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剥皮人
    经过一晚的折腾,我终于找到了二爷的住所。

    现在只需要进去买了香烛,然后离开就可以了,可是此时的微轻轻却说她不敢进二爷的屋子。

    微轻轻怎么说也是有真本事的驱魔人,现在见她一脸的忌惮,好似二爷的屋子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不过见她如此,我也没多问。在恐怖能有多恐怖?鬼都见过,难道还怕一个人?

    所以我便对着微轻轻开口道:“那好,你就在外面等我,我一个人进去!”

    微轻轻听我开口,嘴里“嗯”了一声,然后回答道:“那你快些!”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然后便读者走进向了那屋子。可是就在我距离那阴森的泥瓦房不足十米的时候,我左胸口竟然好征兆的猛的一震刺疼。

    因为这刺痛来得太过突然,所以我本能的“嗯”一声,同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胸口。

    不远处的微轻轻见我如此,有些担心的开口道:“巫诚你怎么了?”

    刺痛只是发生在一瞬间,这会儿也没有了那感觉。我背对着微轻轻挥了挥手:“没事儿!”

    然后便掀开了衣服,本能的通过衣领往里看。

    这一看之下,我的脸色骤一变,整个人完全就僵硬在了原地。

    美女姐姐,美女姐姐竟然消失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要知道美女姐姐一直都沉睡在我的身体里。

    可现在,怎么说不见就不见呢?买什么狗屁香烛?什么二爷。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一把脱掉了上衣,开始在身上找美女姐姐。

    不远处的微轻轻见我这会儿奇怪的在原地脱衣服,有些难以理解。连忙对我开口道:“巫诚你干嘛呢?你怎么把衣服给脱了?”

    微轻轻并没有过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没事儿,你在那儿等我就可以了!”说着,我继续在身体上寻找美女姐姐的下落。

    可是上身都找遍了,还是没有见到龙行纹身。但就在此时,身前不远处的泥瓦房里却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人声:“你是在找这个吗?”

    说着,一个高大的粗壮汉子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泥瓦房。同时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盛满水的玻璃水杯。

    而就在那玻璃水杯之中,竟然有着一条金色小金鱼。

    突然见到这么一条小金鱼,我脑海之中“轰”的就是一声炸响。这条小金鱼我在熟悉不过了,全身金鳞没有一片杂鳞。

    而且她刚一出现,我便被她那双充满灵性的双眼吸引。

    这、这就是美女姐姐。当年棺材刘让我借阴运,我就是和这条小金鱼拜的堂。

    确定粗壮汉子手中的小金鱼就是美女姐姐之后,我整个人都站不住了。

    虽然不知道美女姐姐怎么就被这么一个陌生的汉子装在水杯里,但那种强烈的保护感顿时席卷全身。

    猛的吸一口凉气,当场便对着那名陌生的壮汉爆吼了一声:“还给我。”

    说完,对准了那名壮汉就冲了过去。

    就在我动身的刹那,我身后的微轻轻却焦急的惊呼了一声:“巫诚你干什么?他就是二爷!”

    我管他什么二爷,在我心里美女姐姐就和我的家人一样重要。没有她,我巫诚早在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可是对面站的粗壮汉子却并没有因为我的举动生气,反而对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来到壮汉身前,猛的伸向了他手中的玻璃杯,准备夺过美女姐姐。

    可那成想到,壮汉看似鲁莽但却身手敏捷。身子一闪,手臂一抬,直接就躲过了我的攻击。而且壮汉脚下轻轻一拌,我竟然“噗通”一声便栽倒在地。

    我不服气,美女姐姐对我太重要。不允许它落在陌生人的手里,就想再次抢夺回美女姐姐。

    可是壮汉却在此时开口道:“停下!”

    舔舐了一下嘴唇,冷峻的开口:“她不是你的,把她还给我!”

    壮汉见我如此,再一次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一脸的胡渣子,显得很有男人味儿。

    “小子,你这性格我喜欢。好,拿去!”说完,这壮汉竟然哈哈一笑,直接就把手中的玻璃杯递给了我。

    我小心翼翼的接过玻璃杯,看着里面的小金鱼这会儿望着我,还很有灵性的对我眨巴着眼睛。

    我知道,这就是敖雪。美女姐姐现在醒了,想到这里,我出奇的高兴与兴奋。

    而此时,微轻轻跑了过来。但她的模样好似很害怕眼前的粗汉:“二爷,实在是对不起。打搅到你了!”

    壮汉却是一摆手:“无妨,不过我有一件事儿想问问这位小兄弟,请你回避一下。”

    说着,壮汉便扭头望着我。

    微轻轻听壮汉如此开口,也没多想,只是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巫诚,他就是二爷。道行极高,而且是专门剥人皮的!”

    此言一出,我也是惊了一下。要是微轻轻所言不假,这壮汉岂不是坏人?

    微轻轻给我提醒了一句,让我说话和行事都小心点,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壮汉见微轻轻离开,笑吟吟的又对我开口道:“小子,我唤醒了九公主,你该如何感谢我啊?”

    壮汉依旧微笑着,此时淡淡的开口。但是他这句话的分量却不轻,他竟然说是他唤醒了美女姐姐。

    要知道就算是我师傅棺材刘都没这本事,这要是是真的,那这名壮汉也太了得了。

    我惊讶的盯了壮汉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玻璃杯里的小金鱼。小金鱼这会儿竟然连连对我眨眼,好似是在肯定壮汉的话。

    见这名壮汉并没有恶意,而且还救了美女姐姐。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我当场便对着他道歉道:“多谢二爷,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壮汉见道歉,直接就摇了摇头:“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来找我干嘛?”

    听二爷又问,我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说明了我的来意,我说我是福寿堂徐福派来买香的。

    可是二爷一听这话,竟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这个徐半仙,上月来从我这里拿了一大堆鬼香。这才多久?怎么可能让你来买香?依我看,是让我救治九公主吧!”

    “二爷,你是说徐半仙早就知道我身体中有沉睡的九公主?”我有些惊疑的开口。

    “小子,你以为徐半仙的名字是白叫的?”二爷肯定的开口。

    听到这里,心有微微一震。好家伙,原来徐半仙真他娘的有道行,并像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会错,毕竟徐半仙是棺材刘给我引荐的,至少师傅不会害我。

    接下来,我和这位外表很爷们儿的二爷聊了一会儿。我问他他怎么住在这么邪性的地方?还有,他是怎样知道和唤醒美女姐姐的,以及他是否真的和微轻轻所说,他是个专门剥人皮的家伙。

    二爷到也豪气,并没有刻意隐瞒。他说他看中的就是这地方邪性,还说他卖的香烛,其原料就是人油所制,说他剥人皮到也不假。

    此言一出,我整个人都傻眼了。尼玛,这还真是个杀人犯啊?

    二爷见我有些惊恐的望着他,又给我解释道。说他还有一个职业,监狱收尸人。

    因为鬼香的特殊性,是用来供奉那些凶恶或者煞气重的阴煞妖物。所以对其原材料的要求也高,需要用人油人膏为原料。

    所以,那些无人认领的死囚犯便成为了最好的货源。不过二爷“只动起身,不动其魂。”

    但凡用到了人家的身体,二爷都会对其开设道场,助其魂魄往生。

    正因为二爷是个做鬼香烛的,所以有着很厉害的本事。这也是为何二爷能第一时间察觉到美女姐姐,并且有能力唤醒美女姐姐。

    听完二爷的话,我感觉这个二爷并不可怕。反而觉得这个二爷说话豪气,并不扭扭捏捏。

    但二爷话音刚落,便又对我开口道:“九公主虚弱,体内元丹依旧没有成行。虽然我能唤醒她,但还是需要你的身体继续滋养!”

    听到此处,我立刻点了点头:“二爷,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姐姐早些恢复如初?”

    二爷想了一会儿,然后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我急忙追问道。

    “不过很危险,而且这东西也不好找。”二爷一字一句的开口。

    “二爷你说是什么东西,只要美女姐姐可以早些恢复。在危险我也不怕!”我郑重的开口。

    二爷却苦涩的笑了笑:“尸丹!”

    一听“尸丹”二字,脸色猛的大变。以前听棺材刘讲过这种东西,这是一种生长在尸体内的精核。

    就如同牛身体上的牛黄、狗身上的狗宝。但这东西却更加邪性,因为是生长在尸体里。更明确一点,应该是长在僵尸的肚子里。

    尸体化作僵尸,而僵尸有吞吐月华,膜拜月亮的习惯。

    久而久之,它们的身体中就会出结出尸丹。尸丹虽然邪性,但却是月华凝结而成,本草纲目中就有明确记载;尸化丹,可入药,熬三昼治虚极佳。

    刚想到这里,二爷又开口道:“我能用尸丹入药,炼制滋养鬼香。如果九公主早晚各吸一支,只需一个月便能重新凝聚元丹,恢复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