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还魂夜
    徐半仙此言一出,我立刻便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遇见,二狗子,过得很嗨!

    徐半仙说昨晚上他遇见了二爷,而不是梦见。这代表什么?换句话说,这要是真的,二爷的魂魄昨晚来找过徐半仙。

    我很是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对着徐半仙有些惊讶的开口道:“徐叔,你刚才说什么?”

    徐半仙深吸了口气儿,示意我坐下。然后才用着平淡的语气开口道:“小城啊!昨天是张二狗的头七,二狗子也没亲人,所以昨晚就来找我了!”

    一听这话,我全身不由的猛的一震。这么说二爷岂不是把杀害他的真凶告诉了徐半仙?

    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就能拽住凶手的尾巴?顺藤摸瓜,直接将他给逮出来。

    于是我急忙的开口道:“徐叔,那二爷给你说杀害他的凶手是谁没?我们要怎么才能帮助他报仇?”

    徐半仙却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也问了,可二狗子说是冤有头债有主,善恶到头终有报,让我别瞎掺和。只是让我给你带个话!”

    “话?二爷说什么了?”我急忙询问。

    徐半仙略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说道:“二狗子说,让你找个会制香的。用黑鬼蛾子、王八壳、老鹰爪、二月花、四季叶、松树皮、柏树末放入马王鼎内烧炼,便能制成鬼香!”

    此言一出,心里当即便是“咯噔”一声,全身都是为之一震。二爷让徐半仙带的这句话,岂不就是能帮助美女姐姐迅速凝聚本命元丹的鬼香秘方?

    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对二爷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谢。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二爷死后竟然还会帮助美女姐姐。这份恩情,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

    随后我迅速的用笔记下,然后放好。又对着徐半仙问道:“徐叔,你之前说二爷过得还嗨!还不告诉你凶手是谁,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徐半仙咧了咧嘴,然后告诉了我昨晚他们遇见的经过和交谈的内容。br>

    徐半仙说,昨晚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喊他。于是便从床上爬了起来,结果刚一起床,便见到窗户前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脸苍白,穿着一身白衣正往屋里瞅。

    开始的时候徐半仙还以为是那个不开眼的脏东西,敢跑到他面前来撒野,就准备给对方颜色看看。

    可近距离才发现,原来站在窗户前的是二爷。这可把徐半仙给激动坏了,因为屋里有很多的神像,所以二爷进不来。

    徐半仙连忙跑到了屋外,老友重逢自当是一番欣喜。徐半仙也问了二爷,问他凶手是谁之类的。

    可是二爷却皱着眉说,这事儿让徐半仙儿别掺和,只是说杀死他的不是人也不是鬼。然后便让徐半仙给我带了刚才的那句话。

    徐半仙见二爷不肯说,也就没有追问。毕竟二爷今晚过后,就要去下边儿报道了,日后就在没有相见的机会。

    徐半仙拿了烧酒出来,二人就在屋外开始喝人生中最难喝的离别酒。

    不过在闲聊之中,徐半仙惊喜的发现,二爷人虽然死了但却的得到了一位勾魂老爷的赏识。

    说二爷生前学过道,而且人也正直。说等去下面报了到,勾魂老爷就向上面举荐,让二爷就跟着那位勾魂老爷办差,日后也算是地府的公职人员……

    我在一旁听得那叫一个激动,下面的世界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感。而且我一直认为愧对二爷,要不是我们,二爷或许也不会那么早死。

    但幸运的是,二爷却应祸得福。虽然是跟在勾魂老爷身后做小弟,但也免受轮回之苦。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而且他这个职业,更是无数人驱魔人死后向往的美差。

    说到这里时,吴半仙的眼神里都显得有些激动和羡慕,毕竟做我们这一行的都知道,死并不是终极,只是另外一段旅程与轮回的开始。

    或许吴半仙对二爷日后可以成为鬼差,可以免受轮回的苦楚也很是向往。

    这也难怪吴半仙今早的悲伤之色一扫而空,还说二爷过得还嗨的原因……

    随后,我给二爷的排位上了炷香。买了早饭,准备继续一天无聊的工作。

    如今马王鼎在我手里,而且制鬼香的原料,除了一个黑鬼蛾子不好找,其它的都是常见原料。

    现在只需要找到传统制香的手艺人,准备好原料,就能制出鬼香。到了那个时候,美女姐姐就能迅速的恢复,想到这里我便感觉莫名的兴奋。

    不过闲来无事儿,我突然想起微轻轻的事儿来。微轻轻身体内有鬼种,也不知道徐半仙知不知道。

    看徐半仙和马钰翔完全就是仇人的模样,若是马钰翔是个妖道,我想徐半仙肯定会出手,到时候微轻轻或许又会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想到这里,我便直接对着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的徐半仙开口道:“徐叔,我问你个事儿!”

    徐半仙并没怎么在意:“你问吧!”

    “徐叔,你以前和对面的老傻逼是啥关系啊?我听说你俩年轻的时候就认识……”

    这话还没说完,徐半仙猛的扭过了头。眼睛瞪得和牛眼睛差不多:“谁认识那老傻逼?小城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和那老傻逼扯上关系,还有那微轻轻也是个麻烦,你也别和她有什么来往!”

    徐半仙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我还是开口道:“徐叔,我发现个事儿。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徐半仙好似还在生气,脸色很是难看:“啥事儿?”

    我也不废话,直接对着徐半仙说道:“我发现有人身体内被种了鬼种!”

    此言一出,徐半仙身子明显一颤。随即他缓缓的扭过头来,并且皱着眉一脸疑惑的对我开口道:“谁!”

    “微轻轻!”我直接回答,也没有犹豫。

    徐半仙听我回话,当场便是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变得怪异起来,他打量了我几眼,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哎!怎么这都被你给发现了!”

    我有些惊疑,难道说徐半仙早就知道了?

    带着疑惑,我问徐半仙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徐半仙见我已经知晓,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长叹了一句:“还是瞒不过啊!”

    “瞒,为何要瞒啊?”我感觉很是奇怪,这事儿应该想办法解决啊,为何要隐瞒呢?

    徐半仙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走到店门前:“小城,事情很是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这和那丫头的身世有关。但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那丫头体内的鬼种并不是被别人种的,是她亲爹给种的,而种鬼种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害那丫头。而且那鬼种很不简单,一般人根本就破不了!”

    脸色猛的一变,这到底什么情况。那有亲爹给自己的女儿种鬼种的?还说什么目的不是为了害她?我还想继续问,可是徐半仙直接就伸手制止了我。

    “小城,这事儿你就别在问了,同时也别跟那丫头说起。我和那老傻逼心里都有数,现在你只需要好好修行,让九公主早日凝聚元丹。这样不仅对你好,更能保住你和九公主的命!”徐半仙很是严肃的说道,不可置疑。

    虽然心中又很多的谜团,可是人家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我还能说什么呢?

    所以也只能放弃,等美女姐姐凝聚好了元丹。我就不信除不了微轻轻身体内的鬼种。

    但接下来徐半仙的一句,却又让我惊喜。只见他盯着对面的灵善堂看了一会儿,随即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对面那老傻逼就会制香,让那老傻逼做鬼香,那就在合适不过了!”

    一听这话,身体为之一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对面的马钰翔就是个制香的手艺人,如果他能帮忙,那可就在好不过了。

    正在我高兴的时候,徐半仙直接对我一挥手,然后便开口道:“走,跟我找那老傻逼去!”

    事不宜迟,也管不了那么多。帮助美女姐姐恢复真身最重要,只要美女姐姐彻底恢复。微轻轻的鬼种,暗害我们的白纸人,统统都是浮云。

    不一会儿,我和徐半仙便穿过了马路,来到了对面的灵善堂。

    刚来到这里,我便准备进去可是徐半仙却站在门口拦住了我,同时扯开了嗓门往灵善堂内喊:“老傻逼,老傻逼……”

    我站在徐半仙身边真感觉尴尬无比,看着路人投来的目光。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好在没过一会儿,屋里的小老头马钰翔便急冲冲的跑了出来。见徐半仙还在喊,也不示弱:“老流氓,你在叫一个试试?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徐半仙这一次也不和马钰翔撕逼,而是面带微笑:“老傻逼,我今天过来不是和你吵架的,是让你帮忙来的。”

    “帮忙?帮个屁,想让我帮忙,除非太阳打南边升起!”

    “……”

    看着眼前这两小老头,这感觉他二人有杀父之仇似的,就连站在马钰翔身后的微轻轻,这会儿也都尴尬得不行。

    但就在此时,徐半仙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老傻逼,不是我让你帮忙。是她!”

    说着,徐半仙一把就扯开了我衬衫,直接就露出了我左胸前的龙行纹身。

    徐半仙一眼就看到了我左胸前的龙行标记,身子猛的一震,当场便露出一脸的惊讶之色。

    而且嘴里更是惊恐颤抖的开口道:“九、九,怎么会、怎么会在你身上?”

    说完,马钰翔就和看见怪物似的,用着异常震惊的眼神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