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青烟女鬼
    听着这一声声诡异的笑声,我只感觉全身发凉,头皮发麻。

    干瘪且沙哑,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以及大脑。

    最重要的是,我竟然找不着人,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

    在原地站了一两分钟,不但思考着怎样离开这里。

    比如一些在农村的土办法,站在原地洒泡尿,然后转三圈。还有什么反穿着鞋,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倒着走。

    第一种方法可取,因为这个办法以前得到过棺材刘的印证。是破解鬼打墙的一个好办法,而且还很有效果,乡下人都这么干!

    可是这会儿一点尿意也没有,怎么洒尿。所以很遗憾,这个办法直接被否定了。

    然后还有第二个办法,反穿着鞋倒着走,这种办法是偶然间在殷士飞那儿听来的,也不知道行不行。

    但这会儿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若是时间拖久了,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于是我迅速的脱了鞋,反穿在了脚上,就准备倒着走。

    可就在此时,前方的街道上忽然出现了一声求救声:“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一名衣着破烂的短发女子从灵善堂里冲了出来,随即便向着我这里跑了过来。

    她一边跑,还一边对我喊道:“巫城救我,救我!”

    这时才看清,原来跑过来的是微轻轻。不过看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好似被蹂躏的一般。

    不过接下来,灵善堂又跑出一人来。这人是一小老头,没有穿衣服和裤子,只穿了一条内裤,手里还拿着一条皮带。

    “臭娘们儿,快给老子站住。老子还没爽够呢!”那小老头一边挥舞着皮带,一边大声的嘶吼。

    我当场那叫一个尴尬,那小老头竟然是翔叔。虽然我知道我还处于鬼打墙之内,但这场景实在是太过逼真,就和真的一般。

    微轻轻的求救的声音和表情,都是那么的在真切。翔叔那一副强奸犯的模样,我真害怕这种幻觉日后给我留下一些不好的后遗症。

    打了一个激灵,暗道这是假的。然后便开始往后退,就在我即将退回巷子的时候,微轻轻被翔叔抓住,一副就要在大街上直播的样子。

    如果刚才是好奇,那么这会儿可就是愤怒和暴怒。

    翔叔帮助美女姐姐,不惜消耗自己的真元炼制鬼香。是我感觉可信的长辈,行内大贤。

    微轻轻,与我共度生死过的好友。这该死的厉鬼竟然在此时这般亵渎她,是我万万不能容忍的。若是让我逃出了鬼打墙,抓住了那只厉鬼,我一定让她魂飞魄,永世不得超生。

    我没有再去多看一眼,反穿着鞋,迅速的往后退。

    就在我一步跨入小巷之中,平静的四周,忽然间又出现了一阵阴风。

    四周的一切如同颜料褪色一般,刹那之间失去的色彩,渐渐的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随着周围的环境露出它本来的面目,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根本就t在小巷子里,而是出现在了七八百米外的烂尾楼工地。

    环顾四周,我发现我此刻所在的位置,正是烂尾楼工地的屋顶。

    通过地上的脚印可以发现,我刚才竟然是从烂尾楼天台的边缘倒退回来的。

    如果刚才我不是早一秒发现这是鬼打墙,周围都是幻觉停止挪动脚步,我只要往前在走上那么半米,或者是看见翔叔追到微轻轻的时候,冲上去营救。我就会从这里楼顶摔下去,最后肯定会死得很惨。

    想到这里,便感觉浑身发凉。这鬼果真一手好手段,竟然无声无息将我引到了这里。可是我们又是怎么招惹上了这么一个鬼的呢?难道是房梁煞?

    心中虽然疑问重重,但这个时候那有时间多想?毕竟我还不知道微轻轻的下落,她是否安好?

    想到此处,我迅速的开启了天眼,在这黑暗之中搜索微轻轻的下落。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对面楼顶上站着一人。那是一个长发女人,这个时候就站在天台上,而且还抬头望着我这边。

    当场我发现那女人的时候,那女人随即对着我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因为我开有天眼,所以一眼就看出了那人没有火气。也就是说,她是一只鬼。

    心头微震,感觉到不妙。同时间,眼角的余光扫过,发现那栋的外楼道中,这个时候竟然有一个女人正在爬楼梯。

    而且正不断的向着天台而去,那女人白衣长裙、短发,不是微轻轻又会是谁?

    心中惊讶,知道此刻的微轻轻应该和我先前一样,是被鬼给迷了。而那只站在天台上的女鬼,这是想要害她。

    很是着急,对着对面便是一声声大吼:“微轻轻、微轻轻危险!”

    可是不管我怎样呐喊,都是于是无补,根本就难以将微轻轻唤醒。

    呐喊没用,我开始拼命的往楼下跑去,准备将微轻轻给拦下来避免她受到伤害。

    一边跑,一边拿出电话,不断给微轻轻打电话,不过一直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转眼间,我已经来到了楼下。然后迅速的往微轻轻所在的烂尾楼疾跑去,心中默默祈祷,别有事儿、别有事儿!

    那会儿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些上楼,把人给救下。所以这一路,虽然感觉到有些累,但脚下却没停,速度极快。

    当我来到楼顶的时候,心中略微的松了一个口气儿。

    微轻轻还在,她这个时候正站在距离天台约五六米的地方,以我的速度,我定然可以救下她。

    但唯一让我忌惮的,是微轻轻身前那只女鬼。这个时候不断的给微轻轻吹气儿,每吹一口,微轻轻就会多往前迈出一步。

    怒火滔天,对着那只长发女鬼便爆吼了一声:“妖孽受死!”

    说完,我举起符咒就冲了上去。这样的厉鬼,不让她魂飞魄散,实在是难消我心头之恨。

    长发女鬼见我出现,也不再对微轻轻吹气,就绕过了微轻轻,直接就挡在了我和微轻轻的面前。

    这女鬼一脸的狰狞,脸上布满血丝,好似被人撤下了脸皮一般。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脚下不停,对准了女鬼就冲了过去。

    这女鬼有些奇怪,与我见过的鬼都有所不同。她并不像我之前遇到的鬼一般,露出獠牙,张牙舞爪的对着我扑过来,就站在原地不动。

    当时心中还在想:“不动正好,一符咒就拍死你狗日的!”

    身子猛的跃起,一符咒就排了下去。可这这一符咒下去,那女鬼却在顷刻之间化作一缕青烟,啥也没拍到。

    而那些青烟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然后凝实又一次出现。

    女鬼的这一次出现,对着我冷冷的诡笑,还略带挑衅的说了一句:“来杀我!”

    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会被激怒,然后冲上去先杀这只女鬼。

    可是现在的我却是理性的,知道在对付这些脏东西的时候,千万千万要谨慎,不能中了他们的圈套。

    要不然一个搞不好就会中了它们的陷阱,最后万劫不复。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救微轻轻,她这会儿虽然放慢了脚步,但依旧在往天台边缘走。要是在拖上一会儿,保不住她就有生命危险。

    愤怒的瞪了那只女鬼一眼,大骂一声:“滚!”

    然后继续向着微轻轻跑了过去,可是女鬼会让我轻易得逞?明显不会。

    没跑出几米,我便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从身后拽住。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只女鬼所为。

    拧起符咒反身就是一巴掌,准确无误,再次拍在了女鬼的脑门上。

    可是这一次依旧和上次一般,女鬼又一次化作青烟消失不见,然后我身前出现青烟凝聚。

    随着青烟凝聚,女鬼再次出现,又挡在了我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