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棺中鬼
    我和殷士飞通过三只蛾子好不容找着了女鬼,可是当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她竟然跪在一口悬吊的石棺前啼哭。

    见到这儿,我和殷士飞都是一愣。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先不说女鬼。就是那口被铁链悬吊的石棺,便已经很是吓人了。

    大约在原地愣了几秒,一旁的殷士飞便准备动手。可是却被我一把给拽住,同时低声开口道:“别急,那棺材有问题!等等看!”

    因为我发现这里的阴煞之气极重,有煞气出现,便说明这里有更加凶悍的脏东西存在。

    如果不弄清楚,我们很有可能吃亏。所以我可就不敢乱来了,也不能让殷士飞胡来。

    殷士飞被我拽住,开始还有些不乐意。说女鬼就在眼前,让我别怂。

    可是他话音刚落,整张脸便变了颜色。只见那口悬吊在大石块下的石棺,此刻忽然发出“吱吱吱”的石块摩擦声,同时石棺上的棺盖也在此时一点一点的移动,缓慢的出现了一条缝。

    随着缝隙的不断扩大,一只苍白的大手随即便探出了棺口……

    见到此处,我二人身体都是为之一震。殷士飞就算在傻,此时也不敢乱来,急忙和我压低了身子,开始密切的关注那口石棺。

    至于跪在地上的那只女鬼,这会儿哭得也就更大声了,那声音直叫一个凄惨,听得人后背发凉。

    反观石棺,随着棺材盖的打开,一名面色苍白的长发的白衣男子,此刻就这么从棺材了缓缓的爬了出来。

    忽然看到一名长发男子,我和殷士飞都瞪大了眼睛,身体也都是一哆嗦。

    三个字猛的就跳进了我的脑海“棺中鬼”,俗语有云,世有两大凶煞。镜中魂,棺中鬼。

    这突然出现的长发男,明显就是一只阴煞男鬼。而这里的煞气,也伴随着男鬼起棺变得越来越浓。

    对付跪在地上的女鬼,我和殷士飞肯定没问题。可是现在加上这么一只阴煞之气很重的棺中鬼,那可就难办了,就算胜了也得付出一些代价。

    要是我二人就这么冒失的和对方干起来,今晚或许就会折在这里,所以只能暂时退走,等回家准备了黑狗血和狗毛鞭后再来此地也不迟……

    想到此处,我的心跳也骤然加速,噗通噗通的的跳个不停,生怕被不远处的长发男鬼给发现。

    我用手蹭了蹭一旁的殷士飞,然后压低了声音开口道:“殷士飞,我们该走了!”

    殷士飞虽然也很震惊,可这会儿却看得正起劲:“城子别慌,咱们再看看!”

    见殷士飞不走,我也没办法也不好独自一人跑路,就继续停留了下来,不过却把精神打到了十二分。

    长发男鬼在爬出棺材之后,直接就跳到了地上。跪在地上的女鬼见男鬼出现,对着男鬼就是一叩头,同时还带着哭腔开口道:“夫君,奴家该死、奴家没用,今晚没能吸到精元回来供奉夫君!还被两个道士给打伤了!”

    一听这话,眉头随之一皱,之前女鬼口中的夫君,看样子应该就是这只男鬼。

    可是我怎么看,这女鬼怎么像奴隶,根本就没有夫妻平等一说。

    女鬼话音刚落,那男鬼抬腿就是一脚,当场就踹在了女鬼的脸上:“没用的东西!”

    女鬼被踹了一脚之后,不仅没有怨言,反而还不断道歉,说明天一定给他吸来活人精气供奉那只男鬼。

    见到这里,我感觉差不多。便再次让殷士飞离开,殷士飞虽然还想看一会儿。可是也通过对方散发出的阴煞之气,知道以我二人现在的道行很可能不是那只男鬼的对手,所以殷士飞“嗯”了一声,便准备和我离开。

    可我二人刚一转身,身后便响起了那个阴冷低沉的男鬼声音:“看了这么久,又打伤我内人,现在说走就走吗?”

    话音刚传进耳朵,我便感觉后背发凉。阴着脸,大感不妙,没想到我们如此小心,对方竟然早已发现。

    殷士飞见我们被发现了,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要。他一脸凝重,对着我开口道:“城子,你说我们怎么办?跑还是不跑?”

    还不等我答话,我二人便感觉一阵阴风席卷而过。紧接着,那只男鬼便挡在了我们身前。

    而我们身后,也被刚的女鬼挡住。就算想再想逃,恐怕也没了机会。

    见已经没了退路,嘴里猛的一咬牙,然后缓缓的拔出了桃木剑:“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和他们做个了断!”

    殷士飞根本就是一根筋,他这会儿听我这么说,一点没怯场:“好,干他娘的!”

    说着,这小子也迅速紧了紧黑手套,就准备在这里和这两只鬼分一个雌雄!

    男鬼见我二人如此,很是轻蔑的一笑,随即只听一声冷哼:“就你俩这等道行,还想和我动手?”

    话音刚落,只感觉一阵阴气猛的袭来。周围顿时阴风大作,阴寒的感觉刹那间席卷全身。

    手中紧了紧桃木剑,当即便是一声大吼:“动手!”

    说着,我第一个就冲了上去,用行动证明,今晚会折在这里的不一定就是我二人。

    殷士飞也不含糊,也紧跟着我冲了上来。这对鬼夫妻见我们动手,也在刹那间猛扑了过来。

    就此,我们直接就打在了一起。

    女鬼到还好,刚才被我们重伤,后来又被男鬼踹了一脚。此刻根本就没啥战斗力,不一会儿便受伤退场,没有了威胁。

    可是反观那只长发男鬼,那可就有些难对付了。我二人合力,竟然还被他不断逼得后退,而且他出手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几分钟后,我只感觉那厉鬼每一爪落下,都震得我虎口发麻。

    殷士飞更是被一爪拍翻在了地上,要不是他的手套是特制的材料,恐怕他的手臂都被抓得皮开肉绽。

    我猛的一剑斩出与男鬼拉开距离,回头查看见殷士飞这会嘴角挂着鲜血,正艰难的起身。

    “殷士飞你t事儿吧?”我大声的喊到,真怕这小子被拍出了内伤。

    可殷士飞此刻却是怒目圆睁,瞪着那男鬼便爆吼了一声:“别得意,老子今晚就废了你!”

    说罢!殷士飞迅速抽出一道黄纸符,同时举起拳头猛砸胸口。这一幕着实把我给惊呆了,打不过也不至于自残吧?

    一拳之后,殷士飞“噗”的就是一口鲜血,当场便喷在了他手中的黄纸符上。

    这还没完,随后殷士飞用指尖夹着染血的黄符,并且迅速结出一道剑指,嘴里随即爆吼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开!”

    这是道家“七字真言”,也是阵列施法口令。

    口令的响起,殷士飞手中那道已经被鲜血打湿的黄符却在此时“轰”的一声便燃烧了起来。

    随着黄符燃烧殆尽,殷士飞整个人的气场陡然大变。

    他的脸色此刻变得通红,双眼也开始充血,变得血红血红的。脖子和手臂上的青筋顿时暴起,加上这小子本来就比较魁梧,所以此时看上去就和吃了春药的猛男差不多。

    我看得是一愣一愣的,完全被震惊到了,第一次知道符咒竟然还能当春药使!

    不远处的男鬼却是冷声道:“螳臂当车,这点道行还敢多管闲事!”

    男鬼语气冰冷,话语之中充满了自信。而且这个时候直接就放弃攻击我,而是转身冲向了殷士飞。

    殷士飞这会儿根本不惧,对准了男鬼就迎了上去。男鬼也不客气,对准了殷士飞的脑袋就是一爪抓出,准备抓碎他的脑袋。

    可是殷士飞也不闪躲,嘴里还冷冷的开口道:“找死!”

    说完,他带着黑手套的手以极快的速度砸出,不仅绕过了利爪,最后还一拳就砸在了男鬼的面门上。

    只听“砰”的就是一声闷响,本来强悍异常的男鬼,此刻竟然被一拳砸趴在了地上。

    卧槽,这一幕实在是太过惊人。当场便惊得我张大了嘴巴,这尼玛什么情况?这小子怎么刹那之间变得这么生猛?难道那符咒真可以壮阳?

    男鬼一时间也被砸懵了,还没完全起身便被殷士飞一手抓住脚踝。最后直接就将他给抡了起来,然后又猛的往地上砸去。

    接下来,只听“砰砰砰”接连数声闷响,刚才还强势无比的男鬼。此刻竟然就和一只小鸡儿差不多,除了没有丝毫反抗能力以外,还被殷士飞拎着脚猛抡。

    那小子一边狂砸对手,还一边骂人家:“装你妈个逼,我让你嘚瑟,我让你打我……”

    至于那男鬼,这会儿别说反抗了,嘴里除了“嗷嗷嗷”乱叫,根本啥也做不了。

    早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女鬼见自己的夫君被殷士飞狂抡,这个时候异常愤怒的冲了过来:“放开我夫君!”

    我见那女鬼要对殷士飞动手,直接挡在了那女鬼面前。女鬼见前路被我挡住,一双眼睛怨毒的瞪着我:“我要杀了你!”

    说罢!女鬼一脸狰狞的就向着我奔袭而来。

    可我和女鬼才刚一交手,身后的殷士飞却忽然传来一声哀嚎。

    忽然听到殷士飞哀嚎,我猛的回头。只见男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出来,此刻的他满目怒气黑发乱舞,正举起利爪对着殷士飞扑了过去。

    而刚才还生猛异常的殷士飞,此刻就好说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