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谁会死
    忽然见到男鬼已经挣脱,殷士飞已经倒地不起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我显得很是惊讶。

    见男鬼举起利爪对着殷士飞扑过去的时候,我更是心头一震,对着殷士飞便爆吼了一声:“小心!”

    随着一声大吼,我根本就没有去理会对着我扑过来的女鬼,而是对着那只男鬼冲了过去。

    要是我现在不冲过住制止,殷士飞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何生猛异常的殷士飞会被突然打翻在地,但此时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探究这个。

    箭步而上,手中桃木剑直指男鬼。男鬼好似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猛的回头见我对着他举剑刺来,随即就是一声刺耳的咆哮:“找死!”

    看着那狰狞的面孔,我并没有退缩和惧怕,更是加快了步伐。

    当我即将临近那只男鬼的时候,我举剑猛的跃起,嘴里也爆喝一声,一剑劈向了男鬼。

    男鬼刚才虽然被殷士飞打得够呛,但实力依旧远高于我。此刻他完全的暴走了,见我一剑劈来,身子在刹那间鬼魅的消失。

    结果可想而知,我这一剑直接就给劈空了。不等我再次做好准备,只感觉后背一凉,一股阴煞之猛然至我身后袭来。

    这股阴冷凉感刚一出现,心头便是“咯噔”一声,暗道不好就想回身反击。

    可是已经晚了,我只感觉后背传来一股大力,紧接着一阵剧痛袭来。

    感觉胸口闷热,仿佛有股热流猛的至下而上直冲喉咙,“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当场喷涌而出。

    而我也在这股大力之下,直接就被打翻了出去。最后“噗通”一声,直接摔在了殷士飞身旁。

    殷士飞此刻看上去异常的虚弱,胸口不断起伏。他见我被男鬼打倒,有些艰难的扭过脑袋:“没、没事儿吧!”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的瞪了男鬼一眼:“死不了!”

    说着,我便将殷士飞扶起。同时问他怎么如此虚弱?刚才还那么猛。

    结果殷士飞苦笑了一声:“是、是秘术,时、时间到了!”

    我倒,果真和我猜测的一般。殷士飞之前使用的是符咒秘术,通过符咒的力量强行提高身体机能。

    不过这样的效果也只是暂时的,是借来的而且会付出代价。

    看样子殷士飞就付出了代价,短时间内没能解决掉男鬼,现在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人家虐!

    “能伤到我,你应该感到很荣幸!”男鬼站在我们约五米的位置,此刻冷冷的开口,一条鲜红色的长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嘴唇。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今晚就用你们的鲜血和精元,来滋养我的身子!”

    我咬了咬牙,再次放出狠话:“别高兴得太早!一会儿就弄死你!”

    说着,我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桃木剑,同时另外一只手已经攥好了一道三清镇煞符。

    这三清镇煞符也是我最后的底牌,如果我能抓住机会将其贴在男鬼的脑袋上,那么就还有赢的希望。

    要是失败了,那今晚可能真就要折在这里了。

    男鬼见我不屈服,嘴里冷哼:“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

    说着,他再一次对着我扑了过来。

    看着他那一口獠牙以及锋利的利爪,其实我并没有多少底气。我独自想要战胜他,机会更是渺茫。可是我又必须站出来,要不然我和殷士飞都活不过今晚。

    手中桃木剑再次斩出,想要劈死男鬼。可是男鬼的速度太快,他又一个闪身,迅速的躲开了我的攻击。

    见他躲过我这一剑,就准备举剑回防,可是我的速度始终要慢上他一些。

    只见人影闪烁,他已经出现在了我的侧面。而且男鬼对我并不客气,举起一只利爪便结结实实的抓在了我的左胸之上。

    锋利的鬼爪,如同弯刀一般。这么一爪,本应将我抓得皮开肉绽,最轻也会被划出数道血口子。

    但是奇异的一幕就在此时出现了,当男鬼的利爪抓在我左胸上的时候,却传来金属般摩擦的声音“吱吱吱”!

    而且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疼痛,更没有看到鲜血的益处。

    这一爪后,男鬼显得异常的惊讶。他惊恐的盯着自己那如同弯刀般的利爪,发现自己的鬼爪好似被腐蚀了一般,竟然在慢慢的融化冒出一缕缕的黑烟。

    男鬼惊恐哀嚎,同时很是惊疑的看向了我的左胸。

    因为我的t恤,前胸和后背都被抓烂,我所幸一把便将其扯了下来,赤裸上身。

    褪去上衣,我低头检查了一眼刚被抓的左胸。发现自己左胸上除了那条栩栩如生的龙行纹身以外,并没有一点伤口。

    我显得极为惊讶,不明原由。但看见男鬼的一只鬼爪出现了融化时,我又是一惊。

    一个念头忽然在我脑海中划过,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沉睡在我身体中的美女姐姐所为?

    感觉有可能,棺材刘说过,我左胸前的龙行纹身便是沉睡在我身体中的美女姐姐。

    美女姐姐乃天上地下特殊的存在,虽然她在沉睡,但其威严岂是这么一只恶鬼可以侵犯的?

    虽然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是否正确,但我没有被抓伤,男鬼的利爪出现融化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见男鬼受到创伤,我抓住机会再次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就准备再与那只男鬼分一个胜负。

    男鬼好似早被吓破了胆,而且身体中的煞气也减弱了很多。他这会儿除了惊恐的盯着我左胸前的龙行纹身以外,好似还异常的恐惧和害怕。

    如今生死攸关,只要彻底将对方杀死,才是真正的安全。所以我没有一点留手,出手迅速。

    长发男急忙仓促应对,加上被破了煞气又少了一只利爪,反而变得异常迟钝,攻击力也大大锐减!

    我与男鬼激战十几个回合,已经占了上风。眼间就要将其击杀,可是那只男鬼却迅速的与我拉开距离,来到那只身受重伤的女鬼面前。

    我以外他要带着女鬼逃走,便准备去追。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那男鬼猛的张开了利嘴,对准了女鬼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女鬼虚弱,那有力气反抗?哀嚎了几声,说了一句“夫君饶命”,然后便被那只男鬼吸去了精魄鬼元,当场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女鬼虽然可恶,但对这只男鬼到也真情。没想到这只男鬼如此无情无义,竟然连自己的老婆都杀。

    我更是愤怒,提着桃木剑就杀了上去。

    男鬼吸食了女鬼的精魄,实力又要比刚才强上了那么一点。不过他始终少了一只手,而且在我亮出左胸前的龙行纹身后,他还很忌惮的模样,很多是有都显得唯唯诺诺不敢全力出手。

    正是因为如此,我抓住机会,猛的一剑刺出,直指男鬼要害。

    男鬼大惊,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候,竟然徒手抓住我的桃木剑,不顾桃木剑对他的伤害,猛的一用力,竟然生生的将我手中桃木剑夺了去。

    随后一把将其扔出了七八米远,同时他还狰狞的对我开口道:“就算你有龙气在身,没了桃木剑我看你还能如何杀我!”

    听他如此开口,我不由一声冷哼:“今夜你必死!”

    说着,我另外一只手猛的扯下了胸前的海螺。对准了男鬼的脑袋就猛砸了上去,海螺上加持有美女姐姐的法力,我猜也能克制这只长发男鬼。

    男鬼根本就没有意料到我胸前的海螺竟然也是一件克制阴煞的宝贝,结果当场便被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海螺不偏不倚的真巧就砸在了男鬼的胳膊上。

    男鬼“嗷”的就是一声惨叫,捂着肩膀便猛的往后倒退。

    如今男鬼已经严重受伤,此时使用三清镇煞符咒,时机再好不过。

    想好这里,我拧着符咒就对着男鬼冲了上去,就准备来上最后一击。男鬼可能也知道我手中符咒的厉害,这会儿不断闪避,连连逃窜。

    但就在此时,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的殷士飞忽然出现,只听他一声低吼:“受死!”

    紧接着,只“嗖”的一声,一把桃木剑当场刺穿了男鬼的胸膛,直接就把长发男鬼变成了羊肉串!

    男鬼被桃木剑刺穿,并没有立刻身死,而是站在原地发出阵阵哀嚎。

    也就是殷士飞这么一剑,给我创造了机会。当场凌空跃起,手中符咒“啪”的一声便贴在了男鬼的脑门上。

    同时,双手迅速结出一道剑指,嘴里随即喊了一声道家“破”字诀:“急急如律令,破!”

    咒令一起,贴在长发男鬼额头上的符咒“嗡”的就是一声爆响。

    随着一声巨响,男鬼的哀嚎声顿时戛然而止,紧接着他便化作点点光华,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结果。

    随着长发男鬼的消失,周围仿佛也恢复到了平静。夜风吹过,带着一丝清凉却也不阴寒。

    我看着气喘连连,嘴角上还挂着血迹的殷士飞,不由的相视一笑。

    紧接着只听“噗通”一声,我二人都很是疲惫的双双倒在了地上。

    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除了身体上的疲倦,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和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