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扮我男票
    物管人员见我还梯子,也没过多停留,随便客套了几句便拿着梯子离开了这里。br>

    物管人员刚走,我的脸色便变了颜色。随即又望了一眼天花板,因为有了刚才的经历。现在越是往上看,越是感觉诡异。

    “巫大师,刚才没摔着你吧?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邴晓旭好心的开口道。

    可是我却摇了摇头,且对着他开口道:“我们出去再说!”

    说着,我和微轻轻便离开屋子。

    邴晓旭见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的就跟了出来。

    邴晓旭刚一出门,我便用手把门给扣上。邴晓旭见我关门,还有些纳闷儿:“巫大师,干嘛关门啊?”

    长出了口气儿,然后用着一脸凝重的语气开口道:“今天还好让我们过来了一趟,要不然这屋就是你的葬身地!”

    邴晓旭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懵了。直到过了好几秒才开口道:“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刚才、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吗?”

    我摇了摇头:“这是做给那些物管看的!”

    “看的,难道、难道这房子不干净?”邴晓旭再次开口。

    “没错,这屋子里住着东西!要是不除了,肯定不能住人。”我凝重的开口道。

    邴晓旭听到这话,只感觉后背发凉。之前他还打算在这里安家,现在听到这屋子里有鬼,他整个人都泄气儿了。

    说什么这房子他不要了,说今天就挂到二手房市场,准备把这房给低价卖了。

    不过我却阻止了他,说他要卖,暂时不能卖。这事儿竟然让我们碰上了,我肯定会管到底。

    所以我让邴晓旭给我几天时间,等我做好准备,就来把这里的东西给撵出去。

    邴晓旭听我这般说道,也并没有拒绝。虽然他现在不想住在这里了,但这房子始终写的是他的名字。

    若是除了里面的脏东西,这卖出去的价格,也不会低于市场价。毕竟谁都不会和钱过不去,在钱的面下,邴晓旭也就同意了。

    他将钥匙递给了我,说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等这里面的东西搞定了,他说会好好感谢我们。

    和邴晓旭约定之后,我从兜儿里拿出随身携带的黄符,然后往房门上一贴便离开了这里。

    离开小区之后,邴晓旭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但他还是说要送我们回去,我说不用了。说我们还有点事儿,让他自己走。

    邴晓旭听我如此说道,也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便独自开车离开了这里。

    邴晓旭离开之后,微轻轻疑惑的对我开口道:“巫城,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深吸了口气儿,又想起了刚才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全身打了一哆嗦,然后便把都看到的告诉了微轻轻。

    微轻轻一听我看到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也是秀眉一挑说这事儿恐怕有内情。

    听她这般说道,我问她为何这样判断。

    微轻轻也不卖关子,说鬼并不会像电视里播的一样,会改变容貌。他们所能显现出的外貌,都是他们原本所经历过的。

    也就是说,我今天看到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并不是脏东西随意幻化出的。而是那只脏东西曾经就经历过的,说得在直白一点,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很有可能就是那东西生前的死相。

    听到此处,脸色为之一变。

    看样子这一次还真遇上了事儿,若那颗带血的人头就是那鬼生前的死相,那他一定不是正常死亡。

    如果不是正常死亡,很大的几率是被人害死。若是这样,那事儿就多了。

    那鬼为何会在天花板里?那是邴晓旭家的房子,怎么就去了那儿?矛头直指邴晓旭和他已经死去的舅舅,如果大胆猜测,斌晓旭和他舅舅之中,很有可能存在杀人犯,最后藏尸天花板。

    虽然有谜团,但这个时候光是猜测,肯定是得不出答案的。只能带好了家伙,找个时间把那东西从天花板里给弄出来,然后问一个明白。

    说不定还能问出个名堂,或者什么密室杀人藏尸案啥的。

    不过我们也不用着急,我用符咒把那间屋子给镇住了。一周之内都不会出问题,所以我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处理这件事儿。

    时间既然充裕,我便决定把这事儿放一放,先把微轻轻的事儿给办了。

    她不是找我有事儿吗?现在就我俩,我也问问她是什么事儿,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微轻轻,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儿吗?现在邴晓旭也走了,该告诉我了吧!”

    微轻轻一听这话,神色当场便是一震:“啊!我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快,我们快回去换身衣物,一会儿陪我去九溪山庄。”

    皱了皱眉,不知道她要搞是什么名堂:“微轻轻,去九溪山庄干嘛呢?还要换衣服?我这衣服不行么?”

    微轻轻翻了一个白眼儿:“你就不能穿帅点么?今晚我们班同学聚会,你假装我男票,懂了吧?”

    脸上抽搐了几下:“微轻轻你们同学聚会,我假装你男票干嘛?”

    感觉很是无语,不知道微轻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会是虚荣心泛滥吧?可是微轻轻也不是这种人啊?

    疑惑之际,微轻轻便开口解释道,说这次同学会中有一个她讨厌的富二代,而且还是初恋男友。

    当时听到这话,感觉挺不错啊!人家都说初恋最难忘,反正你丫单身,遇上初恋不就可以再续前缘了?再说了,人家富二代有钱。

    但微轻轻却接着说道,说他的初恋就是一渣男。

    开始的时候文质彬彬,对她各种好,给她逢年过节过生日,都会给她买好多礼物。

    当时这个微轻轻也挺喜欢她的初恋的,可到了后来,她初恋便暴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借生日的借口,在ktv把她给灌醉了,然后竟然想在ktv强啪微轻轻。

    好在微轻轻有道行在身,奋力反抗,这才逃了出来。

    但这还没完,后来,他的初恋让人到处毁谤她。说微轻轻被他上过,就是个婊子。同时,那小子再出面做假好人,同时继续追求微轻轻道歉啥的。

    微轻轻都开始心软了,但却意外得知真相,最终彻底和那小子断了关系。

    可是那小子死缠烂打的功夫还真不错,这都大学毕业。他娘的还对微轻轻有心思,这一次除了让我假装她男友撑场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让那小子死心,日后别在纠缠微轻轻。

    毕竟谁被这样一个渣男缠着,谁都会感觉厌烦。

    听到微轻轻有过差点被人强啪的经历,难怪昨晚摸了她一下,她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看样子是有心理阴影。

    至于今早上,她其实是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事儿。

    可当时我那知道啊?结果和微轻轻对着干,这让微轻轻又想到了昨晚的事儿,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不过那都过去了,而且也没有真正的伤到我。既然是朋友,自当帮忙。

    我拍着胸膛说没事儿,不就是对付有钱的富二代吗?怕个鸡毛啊!要是不识相,直接k一顿,要是再不识相,放只鬼咬死他!

    微轻轻见我答应得干脆,到很是开心。我问她需不需要伪造个身份啥的,比如什么财团董事长儿子,毕竟电视剧里都这样演,有面子。

    可微轻轻到不认为,说不需要。只要承认我就是她男朋友就行,其它的就交给她。

    说完,我二人便拦了一辆车,然后回去福寿堂和灵善堂,且约定两个小时后碰面。

    因为宴会是在晚上,所以我们还有好几个钟头的时间。来到福寿堂,给徐半仙打了声招呼,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今天遇到的情况。

    徐半仙一听有脏东西,而且还是躲在天花板里。“嗖”的一声便站了起来,神情严肃且急促的开口道:“快、快拖鞋,让我看看你的脚底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