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愚者独木很难支,三十四重启灭世 第九更
    我心头激动,抬头往上看,却见随着陆左的一声呼喊,一个宛如篮球一般大小的黑影凭空浮现,落在了陆左的身前。

    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并没有能够瞧见金蚕蛊的真身,只是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惊悸,它就那般存在于半空之上,却将周遭所有的光线都给吸收入内,让人完全掌握不到它的任何气息。

    不但如此,它对于场中所有的修行者,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力。

    而当它出现的一瞬间,那位新练就的“瘟疫与恐惧之神”,它陡然拍出的十二掌,十二股蕴含着湮灭一切的力量,在半空之中却陡然转了弯儿,全部都落到了那个黑点的身上去。

    咕、噜……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能够听到一道吞咽的声音,那恐怖的湮灭力量,在金蚕蛊的跟前,却是化作了美味的食物一般。

    这状况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肚子里的聚血蛊小红来,然而当我心神沉浸下去的时候,却感觉到体内的聚血蛊居然在瑟瑟发抖,仿佛遇见了世间最为恐怖的存在一般。

    同样被称作苗疆三大奇蛊,但聚血蛊的段位,距离排名榜首的金蚕蛊,差距着实有一些巨大。

    它甚至都不敢现身,死死躲藏在了我的体内。

    金蚕蛊浮空而现,天空之上的十二位执宰人口中呢喃真言,而整个空间之中,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连呼吸都显得如此沉重,而在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几乎所有的新神都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将身子猛然一震,然后朝着璀璨星路之上的陆左和金蚕蛊冲了上去。

    它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顾忌。

    唯一想要做的,就是阻拦住这头恐怖的金蚕蛊。

    面对着六神的冲击,金蚕蛊显得十分迟缓,完全没有传说中的轻灵敏捷,而是懒洋洋地一翻身子,仿佛打了一个饱嗝似的,随后朝着那六头新神游绕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凶猛无比、横扫一切的六大新神,在靠近金蚕蛊附近的时候,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

    就仿佛慢动作播放一样。

    而陆左并没有管头顶上空的战斗,而是纵身一跃,落到了我们这边来。

    很明显,金蚕蛊的使用有着太多的限制,他并不指望金蚕蛊能够包打天下,所以才会让金蚕蛊去对付那六神,而他则加入到了我们这边的厮杀之中来。

    铛!

    当陆左落到了我们身边,下方所有人的注意力,也仿佛回到了眼前一般,原本变得凝滞的时间,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战斗还在持续,不过因为有了陆左的加入,战况就变得大为不同起来。

    原本被以千通王为首的众人团团围住,将我们拖在山腰之间的情况,在陆左的加入之后,立刻有一小部分人直接转身就逃,没有一点儿犹豫,而剩下的这些人,即便是还在勉力奋战,居然都留了几分力气,随时准备着抽身而走,跟刚才拼死作战的疯狂境况,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简单一句话,陆左的出现,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敌方的所有人在精神层面上,都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的意识来。

    之前的时候,他们秉承着必胜的心思,所以知道倘若自己不给力的话,就有可能会被上面的大佬问责。

    但现在,他们的脑海里却在想着另外的一种可能。

    那就是如果大佬们被干掉了呢?

    如果是这样,那该怎么办?

    怪只怪陆左的出场实在是太拉风了,那金蚕蛊以一敌六神,而且掌控风云,这且不说,端坐于天空之上的那十二位执宰人,也都是让人感觉不明觉厉的存在。

    这样的敌人,就算是输了,也不觉得奇怪。

    人心浮动,抵抗就越发的软弱无力了起来,而陆左落地之后,只是与我和王明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了与敌交战。

    相比于我们的耍枪弄剑,陆左的手段就简单许多,一出手,便是黑粉无数,洒落其间。

    如果是寻常人等,估计没有几人会害怕,反而会挺剑而上。

    但出手的这人,他可是大名鼎鼎的苗疆蛊王啊!

    众人纷纷退却,而陆左却势如破竹,趁着众人退却,防守不稳的时机,箭步欺上,三两下,便将一个实力强劲的剑主给摁在了地上,分筋错骨手激发,那人的脑袋就给他拧了下来,简直就像拳王泰森殴打幼儿园小朋友一般果断犀利。

    而这一通操作结束之后,陆左却是若无其事地从那人的身体内拔出了一方小鼎来,在手心之上掂量了一番,然后朝我扔了过来:“这个东西,你在收集?”

    呃……

    我有点儿无语,接过那被陆左拟物化的九州鼎,往胸口按了进去。

    陆左马不停蹄,又带着我们斩翻了三个剑主,每一次都如同练级打怪一般,从人家的体内剥离出了那九州鼎的气息来,凝聚小鼎,递到了我的手上来,如此一阵操作,突然间我们发现跟前偌大的一群人,就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

    而这个时候,千通王就显得格外显眼。

    这家伙在此时也想要撤离了,不过王明哪里能够让他如愿,当下也是一阵纠缠,让他完全没有办法扯开,随后又是几个起落,我们三人却将千通王给围在了原地,望着眼神四处张望,准备趁机抽身的千通王,王明用低沉的话语说道:“员外兄,又或者说,剑怪师叔,你别跑了,今日我就要为南海一脉清理门户,为我老弟王钊报仇雪恨!”

    千通王脸色狰狞,全身紧绷,低声喝道:“清理门户?哼哼,就凭你这小辈,有什么资格来给南海一脉清理门户?”

    王明还待说话,陆左却打断了他:“赶紧吧,我们还要上去,不要在小角色身上浪费时间了。”

    啊?

    听到陆左轻描淡写的话语,千通王脑门一阵青筋涌现,如同蚯蚓一般,怒声吼道:“小角色?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舜……”

    轰……

    没有等千通王说完,陆左陡然出掌,拍在了左边的方向,而与此同时,正在怒意勃发的千通王却也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地往左边移去,正好给陆左拍了一个正着。

    他浑身一颤,却是硬生生地受住了陆左这一掌,脸色发白,一脸震惊地看着陆左,说你……

    陆左不耐烦地说道:“想跑?你觉得可能么?别,你千万别血遁,那也跑不了,而且还会溅得大家一身姨妈血,搞得大家都难看,我劝你别来……”

    陆左控住场,当下我与王明便再无顾忌,双双使出了最强杀招。

    不知道是头顶上十二执宰人的咒诀影响,还是陆左的控场,总之这一次的千通王再也没有展现出之前那出神入化的本事,一套璀璨犀利的剑法也黯然失色,最终被我找到一个破绽,陡然一剑上去,伤了右手,紧接着王明陡然一枪,将他给钉在了地上。

    陆左上前,一掌拍向了他的天灵盖,将里面飞出的一团黑气抓住,猛然一捏,淡然说道:“别走了,就这儿吧。”

    三言两语,简单几句,一代狂人千通王,就此陨落。

    陆左将千通王身体里扯出的九州鼎气拍在我的身上,这明显比其他剑主要浓郁许多的气息让我有点儿眩晕,而陆左一边走,一边对我说道:“其实我能够感应到你的召唤,但很抱歉,在没有掌握到让肥虫子和十二执宰人驾临世间的法门之前,我即便是过来,也是没用的好在你家虫虫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三人冲上了祭坛,这儿的战斗还在激烈进行,黑手双城对上愚者,杂毛小道对上三十四层剑主,激烈飞扬,而养鸡专业户站在边缘地带,却是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神情复杂。

    这家伙到底在干嘛?

    我心头满是疑惑,要知道黄菲的女儿小蝶可也是被小佛爷给培育,变成了极为恐怖的存在,甚至我们还在推测,这家伙是不是准备将小蝶变成第二个“瘟疫与恐惧之神”呢。

    只不过从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我指着养鸡专业户,对陆左说道:“那个就是小佛爷。”

    陆左点头,说早有猜测。

    他看向了远处的养鸡专业户,朗声说道:“二叔,我们来练一练?”

    养鸡专业户摇头,指着混乱一片的战场,说你们还是去帮一把吧,我看你们的朋友好像坚持不住了你们放心,我边缘ob,绝不插手。

    听到这话儿,正在与黑手双城火拼的愚者羞恼不已,怒声大叫道:“早知道你这个家伙有问题,就不应该让你加入进来三十四,我被你害惨了……”

    在与杂毛小道的交手中逐渐占据上风的三十四层剑主冷笑着说道:“管好你自己吧。”

    他陡然起来一剑,却是用一个极为精妙的角度,削向了杂毛小道的腹间去。

    这一剑,精妙得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杂毛小道即便是成就了地仙果位,也终究还是有些独木难支,瞧见这状况,陆左没有任何疑虑,直接加入了与三十四层剑主对抗的战斗之中去,而我见了,也加入其中。

    而王明在混乱的祭坛之中,找到了自己的三尖两刃刀,立刻加入了对三十四层剑主的厮杀之中去。

    瞧见这状况,原本幸灾乐祸的三十四层剑主感觉到压力陡增,顿时就羞恼不已,大声骂道:“你们为何全部针对我?就没有一人去管愚者么?”

    陆左冷笑,说道:“愚者?冢中枯骨而已。”

    原本一脸戏谑的愚者听到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开口说道:“小子狂傲,你……”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却听到半空之中,传来一阵炸响,紧接着剧烈的能量波动陡然浮现,直冲云霄而去,却是那以“瘟疫与恐惧之神”为首的六神,在与金蚕蛊的斗争之中败下阵来,能量给吞噬了去,又有六道神印,从半空之中如流星一般垂落下来。

    愚者与这七神同为一体,这才是他控制一切的手段,然而此刻七神受创,他也是同气连枝,顿时就如遭雷轰,大口大口的鲜血,狂涌喷出来。

    而就在这时,一直袖手旁观的养鸡专业户终于出手了,大手一招,朝着那六道神印拂去。

    他却是想要将这神印给拿到手中。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然而没有等他出手,却有一剑陡然腾飞而起,将那六道神印半途拦截住,众人皆惊,抬眼望去,却是三十四层剑主在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下,将那神印给拦了下来。

    好强的手段!

    神印及神格,三十四层剑主猛一招手,将长剑收回手中,然后对远处的养鸡专业户喊道:“将你手中那道给我!”

    养鸡专业户不肯,反而讨价还价,说你给我罢?

    三十四层剑主羞恼不已,怒声吼道:“你这是何等愚蠢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我都逃脱不得,当下之计,唯有将七神归位,让我施展毁天灭地的手段,重新铸就诸神黄昏,我们还有翻盘的可能,不然大家都得死……”

    啊!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却有一声惨叫传来,正是被两人欺骗的愚者,在又羞又恼之际,给黑手双城一剑刺穿了胸口去。

    那小矮子创建了三十三国王团,一身恐怖修为,纵横天下,却不曾想此时此刻,却给三十四层剑主和养鸡专业户两个吊毛骗得裤衩儿都不剩一件,在七神被轰击灭掉,神格又被拦截的情况下,终于给黑手双城找到空隙,一剑插入其中。

    黑手双城、哦不,应该是蚩尤,这位老兄可不是什么仁慈角色,自然不可能给愚者脱身逃遁的机会,当下长剑一绞,将其肉身搅碎之后,又是张口一吞,将那身躯里逃遁出来的灵体也给吞入腹中去。

    而瞧见愚者已死,兔死狐悲的三十四层剑主终于不再尝试着去说服养鸡专业户,而是长剑斗转,将上面的六位神格,陡然引爆。

    他的脸色狰狞,显露出了几分诡异的微笑来。

    紧接着,整个天地之间,传递着三十四层剑主疯狂无比的狂笑声来:“你们,都与我一起陪葬吧时空乱流,六道错乱,天人五衰,诸神黄昏……起!”

    <b>说:<b>

    勾心斗角三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