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龙女传说 > 正文 第一章 祭龙王
    我出生在偏远的农村,每年二月初二都会祭龙王。

    记得那九岁,村长说龙王庙太破旧了,想拆了破旧的龙王庙搞扩建。

    村里的人都敬神,认为这是好事儿,最后在村长的张罗下,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

    可就在动工的当天,村长便被龙王像给活活砸死了。

    村民本想迅速的把龙王像给挪开,好把村长的尸体给拖出来。可是十几个大汉一起用力,竟然不能挪动石象分毫。

    听说最后还是村民在龙王庙里点了香烧了纸,祈求龙王开恩,这才挪开龙王像。

    龙王像虽然是被挪开了,可村长哪还有救?整个人血肉模糊,完全没有了人形……

    村长死后,再没有一个人敢动龙王庙一砖一瓦。

    而接下来的几天,村里接连出现怪事。先是村里好几个娃说,半夜里梦到村长叫他们去河里洗澡,然后这几个娃便陆续的淹死在自家的水缸里。

    几个孩子的头七还没过,村长的老婆、儿子儿媳,也都一个接着一个的自杀上吊,死相极其诡异……

    那几天,村子下起了大暴雨,恐怖的气息迅速的在村子里蔓延,人人自危。

    每家每户晚上都不敢出门,早早的关门熄灯。村里人心惶惶,认为拆龙王庙的时候没有事先祷告祭祀龙王爷。

    因此触怒了龙王老爷,龙王发怒就收走了几个童男童女。同时,也让村长家得了报应,还连降暴雨惩罚我们。

    村民们害怕龙王爷降罪到自己家,纷纷跑到龙王庙上香,还请来隔壁村的神汉棺材刘。

    棺材刘在我们村子以及龙王庙里转了一圈,大骂村长不是好人,还让人从村长的堂屋里挖出一个石头制作的龙头。

    还说什么,村长让我们拆龙王庙,其实是为了破龙王庙风水,转而增强自家祖屋的风水运势。

    如今龙王爷发怒了,要吃人,不吃饱是不会罢休的,所以需要每户都准备一份贡品。

    然后去河边给龙王上供道歉,还说只要河里的龙王爷吃饱了,也就不吃人了。

    因为我爹妈去得早,所以家里只有奶奶和隔壁的二叔二婶。

    奶奶对这事儿很上心,在祭祀的当天,便早早的把我给拽了起来,然后强行将我带去了小河边。

    来到小河边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除了棺材刘在小河边上手舞足蹈、又唱又跳,还有好些个村民对着小河又跪又拜,祈求龙王爷的宽恕。

    奶奶让我跪下,我却很是生气的说不跪。奶奶从小都疼我,见我不跪也就没有为难我,只是让我烧了几张纸钱。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儿,看见供桌上有很多好吃的,便悄悄的溜到了贡桌下。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的拿桌上的贡品吃。

    开始的时候也没人发现我,可等到给龙王献祭的时候,却被逮了个正行。

    结果可想而知,当场便被二叔一顿胖揍,最后还被二叔逼着给龙王爷磕头认错,脑门都磕红了这才罢休。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可是回家的当晚便梦见了村长和一条会飞的龙。

    村长站在小河边上,笑着让我去河边洗澡。那条会飞的龙盘旋在半空之中,说要吃了我。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高烧不退,整日整夜的处于半醒状态。

    而且我还老是看见村长在我们家来来回回,进进出出。而且每次来都很焦急的样子,都跑到床边看我一眼,好似还在嘀咕;怎么还没死,这样的话。

    每次见到死去的村长,我都想大叫。可是刚一张嘴,便感觉喉咙里塞了东西,就是发不出声。

    我爹妈都不在,奶奶和二叔见我这个样子,急得就和热锅上的蚂蚁。

    后来还是二婶把隔壁村的神汉棺材刘给请了过来,棺材刘见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我,脸色当场便是一变,嘴里赫然大吼一声:“滚,看我不让你魂飞魄散!”

    说完,棺材刘便火急火燎的往屋外跑去……

    当棺材刘回来的时候,尽显疲惫,手里还多了一个装骨灰的黑盒子。棺材刘从罐子里抓出一把白色的粉末,让奶奶兑着开水给我喝。

    棺材刘说,这是黑狗的骨灰,黑狗杀气重,吃了它的骨灰,看这小鬼还敢有什么动作!

    那东西兑了开水之后,变得和芝麻糊差不多,味道又苦又涩,难以下咽。我本来是不想喝的,可是被二叔捏着鼻子强行灌了下去,这才算完。

    说也奇怪,喝了那东西之后,不到两个小时我的高烧就退了。

    奶奶和二叔见我病情好转,连连对着棺材刘道谢,而且二叔还塞了二十块钱给棺材刘。

    可是棺材刘说什么也不要,还说什么这事儿躲过了初一,也躲过不十五。还说;他能暂时打发走村长,龙王爷那儿却不肯消气儿。

    因为二叔家没有孩子,所以我是家里的独苗。奶奶带着哭腔求棺材刘,让棺材刘一定帮忙想个办法救我这颗独苗。

    说话的同时,二叔还顶着二婶的愤怒的目光拿出了一百块钱,让棺材刘无论如何也要帮我过了这一关。

    棺材刘沉思了一会儿,这才点了点头……

    随后,棺材刘拿了一张奇奇怪怪,上面画有花纹的黄纸给我,说这个东西叫做黄符。还告诉我,说三日之后的晚上,一定会有人来找我。让我到时候在脸上抹上锅底灰,穿好蓑衣斗笠,拿着他给我的这道黄符躲到床底下睡觉。

    让我不管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或者答应,还说只能等到天亮以后,我才可以出来。

    棺材刘对我说完这些,又对着奶奶和二叔郑重的重复了一遍,然后便离开了我们家,说等第四天早上他才会过来。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第三天晚上。

    奶奶和二叔早早来到我的屋子,然后按照棺材刘所说,奶奶用锅底灰在我脸上摸了一个遍,把我弄得和非洲难民差不多。

    而且二叔还恐吓我,说我要是敢擦脸上的锅底灰,他就要揍我。并且让我今晚不管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能发出声音和离开床底下。

    二叔很凶,我怕二叔揍我所以连连点头答应。

    等到了睡觉的时间,奶奶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一个稻草人,在稻草人脑袋上贴了一张有鼻子眼睛的白纸,然后又给稻草人穿上了我平时穿的衣服,最后将稻草人放在了我的床上,并且用被子盖好。

    同时,奶奶还在床底下给我扑了一层草灰,让我穿戴好蓑衣斗笠,让我现在就拿着棺材刘给我的那道黄符躲到床底下去。

    奶奶和二叔见我爬进了床底下,又对我叮嘱了几次,然后才转身离开。

    等二叔和奶奶走后,我独自在床底下打量了一会儿,然后便睡着了。

    可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却感觉全身上下凉飕飕的,就算身上裹着蓑衣也感觉冷。

    而且这会儿我还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屋子很黑,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能模糊的看清一个大体的轮廓。

    那个人很高大,不断在我房间里来回走动。

    我害怕,认为是小偷,所以不敢说话。只是躲在床底下警惕的盯着他,可是那个人却在这个时候用着很是疑惑,且有气无力的声音开口道:“奇怪了,怎么没人呢?”

    说话的同时,那个人还在我的房间里翻箱倒柜,还低头往床底下看,我穿着蓑衣,带着斗笠,加上我脸上抹了锅底灰,他好似并没有发现我。

    他在我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次,渐渐的变得很暴怒。不一会儿便开始撕扯我床上的稻草人,嘴里不断重复“人呢?人呢?我要找的人呢?”这样的话。

    这个陌生人很是生气,而且我又不认识,我很害怕。但还是死死的捏着棺材刘给我的那道黄符,躲在床底下一动未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村的鸡叫了,那个奇奇怪怪的人才怒气冲冲的推门离开。

    等那人走后不久,棺材刘第一个就冲进了屋子。见我好好的躲在床底下,显得很高兴,急忙的就把我给拖了出来。

    奶奶见我没事儿,也不嫌弃我身上脏,一把就将我搂进怀里,哭腔着说“没事儿就好”。

    二叔也是高兴的对着棺材刘连连道谢,还说今天中午就让棺材刘在我家吃饭……

    可二叔感谢的话还没说完,棺材刘便硬生生的打断了二叔:“先别高兴,这只是第一晚。要是小城今晚还能挺过来,这小城啊!也就真的没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