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守株待兔
    微轻轻拿着水,一听我说一会儿还有更恶心的,当场便被吓了一跳。

    “啊!还有更恶心的啊?”微轻轻脸色微变,有些惊讶的开口。

    见她如此,也不想在逗她:“骗你的,剩下的时间我们只需要等那只大老鼠出来就成了!”

    微轻轻听我如此开口,这才好受一点。

    毕竟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乌漆墨黑的老鼠。空气之中还有一股恶臭,别说是这么一个年轻姑娘,就算很多老少爷们儿见了,也会感觉恶心干呕。

    同时,翔叔压低了声音对我们说道:“你们看见那个老鼠洞没?”

    点了点头:“看见了,怎么翔叔?”

    “我这里有一张九宫八卦网,一会儿等那东西出现了,你就把这网挡在洞穴前,免得它逃了!”说着,翔叔便从提包里拿出了一张用麻绳和稻草编制成的鱼网。

    说这鱼网是按照八卦九宫的罗列编制,而且还用了黑狗血和符咒水浸泡,不管是用来对付厉鬼还是妖精,都有奇效!

    一听还有这好东西,我急忙将其拿了过来。有这张九宫草席网,那就不怕那妖精逃回洞府了。

    不过我刚接过这“九宫八卦网”,一旁的徐叔也在此时低声音很是不屑的开口道:“就你那破网有个鸟用?小城,把我这个拿去!”

    说着,徐叔也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件器物。不过是用黄布袋装好的,我并不知道是个啥东西。

    我接过,有些不解。而徐叔却一脸得意的开口道:“我这东西叫做双生太极镜,虽然只有一面,但只要把我东西往洞口一杵,那妖怪断然不敢靠近!”

    徐半仙此言一出,我当场便露出一脸的惊讶。卧槽,这镜子能有这么叼?心中还有些不相信。

    但翔叔此时却是一脸的阴沉:“老流氓,你t够无耻的你竟然连太极镜也敢偷……不,也敢拿出来?”

    徐半仙翻了一个白眼:“你t废话,你以为就你那破网是宝贝,我就没有好东西了?”

    徐半仙有些得意洋洋,但我却在琢磨翔叔刚才的话。翔叔之前说了一个“偷”字,但最后话锋一转,直接就改用“拿”了。

    很明显,这翔叔和徐半仙没有表面上看那么简单,这二人后背有故事。而且这个故事恐怕还有些跌宕起伏,说不定这二人的经历就和武侠小说里写的一般。

    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江湖上的成名人物,现在上了岁数,也就隐居了起来,返璞归真。

    因为徐半仙拿出了这面太极镜,完全碾压了翔叔的九宫八卦网。所以翔叔这会儿很是不爽,把脑袋偏到一边生闷气。

    到是这个徐半仙这会儿洋洋得意,一脸的轻松。

    因为我们所做的事儿就是守株待兔,所以这会儿啥也不用干,只需要在这里等就可以了。

    大约等了三个多小时,我们依旧没有等到老妖精的出现,心里难免有些焦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美女姐姐的声音忽然在我脑海之中响起:“它要出来了!”

    一听这话,精神为之一震,急忙压低了声音对着众人开口道:“准备,那东西要出来了!”

    众人一听我这话,差劲间便绷紧了神经,压低了呼吸声。

    之前我们就安排好了战略部署,并且分工明确。

    由美女姐姐提供情报和预警,徐半仙和翔叔是主攻力量,而我和微轻轻负责拦截和助攻协助。

    渐渐的,河岸上的鼠群开始躁动,不时发出“吱吱吱”叫声,并在这个时候不断向着四周逃窜。

    特别是洞口附近的老鼠,全都闪到了一边,让出了一条道来。

    随着鼠群的躁动,河岸上的那口黑洞之中也在此时传出一声声的低吼声“呜呜呜”的,但却有些尖锐,并不像什么猛兽。

    除了鼠群的移动和鼠穴里传出低频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抑气息开始从鼠穴之中飘了出来。

    这种气息刚一出现,翔叔便低声的开口道:“妖气,看来那家伙真的要出来了!”

    听到翔叔开口,所有人都不敢怠慢,全都做好了临战准备。

    同时间,徐半仙、我、微轻轻、翔叔全都拔出了各自的桃木剑,一会儿免不了一场大战。

    虽然美女姐姐说,翔叔和徐半仙联手,肯定能打得过那只老鼠精,但此时的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这里的妖气越来越浓,压抑的气息越来越重。河岸上的那些小老鼠们,竟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有的甚至在瑟瑟发抖。

    看样子这是老鼠精也不是什么好鸟,连它的这些子孙都这么怕它,应该很是嗜血残暴。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不是老鼠,实际情况如何只有这群耗子知道。

    就在我们屏住呼吸,等待正主出现的时候。那黑黝黝的鼠穴之中,忽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掌。

    一看是手掌,我们所有人都懵了。难道这老鼠道行高深,已经能幻化成人形了?

    心中震惊,但也接着往下看。随着一只苍白的手出现,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裳的人,就这么低着头从鼠穴之中钻了出来。

    这人刚一出现,我们所有人的瞳孔便是猛放大。

    我的脸色更是微微一变,好家伙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具用白纸糊的纸人。

    而且这具白纸人我是那么的熟悉,它身上的颜料和纹饰是那么的鲜艳夺目,与众不同。

    他奶奶的,当初在棺材铺,我遇见的就是这具纸人,我敢肯定我绝对没有认错。

    因为这具纸人身上的颜料和普通纸人不同,而且最为可恨的是,纸人的半张脸上少了一块,露出一团黑毛和几根细长的胡须。

    而纸人脸上少掉的那一块,正好能与二爷手中的的那片碎片纸片重合。

    若是没错,就是这东西害死了二爷,也正是这具纸人当初把我引离了棺材铺!

    通过纸人脸上的破洞中伸出的胡须,我可以肯定,那老耗子就躲在那纸人之中,纸人被它用来当做了外壳。

    至于这老耗子为何要这么做,那我就不清楚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要不是为了大局为重,我肯定立刻就冲上去砍死这只老耗子。

    纸人出现之后,对着在场的老鼠们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好似国王在对着自己的子民训话一般。

    徐半仙见到这儿,便对着我们打了一个手势。意识是让我和微轻轻绕过去,一会儿封了那畜生的洞口,让它无路可退。

    见徐半仙打手势,我和微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往后退。

    因为老鼠的耳朵很灵,嗅觉也很好,我们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只能很小段很小段的移动。

    若是没有徐半仙的“阳符”护身,我想我们应该早就没发现了。但也正是因为有阳符,而且我们在河岸上的顶端,所以能安全的潜伏这么久。

    大约移动了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鼠穴的上方。为了一会儿更好的战斗,我和微轻轻在这个时候用特制的牛眼泪开了眼。

    有天眼的帮助,我们能清晰的在黑暗中看清一切。

    徐半仙和翔叔见我们但已经移动到了鼠穴的上方,同时我还对他二人打出ok的手势。徐半仙和翔叔当场便对着我们点了点头。

    同时徐半仙举起了三根手指头,见三根手指我和微轻轻立刻便明白了,数三下立刻就动手。

    我和微轻轻一人拉着九宫八卦网的一头,三秒一过,我们直接就从这三米多高的地方跳下去,用这九宫八卦网直接就封了鼠穴。

    目不斜视,死死的盯着徐半仙的手,三、二、一。

    就在最后一根手指被收回的刹那,我和徐半仙在两个方向,同时刻骤然暴吼一声:“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