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十九章 被鬼缠
    当邴晓旭说完整个前因后果之后,我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根据我以往的经历和判断,如果他说得没错,他肯定是在坟窝子里睡觉的时候,被一只艳鬼给看上来了!

    这一个多月以来,那女鬼一只都在吸邴晓旭的阳气,这才弄的他瘦成现在这般模样。

    若是再这么下去,过不了一周,邴晓旭肯定会没命。

    刚想到这里,便听到一旁的徐半仙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他甩了甩袖子,对着邴晓旭说了一句:“待贫道先算上一算!”

    说着,徐半仙便闭上了双眼,举起右手就开始一阵乱戳。

    见徐半仙这副模样,我又知道他要骗人了。心中虽然鄙视,但也没有打断。徐半仙虽然骗人,但待我也不错。

    邴晓旭见徐半仙这般架势,双眼瞪得老大,一脸期待的模样。

    过了约五分钟,徐半仙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露出一脸沮丧的表情并且连连摇头。

    邴晓旭见徐半仙如此,心里有些慌了。连问徐半仙结果,问他还有没有救!

    徐半仙长叹了口气儿,故作模样:“哎!你这是前世孽缘,今生人家来讨债了!”

    听徐半仙如此开口,我的脸色很是尴尬抽了抽。暗骂徐半仙啥也不懂,这会儿又在故弄玄虚,准备敲竹杠了。

    可是邴晓旭却信以为然,急忙开口询问:“大师,什么前世孽缘,你能不能说清楚些?”

    徐半仙见邴晓旭焦急,当场干咳了两声,把手指放在茶几上有规律的敲击。

    邴晓旭见徐半仙这般,立刻便明白了规矩,迅速从兜儿里掏出五百块钱,又急忙的给徐半仙递了过去:“大师请收下,要是大师能帮我化解,日后必有厚报!”

    徐半仙一听人家必有厚报,精神也是为之一震。然后编造了一个异常离谱的故事,说人家邴晓旭上辈子是个情种,处处留情,纳妾十八房,唯独冷落正室妻子。

    正因如此,邴晓旭欠下了姻缘债。今生他之所以掏不到老婆,也就是因为前世桃花太旺。

    还说什么,如今他前世妻子找上门来,誓要将他吃干抹尽,找回生前的亏欠。

    如果今天不是遇到他徐福徐半仙,邴晓旭也就只能等死……

    邴晓旭听得那叫一个认真,见徐半仙说得头头是道,有凭有据的差点就没跪下给他磕头。

    最后徐半仙又让这邴晓旭花了九百九十八买了一尊成本价只有十八块的道德天尊的神相,还说只要这东西拿回家日夜供奉,斌晓旭也就不会有事儿了。

    结果邴晓旭很是欢喜的花了九百九十八,并且连连对着徐半仙道谢。

    还说以后若是再没梦见那女人,他一定给徐半仙包一个大红包。

    徐半仙却佯装出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说什么这是他们修道之人应该做的。

    算算时间没用到四十分钟,徐半仙便净赚一千多块。而且就他那道德天尊神相,别说能挡住女鬼了,就算邴晓旭用来保命都没可能。

    我见邴晓旭离开便找了个借口,说去送送顾客便跟出了门,徐半仙也不没阻拦只是挥了挥手。

    我迅速的出了门,见邴晓旭并没走远,便直接追了上去。

    邴晓旭见我追上来,问我还有啥事儿,我借着徐半仙的名号说:“哥们,我师傅忘记了给你一样东西!”

    说着,我直接拿出了一道以前棺材刘所画的平安符,并将其交给他,让他日夜带在身上以求平安。

    邴晓旭见我给他平安符,就又要给我钱。但是被我拒绝了,我只是向他打听了一下他那晚所睡坟地的准确位置。

    有了这道平安符,那艳鬼三日之内断然进不了邴晓旭的身,可保邴晓旭三日。

    而我打算利用这三日,通过棺材刘传授我的真本事,加上从那本破书上学来的三清符咒术除了那女鬼,以此保住邴晓旭的性命!

    邴晓旭对我并没有任何提防,如实告诉了我那处野湖和坟地的准确位置。

    在得知这些消息之后,我送邴晓旭去了公交车站。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他一会儿菜市买只黄鸡取血,并用黄鸡毛沾血贴在门框上,以此做一个双重保险……

    送走了斌晓旭,我独自回到了福寿堂。刚回到福寿堂便见到徐半仙在换衣服,徐半仙见我回来,直接对我开口道:“小城啊!中午我有点事儿,需要出去一趟。下午你也不用来上班了,我给你放半天假。”

    一听这老小子要出门,还给我放假,心里挺高兴的。我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准备准备,今晚就去那野湖附近找女鬼。

    随后,徐半仙便穿得人模狗样的出了门。而我也回到了住处,开始准备今晚要用到的家伙。

    一把专克阴煞的桃木剑,三道在破书上学来的三清镇煞符,以及从棺材刘那儿搞来能开天眼的特制牛眼泪等。

    等准备完这些东西之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四点。出门吃了个饭,便开始往邴晓旭口中的野湖驶去。

    野湖距离我们这儿有些距离,在市区的另一头。加上我不是很熟路,所以当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这里属于郊外,几乎没啥行人和车辆。加上这会儿天已经天黑了,所以我在这里转了半天才找着去野湖的路。

    沿着杂草丛生的小道不断往里走,看着四周摇椅的杂草和“呼呼”的风声,只感觉渗得慌。

    我真的很难理解斌晓旭这个程序猿饥渴到了什么程度,为了看个美女洗澡,没事儿往这荒郊野外跑。

    不过一想到这附近有只害人的女鬼,我又提高了警惕放缓了脚步,且压低了呼吸。

    邴晓旭说过,当时他睡的坟窝子旁有一个大枫树。只要我找着了那棵大柳树,就一定能找着那只女鬼。

    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在杂草丛生的野湖旁缓慢潜行,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果真看见了一颗大枫树。

    而枫树的下方,有很多长满杂草的小土包,想来邴晓旭当初就是睡在了这里。

    来到目的地之后,我仔细的闻了闻,并没有感觉到鬼气。便找了一处隐蔽的灌木之中躲藏,然后用手抹了一点特制的牛眼泪,在自己的肩膀和眉心各处点了一下。

    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为了暂时压制身体中的火气。只要人的火气减低了,很多平时用肉眼看不清的东西,也都可以看见。

    这就是俗称的开天眼,不过凡是都有例外。有一种眼睛,就算不降低三火,也能看见那些脏东西,这种眼睛便叫做阴阳眼。

    不过很遗憾,我并没有这种眼眸,只能用棺材刘教我的土办法行事!

    等降低了自身火气,开了天眼之后。剩下的便是守株待兔,邴晓旭有我的平安符,那女鬼今晚肯定进不了邴晓旭的身。

    到时候等她回来,我就杀她一个措手不及。对付僵尸我不行,但对付一般的鬼魂,还是有些底气的。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约在这里躲了好几个小时,也都没见到那女鬼回来。

    看看时间,差不多都过了子时,也就是凌晨两点左右。

    可是那女鬼依旧没有回来,按理说那女鬼进不了斌晓旭的身应该早就回来了,可为何迟迟不出现呢?

    心中很是疑惑,但也没辙,只能继续在这里等。

    可没过几分钟,我忽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动静,哪里好似有什么声音传出。

    见有异动,便竖起耳朵仔细去听,只听“噜、噜”的声音不时从那里传来。

    在这夜深人静的郊外,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声音。而且听上去好似低吼,又好似有人在打呼!

    不敢大意,但也必须去看一个究竟。于是很小心的往不远处的杂草丛中靠近,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

    我的移动速度很慢,但也没用多久便靠近了声音的源头。

    我轻轻的拔开杂草,通过一条缝就往里看。结果这一看之下,顿时让我大感觉惊讶。

    只见距离我不远处的杂草丛里,竟然还趴在一个活人。那奇奇怪怪的声音,竟然是这人发出来的打呼声。

    见这里趴着一名男人,此时还睡着了,多少感觉奇怪。我来这里这么久了,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附近有人。要不是他打呼噜,我还真察觉不到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里如此危险。要是让他在这里睡觉,岂不是会成为第二个邴晓旭?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人为何来这里,但见是个活人便想上去叫醒他,让他快些离开这里。

    要不然等女鬼回来,他就会很危险。

    想到这儿,我便准备上前提醒。可就在此时,周围的温度骤然一凉,一股阴风忽然在四周刮起。周围的杂草也在此刻随之摇摆,不断发出“沙沙沙”的轻响。

    这股阴风刚一出现,我便打了一个哆嗦。暗骂一声不好,想必是那女鬼要回来了。

    可是不远处的男子的,却依旧睡得正香。

    为了以往万一,我急忙冲了过去,对着那名男子便是一阵孟摇:“兄弟,兄弟醒醒!”

    男子被我摇晃了一会儿,开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我见他醒了还有些高兴,便准备给他解释一番,然后带他迅速离开。

    可这小子刚一瞧见我,便和见了鬼似的。嘴里“啊”的就是一惊叫,而且还猛的抬手,一拳就向我砸过来。要不是我眼疾手快,肯定会被砸得够呛。

    那小子见我闪躲,也迅速的爬了起来。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抽出了一道黄纸符,见他拿出黄符我还很惊讶。

    可是那小子也不问个三七二十一,对准了我就猛扑了上来并且嘴里还大喊了一声:“妖孽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