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二十章 荒野林
    忽然看见这名男子拿出一道黄纸符,心头略微有些惊讶。

    我发现那黄纸符竟然是一道正统的道家符咒,中心部位还用朱砂墨刻画有“令”字。

    而这样的符咒,一般的普通人根本就不会有。此刻见这小子拿出这么一道符咒,还大喊了一声妖孽,心中多少都有些狐疑。

    莫非,这小子也是一名拥有真本事的道士?

    刚想到这儿,那小子便已经冲到了近前。举起符咒就想往我脑门上拍,而且身手还不错。

    “妖怪,今晚就是你的死期!”那小子粗重的开口。

    我见那小子连活人和妖怪都分不清,感觉这小子就算有些真本事,也都是那种比我还要菜的角色。

    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便大声的开口道:“你看清楚,老子是人不是妖怪!”

    话音刚落,那小子才回过神来。站在原地打量了我几眼,不由的露出一脸的傻笑:“嘿嘿,嘿嘿。不好意思,搞错了。”

    直到此时,我才多打量了他几眼。发现这小子身高和我差不多,但比我壮,表面上感觉看有些傻乎乎的。

    此时听他道歉,到也没介意。此地不宜久留,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要是女鬼回来了,一定会被发现,所以必须先躲起来。

    可我正准备开口,周围的风忽然停了,那种凉意好似又往下骤降了一些。

    不仅如此,最让感觉头皮麻烦的是。只见那小子的背后,此刻竟然有一颗人头从他的身后缓缓升起。

    随着那颗人头一点一点的从那小子的肩膀处冒出,我只感觉头皮麻烦,一时间竟也愣住了。

    一头垂直的长发,白皙的面庞,没有瞳孔的眼睛。这、这不就是一只女鬼吗?这一切都让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可是那小子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见我惊恐的盯着他,他还有些疑惑,用着沉闷的口气开口道:“哥们儿,你盯着我干啥啊?刚才那啥,真不好意思!此地不宜久留,你快走吧!”

    而他话音刚落,那突然出现的女鬼竟然猛的扬起了头,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就准备去咬那小子的脖子。

    暗道不好,对着那小子便爆吼了一声:“下心!”

    说完,我拔出桃木剑就往那只女鬼的脑袋上狠狠的砸了过去。

    女鬼见我扔出了桃木剑,根本就不敢下口。就算能咬伤那小子,也一定会被我扔出的桃木剑砸中。

    权宜之间,女鬼只能选择躲避。但躲避之前还是一爪拍在了那小子的背上,然后迅速的闪在了一旁。

    因为小子被女鬼拍了一个正着,直接就被拍翻在了地上。这会儿“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但见他并没有什么大碍,也没有去管他。而是对准了女鬼就扑了过去,同时对着他喊了一声:“快起来!”

    说罢!我已经抽出了一道镇煞符,硬着头皮往前冲,准备一符咒先拍翻那女鬼再说。

    可能是那女鬼吸了阳气的缘故,自身实力要比我想象中的厉害,远比一般的游魂野鬼也要强上一些。

    当我拿着符咒冲到她近前尸,女鬼不仅不怕我手中的符咒,反而还和我近身搏斗。

    刚才那小子此刻终于反应了过来,见我和一只美女在打,显得有些惊讶:“卧槽,你竟然也是道士!”

    话音之间,那小子竟然不过来帮忙,而是在戴手套。

    当时我感觉很奇怪,你说我都和女鬼干上了,你t来帮忙在那儿戴手套干嘛?

    接下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手套是他武器。黑黑的,月光下还会闪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他戴上手套之后,迅速的冲了过来而且嘴里还大喊了一声:“鬼娘们儿,受死吧!”

    说完,这小子猛的跃起。握紧了拳头就往那女鬼的面门砸了下去。女鬼想躲但却被我一把抓住手臂,一时间根本就躲不开。

    结果可想而知,只听“砰”的一声,那小子一拳便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那女鬼的脸上。

    被砸后的女鬼,立刻便发出一声哀嚎,随即便往后倒飞了出去。

    我箭步跟上,就想直接补上一刀,立刻了解了这只女鬼。

    可是随着那只女鬼一声低吼,她又猛的弹了起来。

    这一刻,她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周围那种阴寒的感觉变得更加猛烈与直接。

    “该死的,我要吸了你们!”女鬼的脸色此刻变得狰狞,露出一嘴的獠牙。

    因为女鬼的气势突然发生了变化,所以我并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停在了距离她约五米的位置,并将刚才扔过来的桃木剑捡了起来。

    我拿起桃木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是吗?那你来试试。”

    我的道行和棺材刘比,虽没有可比性。但好在学得的都是一身真本事,只要不是那种很凶煞的恶鬼。对付这类害人的鬼魂,到也不惧。

    而我话音刚落,那小子也来到了身旁。他警惕着不远处的女鬼,同时对我开口道:“哥们,我叫殷士飞!等搞定了这女鬼,我请你吃夜宵。”

    听那小子自我介绍,并且杨言要请我吃夜宵。嘴角露出一丝弧线,然后也开口回答道:“巫诚。”

    话音刚落,对面的女鬼便已经向着我们杀了过来。

    我和殷士飞见对方杀了过来,根本就没有丝毫退缩,各自摆好架势也迎了上去。

    此时的女鬼很是狂暴,嘴里“嗷嗷嗷”的不断撕喉,一双利爪不断向着我们劈来。

    我和殷士飞联手,到也不惧。而且我奇异的发现,殷士飞手上戴的黑手套竟可以抵挡女鬼的攻击,而且女鬼的锋利的利爪根本就抓不破那手套。

    就这般,我和殷士飞一左一右。不断的防守反击,防守反击。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我终于看见了破绽。心头一喜,桃木剑对准了女鬼就刺了上去。

    因为女鬼此刻被殷士飞牵制,此刻根本就难以回防。结果可想而知,只听“啊”的一声哀嚎,那女鬼当场便被我刺穿了手臂。

    虽然不足以要了她的命,却可以将其重创。

    女鬼被刺穿了手臂,那还敢继续和我们战斗?猛的往后跳出了老远,并且用怨毒的眼神盯着我:“等我夫君回来,一定杀光你们!”

    殷士飞见女鬼都这般田地了,竟然还敢放狠话。于是很是嚣张的开口道:“鬼娘们儿,别说你夫君来了。就算你全家来了我也灭他个干净!”

    说着,殷士飞举起拳头就冲了上去。而我也不想放过这只女鬼。这种害人精,让她多活一天,就多一个人受罪。

    于是我紧随其后,也对着女鬼冲了上去。

    女鬼已经被我们打怕了,见我和殷士飞冲了上来。转身就逃,而且速度异常的快。

    事已至此,断然不能放过这只女鬼。所以我和殷士飞不断往前追,可是我们的速度那有女鬼快?

    不到五分钟,便跟丢了。我见跟丢了,暗骂一声可惜。想要再次找到这只女鬼,恐怕又要耗费一些周折。

    殷士飞见我一脸郁闷,嘿嘿一笑,然后迅速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怀表,然后还对我得意的开口道:“城子,有我这东西,那女鬼逃不了!”

    忽然听到殷士飞如此开口,我显得有些惊讶:“哦?是什么东西?”

    说着,殷士飞便缓缓的打开了怀表一样的东西,然后递过来给我看。

    我见殷士飞如此小心,还以为是个什么宝物。可凑近一瞅,却发现这怀表里竟是三只长得和飞蛾差不多的虫子!

    “蛾子?”皱着眉头疑惑的开口。

    可是殷士飞却摇头:“不全是,它的名字叫做蛾虫蛊!”

    “蛾虫蛊?”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儿,难免有些耳生,根本不知道是啥了。

    殷士飞见我不解,便一边放出这三只蛾子,一边对我解释。

    说这东西是他培养出的一种稀有蛾子,这种蛾子有一种能力。通过一种神奇的秘法,便能操控它在方圆五里之内,寻找到特定的目标。就和训练出来的警犬差不多!

    听到这些,我感觉很是神奇。以前听棺材刘说,在巫蛊苗疆,有人专门养虫而且可以随意操控虫。

    想来眼前这个叫做殷士飞的年轻男子,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苗疆后裔,要不然他怎么能驱动虫子?

    心中虽然这般想,但却没有说出来。因为棺材刘还说过,会苗疆巫蛊的人大多都是邪门歪道,让我若是日后遇见,一定要敬而远之。

    但现在抓女鬼要紧,也不顾不得那些,也懒得多问。

    随后,殷士飞便操控着三只“蛾虫蛊”开始寻找逃跑的女鬼。

    那三只蛾子是白色的,身上有荧光粉,所以在黑夜之中也能清晰的看见它们。

    就这样,我和殷士飞跟在三只蛾子的后面,便向着更是荒凉的土坡跑去。

    这一追就是半个多小时,当我们来到一处乱石林后。忽然发现三只蛾子停了,这会儿正在一块大石块的上空盘旋。

    殷士飞见到这儿,当场便笑着开口道:“他奶奶的,找到了!那女鬼肯定就在那大石快后面!”

    一听这话,我再次抽出后背上的桃木剑,就准备斩草除根。

    紧接着,我和殷士飞悄悄的摸了上去,准备给那女鬼来一个措手不及。

    可当我们来到大石块的另一侧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因为我们发现,在这大石块后面竟然用铁链悬吊着一口很是粗糙的石棺材。

    而刚才的那只女鬼,这会儿竟然就跪在那口棺材前大哭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