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曾老太爷
    卧槽!这曾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真是够狂的,风水先生的墓穴他也敢抢?

    听到这里,这事儿恐怕就已经明了了。之所以在这么好的墓地里,还能出现尸煞之气,肯定不是墓的问题,而是墓里面有问题。

    至于为何是过了二十年后才会出现反噬,这可能只有掘墓之后才能得出结论,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儿。

    而就在此时,徐半仙却深吸了口气儿:“曾叔啊!你们家恐怕被人给害了。”

    “害了?此话怎讲?”曾老爷子沙哑的开口。

    叔老爷子的一儿一女,外加一个孙子这个时候都伸长了脖子,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家里就出了这事儿。

    徐半仙望着坟头,然后又叹了口气儿说道:“曾叔,这地是好地,这坟也是好坟。做的也是四方归位土,从外表上看是必定是高人指点,好坟一座。不过现在嘛!你看看四周,草木枯萎,蛇虫隐现!必定地墓里出了问题。我看这样,明早你就叫些人手过来,我们把这坟给迁了。”

    曾家已经没了主意,这会儿徐半仙说什么就是什么。

    见到这里,我们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个认知。知道问题就出在这座坟上,曾老太爷入土不安,这才是导致曾家接连出现两条命案的原由。

    打定主意之后,徐半仙便让我在这里给曾老太爷上一炷香,烧烧纸啥的,泄泄这里的煞气,他先陪曾老爷子他们回去。

    我并没有啥意见,立刻便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随后,殷士飞和我留了下来。徐半仙和曾家的人对着曾老爷子的坟头跪拜以后,这才转身离开了这里。

    在临走的时候,徐半仙低声的对我说了一句。说这坟头恐怕有不朽尸,等他们走后,让我围这坟头洒黄糯米,然后用墨斗线将坟头捆上,以防有变!

    我点了点头,不用徐半仙说我也为这样做。不朽尸说白了就是僵尸,这里这么重的煞气,不是出了要僵尸又是什么?只不过这东西还没有诈尸起棺而已!

    徐半仙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便与曾家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中。

    曾家人走了之后,我和殷士飞并没有墨迹。对待这些事儿,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说不定一个搞不好就会出人命,所以我们不仅在这里烧纸点香,还按照徐半仙的要求,围绕着坟头洒了一圈黄糯米。

    然后又用墨斗线围绕着坟头捆上了好几周,做完这些我和殷士飞才松了口气儿。

    因为忙活了好些时间,所以这会儿我和殷士飞坐在坟前抽烟。

    殷士飞问我:“诚子,你说明天迁坟会不会有变故。你看这里煞气那么重,这里面的东西恐怕都已经成型了!”

    为微微的一点头:“很有可能,不过你放心好了。有徐半仙在,应该出不了乱子!”

    毕竟我对徐半仙也比较信任,认为他断然可以搞定这一切。所以我和殷士飞在抽掉一根儿烟后,就准备离开这里。

    可是我二人刚一转身,便听到突然传出“叭”一声脆响。这个声音实在是在清脆了,而且这会儿天也黑了周围静悄悄的。

    在这种地方,突然出现这种声音,实在是感觉有些渗人。

    心头微微一震,感觉有些不妙。我和殷士飞双双停下了脚步,接连露出一脸凝重的表情。

    而我二人刚停下,身后又传来“叭、叭”接连几声脆响。这声音刚刚一出现,我二人心头便又是一震。

    不由的对视了一眼,急忙回头。这一回头,我随即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曾老太爷的坟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三个人。

    为首那人看上去六十来岁,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这会儿正坐在墓碑前抽旱烟。

    刚才那“叭叭叭”的声音,就是他在猛吸烟的时候传出来了!

    至于另外两人,则披头散发一身白衣。这会儿正跪在那老头子的身后,低着头。

    我也算是行里人,此刻忽然看见这么一个穿寿衣的老头,而且还坐在坟前抽旱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他是谁。

    定然不是别人,肯定就是这坟头的主人。曾老太爷!

    此刻我只感觉后背发凉,微微的打了一个哆嗦,曾老太爷这个时候出现,意欲何为啊?

    殷士飞此时感觉周围阴寒,前方阴气弥漫,可他好似看不见曾老太爷。

    他见我惊讶的盯着前方,不由的开口问道:“诚子,你、你看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我感觉挺奇怪。殷士飞也是行内人,难道他就没看见?

    这会儿也没时间问他,急忙开口道:“还能是啥?曾老太爷啊!”

    殷士飞听我急促的开口,心头也是一惊。此刻他不敢怠慢,迅速用特制的牛眼泪压住了身体的火气,然后猛的睁眼。

    当他见到前方坟头出现了三只鬼后,也是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只感觉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往外冒。

    “诚子,你看这可咋搞啊?”殷士飞蹭了蹭了我的胳膊,然后开口道。

    我打量了前方一眼,感觉前方煞气弥漫,要是我和殷士飞冒然行动恐怕会有危险。

    毕竟我二人的道行并不高,对付一般的鬼到还可以,但这种怨气缠身的鬼明显不好惹。而且对方有三只,那我们就得掂量掂量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低声的开口道:“老鹰,对方明显惹不起。我们赶快退回去,让徐半仙来处理此事儿!”

    在面对这种东西,殷士飞也不敢大意。一个搞不好,说不定就会交代在这里。没有万全的准备,我们活人都不愿意去招惹这些脏东西。

    说着,我二人就开始往后退。准备离开这儿,先下山在说。

    可是我二人刚后腿几步,那坐在坟头前,抽着旱烟的老头却忽然用着沙哑诡异的声音开口道:“来都来了!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一听这话,我二人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这话啥意思?难道想把我们留在这里?

    同时间,周围的气温好似阴寒了不少,而且还刮起了一阵阵阴风。那种感觉真t折磨人,真有一种寒风凌冽的感觉。

    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对方实在是不好惹,但别人已经开口了,我们要是就这么跑的话,肯定会被他们给缠上。

    所以我恭敬的对着那老鬼揖了揖手,然后有些心悸的开口道:“老先生,不知道有何事?”

    老鬼听我开口,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而是将手里的烟枪递给了身后跪地的白衣鬼,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老鬼刚一起身,我便感觉一股更加阴寒的感觉扑面而来,一身汗毛都在这个时候竖了起来。全身哆嗦了一下,暗道好强的阴气。

    老鬼站起身后,对着我冷冷的一笑:“小伙子,你看活着多没意思。既然你们来了,要不以后就在这里陪陪我?”

    说完,这老鬼身后的两只跪地白衣鬼,也缓缓的站起了身。

    他们一脸的惨白,双眸没有瞳孔,如同死鱼眼。这会儿他们就站在老鬼的身后,死死的瞪着我和殷士飞。

    心头“咯噔”一声,看样子对方打定主意要找我们麻烦。再说下去,恐怕也是徒劳无益。

    想到此处,我恭敬的脸色也随之一变。就算对方人多,而且道行不弱甚至比我和殷士飞都还要强,但我和殷士飞也不是怂包!

    一改之前恭敬的语气,随即从工具包里拿出了两把铜钱剑,随手就扔了一把给殷士飞。

    然后只见我冷冰冰的盯着老鬼:“想必你就是这坟的主人,曾老太爷吧?”

    “没错,正是我!”老鬼也不否认,直接回答。

    “好曾老太爷,如果你还想下去投胎轮回,你就带着你的跟班回去。等明天我给您佬把坟迁了,让你入土为安。要是你不同意,非要今晚找我哥儿俩麻烦,那也休怪我们不客气!”我一字一句,不带任何感情。

    见了那么多次鬼,心有余悸。但并不代表真杠上的时候,我就会怕这东西。

    不过曾老太爷好似并不买账:“是吗!那我就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

    他话音刚落,站在曾老太爷身后的两只厉鬼嘴里“嗷”的就是一声嘶吼,随即对着了我和殷士飞就猛的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