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十四章 守棺材
    当看到汪彦的死相时,我便感觉不妙。

    这一定和河里的浮尸有关,以前听棺材刘说,河里的浮尸大都是淹死鬼。他们死后怨气不散,是不能投胎的。

    而且这些淹死鬼喜欢拉活人作伴,还让我如若遇见浮尸,最好别下水。必要时看都别去看,以免惹祸上身。

    今天汪彦的死,肯定就是被这淹死鬼给害了。现在想想,刚才拉我脚也肯定是那淹死鬼。

    不过话又说回来,最后又是谁将我救出水面的呢?

    想到这儿,我脑海之中忽然想到了美女姐姐。美女姐姐就住在这河里,今天我遇到了危险,也肯定是美女姐姐救了我。

    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棺材刘来了。十里八村的尸体收敛,也都会找棺材刘。

    而在对待这种溺死之人的时候,尸体收敛的规矩很多,而且死人煞气重。所以没人敢砰,都怕惹祸上身。

    棺材刘刚来到这里,脸色便是一变。他瞅了两眼地上尸体,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处理,而是对着在场的人开口道:“刚才都有谁下了水了?”

    棺材刘是有真本事的,村里人都知道。此事棺材刘这么一问,我和几个同伴全都垂头丧气的站了出来。

    棺材刘见我也站了出来,不由的眉头一皱。但又接连开口道:“你们在水里的时候,有没有被抓脚?”

    其余两个同伴摇头,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而我却在此时苦涩的笑了笑,说我被抓了!

    棺材刘一听我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

    同时,棺材刘急忙从兜儿里掏出一根红绳,也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直接就将其套在了我的脚踝上。而且棺材刘还很是严肃的开口告诉我,让我马上去拔几颗艾蒿,点燃了用烟熏!

    虽然不明白棺材刘让我这样做的用意,但棺材刘是我师傅。他的话自然不会害我,于是立刻转身离开了这里。

    后来,棺材刘在汪彦家人的协同下,入殓汪彦的尸体。同时让汪彦的家人这三天忌水,千万别让水渍洒在了汪彦的尸体或者棺木上,等三天之后才能入土为安。

    交代完汪彦的后事之后,棺材刘又让人将淹死的浮尸抬回了棺材铺。期间有人建议,说这浮尸邪性,应该立刻烧掉。

    可是棺材刘却说,说这浮尸煞气极重,必须放在陆地晾一晾。等他煞气退了,也就可以烧了。若是冒然烧了他的尸体,村子恐怕会不安宁。

    有棺材刘在,事情发展的井然有序,并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可是我这儿却有麻烦了,当我回到家用艾蒿烟熏脚的时候。竟然诡异的发现,我的被抓过的那只脚,此时竟然浮现出一排排的乌青色牙印。

    我粗略的数了数,发现自己的腿上竟然有二十三处牙齿印。牙齿印从我的脚踝,一直延伸到了我的大腿。要是在往上,恐怕连要害部位都会留下压印……

    不疼也不痒,用手去摸却又没有什么感觉。不过看着一腿的压印,只感觉渗得慌。

    怎么在不知不觉的就被人给咬了?难道这淹死鬼是个变态?除了想拉我垫背,还想对我做些龌蹉事?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棺材刘来了。他黑着脸,刚来到我房间便对我开口道:“牙印到哪儿了?”

    忽然见棺材刘进来,我还有些尴尬,急忙捂着裆部。问他进屋怎么不敲门,可是棺材刘却冷哼一声:“还敲门,你性命不保你知不知道?”

    “性、性命不保?”我很有些惊讶的望着他,感觉不至于吧!浮尸都被捞上了岸,难道那东西在岸上还能有什么想法?

    棺材刘并没有理会我的惊讶,箭步来我的跟前,拉着我的腿便开始检查。

    被一个遭老头子拉着大腿看,我感觉很是别扭:“师傅,你到是快点啊!你看着我很不舒服!”

    棺材刘看了几秒钟,又冷哼一声:“小城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有多危险?要不是九公主出手,你恐怕就和汪彦一般,成了一具死尸了!”

    一听九公主,我精神为之一震。之前就猜测救我的是美女姐姐,但没有得到肯定。

    但现在听到棺材刘说起,我显得很是欣喜,当场便站起了身,很是高兴的开口道:“今天救我的真是美女姐姐?”

    棺材刘没有开口回答,只是“嗯”了一声,然后便让我今晚去他那儿。说美女姐姐虽然救了我,但也有少量的煞气入体。如果不及时驱除,日后可能会烙下病根。

    对于棺材刘的话,我深信不已。给奶奶说了声,然后便跟着棺材刘去了他家。

    棺材铺依旧是那么阴森,满地的黄纸钱和白幡。此时棺材铺的大门口停放着一口黒木棺材,棺材前点着一根香和一根烛。

    棺材刘说,这棺材里躺着的便是河里的浮尸。还说这口棺材需要在这里停放三天三夜,期间需要长香一炷不断熄,用香薰煞。直到第四天煞气消尽,才能点火烧尸。

    还说我既然打算回到村里跟他学手艺,让我这几天也别回去了,他正好借这浮尸传授我些真本事。

    对于棺材刘的行当语言,我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听说棺材刘要传授我些真本事,我到是很高兴。

    接下来的两天,棺材刘每天都会给我弄一碗能驱煞气的符咒水给我喝,然后传授我一些能真正驱邪避凶的本领……

    直到第三天晚上,因为汪彦当晚要做开路道场,所以棺材刘必须过去一趟,便将我一个人留在了棺材铺。

    棺材刘走的时候一再嘱咐我,说他不在的时候,千万不能打瞌睡也不能让浮尸棺前的香烛灭了。等他帮汪彦做了开路道场,就会立刻回来。

    其实这也没多大个事儿,也就是记得换香烛而已,所以让棺材刘安心去就是。

    木已成舟,棺材刘也不认为会发生多大个变故。所以在给我交代了一番之后,便独自前往汪彦家了。

    棺材刘走后,这棺材铺就孤零零的剩下了我以及一名躺在棺材里的浮尸。

    香烛都烧得很慢,几乎一个小时才会换一次,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想美女姐姐。还想着等这事儿过了之后,就去小河边,到时候一定要见一见美女姐姐……

    时间一分一秒走着,大约在凌晨三点左右,我开始打瞌睡。可是棺材刘没回来,我不能睡!

    为了避免睡着,导致棺材前的烛火熄灭,所以我站起身来四处转悠。我见不远处有三个纸人,便无聊的跑过去玩儿纸人。

    还别说,棺材刘的扎纸手艺很好。纸人不仅扎得好,而且还惟妙惟肖。

    而就在此时,我发现这三个纸人当中,有一个扎得特别好。那纸人不仅扎的惟妙惟肖,而且色彩也上得极好,该红的地方红,该绿的地方绿,竟然没有一点杂色。

    我见这纸人扎得特别好,便准备去伸手摸摸那纸人。

    可就在此时,那惟妙惟肖的纸人,眼睛竟然眨了一眼。不仅如此,那纸人还对着我诡异的一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吓得我头皮发麻,只感觉整个人都凉了半截。嘴里本能的“啊”的一声,急忙往后退去。

    而那纸人却在此时猛的一闪身,竟然就往黑暗之中跑去……

    见到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懵了。会动的纸人,这里怎么会有会动的纸人?莫非,莫非是逃跑的村长?他现在又回来了?

    这个念头直接在我脑海中炸开,逃跑的白纸人为何会关系到我和美女姐姐的生死?这个迷在我心里憋了好久,一直都没有被解开过。

    此刻再次见到会动的纸人,我立刻就想到了那晚抱着骨灰坛逃跑白纸人。

    我以外是村长又回来了,他还想害我。于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想到白纸人就是村长,恐惧感顿时荡然无存,一心只想抓住它。

    见白纸人就要逃远,抬腿就追了上去。

    可是追了一里多地,依旧没能追上。直到追到大山林子里,这才没了白纸人的踪影。

    我有些不甘,在林子里喊了两声,可是根本就得不到回应,只有自己的声音在林子里不断回荡。

    虽然不甘,但也没辙。准备回去把这事儿告诉棺材刘,可是刚一回头,心里暗道一声“遭了”。刚才只顾着追白纸人了,浮尸棺材前的香还没换呢!

    算算时间,恐怕这炷香就要烧尽了。香断了会怎样,棺材刘之前没说。但我不用想也知道,要是真的香断了,一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儿。

    心中焦急,加快了步伐,暗骂白纸人无耻。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我独自守灵的时候出现。

    因为天黑,这一路我接连摔了两个跟头。可是我依旧在路上狂奔,可即使如此,当我赶回棺材铺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浮尸棺材前的香烛早就灭了,连一点火星儿都没剩下。

    我见香烛都灭了,紧张得咽了口唾沫,害怕发生什么不好的变故。

    于是我很是小心的打量着四周,要是真有什么变故,我也只能拔腿就跑。

    可是在这里观察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口黒木棺材,然后又重新的点燃了香烛,见也没发生什么变故,便也就安心了。

    不过就在香烛燃烧了约一半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身后的棺材有动静。

    “吱吱,吱吱吱”声音不大,但很有节奏。那感觉,就好似是有人在用指甲挠棺材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