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章 虫虫化路,有请金蚕
    长刀破空而去,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下一秒,我瞧见不远处正在力压威尔和老鬼两人的饕餮与饥饿之神捂住了脖子。

    这个胖子一脸难以置信地扭过头,朝着王明和我的这个方向望了过来,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头颅陡然一歪,而我的脑海里,有一声凄厉的喊叫声浮现出来:“小心那个三只眼,他的刀,能斩神……”

    轰!

    一声炸响,那个叫做“饕餮与饥饿之神”的大胖子,在发出了示警之后,整个身子陷于崩溃,然后以它为中心,陡然爆炸开去。

    恐怖的力量在这一瞬间陡然爆开来,就连不远处的我也被波及到。

    那可是神的力量,即便是新神,都让人惊诧莫名,我感觉爆炸轰然冲来,竟然没有能够站住脚,给恐怖的气息猛然一撞,人直接腾空而起,跌落到了山下去。

    砰!

    我重重地撞到了尸群之中,满头的血水,整个空间一片弥漫的烟尘,那种力量湮灭的气息让人为之悸动。

    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我用青蒙剑撑着地上站起来,还没有直起腰,就感觉到左边传来一阵呼啸声,抬手去挡,却见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抓着一把维京大斧,朝我砍来。

    斧头落在青蒙剑上,劲道震得我的手臂有一些发酸,显示出了对方强悍的实力来。

    我劲气贯足手臂,猛然一震,将对方推开,正要上前,却有一根棍子从旁边递了出来,拦住了那人。

    出手的人,正是从虚空之中一跃而出的巫门棍郎。

    他一根长棍拦住对方,然后对我说道:“我拦住恶魔,你去吧。”

    恶魔?

    我瞧了一眼那持斧男子,知晓他就是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的大阿卡那牌的thedevil,也知晓战场已经朝着这边转移过来,敌人的援兵也是源源不断,我们在这儿的人数已经不能够占到了上风。

    不但如此,我回过头去,瞧见已经不再是鸑鷟形态的平沙子,正在与鬼影重重的死神拼斗着。

    战况依旧激烈,到处都是生死。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往山上望去,却在浓雾弥漫之中,听到兵器激烈的碰撞之声,战斗激烈无比,即便是饕餮与饥饿之神的殉爆,都没有办法阻止这帮人太多时间,而山下有一人提刀而冲,正在朝着山顶疾步冲去,却正是刚刚出手斩杀了饕餮与饥饿之神的王明。

    他新参悟了斩神诀,出手就将那饕餮与饥饿之神给斩杀,正是信心满满的时刻,想要重新回到山顶的祭坛之上,与新神交锋。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四五个身影拦住了他。

    当先一人,正是千通王。

    瞧见对方的举动,我顿时就是满腹怒火,又感受到了敌人的强大敌人知晓了王明居然有屠神的实力之后,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居然在一瞬间就组织起了一队人马来,围住了王明,让他无法抽身,这样的反应,着实是让人为之惊叹。

    而且从各个方向,不停有人朝着王明冲了过去,显然是想要用人数的优势,将他给堆死,让他没办法威胁到祭坛之上的新神。

    好狠辣的手段。

    王明被困,手中只有一把逸仙刀,而他的三尖两刃刀刚才被扔在了一旁,在饕餮与饥饿之神爆炸之时,不知所踪,所以此时此刻他只能够凭借着逸仙刀挡住众人的合击,保住性命,完全抽不出多余的时间来继续发动斩神诀。

    这可不行。

    我顾不得跟巫门棍郎客气太多,箭步前冲,几个起落就到了王明的身边,长剑舒展,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斩击,然后从乾坤囊中掏出一大把的兵器来,对他说道:“选一把。”

    这些兵器都是我这几年收集的,什么出处都有,算不得什么厉害法器,但都还算是精品。

    王明瞧见,脚尖一挑,却是抓住了一把点钢枪,解放了手中的逸仙刀。

    逸仙刀腾空而起,而王明手持点钢枪,长枪如龙,与我携手而上,一步一步地冲上祭坛之上去,就在我们即将冲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凤鸣,我抬头一看,瞧见屈胖三不知从何处冲出,振翅高飞,却是朝着祭坛上空撞了过去。

    这是要干嘛?

    我心头一愣,却瞧见那吸足了龙脉之气的黑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已经裂开了,化作了一大团的黑色雾气。

    而屈胖三攻击的,就是那团雾气。

    瞧见那场面,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暗道一声苦也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瘟疫与恐惧之神,在龙脉之气的孕育下,终于诞生了。

    果然,眼看着屈胖三化身的烈火凤凰就要撞击到了那黑色雾气之中,却有一只黑乎乎的小手,从里面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屈胖三尖锐如刀的鸟喙。

    屈胖三奋力挣扎着,试图用利爪去划破黑雾,却不曾想利爪划过,却从黑雾之中,剥出了一个少年郎来。

    那少年郎通体光溜溜,皮肤呈现出了棕黑之色,上面布满了无数复杂的符文。

    每一个符文,都仿佛包含了无穷无尽的奥义。

    它脸色冷酷地望着面前的屈胖三,手腕微微一抖,却是将屈胖三从半空之中猛然一掼,朝着远处摔飞了去。

    瞧见这瘟疫与恐惧之神担心,王明也是豁出了命,对我大声喊道:“保我。”

    说罢,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的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

    而平悬于半空之中的逸仙刀,则在这一刻,嗡的一声,消失不见,在下一秒,它出现在了那少年郎的跟前。

    不过这一次的逸仙刀并没有能够创造奇迹,它定在了少年郎额头前方的两寸之外,发出嗡嗡的声响,颤抖不停,却并没有能够再进一步。

    我一把青蒙剑,挡住了十数人的倾力攻击,而王明更是倾尽全力,脸上的青筋浮现,怒吼一声:“啊!”

    舌绽春雷,气吞万里如虎。

    然而那逸仙刀终究还是不能再进一步,而是失去了掌控一般,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而原本脸色惶然的其余五神,也显露出了欢喜之色,围住了那少年郎。

    但少年郎却一脸平静,无悲无喜,双手结印,仿佛在酝酿什么。

    它在酝酿什么呢?

    一想到它的名字,瘟疫与恐惧,我的心头一阵狂颤,从怀里摸出了那面铜镜,近乎于哀求一般地喊道:“左哥,你再不回来,恐怕我们就只有下辈子再见了……”

    铜镜纹丝不动,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心中绝望,将铜镜往地上猛然一掼,镜面歪曲,却终究没有半分动静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头顶星光璀璨,落在了地面,却有一个身形凝结,陡然一袖腾起,碧海潮生,将一众敌人都给吓退。

    紧接着,让我为之惊愕的一幕出现了。

    虫虫居然俏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东海蓬莱岛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脸懵逼,而虫虫却朝着我笑了笑,一边朝着前方挥洒蛊粉,一边说道:“你之前不是曾经问我,为什么要去东海蓬莱岛的无底洞么?”

    我点了点头,说你说要帮我做一件事情,但没说是什么事。

    虫虫说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是蚩丽妹留下的意识让我那么做的,而我之所以在无底洞中参悟宇宙大道,也正是为了这一刻。

    说罢,她猛然一扭身,却是化作了一片如梦如幻的丝巾,紧接着那丝巾陡然暴涨,居然化作了一条璀璨无垠的星河,一直通向了半空之上去。

    这是什么?

    我满脑子的浆糊,而其余人却反应了过来,朝着虫虫化身的星河长道冲来,挥舞着手中的各式法器,想要将其摧毁去。

    我和王明两人一左一右,将其护翼住,却挡不住半空之上的攻击。

    然而无论什么东西打在上面,都仿佛落到了空处一般,对那璀璨无垠的星河长道,没有半分影响。

    就在众人都为之惊诧的时候,我们头顶的天空,突然间传来了一阵恢弘莫名的声响。

    紧接着,有一个人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处。

    陆左。

    这个男人,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在虫虫的引导之下,从天罗秘境之中回返而来。

    我的心激动得快要炸裂开去,然而来的并不只有陆左一人。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首当其冲的,却是曾经的天下十大,龙虎山第一高手善扬真人,而随后陆续涌现出来的,则是天罗秘境之中的其他十一位执宰人。

    这是什么情况?

    到底是谁的面子,竟然能够让这些眼高于顶、互相看不顺眼的执宰人一齐出现在这里?

    而且执宰人不是不能够离开天罗秘境么?

    如果说虫虫的出现让我有点儿懵圈,那么此时此刻,陆左与那十二位执宰人一同的出现,则是让我直接陷入了脑袋当机的境地去。

    随后那包括善扬真人在内的十二位执宰人腾空而起,站在了天空之上的十二个方位,每人占据一点,然后开始喃喃念咒,整个天空,在这回荡不休的咒诀之中,都仿佛凝滞了一般,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瞧见这等场景,原本不可一世的新神开始慌了,都看向了最新诞生,却瞬间获取了领导权的瘟疫与恐惧之神脸上去。

    那少年郎持咒了一会儿,此刻陡然睁开了眼睛来,双手一凝,朝着天空的十二位执宰人陡然拍出。

    一瞬之间,它拍出了十二掌。

    啪、啪、啪……

    每一掌,都有一股湮灭世间一切的力量孕育其中,浓黑如墨,给我的感觉,仿佛就算是神,也无法抵御。

    然而那十二位执宰人却自顾自地念着咒诀,完全不做理会。

    而就在这时,踩在星河之上的陆左却是双手合十,大声念诵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b>说:<b>

    有请终极蛇皮走位皮皮虾大吊货吞噬一切时间之主肥虫子波比瘤般虫降中飞头蛊中金蚕之有来无回有去无归之小肥肥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