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第十更
    “瘟疫与恐惧之神”、“傲慢与偏见之神”、“嫉妒与阴谋之神”、“暴怒与战争之神”、“贪婪与权力之神”、“色欲与繁衍之神”……

    一个又一个新时代凝聚而成、点燃神火的神格,在这陡然之间,给三十四层剑主给引爆。

    这一下,来得是那么的突然,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就连一向老谋深算、智近乎妖的养鸡专业户,脸上都显露出了惊讶错愕的表情来,而随着那六位神格的引爆,一股恐怖的漩涡从三十四层剑主身上传递出来,穿过了我们所有人的身体,朝着四周的空间,乃至于虚空之中传递而去。

    陆左、杂毛小道和藏在黑手双城体内的蚩尤,三人的脸上最先露出了极度错愕的表情来,而紧接着我身体里的聚血蛊也将某种深层次的感知,传递到了我的心头。

    神格的引爆,并不是作用于我们此时此刻深处的空间,又或者说它的影响只是很狭窄的一个范围,或许只是望月岛,又或者只是整个白洋淀。

    但它对于更深层次的底层规则改变,才是最为激烈的,简直就是天翻地覆。

    无论是时空乱流,维度交叠,还是六道轮回的错乱,都是对我们身处的世间,最为恐怖的改变。

    而如果让三十四层剑主弄成了,它或许可以如同之前一样,再一次的蛰伏,而我们,以及我们深爱的这个世间,却将会在一瞬间天翻地覆,陷入无尽的混乱之中去。

    这才是真正的灭世手段,相比于愚者的“人类灭绝计划”,三十四层剑主的出手,显得更加的冷酷,更加的狠辣和无情。

    这才是那个创造了诸神黄昏的男人,这才是它最为恐怖的手段。

    在那一秒钟,我已经陷入了最为深刻的绝望之中。

    然而下一秒,一股力量从天而降,笼罩在了祭坛之上,时间在这一刻几乎冻结,所有人都一动也不动,而紧接着,我的脑海里却响起了陆左的话语来:“阿言,你梦到了耶朗王么?”

    啊?

    我呆住了,而下一秒,陡然回过神来,瞧见时间冻结的一切,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什么?”

    这一次陆左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晰,他再一次说道:“阿言,我让肥虫子冻结了时间,但即便是它,也不能够坚持多久记住,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回答我,你梦到过耶朗王没有?我需要你的帮助,不然仅凭着我的力量,并不足以逆转一切。”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一切,赶忙回答道:“我梦到了,梦到了,耶朗灭世法!”

    陆左微微一笑,说道:“不,不是耶朗灭世法,一手毁灭,一手希望,一会儿你跟我一起,按照梦境之中的感觉,联手出动,将三十四层剑主的灭世手段给联手封印住,知道么?”

    封印?

    我心头一阵乱麻,说怎么封印?我不会啊?

    陆左摇头,说不,你会的,你仔细回忆一下,你应该会的,你若是不会,我们都活不了了拜托,想想办法……

    我的心中一片茫然,整个儿都懵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的话语开始急促起来,大声说道:“不行了,不行了,它撑不住了,阿言,你想好了没有?十、九、八……”

    听到陆左的倒计时,我更加慌张,随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封印,封印在哪里?”

    陆左几乎是吼一般地说道:“在你的乾坤囊里,我感觉到了三、二、一!”

    一!

    当倒计时进入最后一秒的时候,我感觉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而在恢复的那一瞬间,我将乾坤囊往外面陡然一倾倒,然后平拍双手,往着三十四层剑主的方向陡然拍了过去。

    轰……

    在拍出去之前的时候,我的脑海里还有着之前梦境之中的种种画面,还在焦急地揣测着各种法门,然而当双手拍出去的那一刹那,我的整个脑海之中,却是一片空白。

    我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凭借着本能,往前一拍。

    轰……

    巨大的风声在我的耳边陡然卷起,仿佛吞噬了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世纪,也许只有几秒钟,当我的脑海从一片空白,开始渐渐恢复知觉的时候,却听到陆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小肥肥,不行,你得把那能量吐回来!对,不能吞下去,吐出来,帮我回馈到那龙脉之中去不要问我为什么,照我说的做,不仅如此,还要帮我把它给补好……”

    这话语在我的耳边很是突兀地响起,又消失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而这时我被人推了一把,却是踉跄两步,整个世界又回到了我的眼前,却瞧见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三人,已经呈现出一个三角阵,围住了铁三角的最后一人。

    而在三十四层剑主刚才站着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啊,不对,有一个看上去并不入流的玉佩。

    这是……

    我的知觉有点儿迟钝,过了好几秒钟,方才回过神来这个玉佩,却是之前许应愚许老说要我转交给虫虫,当做我们结婚礼物的双鱼玉佩。

    下一秒,我一脸骇然。

    将三十四层剑主,以及他引发的灭世手段封印其间的,居然是这一块不起眼的玉佩?

    逗我呢?

    没有等我想明白,这时我听到了不远处养鸡专业户的声音:“陆言。”

    啊?

    我回过头来,朝着被三人围困的养鸡专业户瞧了过去,却听到他也是朝着我望了过来,然后一脸可惜地说道:“唉,我谋算一切,想尽了无数的可能,却不曾想,全盘计划,居然被你这个八窍通了七窍的家伙给破坏了,唉,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啊……”

    我一脸茫然,说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持剑而立,淡然说道:“他在说你,一窍不通。”

    艹!

    我怒气冲冲地瞪着养鸡专业户,而他却是哈哈一笑,说你们别紧张,我不会逃的,大家放松一下。

    陆左摇头,说可别,您老人家诡计多端,我们还是防着一点。

    养鸡专业户摇头轻叹,然后看向了我,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陆言,道陵分身法,你修炼到了第几重?”

    我有些犹豫,看了他一眼,心想着将死之人,也不想为难他,于是说道:“第五层,撒豆成兵。”

    养鸡专业户听到,摇头苦叹,说当真是傻人有傻福啊,没想到以你的资质,居然误打误撞,练到了第五层?不过,你终其一生,只怕是不可能领悟到第六层的境地了。

    我一惊,虽然忍不住嘲笑道:“难道你行?”

    养鸡专业户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对我说道:“原本不行,不过现在行了陆言,你想知道自成一国,是什么样的感受么?”

    我被他一说,忍不住好奇心大作,问道:“是什么?”

    养鸡专业户的笑容越发昌盛起来,眯着眼睛,看着远方散去的大雾,以及晴朗的蓝天,缓缓说道:“那啊,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境地,就仿佛超凡入圣了一般,啊,多么美妙啊……”

    他说着说着,突然间口中流出了黑色的鲜血来,紧接着双眼一翻,居然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众人皆惊,而我走上前一看,却瞧见此人早已没有了声息。

    死了。

    杂毛小道一脸凝重地走上前去,伸手在他身上翻捡一番,然后摇头说道:“没找到。”

    他说的,应该是饕餮与饥饿之神,那个被王明用斩神诀击杀之后,唯一遗漏下来的神格。

    陆左脸上的表情凝重了几分,不过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开口说道:“算了,也许是消散了,根本没有在他手里。”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下,也点头说道:“希望如此。”

    我们并没有在养鸡专业户的尸体上面停留太久,而是陡然一转,又围住了祭坛之上的另外一个人。

    黑手双城。

    被众人的目光汇聚,而且还是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位大爷显得有些不太自在,不过他并没有发作,指着杂毛小道,冷哼一声道:“别着急,我答应了你小子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

    啊,他答应了杂毛小道什么?

    我有点儿茫然,而杂毛小道则嘻嘻说道:“前辈高义,信守承诺,晚辈佩服不已。”

    蚩尤眼睛微微一眯,说别给我戴高帽子,说句实话,倘若不是你这大师兄日夜唠叨,让我耳朵都生了茧子,再加上老子杀了那么多人,又看到老对头们的下场,气也消了,执念也解了,又占了奎师那的宝地,带着儿郎们得了个不错的去处,能够让你们轻松?

    杂毛小道一脸阿谀奉承的笑,说对对对,您老说得都对。

    蚩尤被他这一脸的假笑弄得心烦不已,冷冷哼了一声,说滚蛋,给我十分钟,回头将你那大师兄交还给你。

    杂毛小道点头哈腰,说行,您随意。

    他说罢,伸手抓住了我、王明和陆左的衣服,说走,走,我们去下面扫尾去虽说领头的挂了,但还有好多事情要扫尾呢……

    陆左不愿,说别啊,我还要在这里等肥虫子呢。

    王明也是,说对啊,我得找我的逸仙刀。

    瞧见蚩尤的脸上露出了不愉之色,杂毛小道连拉带拽地拉着我们往外走,劝道:“回头弄也行,不急这一下……”

    我几人往外走去,却听到不远处的黑手双城在自言自语:“我走了,别亏待程程,那孩子自小性格孤僻……”

    呃,好吧,原来这是蚩尤老兄在对黑手双城交代身后事呢。

    又嘴硬又可爱的老头。

    我们从坡上走了下来,瞧见山丘之下一片狼藉,不过混战已经不再,敌人不是躺倒在地,就是逃跑了去,而巫门棍郎提着一根满是黄白之物的棍子迎了上来,问道:“怎么样了,志程他……”

    杂毛小道拱手,说梁兄,给他一点时间。

    努尔点头,说好。

    说罢,他没有更多话语,转身朝着远处的战场奔去,而我们继续往下走,路边的尸体之中,突然有人一动,翻了个身,我余光瞧去,却陡然一惊,大惊失色地喊道:“屈胖三?大人,我的天,你没事吧?”

    屈胖三抬头躺在尸群之中,瞟了我一眼,然后懒洋洋地说道:“别一惊一乍的,放心,大人死不了,你还是去关心关心你的小媳妇吧,我看着她的情况,可是不太妙啊……”

    接着他看见了陆左,虽然没有起来,语气却是谄媚许多:“哎呀,岳父大人,你一会儿看见朵朵的时候,劳烦跟她说一声,我快要不行了,让她赶紧过来照顾我一下。”

    瞧见这家伙没皮没脸的模样,陆左苦笑一声,说好吧。

    我听到他的话语,也没有敢再多停留,朝着山下寻去,结果在刚才与人交手的地方,瞧见虫虫矗立原地,望着头顶的十二执宰人,若有所思。

    而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倒也没有别的状况。

    “虫虫。”

    我冲过去,一把将她给扶住,焦急地问道:“你没事吧?”

    虫虫笑了笑,摇头说道:“没事,就是有点乏累你怎么了?”

    我这才知道是被屈胖三给耍了,不过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手,说没事就好。

    我此刻全身心松弛下来,顿时就感觉一阵疲乏涌上心头,差点儿站不住脚,而虫虫感觉到了,伸手过来,将我搀扶住,低声问道:“怎么,很累么?”

    我瞧着她,心中满是幸福,开口说道:“没事,看见你,什么都不累了。”

    虫虫握着我的手,没有多说什么,双方感受到彼此手间的温度,抬头往着不远处望去。

    我与虫虫并肩而立,看着不远处陆续有人汇聚而来,却是蚩尤手下的那些魔将,成群结伴地上了祭坛。

    没多久,一声轰隆之响后,祭坛之上,有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少女,从上面走了下来。

    此时的浓雾已散,阳光无比温暖,照在了黑手双城和程程的身上,也照在了我和虫虫的跟前,画面如此温情,而望着眼前的璧人,又想起了这些年来走过的种种过往,我的心头一阵感慨,忍不住抓着虫虫的双肩,太多的话语想要说,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余光处,却瞧见了一对人儿,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我转头望去,却听到陆左拥着怀中的小妖姑娘,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妖,我们结婚吧?”

    小妖听闻,浑身一震,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微微一点头。

    她垂泪低头,低声说道:“好。”

    <b>说:<b>

    抱歉,晚了一些,不过还是送到了。

    之所以会迟到一点儿,是因为对于苗疆三部曲的结局,我犹豫了很久,也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并且预计到了许多人的不满和责问,但是最终还是定下了这么一个,到现在为止,大结局完结,之前我们说的活动,包括抢沙发和书评活动,也在今天结束。

    明天是新的一天,会有一个后记和一个完本感言,后记主要是交代一些后面的事情,以及陆言视角意外的东西,完本感言也有活动哦,关注小佛的微博和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