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不阴不阳
    鬼魔,这种恶鬼不仅凶残变态,而且它有一种特殊的嗜好,那就是淫欲。

    不仅对鬼,而且还会出现对人。它们通过与鬼和人的交合之中,最后出现鬼胎。

    我和殷士飞第一次见面,遇见的就是一只吸人精气的厉鬼。不过那都是邴晓旭师徒设计的,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鬼魔。

    如果这一次真的是鬼魔的话,那就真的意义上算是了。毕竟土生土长,这样的鬼在成长成为鬼魔后,那道行和实力可就不容小觑了。

    最让人担心的是,坟地里是男女同棺,而且还配了阴亲,这样出现鬼胎的概率就极大。

    若是真的出了这么一只孽障,那事情就会变得异常棘手……

    严莉莉的坟地距离我们这里也不算很远,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

    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地儿。刚下车一看,发现这里是我们就近的森林公园,也是我们当地的五a景区。

    这有钱人就是厉害,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造墓。

    不过我们这也不是我们最关心的,我们只想知道,那位叫做严莉莉的墓地在哪个位置。

    于是我对着中年男子严林开口道:“严先生,你女儿的墓地在什么位置?”

    中年男子听我开口,急忙往山里指了指:“不远了,就在山中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

    听二十分钟就到大家也都点了点头,同时带上各自的家伙,开始往山上走。

    现在是白天,我们也不怕遇到那些个妖魔鬼怪。一路无阻,最后在半山腰的位置见到了一座大墓。

    真是大墓,不仅建造得豪华,而且占地都约有五十米见方。

    若是放在以前,这种墓当然不算什么。可要知道这是现代,公墓一般也就半方左右,大一点的也不过两三个平方。

    像严氏夫妇这种,直接就给自己的女儿建了一座五十米见方大墓的,实属罕见。

    而且周围二十米以内,都栽种的是青柏,光是这种青柏树,每一颗都值五千至三万之间,就这些青柏树恐怕都花了好几十万。

    至于青柏树的中间,便是一座大理石圆形拱墓。目前则竖着一条大理石墓碑,上面有墓主人的相片,同时刻着严莉莉之墓的字眼。

    严氏夫妇刚一来到这里,情绪便有些波动。张梅更是压抑不住,直接就冲上前去,抱着自己女儿的墓碑就开始哭。

    至于我和殷士飞,可能是道行的缘故。来到这里之后,除了感觉这墓地建造得比较豪华和大以外,并没有见到什么特别之处。

    到是这个棺材刘和徐半仙露出了一脸的凝重之色,见二人如此,我急忙低声问道:“二位师傅,这墓地难道有什么说道?”

    棺材刘和徐半仙听我开口,也都在此时纷纷点头,应该都看出了墓地的异样。

    此时只听棺材刘开口道:“我做了棺材二十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破棺材。”

    棺材刘话音刚落,徐半仙也是一旁附喝了一声:“岂止是棺材,这墓看式豪华,却建得不阴不阳、不清不楚、不黑不白。别说横死之人埋在里面,就算是喜丧之人葬在墓里,也得受罪!”

    棺材刘和徐半仙接连开口,可是我和这个殷士飞却在听得迷迷糊糊,根本就没有听明白二人口中的话。br>

    殷士飞急性子,也不管那对抱着墓碑哭涕的严氏夫妇,小声的问了一句:“徐叔、小龙叔。你们能不能说得浅显一点,我听不明白啊!”

    徐半仙看了一眼殷士飞,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座坟,然后才开口道:“你俩跟我来,今天给你们看看啥叫阴阳不分的破棺材!”

    说着,徐半仙便带着我们走向了坟地的背后。至于棺材刘,这会儿则去安慰严氏夫妇去了。

    来到的坟地的背后,徐半仙清了清嗓子,然后指着周围的青柏开口道:“你俩看看左右的青柏多少啊?排列又是怎样?”

    不等徐半仙说,我已经在注意左右的青柏树了。

    从后往前看,青柏树呈现出长条形状,分左右依次排列呈现二十一棵单数,将墓穴团团围住。

    可是这又代表着啥呢?我没有说话,等着徐半仙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徐半仙抚了抚他的小胡子,然后开口道:“从这里看,左右青柏呈现长条棺椁的形状。若是我没看错,之前的那位风水先生是想做出一个青木棺的风水格局!可是这位风水先生明显道行不够,青木棺没做成,却整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破格局!”

    说着,徐半仙便开始给我和殷士飞讲解。大约十分钟后,我和殷士飞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正所谓这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难怪这严氏夫妇之前说,有一些道士来到这里后。看了一眼墓地,转身就逃。现在看来,是有道理的。

    因为在这种不分阴阳的风水格局中,竟然蕴含极凶恶鬼。

    徐半仙说,这块地选得不错。叫做十丈落水花,十丈之地,就只有中间三米见方的范围能用。

    这三米见方的位置,便叫做落水花。之所以叫做落水花,是因为与周围的地势有关。

    我们所谓位置,四面环山,而每到正午,太阳照射到这里的主峰,主峰便会往下投影。

    投影的位置,恰巧就在坟地的十丈之内,并且山头的位置,只会在十丈内的三米见方左右偏移。

    而这样的投影,就如同花落水一般,所以被前人取名十丈落水花的名字。

    不过这样的风水穴只能葬死人,不可建造阳宅,而且地里只能葬女子。在风水学上讲,算得上一处极品风水,与之前见过的蜻蜓点水穴有得一拼。

    可这样的墓穴若是葬男子,那就一点风水效果都不会有。不仅不会给生人带来好运,甚至还会压制家人的运势。

    正巧,这墓穴里正好有一具男尸。并且是合葬,结果就整出了一个阴阳不分的风水局势。

    除了墓穴,还有就是上面。青柏树成二十一棵,出现了单数。在葬经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出现单数。应该讲究的是天圆地方,四平八稳。

    结果这青木棺没有做成,直接做成了一个“破气棺”。

    一不能聚气,二不能藏风。反到让这墓穴局势不清不楚,不知道是青木棺葬,还是破气废棺。

    最后一个,也就是最重要的。这十丈落水花的落水花的准确位置,竟然被那位风水先生弄错了。

    徐半仙说,应该再往右边移动一米五左右,那才是正中的落水花穴位。

    结果这个墓穴每到正午的时候,有一半会晒到太阳,有一半又晒不到。直接变成了黑不黑,白不白的另类玩意儿。

    就以上三点,就足够让墓地里的死人不得安宁。

    不过说到这里,徐半仙又皱了眉头,然后对我二人说道:“若是平常尸体埋在这里面,倒也无妨,我和棺材刘到也可以解决。可是这墓主人结了阴婚,又是横死,我怕……”

    “徐叔,你怕什么?”我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感觉要出事儿。

    “我怕我们之前想得太简单了,这墓地恐怕不单单是鬼魔那么简单!”徐半仙脸色变得阴沉,右手不断掐算!

    一听这话,我和殷士飞都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徐叔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他竟然都露出如此凝重的表情,说明这事儿已经严重到了极点。

    殷士飞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也开口问了一句:“徐叔,最严重会有多严重?”

    徐半仙倒吸了一口凉气,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拿出风水罗盘望了一眼,只见罗盘里的指针就好似安装了电动机一般,此时不断的逆时针旋转,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徐半仙看了一眼风水罗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恐怕这墓主人已经化作阴阳二煞,严氏夫妇恐怕也是他们故意引来此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