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二爷死
    突然看到前方吊着一个人,全身都染满了血,而且鲜血都已经流了一地,一时间让我和微轻轻都惊了一下。

    但接下来我们却惊恐的发现,那人竟然和二爷长得极其相似。

    见到此处,脑子“嗡”的就是一声炸响。

    我的天啊!什么极其相似,那分明就是二爷。

    这会儿也顾不了其它的,迅速就冲了上去,想看看二爷还有没有救。

    可当我来到树下,准备去抱住二爷脚的时候,我却发现二爷的双眼竟然被人生生挽去。

    因为白绫的缘故,二爷的脑袋是低着的。这会儿我由下往上,正好看见二爷那苍白的脸,加上那黑洞洞已经被挽去双眼的眼眶。

    心头震撼,怒火中烧这t底是谁做的?竟然是如此的歹毒!

    心中极度愤怒,但也迅速的将二爷从白绫上取了下来。二爷虽然是被取了下来,可是二爷的命却已经没了。

    二爷不仅被挽去了双眼,身上还有很多抓痕,没一道都深可见骨头。

    但最为致命的,应该就是二爷胸口处的一个血窟窿。而血窟窿的位置,正好就是心脏所在的位置。

    二爷的心脏,竟被凶手活生生的给挖了出来。因为胸前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加上其它的抓痕,所以二爷一身上下全都染满了鲜血。

    如今二爷死了,就没有人在能帮助美女姐姐炼制出那种特定的鬼香。没了鬼香,美女姐姐如何快速的凝聚元丹?

    全身都在此刻颤抖,那种无名的怒火让我全身都在颤抖。这到底是谁干的?他为何要杀二爷?下手还是如此的残忍歹毒。

    而且凶手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这个时候杀了二爷,是否又是在针对美女姐姐?

    一连串的疑问顿时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让我很难做出准备的判断……

    至于我一旁的微轻轻,她虽然是女孩子,可是她十二三岁就跟着马钰翔入行,所以她也见过不少世面。br>

    因此她这会儿在看到这么血腥的场景之后,并没有过多的排斥,更多的是在仔细打量着二爷的尸体,想从中寻找到一些线索。

    也就在我咬牙切齿,感觉是否有人在和我们作对的时候,微轻轻忽然开口道:“巫诚你看,二爷手里好似握着东西!”

    一听这话,我急忙将目光投了过去。这一看之下,果真看到二爷的左手握成了拳头。

    按理说,被悬吊的尸体,四肢都会垂直往下骨节松开,根本就不可能握成拳头。唯一的解释就是,死者生前极力这样做,导致死后手掌都没有松开。

    这会儿也管不了那么多,急忙用手去掰二爷的手指。可是二爷的手指这会儿就和钳子一般,竟然难以掰开。

    为了不弄坏二爷的遗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二爷手里的东西给抠了出来。

    二爷的这只手很干净,并没有染血。所以他手里的东西保护的也很完好。当我把二爷手里的东西抠出来之后,我当时就给愣住了。

    是一块红色的纸片,而且这纸片上面也没有什么标记和字,我一时间真的很难猜测出这到底是啥意思。

    我和微轻轻寻思了一会儿,微轻轻却狐疑的开口道:“这纸片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啊?好似是什么东西上面的!”

    一句惊醒梦中人,就在我揣测这纸片是啥的时候。微轻轻这一句话当场将我点醒,没错,这纸片就是一种死人物件上的东西。

    而这种东西很普通,一般的白事店里都会有。但唯独二爷这里没有的白纸人。

    二爷这里做的是香烛买卖,客人都是那些有真正道行的驱魔人、风水家、地先生。

    所以二爷根本就不用扎纸人,而且白纸人用的纸张有讲究,并且糊好之后还需要上色。

    二爷手里握着的这片纸快,肯定就是从白纸人大腿上或者脸上扯下来的。

    想到这里,身子如遭雷击。嘴里不由的喃喃自语道;白纸人。

    微轻轻一听白纸人,也发觉这是扎白纸人特有的宣纸。可是接下来她却不明白,二爷扯下一块纸人碎片,这到底预示着什么?

    微轻轻虽然不明白,但我心海却掀起阵阵惊涛。

    因为以前的遭遇,所以我在猜测到是白纸人后。心中已经隐隐的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怀疑是不是村长再次找上门来了。

    或者说是操控白纸人,一直躲在幕后,但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的神秘黑手。

    正当我满头黑线,感觉事情有些棘手的时候。美女姐姐却忽然在脑海中告诉我:“是他来了,他还没有放过我们!”

    一听此言,心有“咯噔”一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美女姐姐这话又预示着什么?

    眉头微皱便随口问了一句:“他到底是谁?他要做什么?”

    一旁的微轻轻忽然听我如此开口,感觉我莫名其妙怎么对着空气说话,还用手来摸我的脑袋。

    我没有理她,而是继续认真与美女姐姐交谈。

    美女姐姐听我开口,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随后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让我先把二爷的尸首埋葬好,之后在告诉我该怎么做。

    二爷一片赤诚,不仅唤醒了美女姐姐,甚至还要帮助美女姐姐重聚元丹。可是却落得如此下场,这不仅让我对凶手无比的憎恨,甚至想将其五马分尸,带到二爷灵前泄恨。

    不过在我给二爷办理后事的时候,却得到一个略微算好的消息。美女姐姐告诉我,说二爷虽然死了,但二爷的魂魄并没有出事。

    也就是说,二爷虽然被人给害了。但三魂七魄却逃了,只要三魂七魄还在。虽然不能重新还阳,但却可以重新投胎。

    或许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以往听棺材刘讲,干我们这一行凶险万分。轻则身死,重除了后世子孙要遭殃,甚至死后连三魂七魄也都可能保不住。

    那时候听上去有些神乎其神,可是当我不断的了解与接触以后。发现棺材刘并没有骗我,风水先生可改风水,命师可改命。

    这些精通奇门方术的人,如若心术不正,便能借助外力克死活人,死后还会被毁其魂魄。

    一想到二爷还能投胎,我很是恭敬的站在二爷的尸体前对天祷告:“二爷若是你能听到,请你安息。他日我必定找出凶手,为你报仇雪恨!”

    说完,我就对着二爷的尸体拜了三拜。可说来也巧,三拜之后这里竟然刮起了一阵微弱的阴风。

    阴风之中没有鬼气,只有清凉。或许二爷真的听到了,这是他的回应。

    当时真的挺伤感的,不过时过境迁。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日后我竟然还能见到二爷,并且还得到了二爷又一次的帮助……

    随后,我在这里焚烧了二爷的尸体。将他的骨灰葬在了他的泥瓦屋旁,我和微轻轻都不知道二爷的真实名字,只能在一块木牌上用刀刻了二爷之墓。

    安葬好二爷,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说起来已经二天都没睡觉了,可是我们的事情依旧没有做完,还不能睡。

    马王鼎还在我们手里,如今二爷去了,没有谁再能炼制鬼香。

    加上租借的期限就是今天晚上,若是今晚不还,恐怕会被马家庄一窝子鬼给缠上。

    回到二爷的屋子,用马王鼎在二爷的家里装了一小鼎的米,然后便和微轻轻离开了这里。

    走出小竹林,天色开始渐黑。而我们在穿越阴山村时,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因为我们明显可以感觉到,这里的温度已经下降到了一个极限。而且不时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但又不是昆虫鸟兽所能发出的声音。

    虽然如此,但也并无大碍。只要不是深夜来到这里,不在这里过多停留,到也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危险。

    离开阴山村后,我们和微轻轻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往马家庄赶。记得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二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可是当我们再次前往马家庄,总是感觉那么伤感。

    为了不再次遇见红衣女鬼,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绕行。当我们爬上马家庄乱葬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马家庄如同昨夜一般,并没有什么变化。空气中还是那股霉味,庄子前还是挂着那块烂木牌。

    按照规矩,在门口点了香烛烧了纸,我大喊了一声送米,然后便开始走向庄子里。

    因为有过昨夜的经验,所以我们这一次更加熟练和迅速的来到了宅子内部。

    不过这一路上我感觉好似有些不对,这里没了昨天安静。变得有些嘈杂了,除了有夏日的虫叫,我竟然感觉不到这里的阴冷。

    这里住着那么多的鬼,若是气温和其它地方一致,那可就不正常了。心中疑惑,但也没有说话。还是按照规矩,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老宅前。

    刚来到这里,我就准备蹲下点香烧纸,然后请华服男鬼出来还鼎。

    可是还没蹲下,美女姐姐却开口道:“巫诚不用烧了,这里已经没有鬼了!”

    没有鬼了?眉头微皱,心头震惊。难道华服男鬼不知道今晚我会来这里还鼎?

    可我相信美女姐姐的话,所有也就停了下来。

    在我了愣神的时候,身后的微轻轻拉了我一把,问我在干嘛?为什么还不烧香。

    我转过身子,然后有些苦涩的一笑,并且带着调侃的语气开口道:“人家都出门旅游去了,这香烧了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