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我后悔吗
    这个隐藏在背后的黑手是谁?我不知道,棺材刘也不知道,至于美女姐姐恐怕也不知道。br>

    虽然现在还没能抓住那妖道的尾巴,但终会有一天,那该死的妖道肯定会被我们给揪出来。

    在棺材刘这里问不出一个名堂,我也就不在询问,开始往九县的方向走去。

    不过当我们走出白柳村,来到九县的时候。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夜市可言,整条街都是黑漆漆的。就算想找个小宾馆睡觉,这里都没有。

    这里距离城市那么远,我们又不可能走路回去。没办法,今晚就只能露宿街头了。

    棺材刘因为受了伤,之前又消耗了很多的道气,所以没一会儿就靠在墙上睡着了。

    坐在路边,我、殷士飞以及黄清都抽着烟,肚子也都饿的咕咕叫。

    至于这个黄清,因为是不是结疤和尚,所以是可以抽烟喝酒的。

    黄清猛吸了一口香烟,一脸很爽的模样:“他奶奶的,这些妖人。以后要是让老子在遇见,我见一个就杀一个!”

    殷士飞听到这话,也是冷声附喝,完全赞成黄清的说法。

    我脸上带着一丝忧郁,并没有说话。微轻轻在一旁见我一脸的忧郁,便对我开口道:“巫城,你在想黄叶草的事儿?”

    之前我告诉了他们,翔叔等都中毒的事儿,所以微轻轻此时才有此一问。

    这会儿听她询问,我点了点头:“没错,七天之内必须找到黄叶草,要不然徐叔、翔叔他们都会有生命危险!”

    微轻轻淡淡的一笑:“没事儿的,等我们回去之后,马上就转站黑崖山,一定能找到黄叶草的!”

    微轻轻话音刚落,殷士飞也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城子这黑崖山我去过,我知道路。不就是去扯几根草罢了,七天的时间完全足够了!”

    见众人都如此乐观,我脸上也是露出一笑,感觉他们的话到也不无道理。

    老鹰知道去黑崖山的路,等我们到了那里。顺着溪水往上找,就一定能找到泉水的源头……

    接下来,大家也就坐在路边聊了一会儿,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靠在墙上迷了一会儿。

    第二天一早,在九县这破烂的早餐铺吃了个早饭,然后才坐车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在下午一点的时候,我们终于回到了各自家中。

    因为黄叶草关系到美女姐姐以及徐半仙、棺材刘等的性命,所以大家约定晚上七点集合,然后一同前往黑崖山。

    回到福寿堂内,我先是帮助棺材刘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给他包扎好。

    在这期间,棺材刘竟然问我后不后悔踏上这条路,怨不怨他给我安排的这门亲事儿。

    我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若不是棺材刘,我也活不到现在,也不可能见到美女姐姐,更加不可能踏上这奇异的灵异世界。

    我一点都不后悔,反而很感谢棺材刘。

    要说怨,那还真有一点。只不过是怨这老头以前为何不教我道术?只是扔给我一本符咒破书以及只教我怎么做棺材。

    为何要等到我长到了以后,他才开始教我修行?所以有些埋怨的对棺材刘开口道:“师傅,我小的时候你为何不传授我道术呢?”

    棺材刘听我这话,随即长叹了一口气儿,然后对我开口道:“其实这都是九公主的意思,我们并不想将你引入这条路。只是因为你被村长一家的鬼魂缠上,要让你做替身。同时河里的泥鳅也盯上了你童男之身。当时为了救你,这才准备做一场阴婚鬼术。但偶然间,我发现了九公主竟然也被捆在河中。”

    说到这里,棺材刘停顿了一下,好似陷入了回忆。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开口说道:“因为你的命格很特殊,加上九公主被捆河中。正好可以借用你的特殊的命格和身体帮助她修行,从而进行脱困,同时也能保住你的性命,所以才有了后面所发生的事儿!本准备等到九公主道行恢复,冲破不归河封印以后,我就将阴亲解除,让你做回一个普通人也不想你涉足太多这个行当的事儿,所以就没有传授你道术,可没想到……”

    说到这里,棺材刘长叹了一口气儿。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他应该要说后来我遇到浮尸,最后浮尸尸变的事儿。

    正因为如此,导致他们原由的计划彻底被打破。美女姐姐为了救我,不惜给我吃下本命元丹。同时我和美女姐姐都被暗中黑手盯上,成为了他的猎物。

    为了活命,我也只能踏上这条路。

    虽然这一路上都是被逼的,可是我从不后悔,能与美女姐姐结亲,我甚至感觉很是幸运。

    但我也有自知之明,我是高攀不起美女姐姐那样的存在的。或许等到美女姐姐道行彻底恢复之后,我们二人的妖亲或许就会被用某种方式化解。

    但不管怎样,美女姐姐现在至少还是我媳妇儿。

    或许我喜欢美女姐姐的事儿,她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都埋在自己的心里,没人知道,我也不想说。

    只是对着棺材刘开口道:“师傅,我一点都不后悔。雪姐姐被放逐一百三十年,她虽然没有告诉我是谁放逐的她。但我日后却愿意尽绵薄之力,为美女姐姐报仇雪恨!”

    我说得很坚定,不容置疑。可是棺材刘却摇头叹息,说了一句什么非人力可为这样的话。

    我问他什么意识,棺材刘却不在开口。

    接下来,我在屋里收拾了行头和家伙,然后在屋子里休息了一会儿。

    等闹钟响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见集合的时间要到了便给棺材刘到了别,然后便离开了福寿堂。

    临走的时候,棺材刘让我一路小心,若是遇到麻烦尽可能不要动手,保全自己。

    我“嗯”了一声,让棺材刘放心。

    离开福寿堂以后,我先给微轻轻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又去对面的灵善堂喊了一声黄清。

    因为二人并不在一起,微轻轻是回的住所,这个黄清是和翔叔住在灵善堂。

    微轻轻在接到我的电话之后,也迅速的赶了出来。

    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登山运动服,带着遮阳帽,还背着一个双肩背包,搞得和一个登山客似的。

    微轻轻见我打量着她,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儿:“看够了没?快走了!”

    不得不说,微轻轻是个大美女,而且是那种穿啥衣服都好看的大美女,有气质长得又好看的那种类型。

    当我和微轻轻在相互调侃的时候,黄清也来了,这小子如往常一般装束。要说变化,就是多了一把黑伞。

    我们这边的人已经到齐了,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便去了汽车站。

    至于殷士飞,因为于我们这里相距有些远,所以他会在汽车站等我们。

    来到汽车站与殷士飞汇合后,在附近吃了点东西,然后便上了一辆前往黑崖山的汽车。

    根据殷士飞的指引,我们光是坐车都需要转站一次,然后在步行前往。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我们在中途下了车。然后又找了一辆黑面包,付了高价,让其直接将我们带到黑崖山。

    在路上,面包车司机问我们去黑崖山干嘛!还说那地方最近才死了人、邪气,建议我们不要过去。

    听说死了人,我便问他:“师傅,我们这是过去野营的。那里咋就死人了?”

    面包车司机见我询问,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他把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们啊!我听人说,那里有吃人的恶鬼,之前死的那个人,被吃的就剩下了一颗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