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十七章 操纵者
    左胸前的龙形纹身并不大,约有巴掌大小。但刻画得却无比精致,栩栩如生。就连每一片龙鳞,刻画得都是那样的精准!

    我显得极其惊讶,胸前怎么就出现了这么一条纹身?难道是我昏迷过后,棺材刘和美女姐姐给我刻画上去的?

    可是据我所知,棺材刘除了会做棺材和捉鬼以外,根本就不会纹身啊?如果是美女姐姐,可她为何要这么做呢?

    苦思不得其解,便准备一会儿去找棺材刘。

    填饱了肚子,身体也有了力气。给奶奶打了声招呼,便向着隔壁村的棺材铺走去。

    这一路上我又看了几眼胸前的纹身,发现这条龙纹得还真不错,但唯一的缺点是,这条龙没有睁眼,是闭着眼睛的。看上去倒像是在睡觉,缺少了些威武霸气。

    没过多久,我便来到了棺材铺。距离老远,便见到棺材刘正在铺子前做棺材,锯木头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

    “师傅!”我远远的给棺材刘打招呼。那晚要不是棺材刘,我早就死翘翘的,所以我很是感觉他。

    棺材刘见我出现,也是一阵欣喜。急忙放下手中的锯子,问我身体好点没,什么时候醒的。

    我如实回答了棺材刘,棺材刘见我没事儿,也显得很是高兴。

    而这时,我又开口道:“师傅,我醒来之后胸前咋多了一条龙纹身,是你给我整上去的吗?”

    棺材刘听我这话,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变得有些沮丧。然后叹了口气儿说道:“不是我!是九公主!”

    一听是美女姐姐,当时就给纳闷儿了,美女姐姐好端端的怎么会给我纹一条龙呢?

    “师傅,美女姐姐干嘛给我纹条龙啊?”

    棺材刘苦笑了一下,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在抽了一口旱烟之后才缓缓的开口道:“我的意思是,你胸前的纹身就是九公主!”

    石破天惊,只感觉脑海之中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纹身就是美女姐姐,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满脸的疑云,根本就摸不着头脑。更加不明白棺材刘这话啥意思,纹身怎么就成了美女姐姐?

    棺材刘见我如此,也就缓缓的开口解释道。说我当时尸毒入骨,生命垂危,一般的办法已经无法救治我了。美女姐姐为了保住我的性命,用自己的元丹为我驱毒。而元丹更是美女姐姐的本命源力,没有了元丹,九公主也就活不成了……

    听到这里,我心急如焚,很害怕美女姐姐出事。

    因为着急,还不等棺材刘说完,便又急忙开口:“美女姐姐,美女姐姐难道死了?”

    我瞪大了双眼,心头已经酸楚不已,要是美女姐姐为我而死,我真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

    但好在棺材刘却在此时摇了摇头:“没有,好在你与九公主结有阴亲。九公主虽然没有了本命元丹,但却能寄宿在你的体内,通过你的身体进行自我疗养,从而再次聚集出本命元丹。”

    听完这句话,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儿。可是一想到美女姐姐为了救我,竟然用自己的本命元丹给我驱毒,心里便是感动异常。

    语气变得哽咽,问棺材刘。美女姐姐什么时候能养好伤,能再次修炼出本命元丹,我要当面谢谢她。

    棺材刘却摇了摇头,说这个他就不清楚了。还说我现在与美女姐姐同命,我若死美女姐姐也会跟着死。

    只有活着,同时不断的增加自己,刻苦的加强自身修行,才有可能尽早的帮助美女姐姐恢复。

    我将棺材刘的话牢牢记住,暗道一定要让美女姐姐早些恢复。还有就是抓到那具白纸人,看看是不是村长这老东西又回来了,那晚故意整我。

    因为这几天我都在昏睡当中,所以棺材刘一直不清楚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问我浮尸怎么就给尸变了?

    见棺材刘质问,我很些自责的说出了事前的前因后果。

    我告诉他,白纸人又回来了,而且白纸人就来到了棺材铺,当时就躲在不远处偷开我。可是被我以外发现,后来我追它进入了野林子,这才导致香火熄的!

    话音刚落,棺材刘的身子明显一颤,惊恐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同时还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嘴里连连开口道;不,不可能!它怎么可能回来这样的话!

    我肯定的,并且“噗通”一声就给棺材刘跪下。事前接因我而起,若是我能把我好时间,也不至于让美女姐姐用本命元丹救我,现在需要寄宿在我的身体中疗养。

    棺材刘猛吸一口凉气,胸口也是不断起伏,显得很是不平静。他见我跪下,又摇了摇头并且见我扶起:“小城,事情怨不得你!你以前这事儿真那么简单?就算你不去追白纸人,浮尸依旧会炸尸!”

    听棺材刘如此开口,我有些不明白。难道不是因为棺材前的烛火灭了,这才导致浮尸诈尸的吗?

    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可是棺材刘却摇头:“小城你就不觉得很巧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你刚回来没一个月,河里便来了这么一具厉害的浮尸?而且白纸人又恰巧就在我离开,你独自一人守棺的时候回来?巧合太多可就不再是偶然,我感觉有人在针对你。浮尸煞气极重,触阴必反。而白纸人恰巧就属阴鬼之物,就算香烛不灭,浮尸尸变也成必然!”

    棺材刘一脸的凝重,一字一句道出了其中厉害。听到这些,我更是恨的牙痒痒。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整我,还因此连累了美女姐姐。难道是村长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为什么还要针对我?

    见棺材刘这会儿也不说话,一脸忧郁的抽着旱烟,便问他知之不知一些内情。

    可是棺材刘却摇了摇头,说这事儿水浑,其中不仅涉及到了我,还牵扯到了美女姐姐。

    还说白纸人不过就是一具白纸人,充其量是被破了煞的村长,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厉害的是一直在主导着一切的幕后者。

    一听这话,我很是愤怒。我与人并没有结仇,为何要害我和美女姐姐,实在是欺人太甚。

    我问棺材刘,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咱们村的?

    棺材刘再次摇头,说不知道。但根据他的判断,他认为这人很有可能就是帮助村长家选坟地的那人,也就是那人做出了四凶煞的风水格局,增强了村长家的煞气。

    至于那个人的真正目的,棺材刘也不得而知,但感觉却有意无意的在针对我和美女姐姐。

    棺材刘还说,这或许根我的“三木归阴平二水”的特殊命格有关。

    还说拥有我这种命格的人,尸体适合养血尸,魂魄适合养恶鬼。

    当然,这只是棺材刘的推测,至于是不是真的和他想的一般,现在并没有得到证实。

    但棺材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道行很高。除了可能看上我的特殊命格,这个人应该还在间接的对付美女姐姐,至于为什么暂时不得而知。

    听到对方要对付美女姐姐,便想知道更多的细节。可是棺材刘却说,水太浑,我该知道的他已经告诉我了。还让我不要再多问,其中还涉及了很多厉害关系。还说他虽然没能拿到真凭实据,但也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涉及的。

    而且棺材刘还很强硬的让我这段时间别待在村子里,去外面避一避风头。

    棺材刘见我有些不乐意,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城,这里就交给师傅。如今九公主的安危全系你一身,你要是出事九公主可能就……”

    师傅没有说完,但我也知道其中厉害。于是也就默认了棺材刘的想法,出门避一避。

    紧接着,棺材刘又开口道。说他市里有位多年的好友,虽然很多年没见了,但只要我拿着他的推挤信去,便也能待上一段时间。还说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再想回来也不迟!

    我问棺材刘,他朋友是干啥的,我去了以后会不会给他添麻烦。

    棺材刘却笑着开口,说他这位朋友是做白事儿的。我去那儿正好专业对口,管吃管住。

    对于做什么,我并不在乎。只要能让美女姐姐好好养伤,不被暗算我的那人找到就可以了。

    接下来,我和棺材刘坐在棺材铺前聊了好久。到了晚上我也没回去,就在棺材铺和棺材刘喝了一晚上的小酒。

    棺材刘当晚便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让我回去准备准备,然后按照推荐信上的地址去报道就可以了。

    因为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我不敢在村子里长住。只在家里待了一天,收拾好了行礼给奶奶、二婶以及棺材刘告了别,便带着棺材刘给的推荐信去了长沙。

    临走的时候,棺材刘还让我平日里别忘了修行,多多研习那本破书上的符咒术。

    就这样,我带着棺材刘的推荐信,独自一人向着城里而去。

    当我来到长沙之后,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了。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便在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住了一晚,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再次启程。

    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让出租车司机按着推荐信上的地址开。

    约莫用了一个小时,我被出租车司机带出了长沙市区,最后在一处很是破败的街道上停下。说这里就是我信上的位置,而且还伸手指了指街道旁的一处白事儿店,说这就是我要找的“福寿堂”。

    见到地儿了,便付了车费下车。下车之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福寿堂,而是在这里左右望了一眼。发现这条街也真是够偏的,周围的房子商铺也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建筑,行人也少。

    除了我眼前的这一家福寿堂以外,街道对面还有一家白事儿店叫做“灵善堂”,看样子也是做白事生意的。

    打量了几眼周围的环境后,我便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对着左胸前依旧沉睡的美女姐姐小声的说道:“美女姐姐,我们到了!”

    说着,我便拿着棺材刘给我的推荐信,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福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