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人间蒸发
    在我疑惑的问完之后,微轻轻却回答我说;她不能对普通人是施展咒术。

    这让我感觉很是不可思议起来,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难道是微轻轻身体内的鬼种在作祟?

    一想到这里,我详细的对微轻轻进行了询问。她听我询问,也是一字一句,将她知道的回答了我。

    说她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从小到大便是如此。这让她根本就不敢随便的施展真本事,在对待周凌这件事儿上,也都不敢随意妄动。

    所以为了摆脱周凌的纠缠,微轻轻这才和普通女孩儿一般,只能请我假扮他的男友,让周凌之难而退。

    最后,微轻轻给出一个答案。说她很可能得了一种病,这种病与他做噩梦有关。

    听到这里,为也没有反驳。看样子这事儿还真让微轻轻给说中了,事情已经很明显,肯定与微轻轻身体内的鬼种有关。

    这鬼种各种各样,除了寄生在人体之中。它们还会吸食宿主的负面情绪,比如仇恨、妒忌等等用来成长。

    或许正是如此,这才导致微轻轻不敢对普通人施展道术。

    若是施展,便会刺激到寄生在她身体内的鬼种,鬼种若是变得活跃。宿主自然会显得体虚弱乏力,出现各种的不适应。

    想到这里,我当场便愣住了。再次思考起微轻轻身体内的鬼种,思来想起,种种原因都是因为鬼种而起。

    可翔叔为何坚决的要隐瞒真相?还说这东西是微轻轻的父亲亲至种下?让我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微轻轻知道。

    谜团太多,一时间难以想个明白。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微轻轻很积极乐观,身体并没有被鬼种取得控制权。br>

    当然了,自从落水溪主帮微轻轻压了压鬼种后,那东西想出来,机会已经变得更是渺茫了。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微轻轻忽然拉了我一把:“巫城,你想什么呢?”

    突然听到微轻轻说话,我从沉思之中转醒:“没、没想什么。只是在想那小子以后,应该不敢来骚扰你了!”

    微轻轻听我这话,脸上再次露出一笑:“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明天中午请你吃饭。说吧!你想吃什么!”

    微轻轻一脸的高兴,很是大方的开口,我也跟着笑了笑说了一句;随便。

    因为这山庄上很难打搭车,所以送我们下山的是酒店专用的接送车。

    在车上,我见乘客就我和微轻轻两人。而且微轻轻的事儿也算告一段落,我便准备把我今天在山庄里撞见邴晓旭的事儿告诉她。

    于是我压低了声音,然后对着微轻轻开口道:“微轻轻,我这里还有件事儿。”

    微轻轻露出一脸的狐疑:“有事儿你就说呗,那么神秘干嘛?”

    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用着只有我两人才能听到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出了我今天所看的、听到的。

    这微轻轻听我说到邴晓旭,而且那人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而是有预谋的在设计陷害我们,这让她显得惊讶无比。

    过了好一会儿,微轻轻才把我的话给消化了,然后又对着我开口道:“这要是是真的,那他为什么要害我们呢?”

    邴晓旭和他的师傅,明显是冲着美女姐姐来的。但美女姐姐的事儿呢,我又是瞒着微轻轻的。

    所以我只能撒谎,说对方明显是懂得道行的妖道。自古正邪不两立,用妖术对付我们这些正派驱魔人,这也说得过去。

    因此,微轻轻也没有过多的猜测,问我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事发突然,我一时间也拿不准。对方还有一个老瘸子,虽然是瘸子,但看样子他就是主谋,很有可能道行不低。

    我打算先把这事儿告诉徐叔和翔叔,让他们也掺和进来。

    微轻轻自然没有意义,说这事儿就这么办了!

    酒店的专车将我们送到了城区,然后便折返了过去。

    接下来,我和微轻轻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新华街,也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虽然很晚了,但我今天都没吃过饭,微轻轻也有些饿了,所以我俩准备去吃烧烤。

    我们这里的路段很偏,一到了晚上整条街几乎都关门歇业,只有隔壁街只有一家烧烤摊。

    我二人准备抄近路,穿过一条小巷子到隔壁街。

    我走在前面,微轻轻走在我后面,开始的时候我二人还有说有笑的闲聊。

    可路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不对。这小巷子中忽然升腾起了阴气,而且增长得很是迅速。

    隐约之中,我还感觉到了煞气的存在。心头略微一震,暗道这附近有脏东西,而且看这架势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

    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急忙对着身后的微轻轻喊了一声:“不好,我们被脏东西盯上了!”

    说着,我便猛的回头。准备叫着微轻轻跟我一起跑。

    可t在我回头的刹那,我整个人都凉了半截。

    几秒之前还和我有说有笑的微轻轻,这个时候竟然就和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了。

    突然见微轻轻消失了,我的心开始“砰砰砰”跳个不停,一种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

    微轻轻、微轻轻去哪儿了?我瞪大了双眼,不断寻找,同时嘴里大声的喊道:“微轻轻、微轻轻……”

    我的声音很大,好似能响彻数条街道。

    可是让我奇怪的是,此时除了我一个人的声音以外,周围静得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

    反常,太过反常了。我开始向着来路狂奔,想寻回微轻轻。

    可是当我跑回之前的街道时,却发现整条街道变得寂静无声,周围的路灯也都变得昏暗蜡黄。

    在这夏秋交际的日子里,连一只昆虫的叫声都没有,实在是太过诡异。

    我站在空旷的街道上,一阵阴风吹过,顿时吹起落叶纷飞。

    随着这阵阴风的出现,全身都不由的哆嗦了一下,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眉头微微皱起,若是我没猜错。我现在的状态,一定是被鬼给迷了,这会儿是遇到了鬼打墙。

    就好比上次我在阴山村的时候,如今我所遇到的情况,和上一次是如此的相似。

    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很是不秒。若是我被鬼也迷了,我又给如何逃脱呢?

    我在身上猛掐了几把,想用疼痛把自己给疼醒。可是我发现,我一连捏了好几次,根本就没用。

    我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若我真是被鬼给迷了,那鬼又是在什么时候下的手呢?它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除了我,微轻轻又怎样了?我站在原地,不敢乱动。我知道,若是被鬼给迷了,眼前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或许我现在站在街道上,实际上我是站在悬崖边缘,只要往前一步,很有可能永劫不复。

    心跳猛然加速,思索着能用什么样的办法破解这该死的幻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巫城!”

    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明显就是微轻轻。听到这个声音,我本能的一回头。只见在街道的尽头,一名白衣女子正站在昏暗的路灯下,这个时候还对我招手。

    距离虽然有些远,但我一眼就能认出,那就是微轻轻。

    可是感觉又不对劲,若真是微轻轻,她会傻站在那儿对我招手?

    不对,那肯定不是微轻轻,定然是迷惑我的厉鬼变的。这个时候让我过去,十有八九是想整死老子。

    脸色一沉,对着四周便扫视了一眼,然后冷声开口道:“能不能使用高明点了手段?你以为就这样想害我?痴人说梦!”

    话音刚落,站在街头的微轻轻开始变得缥缈,最后化作一缕烟雾消失了。

    同时,一个诡异沙哑的女人声如同环绕音响一般,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耳畔:“呵呵呵,竟然被你识破了。不过即使如此,你认为今晚能活命吗?”

    说完,那诡异沙哑的女人声又发出“呵呵呵”的怪笑,听在耳里是那么诡异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