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香道规矩
    突然听到马钰翔如此开口,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怠慢,全都迅速的动了起来。

    为了美女姐姐能够早日恢复本命元丹,我恨不得让马钰翔一下子就给我变出鬼香来。

    因为马王鼎是很珍贵的炉鼎,所以我将其放在住所。这会儿给殷士飞等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迅速的跑了回去。

    来到房间之后,我急忙将自己放在床下的一个箱子打开,然后取出了用红布包好的马王鼎。

    马王鼎只有拳头大,但是看上去却很是古旧,上面还有很多不认识的铭文。这应该是一件古董,至于出至那个朝代,这就无法考证了。

    但我也不关心这些,只要能帮助到美女姐姐,我管它是不是古董。

    拿到马王鼎后,我迅速的回到了灵善堂内。灵善堂此时已经摆好了一张供桌,上面已经点好了香烛,马钰翔这会儿正蹲在地上烧纸。

    而且他一边烧,嘴里还念念有词。好似在说什么;手摸香身造骨,白令时画圆符,浪格里格浪勒……

    这些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根本就不知道马钰翔在唠叨什么。不过见他一脸的凝重,而且是在香案前,看式有些像仪式。

    于是我不敢打扰,见一旁站着微轻轻和殷士飞,我便凑上去询问:“马前辈在说啥呢?”

    殷士飞听我开口,也是摇头。说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好似在祭祀!

    微轻轻听我二人对话,便小说的开口道:“传统手艺人在制香的时候,都会祷告祖师,特别是炼制一些特殊香烛,都会求祖师庇护!”

    微轻轻这话到不假,民间的很多传统手艺。特别是关系到白事儿的,其流程和规矩特别的多。

    这马钰翔是个传统的制香手艺人,他在制香的时候保留了一些传统的规矩,这到也说得过去。

    因此,我们都站在一旁看也不打扰和在说话。约过了半个小时,徐半仙来了。

    他提着一个口袋,说其它的材料他都准备齐全了。其中王八壳、老鹰爪、二月花、四季叶,这四种东西都是去街尾的中药店抓的,其余另外两种灵善堂就有。

    徐半仙刚回来没多久,马钰翔也倒腾完了。他见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也不磨叽,按照制香的比例,依次取出各种原料,最后将其放在了马王鼎内。

    同时,他还让微轻轻拿来了一个黑葫芦,且将黑葫芦里如同油墨一般的东西倒入了马王鼎内搅拌……

    做到这里,这马钰翔便转过身来,让殷士飞取出盒子里的黑鬼蛾子。并且让我们其余人离开,且关好门窗。还说屋里人多了,阳气太旺,我们今天做的香是叫鬼香,也叫阴香,不喜阳气。

    听到这话,我们所有人都依次的就退出了房间,不敢多停留一会儿。

    等殷士飞抓出黑鬼蛾子后,他也退了出来,只留下马钰翔一个人在屋子里制香。

    因为马钰翔不开口,我们谁都不敢进。所以就这么站在外面干等,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下午,连饭都没去吃,但众人也没食欲。

    只听到屋里不时传出“噼里啪啦”以及马钰翔在屋里叫骂的声音。

    在这期间,殷士飞一直都没有离开。因为黑鬼蛾子毒性太大,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他能出手帮助我们。

    同时,他问我这是要做什么香,为何要用到蛊虫。为我不能把美女姐姐的事儿告诉他,我就说是我得了一种怪病,只有吸食这种特殊的香后才能被治好。

    徐半仙听我如此说道,嘴角也是露出一笑,但也没有说话。

    而微轻轻却急忙询问,问这到底是啥病怪病,需要吸多少这样的香才能治好。

    我显得有些尴尬,但也不能说漏了嘴,所以也就模糊的吱吱呜呜的说了几句。

    说我这病很罕见,这是一个偏方,能不能治好还说不准啥的。

    二人也都是驱魔人,遇到过稀奇古怪的事儿很多,都安慰我说没事儿,能治好啥的……

    而殷士飞听说里面的香能救我,更是郑重的对我开口。问我黑鬼蛾子还要多少?若是不够,他两天之内就能给我弄个十斤八斤的过来。

    我没听错,不是十只八只。在殷士飞口中,这种稀缺的黑鬼蛾子,他能论斤的给我弄来。

    要知道这里可是内地,不是苗疆。能在这里搞到那么多的黑鬼蛾子,我再次对这个殷士飞产生了好奇。

    并且我更加的认定,这小子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苗疆后裔。

    但这些事儿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所以我也就闷在心里没说,只是很感动的对他说了声谢谢。

    我们等了一下午,直到天都已经黑了。灵善堂的大门这才再次开启,当房门打开的一刹那。我们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全都将目光投向了屋内。

    随即,一个略带疲倦,但是眼神却闪烁着惊喜的小老头缓缓的出现。

    他一出现,便很是兴奋且大声的对我们讲到:“成,成功了!”

    发出声音的就是灵善堂的小老头马钰翔,他的声音刚落,我们所有人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震。

    等了这么久,总算没有白等。其中最为惊喜的还是我了,鬼香炼制成功,那就代表着美女姐姐可在短期内复原。

    若是美女姐姐复原,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儿。到时候我看那些个脏东西还敢害我!

    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就准备冲进店铺里看看炼制成功的鬼香。

    可是还没等我动身,站在门口的小老头马钰翔。却在这个时候脚下一软“噗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

    忽然见到马钰翔栽倒在地,微轻轻和徐半仙竟在同时间喊道;师傅老傻逼!

    说着,二人对准了马钰翔就冲了过去,那速度比我还快。

    其中徐半仙更是第一个冲到马钰翔面前,急忙有用手去探马钰翔的鼻息。同时很是急促的开口:“老傻逼,老傻逼!”

    若是不认识徐半仙和马钰翔的人,在见到这么一幕之后,肯定会认为这二人是一对友好的老基友。

    可只有我和微轻轻知道,这二人见面就撕逼,见面就开打。如今见徐半仙竟然是如此的担心马钰翔,就连微轻轻都感觉很是吃惊……

    但也只是在刹那之间,毕竟马钰翔此刻生死未卜。我们急忙上前帮忙,将其扶到了屋里的沙发上。

    经过徐半仙的诊断,说徐半仙只是疲劳过度,元气使用过量所以导致的了昏迷,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听到此处,众人也才放下心来。

    随后,我在房间扫视了一眼,发现这屋里出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但又说不出是什么花的味道。

    并我顺着这淡淡的香味,最后在香案上找到了三炷只有中指长短的小香,黑漆漆的就和涂了墨水一般。但那奇异的香味,却是从这香上发出来的。

    正当我打量着这三炷香的时候,徐半仙也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也盯着桌子上的三炷香,然后开口道:“这应该就是鬼香了,你快将其收起来吧!等到了正夜,就可以使用了!”

    听徐半到这儿,我立刻便点了点头。随后就准备用手去拾起那三根鬼香,可是微轻轻却在此时出现,且急忙拦住了我:“巫诚,才起的香不能用手。你让我来吧!”

    说着,微轻轻便来到香案前。她的做法和马钰翔一样,也是一套一套的,看来是得到了制香手艺的真传。

    接下来,微轻轻按照他们这个手艺行的规矩,在唧唧歪歪的磨叽了一阵后,然后便拿出了一张黄纸。最后用黄纸将其拾起,最后封好。

    说等黄纸再次打开的时候,这香就成了“炷香”,就是可敬神、敬人、敬鬼的香。

    若是起香的时候不用黄纸起,用手去拿,就会成为“废香”,就是敬啥也没用。

    还有一种,若是起香的时候掉地上了。那这香就危险了,只能用去敬地鬼,而且三日之内必须用。若是三日之内不用,那些个脏东西就会闻着味儿的找上门来。

    手里拿着已经做好的鬼香,心中出奇的高兴。

    此时激动异常,心里更是暗暗的想道;美女姐姐,如今有了鬼香,距离你凝聚元丹恢复真身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