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十八章 福寿堂
    福寿堂位于长沙市天心区以南,属于市区边缘。周围除了几家老商铺,也没有什么繁华的商圈。

    刚一进屋,便见到一位身材略微发福小老头坐在柜台前很是猥琐的数钱,看样子有好几万的样子。

    我见小老头并没有发现我,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那个、那个打扰一下!”

    话音刚落,小老头急忙把头抬了起来,见屋里站着陌生青年,迅速的将钱收好然后做出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随即起身对我开口道:“欢迎光临,欢迎光临。请问小兄弟是问事儿呢?还是请神啊?”

    我见小老头开口连连摇头:“不是,我是刘小龙推荐来这里上班的!”

    刘小龙也就是我师傅,棺材刘。

    对方一听我是棺材刘推荐来上班的,小老头的神色明显一变。

    他打量了我几眼,然后很轻描淡写的一笑:“你就是棺材刘的徒弟巫城?”

    听小老头这般开口,我急忙点头并且开口回答:“是的,我就是巫诚。您就是徐半仙,徐老前辈么吧?”

    小老头一听我叫他徐半仙,哈哈一笑:“没错,我就是徐福!”

    见着了正主,急忙将棺材刘给我的推荐信递给了徐半仙。徐半仙接过我手里的推荐信后,拆开看了两眼,然后连连点头:“嗯没错,这是老刘的笔记。来吧,我先给你安排住处!”

    说完,徐半仙便领着我去了隔壁的一条小巷子。我跟在徐半仙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听他开口道:“在我这儿上班没啥忌讳,但有一条规矩你必须遵守!”

    一听有规矩,我急忙竖起了耳朵,问是啥规矩。

    徐半仙语气一转,随即冷哼一声,好似很生气:“对面的灵善堂里住着一老傻逼,你以后千万别和灵善堂里的人有来往。”

    还以为什么规矩,原来是这事儿,到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灵善堂也是做白事儿的,我们两家店算是竞争对手。徐半仙让我不和灵善堂的人来往到也说得过去,因此我也就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不一会儿,徐半仙便把我引到了后街的一处平房内。这里摆放了很多杂货,比如灵牌、纸钱、香烛等东西,除了这些还有一张担架床。

    徐半仙说,我暂时就住在这里也方便照看货物。还说等福寿堂生意好了,就给我换一处好的住处。

    自小就生活在农村,对于住的地方我到不挑剔。这地方虽然拥挤了些,但住人到也没有任何问题。

    徐半仙给我安排好住处后,直接就扔了一把钥匙给我,说这就是福寿堂大门钥匙,让我记得每天早上九点去开门。

    当时挺惊讶的,徐半仙也才认识我不超过十五分钟,便直接将给了我门店钥匙,看来很是信任我。

    因为我第一次来这里,而且又是过来避风头的,所以便要求直接上班。

    徐半仙见我要上班,并没拒绝,随后便把我带回了店里。我问徐半仙,我平日里都要做些什么。

    徐半仙示意我坐下,然后淡淡的开口道:“没啥要做的,有客人的时候你就以我徒弟自居,招待一下客人。没客人的时候做做卫生就可以了!”

    我见内容并不复杂,而且老板徐半仙看样子也不错,加上名字这般阔气想来是个有真本事的玄门正宗。

    安定好后,我给家里和棺材刘回了一个电话。棺材刘听我安定好了,便让我好好跟着徐半仙干,别给他篓子……

    接下来,我就这么的留在了福寿堂。经过我这一个礼拜的观察,我发现我真高估了这徐福。这徐半仙根本就没啥本事,完全就是一个老神棍、老骗子。

    打着看神相面的招牌,专门骗一些土大款。就好比昨天,有位女客人说这几天好似不顺。结果这徐半仙就说人家被恶鬼缠身,吓得人家差点没晕死过去。

    最后硬是敲了人家九百九十八买了一尊成本价不过十八块的道德天尊神相回家供奉,而且还让人家半年后记得回访。

    要不是因为有人要对付我和美女姐姐,害得我们有家不能回。我肯定不会继续留在这里,真不知道拥有一身真本事的棺材刘,怎么就认识这么一个徒有其名,虚有其表的老骗子。

    来这里已经大半个月了,除了每天白天去福寿堂打杂以外,晚上我都会用棺材刘教我的法子练练气,画画符啥的。

    一是为了美女姐姐能够早些苏醒,二是为了在遇见那些真需要帮助的人时,也好能出手帮助。

    毕竟老在福寿堂里跟着徐半仙骗钱,心里多少都有些过意不去。怎么说我也是棺材刘的嫡传弟子,学得三道三清符咒术。

    这一天,我早早的来到店里。刚打开大门,便见到徐半仙正跟着电视里的美女做健美操。

    看着徐半仙穿着一身紧身衣,露出一个大肚子,这会儿正跟着视频中的美女抬腿时,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老小子猥琐。

    徐半仙见我来上班了,一边抬腿一边对我说道:“小城今天帮我买五个包子和一杯豆浆,钱在柜台上!”

    这一切我都习惯了,也不多话。“嗯”了一声,拿着钱便出了门。

    可刚到门口,便见到一位很是干瘦的男子在我们店门口徘徊不定,不时向着我们店内张望,可是又不进去。

    他见我出门,好似很害怕我一般,低着头又急忙走开了。

    我见男子火气很低,本来想好心送他一道平安符。可是见他走开了,我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一会儿,我提着包子和豆浆回来。可刚到门口,我又遇见了刚才的那位干瘦男子。他依旧在门口徘徊,想进去却又不敢的模样。

    他见我回来,竟然又低着头准备离开。我见这干瘦男子印堂发黑,火气极低,而这类人又最召阴邪。现在又在我们店门口来来回回,恐怕是真遇到事儿了。

    于是我便疾步上前将他拦住,然后开口道:“哥们儿,你是不是遇上事儿了?要不进去见见我师傅?”

    我试探性的问道,可是这名男子却有些警惕:“没、没事儿!”

    见他言辞闪烁,肯定不正常,于是又追问了一句:“哥们儿,我师傅可是远近闻名的徐半仙,你找他问事儿,肯定帮你消灾解难!”

    男子一听这话,双眼之中又闪烁出一丝期待:“真的?”

    见男子开口,我便接着回答道:“真的,当然是真的!远近闻名!”

    男子听我如此回答,便有些相信了于是便跟着我向着店里走去。

    刚到门口,我便对着屋里喊了一声:“师傅,你要等的客人到了!”

    徐半仙这会儿已经没有做健美操了,正在给屋里的财神爷敬香。

    这会儿一听有客到,急忙将手中的香插好。

    见我带着一名干瘦的男子进屋,这小老头眼珠子一转,随即便挺直了腰杆,然后做出一脸道骨仙风般的模样:“贫道昨夜难眠,于是掐指一算,便算出今早必有客到。哎!没想到贫道学艺不精,没算出来来客早到,有失远迎!”

    此言一出,我当场便翻了一个白眼,差点没被唾沫给噎死。

    你这老小子真会装,我都跟他快一个月了,除了做健美操和数钱,我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了算卦?

    我虽然不信,可是站在我一旁的干瘦男子却信以为然。那表情真叫一个激动,就好似遇到了活神仙似的,一口一个大师的叫。

    徐半仙示意干瘦男坐下,有事慢慢说。而我也知趣的给干瘦男到了杯水,然后站在一旁细听。

    干瘦男喝了口水,又望了望周围好似很忌惮什么。徐半仙见干瘦男神色紧张,便让他不要慌,说我们店里有神佛庇护,安全得很。

    干瘦男听到这话,好似松了口气儿,然后直接对着徐半仙开口道:“徐、徐大师,你相不相信,相不相有鬼?”

    听到这话,我当场便皱起了眉头。这男子阳气极低,很容易招鬼。这会儿他又这般开口,看来这小子真的遇上了麻烦。

    徐半仙愣了一下,随后又微笑着点头。让干瘦男子继续说,干瘦男子咽了口唾沫,然后便将来这里的始末说了一遍。

    干瘦男说,他叫邴晓旭今年二十六岁单身,现在是一家小公司的程序猿。

    因为家里穷长相也一般,又没车没房,所以想交到一个女朋友很难。所以他在生活上很向往有一个女朋友,上月他偶然听人说,城郊小湖边常常有美女洗澡。

    结果有一晚他和同事喝多了,正巧就在野湖附近,便想过去看看有没有美女洗澡。

    结果到底儿之后,那有什么美女洗澡?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瞧见。加上酒精上脑,当夜就在小湖边睡着了。

    当他第二天醒来后,顿时被吓得亡魂皆冒。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就睡在一处坟窝子里,而且怀里还抱着破破烂烂的女人寿衣。

    邴晓旭哪敢久留?扔掉就寿衣就往回跑。回到家后他总是心有余悸,但也安慰自己,认为自己就是喝多了,恰巧睡在了坟窝子里。

    可谁成想到,第二夜他便梦到个皮肤很白很白的白裙美女,而且还在梦中和他亲热。

    梦醒时分他还很高兴,还挺希望能在做一个同样的梦。

    结果就从那一晚开始,邴晓旭果真每天都能梦见那个白衣美女。而且每天晚上都和他做那事儿,而且每晚都是好几次。最为离奇的是,那梦真实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而再不可再而三,时间久了邴晓旭便发觉不对劲。就算他再希望能交到女朋友,也不至于每天晚上都梦到同一个女人和他亲热吧?

    而且几天下来,他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眶也有些发黑。

    他开始慌了,根本就不知道咋办。开始的时候去路边摊找了几个算命的,钱没少花,可啥忙也没帮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女人所要次数一次比一次多,经过了一个月的折腾。邴晓旭一个一米七几的热血青年,现在竟然不足九十斤。

    邴晓旭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早晚会死在床上。最后他无意中得知我们福寿堂,今早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可是来到这里后却又羞于启齿,结果一直犹豫不定的在门口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