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取鼎归
    马王鼎,我终于借到了马王鼎。

    但是华服男鬼突然间的情绪变化,我也是有所察觉的。刚才还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可就在我解开上衣,露出胸膛的刹那,华服男鬼却变得极其紧张和惶恐。

    心中略微有所疑惑,但也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美女姐姐。这只男鬼的道行不弱,而且周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帮手。

    他在面对我和微轻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理由怕我们。唯一能解释得通的,就是美女姐姐敖雪!因为我露出来的左胸之上,正好就是龙行纹身的位置。

    在这之前,我便听到过棺中鬼说过一次,说我身上有龙气。

    那时候我没在意,毕竟美女姐姐就在我身上,有龙气到很正常。

    如今男鬼的态度之所以变化如此之快,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是看到了龙行纹身和感觉到了美女姐姐所散发出的龙气,在那种莫名的压迫感下,华服男鬼这才显得惊慌失措。

    我不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但却可以确定,这一定与美女姐姐有关。

    不过这会儿也不好问,见男鬼拿出马王鼎。我也并没有骄纵,而是谦恭的接过,然后对着华服男鬼一拱手:“多谢庄主,明日定当奉还!”

    话音刚落,我身后的微轻轻也欣喜的开始后退,同时往地上洒米。

    随着“哗啦啦”米粒落地声,我和微轻轻带着马王鼎,就这么一步一步的退出了马家庄。

    刚一离开马家庄,我和微轻轻都长出了口气儿,感觉全身顿时轻松了不少。

    因为马王鼎只借了一天,所以我们都必须快点回去。等到了天亮,就让二爷把鬼香做好。明晚才能把这鼎还回去,对人食言可补救,但对鬼晚一分钟都不可以。

    我和微轻轻马不停蹄,但也防备被什么脏东西给盯上,所以一路都谨慎小心。

    在路上的时候,微轻轻问我。在马家庄里的时候,我为何敢舍弃性命,都要借到这尊鼎?同时,还问我男鬼的态度怎么变化得那么的迅速?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第一个问题我不能回答微轻轻,第二个问题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所以也就随便的糊弄了两句,微轻轻并不傻,见我不想说也就翻了一个白眼儿,到也没有继续追问。

    在剩下的路程里,并没有出现什么纰漏,平安无事。

    当我们回到阴山村外的时候,抬头往里瞅,发现阴山村还是那么的鬼气森森的。因为天还没亮,所以我们这会儿根本就不敢进入阴山村里。

    只能等两个小时,天亮之后才能进去。要不然又会被阴山村里的村民给缠上,那可就麻烦了。

    因此,我和微轻轻就这么坐在阴山村外,静等天亮。

    微轻轻见我坐下,便对着我开口道:“巫诚,我见你人还不错。你怎么就跟了福寿堂的老流氓啊?他很坏,你别跟他学坏了。”

    忽然听到微轻轻开口,只感觉一阵无语,但也随即开口道:“徐半仙除了每天早上看紧身美女做健美操到也不色啊?你和你师傅怎么叫他老流氓啊?”

    因为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也发现灵善堂的老傻逼也这么叫徐半仙老流氓,所以有此一问。

    微轻轻一听我这话,当场便撅起了小嘴儿:“我师傅和老流氓年轻的时候是师兄弟,听我师傅说,吴半仙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调戏小女生,而且他每次看到我都色眯眯的!”

    一听这话,顿时八卦了起来。便开始向微轻轻打量徐半仙和灵善堂的小老头……

    结果在我这一打听之下,还真打听到不少干货。

    原来这个徐半仙和我猜测的一样,他并不是什么老南道假道士,而是真正隐藏在都市之中的驱魔人。

    而且对面灵善堂的小老头,真名叫做马钰翔和徐半仙一样,也都是有真正道行和本事的人。来因为一些矛盾,二人闹掰了。至于啥矛盾,微轻轻说她也不知道。

    二人虽然闹掰了,但却有着一颗正道心。他们都各自开了店铺,以自己的真本事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但是在遇到那些心里有鬼,特别是暴发户和高官的时候,他们都会重重的敲上一笔。然后把敲来的钱,都会捐给红十字会做好事。

    听到这里,心中既然还有些兽血澎湃,激动高氵朝。没想到我平日里被我看扁的徐半仙,竟然真是隐藏在都市之中的前辈大拿。

    不过转念细想,好似徐半仙有些地方真和微轻轻说得没错。

    当时我救微轻轻的时候,说我在路上救了一个晕倒的女孩儿,身上没钱缴纳医药费。平日里一项抠门的吴半仙,却是二话没说,直接拿着钱就来了医院,的确很是反常。

    后来只是因为微轻轻是灵善堂小老头的徒弟,所以徐半仙才会有之后的反应。

    不过气都是向着灵善堂的马钰翔撒的,并不是针对微轻轻,也不是真正责备我真救了灵善堂的微轻轻。

    恍然大悟,感觉徐半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神秘高人,一时间让我对他极其的崇拜……

    不过微轻轻却又在这个时候接着开口道,说徐半仙是个老流氓这一点,肯定不会错。她每次与徐半仙碰面,徐半仙都会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她胸看。

    就冲这一点,便让我日后别跟着徐半仙了。还说让我去她们灵善堂上班,然后她就做我师姐。日后行走在都市之中,我和她也正好联手驱魔。

    一听这话,我的脸顿时抽搐了几下。说了这么多,丫的是勾引我跳槽啊?

    我没答应,而且我也不认为徐半仙真是老流氓。这小子电脑里,连种子都没有,应该不会是老流氓。至于徐半仙为何总是盯着微轻轻的胸看,这还得重新认证。

    可是刚想到这里,我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

    如果徐半仙真有道行,那为什么邴晓旭的事儿,难道他没看出来?最后还敲了人家九百九十八,买了一尊破神相。

    要不是我和殷士飞出手,邴晓旭恐怕都被女鬼吸成了人干。抱着怀疑,便想等回去之后问个清楚。

    因为听着这些老流氓和老傻逼的秘辛,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时间。

    说到这里,天已经亮了,太阳也露出了一头。清晨的空气格外新鲜,而且今天心情也不错。

    等二爷炼制出了鬼香,美女姐姐就可以恢复了,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的高兴。

    说时迟那时快,我和微轻轻立马起身,随即便走向了阴山村。

    有了马王鼎,美女姐姐可以重聚元丹,我所以高兴。而且微轻轻这会儿也是兴奋得很,说什么有了两支驱魂香,她就不会做噩梦、失眠啥的。

    微轻轻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我并没有听清楚。可那会儿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我二人都怀着各自的欣喜迅速的进入了阴山村。

    这里如昨天一般,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多的坟头,还是那么多的破败。

    我与微轻轻脚步不停,很快的便穿越了阴山村走进了小竹林。

    可刚来到这里,便发现这里有打斗的痕迹。周围不仅有断掉的竹子,而且那些竹子上竟然还有一些看上去很新鲜的爪痕。

    而且这些抓痕的力道极大,有好多的竹子直接就被抓出了破孔,甚至断裂。

    见到这一幕幕,我和微轻轻都感觉不妙。一种不好预感让我二人都加快了脚步,想迅速的离开这里,前往二爷的住所。

    可是我们越是靠近二爷的住所,心绪也越不宁静。因为我们隐约之中已经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

    转眼间我们已经来到了二爷的住所,可刚到这里便见周围搞得一片狼藉。而二爷家的大门,也被人踹翻在地上。

    出事儿了,这是我脑海之中出现的第一个反应。我猛的加快了速度,直接就跑向了二爷的屋子。

    这一次,微轻轻并没有排斥,而是和我一同冲向了二爷的屋子。

    还没进屋,我便在屋外大吼道:“二爷,二爷!”

    心中焦急万分,同时祈祷。二爷啊二爷你千万别出事儿,你要是出事儿了,谁帮助美女姐姐炼制鬼香?

    想到这里,我已经冲进了二爷的屋子。可是刚来到二爷的屋子,便见到地上有一摊鲜红的血迹。而且整个屋子内就就好似招了贼一般,不仅乱成了一团,甚至到处都有打斗的痕迹和抓痕。

    仿佛这里来过一只暴怒的黑熊,黑熊把这倒腾了一片,所以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利爪痕迹。

    我在屋子里喊几声,上上下下又找了一遍。除了很多打斗的痕迹以外,可是在这里什么也没发现。

    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二爷又去了那里?是死还是活?

    眼见着借来了马王鼎,给了我希望,可二爷却又神秘的消失了。如同跌路冰谷,让我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我见屋里没有,我便和微轻轻又跑到外面去找。抱着一丝希望,我和微轻轻一直找啊找,直到找出了小竹林,我隐约之中闻到空气中有股血腥味。

    同时,美女姐姐的声音忽然响起,但语气之中却带着一丝伤感:“他就在前面!”

    此刻忽然听到美女姐姐的声音,身子一震,急忙往前跑去。

    可我还没跑出二十米,便见到正前方的歪脖子树下,此刻竟然吊着着一个人。

    那人全身都是血,光着脚。而他身体上的血液并没有凝固,这会儿正顺着他的身子不断往下流,并且一滴一滴滑落到他的脚趾,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