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四十章 摄香入体
    心中惊喜,迅速的将鬼香收好。

    而此时的马钰翔也转醒了过来,虽然不知道炼制这种香的流程。但马钰翔虚弱到晕倒,可见炼制这种香的不容易。

    于是我急忙来到马钰翔的身前,对着他一拱手,然后开口道:“多谢马前辈出手制香!”

    马钰翔一摆手,有气无力的开口道:“不用谢我,你以后也别叫我前辈了,叫我翔叔就可以了!”

    我也不客气,直接就喊了一声“翔叔”。不为别的,日后我肯定还会让马钰翔继续帮美女姐姐制香。

    当时二爷就说了,用尸丹做的香,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让美女姐姐恢复。现在做出的香,肯定没用尸丹的好。想来没有个三五十天的,美女姐姐也难以凝聚出本命元丹。

    当然,若是我能在短期内突破,打开自身脉轮。达到英魄级别的道行,这个时间又会缩短。

    因为这会儿也很晚了,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徐半仙很是慷慨,说我们这就出去吃顿好的。

    这一次,徐半仙和翔叔出奇的没有拌嘴。在这期间,二人的眼神却依旧在战斗着,那感觉就和对方是杀父仇人似的。

    在吃饭的时候,殷士飞徐半仙和翔叔都很照顾殷士飞,不时与殷士飞砰酒。

    同时还向殷士飞打听一些他家里的情况,什么你家住不住苗疆?家里有什么人?现在多大?都会养什么蛊之类的话。

    感觉这两小老头就和查户口的一般,好似对殷士飞的来历极其感兴趣。

    也不知道殷士飞是装傻充愣还是啥的,就是闭口不谈。特别是说到苗疆和蛊虫,一个字也不说,只喝酒。

    俩小老头见问不出来东西,最后也就不问了。加上都喝了几杯,一时间酒精上脑,结果在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互掐。

    最后这场酒宴也就不欢而散,离开饭店,殷士飞便向我们告别。同时让我有事就给他打电话,有忙一定帮。

    认识殷士飞不久,但感觉这小子真不错,很对脾气,人耿直。

    接下来,我和微轻轻便各自扶着徐半仙和马钰翔回到了各自的店铺里。

    安顿好了醉醺醺,都快神智不清的徐半仙后,我也就转身离开店铺。可我那知道,我刚离开福寿堂不久。之前还醉醺醺的徐半仙,这个时候却悄悄的出了门……

    回到住所,见时间已经来到了十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午夜十二点了。

    因为鬼香已经炼制好了,所以我便试图叫醒美女姐姐。毕竟这东西对她太有用了,能帮助她迅速恢复己身。

    我对着胸口喊了几声,发现没啥反应。感觉美女姐姐可能进入了深度沉睡,就准备躺下睡觉。

    可就在此时,美女姐姐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脑海之中响起:“怎么了巫诚?”

    美女姐姐的声音依旧是如此的动听,如同涓涓细流。

    身子为之一震,然后急忙对着胸口开口道:“美女姐姐,鬼香已经炼制成功了!”

    敖雪一听这话,也显得有些兴奋。她的声音也出现了浮动:“真的?”

    “嗯,是真的!”

    说着,我急忙把放在床头,用黄纸包好的鬼香拿了出来。一拿出鬼香,美女姐姐便惊喜的开口道:“这种气息,真、真能助我!”

    美女姐姐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这个时候语气波动很大。

    随后,美女姐姐问我。她沉睡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二爷已经逝去,鬼香却被炼制了出来?

    美女姐姐问话,我那里怠慢?迅速的回答了其中原由,说明这是二爷头七时,将秘方告诉了徐半仙,最后由翔叔马钰翔制出了鬼香。

    说到这里,美女姐姐很感动。说没想到二爷竟然如此帮她,还说什么,她叔叔那边不知道查没查到消息之类的话。

    感觉上有些像美女姐姐自言自语,当我问起的时候,她又不说了。

    而且这个时候已经临近午夜十二点,正是点香的时间段。点香要紧,其它的我也懒得去问。

    随后,我拿出了一根儿香。然后将其点燃,最后插在在了香炉里。

    我以为点燃香就可以了,可是美女姐姐却让我盘膝坐下。还让我如同吐纳一般,吸食那些青烟。说她现在是寄宿在我的体内,她只能通过我才能吸食到那种青香,所以需要我吸。

    原来如此,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迅速的盘膝坐下,开始吐纳。

    我本以为我吸入那些青烟会导致我出现咳嗽和其它不适的反应,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吸入那些青烟,青烟便神奇的就在我喉咙里消失了。

    愣了一下,随即也释然了。这应该是被美女姐姐吸走了,毕竟我并不需要这东西。

    这特制的鬼香是那种很小的一种,大约十分钟,这香便燃烧殆尽了。

    等吸完最后一口的时候,脑海之中忽然传出了美女姐姐的声音:“巫诚,谢谢你!”

    听到谢谢,我到有些不好意思。美女姐姐干嘛要谢我呢?

    至始至终,都应该是我谢她才对,要不然我早就死翘翘了。所以我直接开口道:“美女姐姐,你谢我干嘛呢?从来都是你在帮我,你没必要谢我的!”

    话音刚落,美女姐姐却是在我脑海中开口道:“巫诚,你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是啊!我一直都这么认为的,要不然我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我如实的说道,对于美女姐姐傲雪,我真的很难找出语句来形容。

    可是美女姐姐却又在这个时候补充了一句:“不,其实你也变相的在帮我!”

    “帮你?雪姐姐,你开玩笑的吧?”我感觉不可能,我凭啥能帮美女姐姐?

    要身板没身板,要道行没道行,我自己都想不出我帮了美女姐姐什么。

    可是美女姐姐却在这个时候轻轻的一笑:“好了,烦心事我就不告诉你了。若是哪天你能保护我了,我就再告诉你!”

    说完,美女姐姐的那灵动悦耳的笑声又出现在了我的耳畔。

    美女姐姐的声音虽然很好听,但我却被她的另外一句话所吸引,若是哪天你能保护我了!

    或许这是美女姐姐无心说出的一句话,但却被我铭记在了心中。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我暗暗的起誓。

    接下来,美女姐姐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再次陷入沉睡。而是和我闲聊了起来,虽然我不能看见她的身影。可是美女姐姐那无双般的美貌,以及那窈窕的倩影,一直都烙印在了我的心田之中。

    那种感觉很奇妙,每次和美女姐姐说话,心里都会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之难以用言语形容。

    我们没有谈起那些烦人的事儿,什么村长、什么白纸人、什么幕后黑手等等,我们一个字也没提起。只是聊了我高中毕业以后,这几年我独自才城里打工的经历。

    说着说着,我突然问美女姐姐的家乡在那儿?

    在我看来,美女姐姐的家乡肯定不是我们村长边上的小溪河。那么一条破小河,旱季的时候还会断流,装两只王八人家还嫌水浅。

    美女姐姐听我问,并没有拒绝回答我。她沉思了一会儿,仿佛陷入了良久的回忆,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她开口。

    美女姐姐说出生在浩瀚的东海,还说那里很美,有山岳般大的巨鱼,通体鲜红的珊瑚,还有各种各种的海洋生物……

    说到这儿,美女姐姐好似变得很是神往。但接下来美女姐姐却又叹了一口气儿且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此时她的语气却变得有些悲伤:“那里还有一座用水晶打造的庞大巍峨的宫阙,里面住着我的父亲和母亲,还有姐姐和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