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黑崖夜晚
    因为大家都是从事白派这个行当,遇见的都是些游魂野鬼。听见的都是什么山精野怪,死人僵尸啥的。

    所以,我们在听到出租车司机的话头之后,都显得格外上心,都想了解了解。

    毕竟我们要去的就是黑崖山,万一那地方真有个啥东西,我们也能做好准备不是?

    听到这里,殷士飞最先开口道:“师傅,真的假的?真被吃得只剩下了一颗脑袋?”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那是我兄弟亲口对我说的!”黑车司机郑重的开口。

    见他如此,我眉头皱了皱。然后沉声对着他开口道:“师傅,你能不能仔细给我们说说,我对着些奇闻异事都比较感兴趣!”

    黑车司机也是个话匣子,这会儿听我们愿意听他吹牛逼,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于是这中年男子开始对我们讲起了他听来的故事,他说在黑崖山下有一处村庄,不过那村庄已经很是荒废了,而且村庄里传说闹鬼。

    并且就在前几天,附近村庄里的一个壮汉离奇失踪了,家人怎么找都找不到。

    最后,壮汉的兄弟想到了那处村庄,并且在白天的时候带着人,壮着胆子来到了黑崖山下的村子。

    来到这村子之后,如愿的找着了他的哥哥。

    可是很可惜,他哥哥此时就剩下了一颗人头,身体的其它部分如同被野兽吃掉的一般,一点都没有剩下。

    周围一丁点血迹都没有找着,壮汉的弟弟吓坏了,狼狈逃走了,最后还报了警。

    可是当地的警务人员根本就不敢出警,因为那村子邪乎得很,每隔几个月都会死上一个。

    加上面包车司机口中的壮汉,已经死了八个人了,而且每个人都是被吃得剩下一颗死人头,警方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的线索。

    最终也就通知了附近的火葬场收尸人,去把那颗死人头给收去了火葬场火化。

    说到这里,那面包车司机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说什么那里住着一群恶鬼,专门吃人。

    还说什么黑山崖下住着黑山老妖,只是男人不杀女人,让我们晚上,一定不能进入村子和山里。

    还提醒说,若是我们要野营,可是另外一座山啥的。

    当然,我们都没有被吓到,毕竟吃的就是这一晚饭,做的也是死人生意。大家也都是暗暗记下,等到了地儿以后,多多小心就是。

    聊着聊着,我们便已经到大了目的地。

    面包车司机见我们下车,又好心的提醒了一次,让我们现在别往山里走。若是现在回去,他就只收我们半价车费。

    谢过了面包车司机的好意,我们一行四人便走进了一人多高的杂草之中。

    面包车司机见我们不肯回头,也是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嘴里叼了一个烟儿,一边往不远处的黑崖山走,一边对着众人开口道:“这事儿你们怎么看?”

    黄清听我开口,嘴里随即回答道:“南无阿弥陀佛,我看有五成是真!”

    “我说花和尚,你知道个屁。半年前我还去过黑崖山,那时候一个毛都没有。我感觉完全就是子虚乌有,最多就是几个不知死活的游魂野鬼,以我们四人的道行,完全可以摆平!”殷士飞大声的开口,根本就不以为然。

    黄清听殷士飞叫他花和尚,并不在意,毕竟他本来就是何花和尚。

    此刻他只是对着殷士飞淡淡的笑了笑:“这事儿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那村子里一定出现了什么脏东西!”

    黄清的话音刚落,微轻轻也开口说道:“黄师兄说得有道理,但我们也不能尽信,这路上大家都小心一些就好!”

    有微轻轻打圆场,大家也都不在争辩,都做没有放松警惕。

    在我们的计划里,今晚就必须抵达黑崖山脚,在那里休息一晚之后,等明天白天,我们在进山。

    在这山中,而且还是这种没有被开发的原始山林里。晚上不仅有猛兽出没,而且根本就看不见路和分不清方向。

    大约在野地里走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黑山崖脚下。放眼望去,对面就是面包车司机口中的村庄。

    看其规模,并不大,也就十几户人间的样子。

    为了以防万一,众人都开了一次天眼,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看看是否又脏东西的踪迹和危险。

    可是我们四人打量了好一会儿,发现啥也没有,就算是一只游魂野鬼,也都没有发现从这里飘过。

    见前路并没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就进入了黑崖山下的村庄。

    来到村庄之后,我们找了一处能避雨破房子。收拾了一下,吃了点干粮然后便开始睡觉。

    但为了安全,我在我们睡觉的四周围绕了三圈墨斗线,而去墨斗线上都掉有一个红铃铛。

    这墨斗线染过黑狗血,可尸也克煞,铃铛是鬼铃铛,有厉鬼靠近,都会自动的发出声响。

    而且,一般的游魂野鬼触碰到我这墨斗线,都只能退避,不敢硬碰。

    做好防范措施之后,我们四人才躺在这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夜过得很平静,并没有遇到所谓的游魂野鬼,甚至一点异样都没有,看来那面包车司机真有些夸夸其谈了。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

    这会儿进山,时间也正好。因为我苏醒时闹出来的动静,微轻轻和黄清也接连苏醒,只有殷士飞这小子睡得和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吃了一些压缩饼干,大家也都开始收拾形状,随即进山。

    本来这一切安好,相安无事。可就在我收那染过黑狗血的墨斗线时,却意外的发现。

    我饶了三圈的墨斗线,竟然每一圈都断了。见墨斗线断了,心头当场便是咯噔一声。

    这墨斗线很是坚韧,根本就不容易断。若是野兽所为,一定不会断得那么平整,而去会弄响铃铛,可是昨晚铃铛根本就没有响过。

    若是脏东西所为,为何没有惊动到我们?铃铛也应该响才对啊?

    三圈墨斗线,代表着三层防护。这肯定不是一个偶然,昨晚一定是出现了什么。

    微轻轻见我楞在了原地,便对我狐疑的开口道:“巫城,你干嘛呢?”

    听微轻轻说话,不由的长吸了一口气儿:“墨斗线、断了!”

    微轻轻见我一脸的凝重,而且手中拿着已经断掉的墨斗线,脸色也是变,当即便睁大了双眼。

    不仅如此,我这句话也喜迎了殷士飞和黄清。这二人纷纷凑了上来,开始检查我手中的墨斗线,和鬼铃铛是不是坏了,因为昨晚没有一个人听到铃铛声响。

    在行外人的眼中,不就是断了三根破线而已,根本就没有啥大惊小怪的。

    可是在我们的眼里,这可就不是小事儿。

    墨斗线不仅可以作为我们手中的法器,更多的时候可以作为驱除妖魔的宝贝。

    它莫名其妙的断掉,这本身就说明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

    这线不可能是我们给弄断了,也不可能是野兽,因为断的太过平整。

    如果在这荒郊野地里,不是我们、不是野兽,那就只有一种东西,鬼!

    就在昨晚我们睡着之后,真有东西靠近我们。而去那东西道行很高,竟然能在无声无息之间靠近我们,不让铃铛发出声响并且将墨斗线全部给弄断了不被我们察觉。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心头发寒,若是我的猜想是真的,那昨晚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那东西要是对我们出手,自己怎么死的岂不是都不知道?

    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对着众人开口道:“诸位,事情可能有些棘手。恐怕这地方真邪乎,有东西昨晚就来探望过我们了!”

    众人心里也有这样的猜测,只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时候听我如此说道,全都感觉后背发凉。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真算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东西既然来了,为何不对我们出手呢?

    难道是一只心地善良,看殷士飞或者微轻轻长得好看,不忍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