷士飞,并且让我二人当场吞下。

    我和殷士飞迷迷糊糊,听说要吞下黄纸和中年夫妇的手指甲,当就懵逼了,感觉恶心。

    黄纸上写有严氏夫妇的生辰八字,现在还让我们吞下,我隐约间感觉不妙。这流程,好似是想让我和殷士飞做替身。

    这死也得死个明白?虽然徐半仙和棺材刘不会害我们,但一直被蒙在鼓里,心里多少都有些舒服。

    于是我皱着眉,直接开口道:“徐叔,这到底是干嘛呢?想让我们做替身?你得说个明白啊?”

    徐叔见我如此,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小城,你放心好了。我们两个老家伙是不会要了你们的命的,只是让你们今晚演演戏、吃吃苦!”

    “演演戏、吃吃苦?”殷士飞也是一脸的蒙圈。

    棺材刘见我二人如此,随即在一旁补充道:“你们吞下这道符咒之后,在阴阳二煞的眼里,你们就会变成严先生和张女士。为了他们的安全,今晚就委屈你们一下!”

    操!没想到真让我猜对了,还真是给严氏夫妇做替身。

    不过这也没啥,我们都是白派中人,多少也有道行自保。若是与阴阳二煞撞见了,也不至于被吓傻。

    感觉这两个老家伙太小看我们了,我和殷士飞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还神秘兮兮的不直接告诉我们。

    想到此处也不废话,随即便将符咒放进了嘴里,最后很是难受的将其给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殷士飞见我吞下符咒,随即便对着徐半仙和棺材刘开口道:“又不是什么毒药,不就做个替身而已,非要搞得那么神神秘秘!”

    说完,殷士飞也吞下了符咒。可我二人刚吞下符咒,棺材刘和徐半仙却相识一笑。那眼神、那表情,就好似我俩终于上当了一般,看得人心里凉飕飕的。

    这严氏夫妇也明白墓里的情况,知道他们的女儿女婿都可能化作了厉鬼,还有以及未出生的鬼怨外甥,都想要他们的命。

    现在见我和殷士飞愿意做他们的替身,显得很是感动。

    可中年女子张梅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却差点没把我和殷士飞给气死:“真是多谢二位道长,要是你们有个什么不测,严某一定会将二位风光大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