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阴山村
    根据徐半仙的指示,我要买的香烛就在阴山村里。

    而这个卖家叫做“二爷”,至于是那栋房,只能在进村之后找。

    不过不管怎样,只要到了地儿那就好办。

    迅速的往村子走去,当我来到村子里后,发现村子静的渗人而且没有一家亮着灯。

    如今村子里就我这么一个人在晃悠,要是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我是小偷。

    本想去敲门问问或者找一户借宿一宿啥的,但又羞于开口。所以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便准备在村头的大树下睡一会儿,等天亮了再去找二爷买香烛。

    可我刚在村口的大树下坐下,便见村子里有一个白衣人走过。忽然见到有人,心中大喜。就算不能借宿一宿,讨口水喝问问路也好啊!

    想到这里我急忙起身,对着那到人影就追了上去。白衣人的速度不快,我很快的就追上了她。当我来到白衣人身后约四五米的距离时,发现她是一个长发女人。

    当时也没多想,急忙对着她开口道:“美女请留步!”

    话音刚落,那女人便停了下来。不过她并没有转身,而是站在原地淡淡的开口道:“请问你是在找我吗?”

    她的声音很平淡,并没有多少语气。

    但听人家开口,我又连忙开口回答道:“是啊!我是想问了路。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想讨口水喝!”

    其实我想说借宿的,可是见人家是个女人。男女有别,我也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可是那女人听我这般开口,竟然想到没想。直接就答应了:“你跟我来吧!”

    女人的声音很阴柔,不惊不喜的。不过见她答应,并没有多想也就跟在了她的身后。

    可是唯一让我感觉的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扭过头来看我一眼。

    当时感觉还挺怪异邪乎的,想啊这大晚上的看见一白衣女人在外面晃荡,而且说话也是那样的不惊不喜,总让人联想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

    可是又没有察觉异样的气息,所以并没有怎样防备。

    我跟在女人身后,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同时我又开口问道:“美女,请问你知不知道二爷住在哪儿?”

    女人一听我说到“二爷”身子明显一颤,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往前走。

    “你是来找二爷的?”女子依旧没有转身,还是背对着我。

    “是啊!我是来找二爷买香烛的!”我如实回答,想从白衣女人这里得知怎么才能找到二爷。

    可是白衣女人却在此时“呵呵呵”的发笑,那笑声在这黑夜之中回荡,显得极其压抑,听得人只感觉头皮发麻。

    咽了口唾沫,便问她为何发笑。可是这个女人却异样的开口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又知不知道二爷是做什么的?”

    见女人答非所问,心中狐疑。这里不就是阴山村么?二爷不就是卖香烛的吗?

    想到此处,我又开口道:“这里应该是阴山村吧?二爷不就是卖香烛的么?”

    白衣女人一听我这话,当场便给我否定了:“这里是阴山村不假,但二爷不是卖香烛的!”

    “不是?”我有些惊讶,露出一脸的不解之色。然后问二爷是做什么的,他的房子在哪里?我怎样才能找到他!

    可是白衣女人却在此时不再回答这个问题,只带着我又往前面走了十几米,然后背对着我开口道:“前方左拐有一口老井,你去那儿喝水吧!”

    说完,这白衣女人在再理我,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进了一条漆黑如墨的小巷子。br>

    见这女人奇奇怪怪的,而且还说二爷不是卖香烛的,心中起疑。感觉这地方邪性,而且到处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息。

    往四周望了一眼,除了快要消失在黑暗中的白衣女人以外,再没有一个活人。

    见人家不肯说,也不想追问。于是往女鬼指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么长时间连一口水都没喝过,实在是快渴死我了。

    不一会儿,我便来到了那口白衣女人所说的那口水井。水井旁有一个大槐树,枝繁叶茂,又高又大。

    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茂盛粗大的槐树,也就多看了两眼。然后便开始在水井里提水。

    这会儿口干舌燥的,刚提上一桶水便猛对着水桶使劲的喝了一口。

    可是这水刚一到嘴里,那味道便有些怪怪的。感觉很是划喉咙,而且越喝越渴,越喝越涩。

    于是直接端着水桶就准备往嘴里倒,可我刚提起水桶。一个人影忽然在我眼前闪过,并且一把将我手中的水桶夺了过去,甚至还很是惊讶的开口道:“巫诚你在干嘛?”

    手中的水桶被夺,心中略感惊讶。可是当到有人发出声音,喊我名字,我又是一惊。

    这个声音是微轻轻?打眼望去,发现果真是她。

    她这会儿依旧穿着黑色的长袍,只露出一个脑袋。至于那水桶,已经被她扔出了老远。

    我见微轻轻突然出现,现在又是如此,还有一丝怒意:“微轻轻,你这是干嘛呢?我口渴呢!”

    微轻轻听我这么说,猛的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我跟了过来,要不然你今晚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说完,微轻轻迅速拿出了一道黄纸符并且捏碎。符咒刚一施展,微轻轻便沉声开口道:“你在好好看看你周围!”

    一听这话,我迅速的向四周望去。这一望之下,顿时吓得后背发寒,脑海之中“嗡嗡”直响。

    我的天呐,借助月光。我发现刚还干净整洁的村子,这个时候竟然变得破败不堪,残根断壁到处都长满了杂草。

    再一回头,刚才还高大茂盛的大槐树。现在却变成了一颗破败的枯树,别说茂盛,连一片叶子也没有。

    同时间,我感觉嘴里好似含着一嘴的泥沙,很是不舒服。于是就本能的吐了两口,结果这一吐之下我才发现。我t才哪是在喝水?分明就是把一口一口的砂子往嘴里倒。

    微轻轻见我弓着身子在原地咳嗽,迅速拿出了一瓶矿泉水:“簌簌口!”

    沙哑的说了声谢谢,漱了漱口,感觉舒服多了:“刚才多谢你了!欠你一个人情!”

    微轻轻翻了一个白眼:“福寿堂的老流氓就没有告诉过你,晚上来阴山村很危险吗?”

    微轻轻口中的老流氓应该说的就是徐半仙,此时听她说道,我也很是气愤:“没有,徐福只是让我过来买香烛,回去的时候别走夜路,其它的都没说!”

    微轻轻又翻了一个白眼:“我就知道你师傅不靠谱,要不是我跟了过来,你就算不被砂子噎死。也会被这村子里的那些东西用其它办法给整死!”

    这该死的白衣女人,难怪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原来她娘的是一只女鬼,此时光想想都气愤。就想找刚害我的女鬼算账,可是微轻轻却拦住了我:“我们快走吧!要是到了寅时,你我想走都走不了了!”

    虽然和微轻轻不算很熟,但她两次救我,说的话可信度很高。所以我也就放弃了我之前想法,便跟着微轻轻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我问微轻轻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为何我们坐的车是死人车,现在这个阴山村也是如此的恐怖,最为奇怪的是竟然没办法感到鬼魂的气息。

    微轻轻听我询问,也是摇了摇头:“我对这里也不熟悉,之前就跟师傅来过两次。但我师傅说,这里有很多的禁忌,也有很多难以解释的地方。其中最邪性的就是这阴山村,只能在村口等到白天才能进村。到了晚上,就千万不能进来。还有就是,这里是我们这个片区游魂野鬼最最集中的地方。来这里办事也只能坐灵车过来,要不然铁定被鬼缠身。”

    听到微轻轻的解释,心头“噗通噗通”直跳。没想到这里原来这么邪乎,而且还有这么的禁忌。

    心中万般感谢微轻轻,便问她接下来去哪儿。微轻轻说,现在哪儿也去不了,马上就要到寅时了。

    这里只要一到寅时,就不是我们活人的天下了。所以我们只能找个安全的地方先休息,等天亮了我们在各自出门办事。

    初来乍到,所以只能听从微轻轻的安排。还好这女人心善,要不然我今晚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接下来,我们在阴山村村口休息了一晚。结果到了寅时,这里的阴气还真是一阵接着一阵。

    等到第二天白天,微轻轻说她带我去找二爷,说她去过一次,她知道路。让我一个人过去,怕我又出现什么乱子。

    至此,我二人再次进入了阴山村,不过此时的阴山村显露了它真正的模样。

    刚到村口,便见到村口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头。而且整个村子都破败不堪,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被火烧过的痕迹,整个村子都充斥着一股霉味。

    我们穿过村子,又走进了一片小竹林。最后我们在小竹林的深处看见了一处破旧的老式泥瓦房,看上去阴森森的而且门口的位置还插着一根招魂幡!

    刚见到这栋房子,微轻轻便小声的对我开口道:“里面就住着你要找的二爷,你自己进去吧!我不敢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