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买香烛
    当徐半仙见到短发美女之后,竟然当场暴走,还指着短发美女质问我。

    我见徐半仙如此,当场就给懵了但还是点了点头:“嗯!是啊徐叔!”

    徐半仙听我肯定回答,眉头皱得更紧了:“我说你小子,你救谁不好?偏偏救那老傻逼的徒弟?”

    突然听到徐半仙如此开口,我有些纳闷儿了,老傻逼的徒弟?莫非这个短发美女是灵善堂的人?

    想到这里,开口问道:“徐叔,你说这美女是灵善堂那老傻逼的徒弟?”

    徐半仙翻了一个白眼儿:“废话,难道我还能认错?”

    见徐半仙很是生气的样子,我也没再问。现在治疗费也付了,等人救过来就好,至于短发美女是不是老傻逼的徒弟,我真不怎么关心。

    只是徐半仙刚才还一副心善的模样,这会儿却变得很是懊恼。

    他来来回回在过道里骂了几句,然后速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刚一接通便对着电话里大骂道:“老傻逼,你徒弟在医院。你赶快过来一趟,把医药费还给老子!”

    听徐半仙如此开口,我当时还挺尴尬的,但也没插话只是站在病房门口,只是注视着病房内的短发美女和通道里的徐半仙。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名岁数和徐半仙差不多大小的小老头火急火燎的来到这里。

    当他见到徐半仙时,竟然就和见到杀父仇人似的,对准了徐半仙就扑了上来:“老流氓,你老小子把我徒弟怎么样了?”

    徐半仙也不示弱,还是一副愤怒的模样:“老傻逼,快还钱!”

    结果话音刚落,二人便在医院掐了起来。我见两小老头在医院掐架,这影响多不好,连忙将二人分开。

    不过灵善堂的老傻逼却不依不饶的开口道:“老流氓,要是我徒弟有什么好歹,我非弄死你!”

    说完,那小老头便一口一个徒弟的跑进了病房内。

    我听医生说,短发美女是因为急性阑尾炎,外加又是经期所以身子比较虚所以晕倒了。

    现在使用了抗生素和其它什么治疗,经过他们的观察,发现问题还不算大。

    小老头刚跑进病房没两分钟,短发美女便苏醒了。

    她见身旁的小老头,便叫了两声师傅。然后问她怎么会在这儿,我听到短发美女开口。便站在门口回答道:“是我送你来的!”

    短发美女听我开口,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但却没有说话也没有谢谢我。不过看我的那眼神却比之前和善了很多。

    接下来,徐半仙又和灵善堂的老傻逼吵了一架,然后便不欢而散。

    在路上,徐半仙严重警告我,说我以后绝对不能和灵善堂的人有来往,还警告我说不能对短发美女起心思。

    当时我就不爽了,你说你管天管地,也管不了我喜欢谁吧?

    虽然我对短发美女没啥感觉,但我对徐半仙这态度却是不爽……

    接下来的几天,啥都安好。期间我和殷士飞通了一次电话,问他身体好些了没。殷士飞说好得也差不多了,还说再过几天他就发工资了,到时候他会过来找我喝酒。

    在这城市里根本就没啥熟人,所以我把殷士飞当做这里的唯一朋友。听他说要过来找我喝酒,当然乐意,于是便把准确地址告诉了殷士飞。

    至于店里,到也平静,毕竟被脏东西缠身的人是少数。所以徐半仙照常骗人,没事儿就对着电视做做健美操,客人来了就让我上去招呼。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周,直到这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起床上班。但又在小巷子里遇见了短发美女,短发美女这次见到我并不向上次一般瞪着我,而是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也没打算招呼她,自己走自己的路。当靠近短发美女时,短发美女却当场将我拦住。

    我见短发美女见我拦住,便准备绕道走,可是她又将我拦住。br>

    见短发美女来者不善,所幸就停了下来:“我说美女,你这是啥意思?想对我耍流氓啊?”

    短发美女见我态度不好,并没有生气反而对我道歉道:“上次对不起啊!还有,谢谢你救我!”

    见短发美女道谢,我摆了摆手:“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对了,以后别叫我流氓就行了!”

    说着,我便绕过了短发美女,向着福寿堂走去。可身后的短发美女却对着我的背影笑盈盈的开口道:“我叫微轻轻,中午一起吃个饭啊!”

    忽然听到人家要请我吃饭,我其实很想答应的,毕竟人家是个大美女。

    可要是答应,感觉面子上有挂不住。所以背对着她又摆了摆手:“免了!”

    说着,我继续往前走。但微轻轻又在背后开口:“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还不认识你呢!”

    当时也没多想,也就随口应了一句;“巫诚!”

    说着,我已经走出了巷子。对于这个叫做微轻轻的短发美女,也没有多少感觉,毕竟在美的美女,也赶不上美女姐姐的容貌。

    如今我唯一想要的,就是美女姐姐能早些聚集好元丹,早日从沉睡中醒来。

    想着想着,我已经来到了福寿堂。徐半仙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在跟着电视里的美女做健美操。

    徐半仙见我来了,和往常一样让我去买早餐。

    随后在店里吃早饭的时候,徐半仙对我开口道:“小城啊!店里的白香烛快没了,今天啊你去帮我进进货!”

    一听徐半仙如此开口,我就纳闷了。这些东西不是有供货商直接上门送货吗?而且我睡的仓库里,我明明还有好几箱的存货。

    于是便如实告知了徐半仙,可是徐半仙却摆了摆手:“我要你去进货的香烛有些特殊,能够驱邪避凶,而且产量不高。你过去也好熟悉熟悉门路,认识认识那边的人!”

    忽然听到徐半仙说这种香烛能够驱邪避凶,我当时还有不信。还感觉他是不是在骗我,又让我搞一些假冒伪劣产品回来,然后欺骗顾客。

    徐半仙见我有些不相信的模样,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喝了口豆浆:“好好干!徐叔是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徐半仙便拿出了一纸信封:“里面是一万块钱,地址就在里面。你到了地方以后,人家说多少价就是多少价,能买多少买多少,你也别还价!等买好了香烛,必须用黄布包好,红绳扎牢。最最重要的,你可千万记住了,别走夜路!”

    徐半仙在说出这些话时,竟然一脸的严肃,而且很是郑重。

    在这一刻,我感觉徐半仙是不是和棺材刘一样,是真有道行的驱魔道士?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一切,都是他伪装出来的?

    正当我愣神之际,徐半仙便把手中的一万块钱给了我。然后也不在和我说话,而是扭头看着电视里的综艺类节目。

    因为在人家手里打工,虽然疑惑买个东西为何这么多的规矩,但还是欣然接受了。

    拿出信封里的地址,发现上面标注的位置是一处偏远的小山村。

    我见地方还有些远,便问徐半仙让我多久取回来。徐半仙却伸出三根手指,说最多不能超过三天七十二小时。

    地方虽有些偏,但三天之内带回一些香烛,到也没啥难的。感觉这三天完全就是徐半仙给我放的假,就是出门旅游三天的事儿。

    吃完早饭,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便到福寿堂给徐半仙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此时,徐半仙却忽然叫住了我:“小城你慢点,我这里还有件东西要给你!”

    说完,徐半仙便从柜台上一把用黄纸包好的长条形物件。

    我不知道这是啥,便开口问道:“徐叔,这啥玩意儿啊?”

    徐半仙却是微微的一笑:“这是一把铜钱剑,我以前在乡下收购的。你带着香烛走夜路,带上这个防身!”

    一听是铜钱剑,感觉还不错。虽然我不认为这三天会遇到什么,但见徐半仙这么好心,也就将其收了起来。毕竟铜钱剑又不长,完全可以放进背包之中,万一遇见啥也好有物件应对。

    告别了徐半仙,我便独自离开了福寿堂前往了汽车站。

    但唯一让我感觉有些奇怪的是,我发现这坐车的地点竟然不是长途车站,而是一处远郊的老式住宅区,又偏又旧。

    就算这会儿是大白天,看上去也阴森森。来到这里之后,我发现这里根本就是住宅区,那有什么狗屁汽车站?

    而我还问了好几个行人,人家一听什么“幽香汽车站”全都和见了鬼一样,转身就跑。

    当时就糊涂了,这啥到底情况?问个汽车站也这么难?

    就在我准备拿出电话问问徐半仙的时候,一位盘着头拿着拐杖的老太婆却向着我迎了过来:“小伙子,你找幽香汽车站啊?”

    我见有老婆婆要向我指路,我还挺高兴:“是啊奶奶,你知道车站在哪儿吗?我转了半天都没找着!”

    老妪眯着眼:“你当然找不着了,来我带你去!”

    说完,老妪自顾自的带起了路。我见就是个老太婆,也没什么防备便就跟了上去。

    可后来我才发现,这所谓的幽香汽车站,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家车站,而是私人私设的。

    而且车站的位置,就在这老式住宅区的地下停车库。

    来到这幽暗异常的地下车库,不时能听到“嘀嗒嘀嗒”的滴水声,总感觉怪怪的。

    而且在这么老的住宅区里,竟然还有停车库,当时的建造者也算有先见之明。

    就在我打量四周的时候,一个很是苍老并且沙哑的男人声忽然在幽暗的地下车库里响起:“老婆子,是有客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