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灵根黑蛇
    突然听到徐半仙让抓蛇,而且表情还异常的紧张。我根本就不敢怠慢,也管不上啥灵根。看准了那条探出脑袋的黑蛇,直接就冲了上去。

    殷士飞也睡醒了,见我冲了上去如影随形。

    这些在火葬场工作常年与死人打交道的中年汉子,这个时候也看出了些许怪异的门道。八个抬棺人刚才虽被吓了一跳,这会儿听到徐半仙大吼也纷纷的冲进了蛇群。

    因为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都是毒蛇,所以我们几乎都得小心翼翼的。万一被咬上一口那可就玩完儿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们是几个方向合围的那条黑蛇,只要小心谨慎,那条黑蛇肯定逃不了。

    眨眼之间,那条黑蛇已经爬到了其中一名抬棺人的脚下。中年汉子黑蛇爬了过来,直接露出一脸的狰狞:“束手就擒吧!”

    说着,那中年汉子一把手就掐了上去。若是平常的蛇,中年汉子的到也可以手到擒来。

    可是这黑蛇明显不一般,很是聪明、灵性。就在中年汉子动手的刹那,它猛的一张嘴,对准了中年汉子的脸就吐出了一个绿色的毒雾。

    中年汉子大惊,凡是能吐出毒雾的蛇都是剧毒蛇。这要是被喷上了面目,不死也得瞎了双眼。

    中年汉子速速收手,急忙闭住呼吸、双眼且用手去遮挡。

    可是黑蛇的毒雾好似剧毒异常,刚一接触到中年汉子的手,他便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而他的手掌,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溃烂。

    心头骇然,这到底是条什么毒蛇?为何如此诡异?就连不远处的徐半仙,此刻也都露出惊讶之色,好似万万没有想到一般。

    不过这会儿那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黑蛇一口毒雾之后,调转方向急速爬行,而这个方向正好就对准了我。

    因为刚才的一幕,有些心悸,但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转眼之间,那条黑蛇已经来到了我的近前。这个时候,我身后的徐半仙却突然吼了一声:“用糯米砸它!”

    一听用糯米砸,我还有些纳闷儿。毕竟我在乡下长大,遇到蛇就和遇见其它家禽一般。捕捉蛇的技巧也是精通很多种,但我只听过用石头砸,这还是头一次听说捕蛇用糯米砸!

    心中狐疑,可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我去考虑。不管了,徐半仙不会害我,用糯米就用糯米吧!

    想到这里,急忙从兜儿里掏出一把糯米。见黑蛇靠近,举起手中的糯米就洒了出去。

    黑蛇见我在前方挡道,再次对准了我喷吐毒雾。可是我早有防备,就在洒糯米的刹那,已经退出了两米多远,完美躲过。

    可是那条蛇却没能躲过我手中洒出的糯米,当糯米粒接触到它皮肤的一瞬间。这条蛇竟然就和发了狂一般,嘴里不断发出“吱吱吱”的声音,急促而且大声。

    不仅如此,它还一边在糯米粒上翻腾,还一边口吐毒雾,让我们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

    而这个时候,我身后的殷士飞也举起了一把糯米,猛的砸了过去。

    结果这一把糯米砸过去之后,那条蛇翻腾就是更加的厉害。那些洒在地上的糯米粒,就仿佛是一根根锋利的铁刺。

    只要蛇身一接触到上面,它就会难受躲开。不过很奇怪的是,那些凡是被它身体接触到过的糯米粒。竟然全都变成了黑灰色,如同墨碳一般。

    周围的人见这糯米粒竟然能可克制这条毒性剧烈的蛇,纷纷在供桌上抓起糯米,然后就是一阵狂砸。

    结果可想而知,没要到三分钟,这条能吐出绿色毒雾的黑蛇就开始没了力气。除了在地上蠕动,根本就倒腾不起来。

    嘴里吐出的也不再是绿色的毒雾,而是红色的血雾。看样子它已经黔驴技穷,再也翻不起浪了。

    徐半仙见到这儿,再次开口道:“小城拿上黄香,将其脑袋钉死在地上。小殷把那只大黄鸡给我拿过来,我这就破了那人的法!”

    我和殷士飞一听这话,纷纷动手。嘴里“嗯”了一声,拿起一支黄香就走了上去。殷士飞也迅速的去拿那只黄鸡。

    至于其它人,全都瞪大了双眼,将目光注视在徐半仙那里。

    众人也看不懂徐半仙在倒腾什么,只是见他拿着一把桃木剑在那儿跳大神般的乱舞。

    但只有我和殷士飞知道,徐半仙此刻走的是北斗天罡步,手上舞的是帝君破煞令!

    这是一种行当里常见的仪式,只不过现在能全部掌握的先生,恐怕数量极少。

    当我拿着香来到黑蛇面前时,发现它已经奄奄一息。不过以它身体为中心,周围约二十厘米的地方,所有的糯米全都变成了黑色。

    能让糯米变色,必定是尸气所致。没想到一条活蛇的身体上,竟然有如此浓的尸气实在是令人震惊。

    倒吸一口凉气,收敛回了心思也不废话,举起手中的黄香头,一头就插进了黑蛇的脑袋。

    黑蛇虽然被我扎穿了脑袋,但还是在地上蠕动卷曲了几下,但最终也只能丧命当场。

    在我用黄香扎死黑蛇的同时,殷士飞已经把黄鸡递给了正在舞剑的徐半仙。

    徐半仙接过黄鸡,手中桃木剑往鸡脖子上一划,一股鲜红的鸡血迅速的流在了香案前的一口白瓷碗里。

    等放光了鸡血,徐半仙又让殷士飞拿着。在让他用黄符将鸡脖子上的伤口包上,在用红绳系在上面。

    随之,只见徐半仙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血便来到了刚才那名受伤的中年汉子身前。此时他脸色煞白,右手手掌表层皮肤已经溃烂,看上去很是恶心和吓人。

    徐半仙微微皱眉,随即对着那名还有意识的中年汉子开口道:“有我在,你死不了!”

    说完,他端着鸡血就往人家的嘴里灌。我们虽然看不明白,但却没有制止。等灌了一碗鸡血以后。徐半仙又拿出一道黄符,让那男子吞下。

    不过这还没完,最后徐半仙还用一把黄糯米,直接就按在了人家已经腐烂的手掌上,说是给中年汉子拔毒。

    等按上了黄糯米后,他的手掌当场便发出“滋滋滋”烫烧的声音。中年汉子表情疼苦,好似很是难受。

    但他一直都咬着牙,很是爷们儿。大约三分钟后,徐半仙松开了手。不过松手后,刚才那些黄糯米,此刻却变成了一颗颗黑得发亮的黑糯米。

    我和殷士飞都很是惊讶,没想到这尸毒还有些厉害,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发展得这么迅猛。

    徐半仙接连拔毒三次,每一次都将糯米染成了“碳粒”。

    不过三次过后,中年汉子的脸色明显好转,手掌也停止了腐烂。

    徐半仙让其同伴包扎一下,说休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不会留下多少后遗症。

    等搞定了中年汉子的伤势,徐半仙将目光投向了钉在地上的那条黑蛇身上。

    随后他指着那条已经被钉死的黑蛇,扭头对着曾老爷开口道:“曾叔,你们家的风水运势之所以被破了,就是这条蛇!”

    曾老爷子早就一肚子的火,亲爹的棺材里爬出这么多的蛇,他恨不得将其全部剁成肉酱。

    此刻听到徐半仙说这条黑蛇就是破了他们家运势的凶手,气儿更是不打一处来:“这该死的畜生,真是死有余辜!”

    说完,这老头子还想上前跺两脚,却被他女儿给拦住了。

    “曾叔你先冷静,这条蛇虽然寄生在曾老太爷的棺材里,吸食蜻蜓点水穴的灵气和曾老太爷的尸气。但换句话说,这条蛇也是这里的灵根。如今将其扎死在这里,还了你家灵气,日后你们曾家运势自然就会恢复!”徐半仙一字一句的说明原由。

    曾家人也是听得一愣一愣,但最后一句还是听懂了。除了这会儿不断的点头哈腰,对着徐半仙还感谢连连。

    可是徐半仙却又在这个时候苦涩的笑了笑:“曾叔,你家被夺走的风水运势虽然还回来了,但曾老太爷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