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五十章 火场诡事
    找到墓穴之后,我在这块地上点了三炷香表示敬土地。士飞也烧了一堆钱纸,意寓散财的意思。

    做完这些,我们便回到了之前的地方。见这里火光冲天,尸臭难闻。而几个中年汉子正在往火堆里加木材,调整火势。

    至于曾家人,除了曾老爷子哭得那叫一个伤心以外,其他人一滴眼泪都没流,甚至没有一点的悲伤情绪!

    大约到了下午三点钟,曾老爷子被烧成了一堆烂骨头。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儿,只要曾老爷子被烧掉了,那这事儿就算做得差不多了。

    将曾老爷子的骨灰装进了骨灰盒里,然后由曾老爷子将其端在怀里,直接就在这荒郊野地里开始“送灵”。

    但这迁坟的规矩要比第一次下葬的时候多,所以人越少越好。

    除了我和殷士飞、徐半仙,也就曾老爷子以及他的孙子曾浩和两个抬棺人以外,其他人都没跟上。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新选的坟地。徐半仙在这儿又是唧唧歪歪的念了几分钟,然后洒了米和纸钱,在才让我们动土。

    因为人少,所以我和殷士飞一起拿起了铁锹就开始挖。

    徐半仙说,我们掘地必须是七尺三寸,宽需要八尺二村,不能少也不能多。

    因为要求很严格,我们动土的时候都不敢随意乱挖。等做好了土坑墓地,这才按照规矩将曾老太爷的骨灰安葬了下去。

    我和殷士飞都没结婚,所以下葬的时候我二人都是不能看,只能转过身去,由两位抬棺人下葬。

    下葬完,埋好土。又在坟前点了香烛、放了炮仗,这才算完事儿。

    随后,我们开始往曾家走。我问徐半仙,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但徐半仙却是苦涩的摇了摇头,指了指腰上的八镇葫芦。一见这葫芦,我才想起里面还有曾老太爷的魂。

    徐半仙说,接下来的三天,他会在这里做开路法事,指引曾老太爷下去。我也不用上班,更不用留在这里,这三天算我的假期。

    听到这话,心头那叫一个爽。连连开口道:“谢谢徐叔,这三天你忙着,一会儿我就和老鹰回去了!”

    徐半仙淡淡的笑了笑:“嗯,回去吧!”

    不过徐半仙话音刚落,一直走在我们身后,神神叨叨两个抬棺材却急匆匆的跑了上来。

    其中一人更是直接对着徐半仙开口道:“徐道长,我们有个事儿也想请你帮忙!”

    徐半仙听说有事儿,便开口道:“什么事儿,要是能帮,我一定帮!”

    那名一脸漆黑的中年汉子也不废话,直接回答道:“我们火葬场这几天不太平,我们想请你过去看看!我刚和我们场长说了,只要能摆平,价格都好商量!”

    曾老爷子和他孙子一直走在最前面,所以并没有听到我们交谈。

    徐半仙听说火葬场遇到麻烦,就细问了几句,而那名中年汉子也是知无不答。

    几句下来,我也算听了一个明白。中年汉子说,他们火葬场最近被送来了一具女尸,是被人奸杀后用绳子吊在了树上。

    女尸被送来的时候,当晚就死了两个烧尸学徒。而且每次有人想烧尸体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诡异事儿。

    不是什么断电,就是炉门被卡住了,要么就送推不进焚尸炉。

    他们场子里有一位老师傅,一眼就看出了是阴祟。并且对其出手,最后阴祟是被除了,但那位老师傅也受了伤,现在还躺在医院。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了了,可是众人发现。那尸体还是烧不了,最后去问了那位老师傅。

    结果那位老师傅告诉他们,死者怨气太大。身体也被糟蹋,死前有一口怨气憋在喉咙里,现在上不上下不下。

    他虽然降服了死者的鬼魂,但尸体内却又一口怨气,而且没有得到礼敬。还需要做一场三三开路,五五搭桥的法事才能超度死尸。

    要是这口怨气落了下去,那尸体就可以烧了。要是落不下去,那可就危险了。

    如今那位老师傅还在医院里躺在,根本就做不了法事。今天见到徐半仙如此生猛,所以想请徐半仙出马。

    之前就提到过,这魂魄和肉身和在一起,这才叫做人。要是魂魄和尸体分开了,就是两个单独的个体,都是需要礼敬的也是不可亵渎的。

    此刻听到中年汉子述说,到也合乎常理。毕竟他说了,女尸被人奸杀后,还被吊在树上。完全亵渎了其尸体,难怪尸体有所异样。

    徐半仙听完,眉头一皱。急忙开口道:“几天了?”

    “五天了。”中年汉子如实开口。

    一听五天,徐半仙当场倒吸一口凉气:“五天了?那你们怎么保存的?尸体身上开始长毛了没?”

    “我们是将其放在了冻库中,而且还压上了八卦镜。我们场子里的老师傅说,这样可以压一十八天!目前没有长毛。”另外一位中年大汉也开口道。

    徐半仙脸色不怎么好看,说这事儿必须快些处理,迟则生变!

    可是徐半仙又犯难了,手里的曾老太爷刚刚下葬,这法事三天开路道场也必须马上做,要不然之前的功夫也都会付之东流。

    想到这里,徐半仙急忙扭头对着我和殷士飞开口道:“下城、小殷,你们会做开路道场还是三三道场画眉烛?”

    如果说让我打口棺材,让殷士飞养几只蛾子到是可以,要是让我和殷士飞做开路道场,我二人就只能干瞪眼了。

    不过这三三道场,棺材刘以前还真教过我,也就烧钱、搭桥、点香、烛画眉烛。

    并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我会画眉烛!”

    殷士飞傻笑了两声:“我都不会!”

    徐半仙微微点头,然后对着那两位中年汉子开口道:“曾老太爷有开路道场,我这里走不开。这样吧!你带着我两个徒弟过去,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他们也能应对!”

    两位抬棺人虽然有些看不上我和殷士飞,但这会儿也没办法。毕竟他们别说三三道场画眉烛,就算是最常见的“点尸火,送尸行”的仪式恐怕都不会。

    如今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两位中年汉子随即点头答应。

    结果因为这事儿,我的三天休息没了,殷士飞也要请一天假。不过我们都是真正的驱魔人,所以我们并没有什么怨言。

    回到曾家老屋,我收拾了一些行礼,告别了曾家和徐半仙,然后于殷士飞便跟着八位抬棺人去了火葬场。

    因为曾家世代经商,有钱。所以我们走的时候,竟然每人给了一个大红包。

    我拆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二千。数目和殷士飞一样,这可把殷士飞乐坏了,还说什么以后我和徐半仙出门办事儿,一定要再带上他。

    至于他们抬棺人,要比我们多一些。每个人包了二千五,毕竟人家干的是手艺活。

    当然,其中手被腐蚀的中年汉子数目更多。曾老爷说了,医多少他曾家有给多少!

    还有就是,在出发前徐半仙将我拉到一旁,让我一定要小心,时刻和他保持联系。

    同时还很严肃的对我说道,若是遇到了意外状况,比如尸变。我千万千万不要莽撞行事,也不能被僵尸给咬了。

    还说我如果我再次被咬,我和美女姐姐都可能很是危险。还说什么我死了到没啥,要是美女姐姐有个意外,就算我十条命也陪不起。

    徐半仙说这话的时候说的很是严肃,我也不敢托大,说万事都会小心。

    随后我告别了徐半仙,我和殷士飞坐上了火葬场用来拉尸体的殡仪车,然后便开始向着火葬场行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