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收拾老鬼
    现在逃已经不可能了,我们根本就跑不过鬼,如今只有和这三只鬼死磕到底。

    看着张牙舞爪,对着我和殷士飞扑来的厉鬼。我二人随即对视了一眼,皆露出一脸的狠色。

    同时,只听我冷冷的开口道:“动手!”

    此言一出,我和殷士飞举起铜钱剑就冲了上去。若是一对一,对付这两白衣鬼,我二人根本就不惧。

    我们忌惮的,就这怨煞之气很重的曾老太爷。

    刹那之间,我们便已经交锋在了一起。我举起铜钱剑就是一阵乱捅,完全和电视里那些降妖除魔的高人,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我也没学过什么牛逼哄哄的“剑术”,只是用着街头打架招式,猛砍。

    或许姿势不好看,但是很有用。而且这殷士飞和我差不多,不过这小子身体比我壮,手里握着的铜钱剑劈砍得比我还猛。

    大约纠缠五六分钟的模样,我一脚就踹在了我身前那只白衣鬼的肚子上。

    那鬼“嗷”的一声惨叫,直接就向身后倒退了数米。见是机会,就准备趁胜追击,一举将这白衣鬼擒下。

    因此,我的左手迅速抽出一道三清镇煞符,就准备一符咒拍死这丫的。

    可就在此时,我身后的殷士飞却突然喊了一声:“城子小心!”

    话音刚落,我便感觉身后袭来一股寒气。一声鬼叫也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感觉不妙,手中铜钱剑猛的往后一扫。

    因为我反应及时,铜钱剑一扫,竟当场就砍在了另外一只白衣鬼的手臂上。

    他奶奶的,没想到这只鬼竟然偷袭我。还好我反应迅速,要不然我可能就很是危险了。

    这只白衣男鬼被我一剑扫中之后,当场便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嚎“啊”。身子迅速的往后退,想与我拉开距离。

    可是他还没退出几步,殷士飞举起手里的桃木剑就一剑捅了上去。

    要是白衣男鬼被这一剑捅上,就算不魂飞魄散也得重伤垂危。

    但也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站在坟头前的曾老太爷却是一声冷哼:“没用的东西!”

    说完,身子鬼魅一闪。竟然直接就出现在了白衣男鬼身边,且在同时间推了白衣男鬼一把。

    让他躲过了必杀的一击,随后曾老爷子猛的出手,一只干枯的鬼爪直指殷士飞的心脏,想一爪就弄死他。

    可是殷士飞也不是好惹的,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猛的一咬舌尖,最后“噗”的就是一声。

    一口舌尖血当场便被他喷了出来,舌尖血乃人体至阳至气的所在,其功效和中指血相差无几。

    因为距离很近,当殷士飞喷出这口血雾的时候,曾老太爷也是一惊急忙收手躲闪。

    可是他那能躲过?结果大半血雾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和身上。

    鬼属阴,阴煞邪物。这会儿被至阳的舌尖血喷到,曾老太爷全身颤抖捂着脸“嗷嗷嗷”的惨叫,而且还被泄了不少煞气。

    之前的两只白衣鬼已经被吓破了胆,这会儿哪敢上前?见曾老太爷都受创,他俩转身就跑,多准了曾老爷子的坟就冲了过去。

    当在临近曾老爷子墓碑的时候,二鬼的身子微微一闪,然后就这么神奇的消失了。

    看样子是躲进了墓穴之中,不敢再与我们动手。

    我迅速的向殷士飞靠了过去,然后警惕着不远处的曾老爷子,低沉的问了一句:“老鹰没事儿吧!”

    殷士飞双眸锐利,吐了一口血唾沫,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没事儿,先把这老家伙收拾了再说!”

    我点了点头,这说说得没错。我们的实力本来弱鱼这曾老太爷一方,可却因为我们恰当的时候,把握好了恰当的机会,导致我们两方的实力发生了戏剧性的颠倒。

    如今我们强,对方弱。这个时候不收拾了曾老太爷,那就真的是蠢猪了。

    也不在废话,举起手中铜钱剑对准了曾老太爷就冲了上去。

    曾老太爷煞气太重,根本就没有理智。此刻他停止了哀嚎,对准了我和殷士飞便狰狞的开口道:“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我要一个个的掐死你们!”

    此刻的曾老太爷,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变得异常的狂暴,最为重要的是。他的脸半边脸应为被舌尖血喷到,这会儿已经被严重腐蚀,血肉模糊的样子,看得实在是恶心恐怖。

    不过这也不能阻止我们,箭步而上,鱼跃而出。我们又一次打在了一起。

    曾老太爷狂暴之后,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就这样,我们大约在这里纠缠的半个小时,都没能分出胜负。

    我和殷士飞已经很是疲惫了,要是在这么拖下去我们二人的体力会急剧下降,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就会死在这曾老太爷的手里,所以必须使用殷士飞的绝招了。

    一招劈出,我和殷士飞迅速的倒退。同时只听我低沉的对着殷士飞开口道:“老鹰,用你的秘术揍死这老瘪三!”

    殷士飞本来早就想用他秘术动手,可是一直都被我拦住。因为殷士飞的秘术只能坚挺三分钟,三分钟要是搞不定对方,就只能被对方搞定。

    所以必须是最关键的时刻使用,如今我们双方都很是虚弱。这个时候使用他的秘术,在配合我的攻击,一定可以搞定这曾老太爷。

    殷士飞一听我这话,二话没说。直接就抽出了一道黄符,且在同时间他一拳就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随着他这一击自残式的闷拳,殷士飞“噗”的就是一口鲜血喷在了黄符纸上。

    虽然殷士飞的秘术很厉害,但却是一种类似武侠小说里“七伤拳”的武功,伤敌先伤己。

    但为了保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当殷士飞手中的黄符染血之后,殷士飞迅速将其拧在了剑指之中。

    同时,他目光坚毅。嘴里随即重喝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开!”

    道家九字诀,此印咒一出。殷士飞手中的染血黄符“轰”的一声便燃烧了起来。

    随着符咒的释放,殷士飞此刻完全就和变了一个人似的。全身气场骤变,那种强悍的气息极度霸道。

    不仅如此,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殷士飞的双眼,这个时候都带着一点点的红色。

    殷士飞摆了摆脑袋,发出“咔咔咔”的脆响。同时只听他冷冷的对着曾老太爷开口道:“曾老头,接招吧!”

    曾老太爷也感觉到了殷士飞强横的气息,这个时候被吓得脸色都变了。

    当看见殷士飞动身的刹那,曾老爷子竟然掉头就跑,根本就不敢面对殷士飞。

    可是曾老爷子那能逃脱?殷士飞在这三分钟,完全就和开了无敌挂一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曾老爷子还没跑出五米,便被殷士飞一把扯住了头发。

    “老头子,你刚才不是很6吗?”说完,也不等曾老太爷搭话,殷士飞猛的就是一脚踹了出去。

    接下来的可想而知,本就消耗了大量元气的曾老太爷,这个时候那是殷士飞的对手?

    结果曾老太爷和当初的石棺中男鬼差不多,差点就被揍成了傻逼。

    这看戏虽然爽,但我只要最多不过三分钟。这三分钟内殷士飞是使用不得符咒的,使用符咒就会泄气。

    所以殷士飞以往就只能用拳头揍,要是一分钟半钟没能揍趴对手,他就会逃。

    但现在不同了,我们是两人联手。殷士飞只要能控制住曾老太爷,这会儿怎么弄他都可以。

    我直接掏出一道镇煞符,就准备破了曾老太爷的煞。

    若是破不了,再一剑捅上去,让他魂飞魄散也不迟。毕竟曾家是我们的雇主,给钱了就得办实在事儿!

    你说收了人家的钱,还把人家曾老太爷打得魂飞魄散,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殷士飞在狂揍了曾老太爷一顿后,直接将其压在地上控制住。

    同时只听殷士飞大声低沉的对我喊了一声:“城子,该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