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烧尸道人
    身子站得笔直,手中结出道家剑指印,紧接着便是一声;急急如律令,破。

    “破”字施法口诀。此令刚一响起,贴在僵尸额头上的三清镇煞符,顷刻之间便闪烁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随后便是“砰”的一声爆响。

    随着巨大的声响出现,一阵白色的雾气涌动,刚才还怪吼连连的僵尸声音,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我喘着粗气,看着雾气中站立不倒的僵尸,至于不远处的殷士飞,这会儿更是粗喘连连。但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这能瞪大了双眼盯着这个方向。

    渐渐的雾气消散,而站立不倒的僵尸也在这个时候缓缓倾斜,最后“哐当”一声,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随着僵尸的倒地,这灵堂内的阴煞之气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已经在僵尸死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打量了一眼已经死去的僵尸,确定真的是死透了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淡淡的笑意。

    盯着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殷士飞,有些疲惫且兴奋的开口道:“老鹰,我们赢了!”

    说完,我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和这僵尸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实在是太累了。加上道气消耗过多,自身感觉有些乏力和头晕。

    在原地休息了半个小时后,老鹰也恢复了一丝力气。我二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僵尸相视一笑,随后点了一根儿烟,各自心中都充满了无限的感慨。

    而就在此时,秃头男也苏醒了过来。他见不远处正躺在刚才的女尸,差点没把尿给吓出来。

    这胆量还是火葬场场长,真是有些无语。翻了个白眼儿,对着被吓得屁滚尿流的秃头男喊了一声:“秃头,这边!”

    秃头男听有人喊他,这个时候才定了心神。见躺在地上的僵尸一动不动,我和殷士飞就坐在不远处抽烟,脸上惊恐的表情略微的缓解了一点。

    随后只听秃头男用着狐疑的声音开口道:“二、二位道长,它、它已经死了?”

    “废话,当然死了!”淡淡的开口道。

    秃头男听我如此开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儿。最后绕过僵尸尸体来到我们面前:“二位道长年轻有为,法力高强,佩服佩服!”

    殷士飞对着些马屁语言有些不爽,有些疲惫的开口道:“废话少说,我们的钱呢!”

    秃头男见我二人都是有真本事的,而且刚才的僵尸有多凶猛,他自己也是亲眼看到了。

    这会儿听殷士飞开口,也不废话:“二位道长稍微休息一晚,明早就给二位送过去!”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秃头男开口道:“你找人把这里的尸体处理一下,最好是马上入焚尸炉给烧了!”

    不用我说,秃头男也知道怎么做。这种东西,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特别是这种僵尸尸体,尸体上依旧有尸毒。一个搞不好出现第二具僵尸也说不定!

    又休息了片刻,我和殷士飞便准备离开这里。而此时,屋外传来一阵阵吵闹声和脚步声:“强叔就在里面,也不知道场长有没有出事儿!”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七八个人火急火燎的冲进了灵堂之中。为首的是叶国华,身旁还有一个缠着绷带的老头。

    在他们身后还有几个粗壮的汉子,其中有好几个我都认识,是去曾老爷子家赚外快的抬棺人。

    这几个人刚一进屋,便见到我们三准备出去。

    叶国华见我们三人,身为微微一震,随后惊讶的喊了一声:“场长你没事儿吧!”

    秃头男好似有些不爽:“华哥,你看我像有事儿吗?你丫到跑得快,要不是有二位道长在,我恐怕早被咬死求了!”

    听到秃头男这么一句,我和殷士飞当场便翻了一个白眼。这傻逼自己被吓得走不动,最后还晕死了过去。还怪人家跑得快,就算被僵尸咬死也是他活该!

    不过我们却没怎么关注这二人,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绑着绷带的老头。

    这老头虽然老迈,但一身气势却很高。而且他背上明显还背着一把桃木剑!

    那老头也注意到了我们,在打量了我们几眼之后,又望了一眼我们身后死去多时的僵尸,然后有些惊讶的对我们口道:“二位好生本领,不知师承何门啊?”

    突然听到老头这么问起,我一时间有些懵。我有屁个门啊!我师傅就是个做棺材的棺材刘。

    我没有开口,而殷士飞也是傻傻的笑了笑,看样子和我差不多。于是我便对着那老头开口道:“我们没有门派,我师傅也就乡下一做棺材的!”

    这位背背桃木剑的老头,应该就是火葬场那位老道士。老头听我们回答,“哦”了一声也没追问。而是在夸赞了我们几句之后,便来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没有猜错,这老头就是火葬场的那位老烧尸匠叫做张强。有一些道行,但应该不算高,肯定比不上徐半仙。

    他之前送走赵小玉的魂魄,可是却也被打断了好几根内骨,还有内出血。

    医生让他休养,要不然体内大出血他就会死。

    可今晚听说火葬场尸变,为了众人的安全,他有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最后在叶国华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他听了叶国华的介绍,本以我我和殷士飞这两个毛头小子,肯定不是僵尸的对手,说不定已经被咬死在了灵堂内。

    来的路上他心中很是忐忑,可来到灵堂后他却异常的惊讶。我和殷士飞不仅没死,更没有受伤,只是看上去比较疲惫而已!

    后来,在与张强进行了一个简单的交流,然后我和殷士飞便被送到了火葬场里的客房。

    而僵尸尸体的事儿,就全权交给了张强。回到屋里,殷士飞还有些兴奋,说什么没想到我们这儿竟然还有这么多拥有真正本事的人。

    先是遇到了我,后又是徐叔、翔叔还有微轻轻,现在又出现一个火葬场张强。

    还说什么,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见同样拥有真本领的人。

    我没鸟他,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便开始睡。太累了,实在是太累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一个红色的人影,她坐在我的旁边,正在抚摸我的额头。

    朦朦胧胧,好似是美女姐姐。我想睁大了眼睛看清,可是我做不到。想说话,也发不出声音。

    只是隐约的听到那个红色的影子在喃喃自语,好似说了一个什么二百年,还要等多久之类的话。

    总之我无法将其串联起来,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等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明显睡过了头。

    我一旁的殷士飞睡得很熟,还在拉二胡。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回想昨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发现朦朦胧胧的,而且语句也不通顺,感觉是这几天可能太累了,做了的一个梦而已,也就没放在心上。

    叫醒了殷士飞,我二人便向着屋外走去。刚下楼,便看见秃头男和叶国华站楼下抽烟。

    秃头男间我们下楼,急急忙忙的就小跑了过来。

    “二位道长早啊!这是你们的香火钱,请笑纳!”说完,这秃头男还真给了我们五千块钱。

    我和殷士飞也不客气,都知道这火葬场是暴利行业。昨晚拼死拼活,还救了这小子一命,收他五千块到也没啥。

    秃头男见我们收了钱,又对着我二人开口道:“二位道长,不知道可否留个电话啊?强叔老迈,若是日后出了啥事儿,也好请你们过来帮个忙不是?”

    虽然不怎么喜欢秃头男,但他的话却说得没错。这是火葬场,阴气重、煞气重、怨气重,是个三重环境,一个搞不好就会出事儿。

    所以我和殷士飞双双留个一个电话给他,让他有问题给我们打电话就成。

    如今事儿也摆平了,钱也收了我和殷士飞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不好了场长,有人过来抢尸体,强叔已经和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