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多年挚友
    突然听到老和尚说出这话,我当场便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没想到这老和尚竟然认识徐半仙和翔叔,这让我和微轻轻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老和尚也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开口回答了我之前的问题。

    老和尚玄德打量了几眼微轻轻,然后又微微的点了点头:“轻轻体质不同于常人,有些特殊!”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和尚脸色有些出现一丝惊容,然后又接着开口道:“这恐怕就是那妖孽能缠上轻轻的原因吧!”

    听到玄德老和尚如此开口,感觉他这话到也合理。微轻轻身体内有鬼种,只要这东西在微轻轻体内,招鬼也很是有可能的,更何况是房梁煞这种专门喜好杀人的厉鬼。

    微轻轻点了点头,她常常做噩梦,也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自己的体质原因。

    随后,我们并没有过度去讨论这个问题。只是说等一会儿只要回到店铺里,让微轻轻用香头把黑痣刺掉就可以了。

    接下来,我们一行四人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我很好奇微轻轻在梦境中遇到了什么,便开口问她:“微轻轻,那女鬼迷惑你的时候,你在幻境中遇到了什么?”

    微轻轻听我开口,竟然在这个时候露出一笑,说了一句;你猜。

    当时我就调侃了一句,说她是不是在女鬼的幻境之中遇到了我,至于发生了什么,我就猜不出来了。

    可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一次的猜测,却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出结果。

    而这个结果,也是微轻轻最终踏上不归路真实写照……

    当时我想啊!我在鬼打墙里遇到了微轻轻,她是不是也遇见了我呢?

    微轻轻当时没有回答我,只是对我轻轻一笑。而问我在鬼打墙里遇到了什么,怎么就逃了出来。

    我如实说道,听得微轻轻是一愣一愣的而且很是气愤,一副就要揍我的模样。

    可是我就尴尬了,这那是我想的?分明就是女鬼制造出来的!

    就这般,我和微轻轻有说有笑,且不时和玄德以及黄清搭话。

    玄德是得道高僧,好似一切都看透了一般。对我们的话题也并不怎么感兴趣,到是那个年轻和尚黄清,完全就是个自来熟。

    虽然我们才认识一个小时不到,但见这黄清和玄德两位和尚救过我们,大家也算相谈甚欢。

    而且这一路上我们都在探讨那“房梁煞”,比如那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什么时候对我们下手的?我们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走到了废弃的烂尾楼工地?还有就是,这两个和尚又是怎么发现我们的等等。

    虽然不能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我和微轻轻可以确定,在我们回到新华路也就是下车的那一刻,我们便遭遇了这只女鬼。

    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感觉到了一丝的凉意,当时还以为吹夜风,所以都没有怎么警惕,结果直接就撞进了鬼打墙。

    这才导致我们之后所走的路,根本就不是去隔壁街吃烧烤,而是径直的走向了烂尾楼。

    如果这样算来,距离和时间也都刚好。但幸运的是,我提前识破了鬼打墙,最后逃了出来。

    而后出现的玄德和黄清两位和尚,和他们说的一样,他们四处云游,身上也没几个钱。

    来到我们这儿之后,发现附近有烂尾楼,便准备过来睡一觉也好有个遮挡风雨的地方。

    因为玄德道行高深,刚来到这里便已经察觉到了这里地方不对劲,最后寻着鬼的气息来到了天台,这才有了后面所发生的一幕。

    现在想想,虽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但更多的是愤怒。

    这狗日的邴晓旭和他的瘸子师傅,迟早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想到这里,我们已经来到了福寿堂的门口。

    我让玄德和黄清等等,我便去敲门。

    微轻轻则跑去敲灵善堂的门,这两个老家伙都住在店铺里,只有我和微轻轻是住在外面的货仓里。

    “咚咚咚”随着数声闷响,屋里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徐叔,是我!快开门!”我在屋外大声的开口道。

    “小城啊!大半夜的你咱还不睡觉啊!”徐半仙打着哈欠在屋里开口道。

    但不一会儿,屋里便传出“咔咔咔”的声音,随后大门被打开,一名穿着白色背心和一条大花裤衩的小老头走了出来。

    徐半仙一脸睡意蒙蒙的样子,走路都在打瞌睡。见我站在屋外,打着哈欠对我开口道:“小城,这么晚了干嘛呢?”

    说话的同时,徐半仙也注意到我身后有人,不由的挪动了一下眼神。

    我急忙闪身,然后对着徐半仙开口道:“徐叔,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我闪身之后,徐半仙的目光当场便与老和尚玄德交织在了一起。老和尚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脸色这个时候带着一丝微笑。

    徐半仙好似不敢相信一般,揉了揉眼睛,过了一两秒忽然惊呼一声:“卧槽!你是梁振武,武哥?”

    徐半仙话音刚落,老和尚玄德双手合十嘴里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正是贫僧!”

    徐半仙显得异常的惊讶,双眼瞪得和牛眼一般,语气都在这个时候变得有些急促:“武哥,你、你怎么出家当和尚了?难道你现在没有走阴了吗?”

    走阴?这是什么门道?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心中疑惑,但这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玄德和尚摇了摇头:“贫僧已经在二十年前出家,早就没有做走阴行当了!”

    老和尚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之中也出现无限的感慨。

    接下来,徐半仙将老和尚师徒引进了屋,我也去倒了两杯茶站在了一旁。

    徐半仙问老和尚,怎们找到他的,怎么又会和我在一起,而且还这么晚了来到这里。

    老和尚喊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然后便简单明了的说了前因后果,期间我穿插了几句。

    徐半仙是知道房梁煞的事儿了,听说我和微轻轻是被房梁煞缠上,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按照徐半仙的话来说,以我和微轻轻现在的道行,若是事先中了死亡黑痣没有拔除,又是在野外遇到这东西,几乎得玩完儿。

    但也庆幸,我们半路遇到了玄德这老和尚,这才让我们保住了一命。

    不过这其中我隐瞒了一件事儿,那就是邴晓旭。

    邴晓旭和他的师傅明显是来者不善,而且就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冲着美女姐姐来的。

    如今玄德和黄清这两个和尚在这里,所以我现在不能泄露,只能找个机会在把这事儿单独告诉徐半仙。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使用鬼香的时辰也到了。我找个了借口去了里屋,然后点燃了鬼香,等吸完了鬼香才再次来到前屋。

    不过刚一出门,便见到翔叔和微轻轻也过来了。翔叔和徐半仙二人,反正见面没有好脸色看。

    这个时候除了冷嘲热讽,就是破口对骂。要不是这玄德和尚在这里,二人恐怕又要掐架。

    但在二人骂得最凶的时候,玄德老和尚却在此时开口道:“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二位为何还要执着?若是婉清姑娘有一天回到人间……”

    老和尚刚说到这儿,徐半仙和翔叔的脸色骤变,二人齐刷刷的开始咳嗽。

    “咳咳、咳咳。嗯嗯、嗯嗯!”

    就算我和微轻轻再傻,也知道这二人在示意老和尚别说下去。

    老和尚见徐半仙和翔叔如此反常,也在刹那间心领神会:“南无阿弥陀佛,夜已经深了,我们还是早些歇息吧!等明日品茶叙旧!”

    徐半仙和翔叔一听这话,也不对骂了,立刻点头答应。

    随后,只见翔叔和徐叔让我和微轻轻回库房睡觉,明早继续上班。

    至于这老和尚和他的徒弟,则留了下来。

    见到这里,我和微轻轻都有些无奈。明明就要从老和尚嘴里听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却又一次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