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七十章 有诡屋顶
    微轻轻让我应付个事儿?做她男票,我一时间有些惊讶。br>

    但突然听到微轻轻如此说道,感觉这其中另有隐情,便开口问她:“什么事儿啊?你直接说不就得了,神神秘秘的!”

    微轻轻感觉有些尴尬,便又对我开口道:“今天我不上班,路上我告诉你!”

    我见微轻轻还真有事儿,而且她也是我的朋友和殷士飞一样,也都算得上出生入死过。

    既然朋友有事儿,怎么说也得帮啊?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去想早上她踹我一脚的事儿,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我来到邴晓旭面前,告诉他能不能带微轻轻一起。同时说明微轻轻的身份,只不过我俩不在一家店上班而已。有微轻轻在,也能给我打个下手啥的!

    邴晓旭根本就没有多想,一直认为微轻轻是我女朋友。所以他也不介意,说没问题。

    说着我们便上了他的奥迪车,这人生也是挺操蛋的。

    在这之前,这邴晓旭也就是个程序猿,可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百万富豪。不得不感叹,这小子走了狗屎运。

    不过这是一些人的想法,还有一些人认为;每个人今生的命运早已被注定,或富、或贵,又或者疾病残疾,这都是在投胎的时候,便已经注定。

    虽然命运被注定,但用过自身的努力,在其命运的大框架内也能做出一些调整。

    而这样的调整,要么是意志力强大努力向上,要么是积德行善。要么是主掌刑罚的点刑官觉得表现不错,也会给予一些命运上的惊喜。br>

    毕竟这六道轮回便带着七情六欲,这七情六欲便是一种磨练与惩罚。只有超脱或者看破,才能正真的跳出红尘。

    不过我感觉这些都是废话,这t切都注定了,那还每天工作个屁?天天躺在家里等死岂不是更好?

    在车上,我们随便的聊了几句,也就是一切常规的风水知识等……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市区的一处高档住宅区。邴晓旭说这里就是他新家,是他舅舅以前的一处房产。如今他舅舅走了,他准备把新家定在这里。

    因为邴晓旭之前被鬼缠过,现在很是敬畏鬼神。让我们帮帮他看看房屋风水,镇镇家宅啥的,然后他便可以搞装修了。

    来到这个小区,感觉这里的风水格局还真不错,周围花木种植也都很是有讲究,门前窗前种什么样的树,距离多远,这些都考怒到了。房屋的排列,更是遵循的风水学中的三元罗列。

    显然这楼盘在开建的时候有大师指导过,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黄金路段,寸土寸金。能建这种楼盘的,都是那种大财团。

    凡是这些涉及到动土的大公司,都有私人的风水先生或者地先生。比如搞房地产的李嘉诚,就有一个御用风水先生李某某先生。

    我见这小区风水布局那么好,明眼人都知道是大师布局。感觉这一趟肯定会轻松交差,不出一个小时肯定就能完工。

    可t知道,这一次还真不轻松,又他娘的踢上了硬桩子!

    不一会儿,我和微轻轻跟着邴晓旭便已经来到了他的住所。是一处顶跃,面积少说也有三百多,又宽又大。

    我们刚一进屋,便在屋里四处打量了几眼。

    我看这里经过简单的装修,风水到也可以,并没有什么问题便准备在他屋里画个符,镇镇宅,然后三个月就让他过来装修。

    可就在我准备画符的时候,微轻轻却拉了我一把。我见她拉我,有些不解的问道:“咋了?”

    微轻轻却是一脸的凝重:“不对劲!”

    见她如此开口,而且表情凝重,我露出了一丝狐疑:“不对劲?哪儿不对劲啊!”

    说视乎啊,我怕还真没看出哪儿不对劲。可是微轻轻却低声对我开口道:“你好好闻闻,特别是这屋顶!”

    一听这话,我当场便皱起了眉头。然后也开始仔细观察起这屋子,且特别是屋顶。

    因为邴晓旭这会儿在阳台打电话,所以并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开始我没察觉,现在被微轻轻这么已提醒,我瞬间感觉这屋子还真有些不对劲。

    第一点,就是这屋顶上方有水渍。

    开始的时候我认为这顶层出现水渍,根本就没啥可以的,毕竟很多房子顶楼都出现漏水的现象。

    可是第一个问题就在这儿,这段时间一滴雨也都没下过。这楼顶怎么会有水渍?而且还有一丝的潮湿。

    很显然,不对劲。不过这也不能代表什么,并不能证明这房子就有问题。

    不过第二点出现,这水渍的颜色。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这水渍呈现暗红色,周围一圈呈现出黄色。

    这可就不寻常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那种颜色虽然不特殊,但我可以确认,是血液凝固且干枯后,最终被湿气打湿之后,才会出现的情况。

    如果是血液的话,那可就真有问题了。

    这屋里真么就会出现血呢?之前邴晓旭就说过,这屋里根本就没有住过人,就算是出租都没有过。

    事到如今,就只能掀开天花板看看里面的情况。

    想到这儿,我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严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既然来了就的弄个明白,沉了口气儿,然后对着一旁的微轻轻开口道:“还好你提醒了我,看样子还真有问题!”

    “知道带我来的好处了吧!”微轻轻撅了撅嘴,这会儿看起来还有些俏皮的模样。

    随后,我把打电话的邴晓旭叫了过来。然后对他说道:“邴先生,这房子我都看过了。不管是屋子朝向,还是大致风水都比较可以。但这天花板上我需要看一看,你给物管打一个电话,让他们拿把梯子过来!”

    邴晓旭连连点头:“嗯,我这就打电话。”

    说完他直接拿起电话便打了出去,大约十多分钟后,两个物管人员带着梯子上门。拿过了梯子,我也不废话,直接将其架起然后就爬了上去。

    用手一顶,便推开了天花板。可就在我推开天花板的刹那,一股浓浓的阴气直接扑面而来,除了阴气还有一股淡淡恶臭。

    脸色微变,眉头紧皱。他姥姥的,看来这天花板里还真t东西。

    探出一个脑袋,顺着上方左右扫视了一眼。可就在我把脑袋转向身后的时候,只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距离我竟然不足五十厘米。

    那人头就这么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瞪着我。他见我望着他,竟然用着带血的嘴,刹那间露出一诡笑。

    突然出现的死人头,让我措不及防,心头一惊只感觉后背发凉。一种原始的恐惧感席卷全身,嘴里本能的叫了一声“啊”。

    随着我嘴里的一声惊呼,脚下一时稳。“砰”的一声便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还好距离不高,并没有摔出什么问题。

    微轻轻、邴晓旭以及两个物管人员见我惊叫,又从梯子上甩了下来,急急忙忙过来扶我。

    “巫诚你没事儿吧!”

    “巫大师,巫大师!”

    我没有回话,只是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可就在此时,本来被我打开的天花板,却在这一刻“啪”的一声,自动的合上了,溅射起一圈淡淡的灰尘。

    心头一震,暗道不好。这屋里有鬼,而且这东西还有些本事。差点就瞒过了我的眼睛,还好微轻轻心思缜密,发现了蛛丝马迹。

    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很是不妙。我一脸的阴沉,对着微轻轻使了一个眼神。

    微轻轻也是行当中人,见我刚才如此惊恐。现实又对她使眼色,自然知道这屋子不干净。

    但是这里有两个物管人员,也就没有声张,准备先将这二人送走再说!

    我缓缓的爬了起来,做出一副没事儿人的模样:“没事儿,没事儿。刚才看见了一只老鼠,吓了我一跳,多谢你们的梯子。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