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八章 野坟坡
    拿着美女姐姐给我的金色鳞片,迅速的回到了家里。br>

    棺材刘见我拿着鳞片回来,显得异常的兴奋。甚至在接过之前,他还在屋里洗了手烧了香。

    接过后,棺材刘表现得很恭敬。还对着小河边的方向作揖,语气颤抖的说了一句;谢谢九公主。

    如今有了鳞片,棺材刘显得信心十足:“大嫂,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今晚我就去张大石的坟窝子,等我捣了他的居所,破了他的煞气,我看他还能怎么着!”

    说着,棺材刘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立刻启程。因为我现在是棺材刘的徒弟,而且棺材刘说今晚还需要我帮衬,所以我也必须跟在一路。

    奶奶很担心我,但棺材刘不断向奶奶保证。说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有事儿的。

    再加上村长害了我二叔,我也想为二叔报仇,所以也极力的安慰奶奶。

    最终,我和棺材刘一同离开了村子,开始向着村长家的坟地走去。

    一路上,棺材刘怀里一直都抱着那晚的那只大黑猫。我见那大黑猫肥肥胖胖挺慵懒的,便想抱一抱。

    可是棺材刘却告诉我,说这只大黑猫是吃死人肉长大的,身上煞气重,我现在火气太低,抱不得。

    一听这猫是吃死人肉长大的,当场便把我吓了一哆嗦。别说抱了,现在我碰都不想碰。

    棺材刘见我这般,当场便“哈哈”一笑,说大黑猫虽然是吃死人肉长大的,但大黑猫灵性,那些个游魂野鬼都怕它……

    因为村长家的后事都是他们家的一位远方亲戚置办的,而且置办得很仓促且低调,埋的地方也比较远,所有我们一连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

    直到我们穿过了一片野林子,我和棺材刘才赶到村长家的坟地。

    刚到这里,棺材刘怀里的大黑猫变显得很是躁动,嘴里也不断的发出一声声低吼,显得很躁动。

    不管棺材刘怎么安抚,大黑猫都没有收敛的意思。

    不仅如此,当我打量眼前的坟地时,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这四座坟墓周围,站着两个破烂不堪的白纸人,而且每个白纸人的脑袋上都贴上了一缕带血的鸡毛。

    除了这些,地上甚至还诡异的散落着一地被剥了皮的死耗子。

    一股刺鼻的腐蚀性气味充斥着周围,让周围的空气变得极其恶臭难闻,就算捂住鼻子,也都接连干呕了两声。

    棺材刘见到这一幕,脸色顿时骤变,当场便惊讶的开口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见棺材刘如此惊讶,有些好奇,便问他怎么了?

    棺材刘倒吸一口凉气,脸色有些难看,并且急促的开口道:“快走,我们快离开这里!”

    “师傅,我们不是来收拾村长的吗?现在为什么要走啊?”明明说好的是来为二叔报仇的,有大黑猫又有美女姐姐的鳞片,完全可以收拾村长啊?可现在刚到这里,便要走,我自然有些不乐意。

    棺材刘见我不明白,于是慌张的解释道:“小城啊!事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趁着张大石还没回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棺材刘显得焦急异常,可是棺材刘话还没说完,他怀里的大黑猫便发出“喵”的一声惊叫声。

    紧接着,竟然不要命的挣脱了棺材刘的怀里,随后迅速的钻进了野林子的深处。

    棺材刘正准备去追,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忽然响起:“呵呵呵,有客上门!”

    这个声音刚刚响起,我和棺材刘的身子都是为之一震。

    声音听上去虽然干瘪,但我却可以清晰的分辨,那是村长。

    顺在声音望过去,只见我们身后的不远处,此时正站着四个衣着黑寿衣的男女。

    不是别人,正是村长一家子人。他们全都惦着脚,一脸诡笑的望着我们。

    棺材刘见状,急忙将我护在身后:“小城,一会儿要是打起来,我们就往小河边跑。等到了小河边,你就叫敖雪的名字!”

    听棺材刘如此开口,我立刻“嗯”了一声,并且一脸警惕的望着村长一家。

    不过村长却又在此时狰狞低沉的说道:“想找九公主,没门!”

    话音刚落,周围的温度仿佛又低了好几度。不仅如此,村长一家垫着脚,对准了我们就猛扑了过来。

    看着张牙舞爪的村长一家,棺材刘眉头一皱,拉着我就往小河边跑。

    棺材刘的速度飞快,并且在逃跑的过程中,嘴里一直念念有词,也不知道他在念啥……

    不过好在村长一家的速度并不快,好似并没有追上我们。

    可是半个小时后,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我发现棺材刘拉着我的手变得异常冰冷,竟然没有一点温度。

    而且此时的他,完全就和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不断拉着我跑以外,也不在说话,而且也不让我休息,甚至我发现他的脸竟然白得和一张纸一般。

    最让人感觉渗人的是,我感觉不到棺材刘的呼吸。

    按理说,跑了这么长的路,也该有喘气儿吧?可是现在拉着我跑的这个棺材刘,竟然是不喘气儿的。

    什么东西不喘气?那不是死人和鬼吗?

    想到此处,整个人都凉了半截。就想挣脱棺材刘的手,可这时才发现,棺材刘的手竟然死死的将我的手包住,根本就挣脱不开。

    我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但我知道,一定得挣脱他的束缚。被这个不喘气的棺材刘带着跑,也不知道会被带去哪儿!说不定和村长一样,想带我去洗澡也说不定。

    出现这个想法之后,我便对着这个棺材刘开口道:“师、师傅,我跑不动了!”

    虽然我开口,可是这个棺材刘依旧不理睬我,还是带着我跑。我见不行,所幸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不跑了。

    这个棺材刘见我不跑了,猛的回头,露出一脸的冰冷:“走!”

    他的声音很尖,根本就不是棺材刘的声音。在这一刻,我可以十分确认,一直拉着我跑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棺材刘。

    “你、你不是师傅!”我有些惶恐的说道,同时想远离这个人。

    可是我根本就挣脱不开那人的手,那人见我识破了他,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弧度:“晚了!”

    说着,也不管我坐在地上,竟然用蛮力拖着我前行。我不断的挣扎,但有些于事无补。

    可就在我挣扎的同时,发现了自己胸前的海螺。

    海螺是美女姐姐敖雪送给我的,上次二叔想杀我,就是这个海螺救了我。

    想到这里,我拿起胸前的海螺就往这个人的手臂上死命的砸去。

    只听“撕拉”一声,传出一声如同白纸破碎般的声音。

    而这个人也在此时猛的松手,然后急忙把手缩了回去。

    不仅如此,他还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嚎:“啊!我的手,我的手!”

    话音未落,那个人的手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渐渐的,竟然变成了一只纸人的手臂。

    刚才被我用海螺砸中的位置,此时竟然出现了一个破损的大窟窿。

    这还没完,随着他的手臂变成白纸后,他身子也开始缓缓褪色。不到一会儿,这个陌生的棺材刘竟然变成了一具红红绿绿且破烂不堪的白纸人。

    见到这儿,我只感觉后背发凉,全身发毛。刚才拉着我在这野林子里跑了半天的人,竟然是一具纸人。

    我有些惊讶,也有些害怕。急忙往后退,密切的关注着不远处的白纸人,手中死死的攥着美女姐姐给我的海螺。

    恢复原形的白纸人见自己暴露,表现得很愤怒。它扭过破烂不堪的脑袋,竟然张口对我狠狠的开口道:“该死的,这就送你上路!”

    说完,白纸人对准了我就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