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被轻视了
    曾家的事儿已经告一段落,只要徐半仙把曾老爷子的魂魄送下去,就可以完美告破。

    不过新的麻烦却又出现了,火葬场出现诡异女尸。

    而且还有诈尸的可能,要是搞不定,火葬场那几十号人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

    做在车上,简单的和这几个抬棺人熟悉了一下。领头的黑大个是个烧尸匠人,叫做叶国华。

    这一次我们前往火葬场,全全由这个叶国华负责。

    至于我们要去的火葬场,是周边乡镇里的小火葬场。十里八村死人要火葬的,都会去他们火葬场。

    而这一次出现的女尸,是在山上被人找到的。找到的时候赤裸身体,还被倒挂在树上。至于凶手,目前还没抓到。

    在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后,我和殷士飞算是有了一个底。至于实际情况怎样,我们还需要到场看了尸体后才能给出结论。

    约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火葬场门口。火葬场是以当地的地名命名的,叫做“大田湾火葬场”。

    火葬场极其的破旧,老式的砖瓦房,茂密的黄桷树。而且空气之中有一股浓浓的纸钱味,且有哭涕的声音。

    这会儿正好到了饭点时间,叶国华说先带我们去吃饭,等吃完饭后在带我们去冻库看女尸!

    忙碌了一天,也是够饿的。所以我和殷士飞便跟着叶国华去了火葬场的员工食堂。

    原以为火葬场会处处渗透着诡异,可当我和殷士飞来了后才发现,这里除了阴气比较重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在吃放的时候,叶国华给他们火葬场的场长打了个电话。说看事儿的人来了,让他过来看看。

    电话挂断没一会儿,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秃头男子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秃头男刚一出现,便对着叶国华开口道:“华哥,你说的两位大师呢?”

    我和殷士飞到没啥感觉,继续吃饭。到是叶国华显得有些尴尬:“场长,这两位就是。他们都是福寿堂徐半仙的得意高徒,巫城、殷士飞!”

    见叶国华接受,我和很有礼貌的对秃头男点了点头。但也懒得和他废话,我们是来帮他们办事儿的,也不是过来搞业务关系。

    至于殷士飞,根本鸟都不鸟秃头男,只是埋头在那儿吃饭!

    秃头男勉为其难的对我笑了笑,然后一把将叶国华拉到了一旁。隐约之间听到那秃头男在说:“华哥,你有没有搞错?就这么两个小毛孩儿?能搞定冻库里的那东西?”

    叶国华也露出尴尬的表情,应该是在解释。殷士飞见状心里很是不爽,他蹭了蹭我的胳膊:“城子,这t显是看不上我们啊?要不我们散人得了,等那女尸诈尸,咬死这龟孙子!”

    我淡淡的笑了笑:“谁让我俩这么年轻呢?”

    这也没办法,在才普通人的眼里。那些有道行的,这能是那种须发皆白,手里拿着桃木剑或者拂尘才是大师。

    我们这种,要是向别人说,我们是能斩妖驱魔的驱魔人压根儿没人信。

    过了几分钟,秃头男和叶国华走了过来。秃头男来到我面前,然后用着有些疑惑而且一脸瞧不起人的表情开口道:“你们真是道士?”

    见秃头男不相信,而且还一脸的瞧不起我们。让我心里也多少不爽,耸了耸肩:“不是!”

    秃头男一听不是,眉头皱得更紧了:“那你们来干嘛呢?”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直接和殷士飞起身。我就这么带着一丝冷笑的看着他:“给你两条路。给五千,我兄弟两帮你摆平女尸。要么你就等那东西诈尸,最后把你自己送进焚尸炉里!”

    话音刚落,我身后的殷士飞也是神色一震,露出一脸的惊讶之色。

    五千块,这可是殷士飞五个月的工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敢狮子大开口。而且还是如此的嚣张!

    秃头男见我如此说道,一时间也是愣住了。我见他不回话,直接拉长了声音:“老鹰,我们走!”

    说罢!我直接就往门口走了过去。既然如此瞧不起咱们,还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难道我还低三下四,求着要给你摆平女尸?我t没那么贱呢!

    殷士飞此刻也是对着秃头男冷哼一声:“小子,你就等着多几具尸体吧!”

    说着,我和殷士飞几步便走出了火葬场食堂。

    刚走出门口,殷士飞便低声对我问道:“城子,难道我们真的走了?万一那尸体真的诈尸怎么办?”

    “如果问题真的很大,秃头是不会让我们走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断定那秃头肯定会反过来求我们。

    毕竟尸体的严重性,叶国华之前已经说得很明了了。

    结果我话音刚落,身后便响起了秃头男的声音:“两位道长、两位道长请留步!”

    说着,秃头男和叶国华便追了出来,最后直接将我和殷士飞拦住。

    此时的秃头男一改之前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陪笑道:“两位道长年轻有为,刚才多多得罪。只要二位道长能摆平女尸,五千块就五千块,绝没二价!”

    秃头男话音刚落,叶国华也附喝道:“两位小兄弟你们千万不能走啊!不然那女尸什么时候诈尸了,我们可都危险了!”

    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为女尸来的,五千只不过是为了找个面子回来。

    人家既然都拉下了脸,我们也不做作。所以我直接开口道:“既然信得过我兄弟俩,前面带路吧!”

    秃头男和叶国华一听这话,那敢怠慢?急忙在前面给我和殷士飞带路。

    大约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火葬场的冻库前。这冻库是用的密码锁和钥匙,看上去很上档次。

    虽然这里是乡镇火葬场,但为了以防万一,也是下了血本。

    毕竟这地方本来就不干净,一个搞不好就会出现突发情况,所以放尸体的地方都做了好几处安全措施。

    其二就是怕有人偷尸体,除了常见的陪阴婚,还有很多和二爷一样的人尸体艺人,用尸体做人油、人膏,人皮天灯等!还有一些用人皮做的诡异法器,和祭祀礼器。

    因此,这尸体买卖完全就是一本万利的暴利行业!

    随着钥匙的插入“咚咚”的便是两声闷响,随即冻库的大门被打开。

    也就在大门被打开的刹那,一股寒风猛的袭来。出了冻库本身的寒气,其中还夹渣着强烈的煞气和尸气。

    我和殷士飞都在刹那间感觉不妙,只感觉后背发凉,心中极其压抑。

    这种压抑和煞气的感觉太浓了,感觉上比曾老太爷所散发出的还要浓。

    可以想象,这女尸身前受到了多大的侮辱,导致死后出现这么浓的怨煞气息。

    “二、二位。就在这里面,你、你们进去吧!我、我们就在外面等!”秃头男哆嗦得开口,好似很惧怕里面的东西。

    我也不为难他,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就和殷士飞进入了冻库内。

    刚跨进这冻库之中,我和殷士飞便被不远处的一具尸体吸引。

    尸体一动不动的摆放在冻库中央,但那种压抑的感觉却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女尸。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的电灯竟然“吱吱”的闪烁了两下。

    以前被僵尸咬过,看着闪烁的电灯,多少都有些紧张。嘴里咽了口唾沫,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过来。

    来到那具尸体前,轻轻的掀开白布。见是个女人,面色苍白如纸,五官精致剔透,异常的美丽。从表面上看,除了面色苍白了一点,感觉上就和睡着了一般。

    不过这只是表象,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这女人的喉咙处已经发黑发紫,那就是尸体中怨气的所在。

    但在行当里,很多时候忌讳说尸体喉咙里聚集了怨气,认为不吉利。所以就用“棺材菌”这个词来代替形容。

    要是这口棺材菌不能吞下去,那这尸体就有诈尸的可能。若是吞下去了,事情也就算了了。

    如今见着了正主,而且她身体上还没有长出僵尸毛,那还来得及。

    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搭建香台,立刻为这名惨遭蹂躏的女子做一场“三三开路,五五搭桥”的法事。

    用一场送行法事化解这团怨气;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