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剑仙回返,一刀斩神
    啊……

    感受到怀抱之中的这具尸体逐渐变得冰冷,再无生息,我的心脏仿佛被人猛然攥了一下似的,疼得厉害。

    这个可怜的小人儿,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尽头,居然还在对于自己当初的失身而感到愧疚,耿耿于怀,然后带着这样的负疚感而投入死神的怀抱,完全没有原谅自己的意思一想到这一点,我更加是心疼得难以自已。

    其实,并不是安的错,而是我的错。

    是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即便是因为心有所属而不能接受她,我也应该履行当初的承诺,带着她离开荒域。

    如果她离开了荒域,就能够接触到更多善良的年轻人,见识到更多的美好,也不会被白狼王这样的人渣给骗去了身子,更不用为了保全自己的儿子,而屈服于轩辕野这样的杂种身下去。

    我想起了之前与安的那一幕一幕,想起了安少女时期的乖巧,想起了她的爷爷,想起了很多很多,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是我对不起她,可是她直至死去,都没有等到我的一句道歉。

    对不起!

    泪水糊住了我的眼眶,愤怒在我的心头燃起,而我却不得不放下了安那失去生息的身躯,拔剑冲向了另外的方向去。

    安死了,但其他人却还活着,拼尽全力撞击结界之后的五凤都是虚弱无比的,我不能够让他们被新神趁虚而入。

    在这一刻,我的身体里迸发出了让我自己都为之诧异的力量。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白色鸿鹄的身边,长剑一震,朝那个色欲与繁衍之神猛然斩去。

    那家伙往后一退,惊讶于我的激动,而我身后则传来了小妖的声音:“陆言,别管我,我没事,你去看看包子,她没轻没重的,好像伤到了脑袋……”

    我回头看去,瞧见小妖化身的鸿鹄扇着翅膀,重新振翅飞了起来,松了一口气,朝着小妖指的方向跑去。

    当我赶到山丘的另外一边时,瞧见包子已经不能显化鹓鶵之身了,大汗淋漓地跪倒在地,喘着粗气,而屈胖三则用双翅将她给护住,冲着那“贪婪与权力之神”和“傲慢与偏见之神”啼叫着,仿佛是在警告一般。

    我冲了过去,抱住了包子,而屈胖三得以解脱,腾身于空,开始朝着祭坛之上飞去。

    很明显,他已经发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只不过屈胖三刚刚飞到了山丘之上,却有一个身影陡然跳出,抱着他的脖子,将他往下方拽去,却是盯住王明的暴怒与战争之神出现,将他给拦截住。

    我抱着包子,往回退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招呼:“陆言,把包子交给程程。”

    啊?

    我扭头一看,却见一身鲜血的黑手双城也赶到了现场,与他同时出现的,除了他口中的程程之外,还有两个让我意外的人。

    威尔和老鬼,他们在短暂的休整之后,最终追上了大部队。

    我将包子递给了伸手过来的程程,然后看向了老鬼,说道:“你怎么样,身体还扛得住不?”

    先前瞧见老鬼,他的腹部可是有一个大窟窿,这样的伤势如果是一个人,估计早就埋土里了,也就他能够硬挺着过来。

    老鬼朝着我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没事。”

    黑手双城望着头顶,脸色很难看,说不行,我们得上去,不能够让他们得逞,否则大家都完了。

    他顾不得太多,率先朝着山丘之上冲去,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庞大的身影拦在了路上。

    饕餮与饥饿之神。

    这个体型庞大的胖子拦在了黑手双城的跟前,面对着呼啸而来的饮血寒光剑,它的双手一分,却将那剑引到了旁边去,然后猛然一拳砸了过来,黑手双城反应极快,反手一挡,结果却仿佛雷轰一般,浑身一颤,却是从那半山之上跌落而下。

    不过黑手双城双脚落地之后,没有任何停歇,继续向上面冲去,锲而不舍。

    六神也知晓山顶祭坛之上的重要性,很快就收缩了防线,拦在了上山之路上,让我们没办法接近祭坛。

    我召回了聚血蛊,深吸一口气,也咬牙前冲。

    就连众人都为之敬仰的黑手双城,都没有办法敌得过一位新神的力量,就能够知晓,神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很难用凡物来弥补的。

    现在唯一能够突围的人,我,或许就是其中一个。

    并不是说我比黑手双城厉害,而是因为我的身体里,还有一条聚血蛊。

    一条已经成神的聚血蛊。

    我拔剑而上,从另外一边朝着山道冲锋,然而刚刚冲上去,却给那“嫉妒与阴谋之神”拦下,这个妖艳女子对于我之前打败她的眷顾者茱丽叶这事儿耿耿于怀,所以一直都盯着我,此刻瞧见我有想要突围的心思,立刻就抽身过来,拦住了我。

    新神显然没有太多与人交手的经验,此刻与我们拼斗,先凭意念碾压,若是不行,便是神力倾泻,一力降十会。

    而偏偏是这样简单而粗暴的做法,却屡试不爽。

    即便是我,凭借着聚血蛊的支撑,也只能够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并不能够一举突破。

    而在祭坛上空,那颗黑色虫卵越发透亮,里面的神光浮现,仿佛有一条说不出来的存在涌动着,让人的心头浮现出无比的畏惧来。

    它,很快就要来了。

    怎么办?

    战局一时僵持,就在我又忿恨又无奈的时候,突然间天空轰隆一阵响,紧接着有一个小山般大小的黑影,重重落到了山坡下的不远处。

    我余光一瞥,顿时就吓得一阵心脏狂跳。

    我艹,那是奎师那的脑袋。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是我花眼了?

    没有等我继续自我怀疑,却有一声粗豪的声音从头颅顶端出传了过来:“什么奎师那,几把人,若不是我实力消退太过于严重,哪里能够被你拦住?你看看吧,老子的力量稍微回来一点,还不是把你宰了?”

    力量回来?

    我满心诧异,却瞧见一道黑光浮起,朝着正在与胖子拼斗的黑手双城身上射了过去。

    这时我方才知晓,蚩尤回来了。

    它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将那恐怖的奎师那给宰了,不是化身、投影,而是真身,这小山一般的头颅,就是证据。

    只不过,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强了呢?

    难道是……

    就在我心怀猜疑的时候,又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那人脚踩长剑,悬停于离地三十米的半空,打量了一下场间局势,长长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我没有来迟。”

    说罢,他如利箭一般,飞向了祭坛顶端之处。

    杂毛小道。

    他居然回来了,投身进了混乱的虚空乱流之中,居然又杀回了来。

    瞧见他,我立刻肯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肯定是杂毛小道将张励耘的那个福袋交给了蚩尤,这才使得蚩尤能够在这个关键时刻,阵斩奎师那,及时回归。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真的跟之前的他,有着截然不同的气势。

    难道,他已经成就了地仙果位?

    我的心中狂跳,而说时迟那时快,蚩尤归位的黑手双城如同吃了春药一般,仅仅一剑,就挑飞了拦在面前的大胖子,随后三两步冲上山丘顶端,抬手一剑,却是斩落在了顶端结界之上,轰然一下,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十二根石柱晃荡不休,不过却并没有轰开那防御。

    感受到了对方防卫的力量,他大声喊道:“小子助我。”

    话音刚落,杂毛小道一剑荡开了扑面而来的暴怒与战争之神,然后陡然一剑,站在了祭坛之上的光罩表面。

    他这一剑斩出,我的心头狂跳不休。

    对,对,就是这一剑。

    这种感觉,与虚清真人教我的那一剑,一模一样。

    不过杂毛小道的这一剑挥出,整个空间的气息都为之一滞,我甚至都感觉到呼吸有一些困难。

    那剑,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天地之威。

    就在杂毛小道挥出那一剑的同时,黑手双城也同样挥出了一剑,落到了祭坛之上去。

    砰!

    一声巨响,祭坛四周的十二根石柱轰然破碎,化作了碎石无数,朝着四周迸射而去,与此同时,黑手双城与杂毛小道两人,双双冲进了祭坛之中去。

    绝对防御,居然被破了?

    瞧见这一幕,我先是一愣,随即浑身的热血都开始沸腾起来。

    地仙,地仙!

    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绝逼是地仙,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威势。

    我兴奋莫名,力量从胸口扩散出来,双目赤红,挥剑往上,而面前的妖艳女子在瞧见祭坛的结界破碎之后,也没有了与我缠斗的心思,且战且退,到了后来,却是一扭身,退到了祭坛之上去。

    我冲上祭坛,瞧见黑手双城与愚者交上了手,杂毛小道则与三十四层剑主火拼,其余人等,各自捉对厮杀,一片混乱。

    不过没有人能够接近空中那颗放肆吸收龙脉之气的虫卵,至少有三位新神在护着它。

    我有心尝试去对那虫卵动手,余光却瞧见了祭坛中心处,王明跪倒在地。

    他的三尖两刃刀被扔在了一旁,而他则满脸泪水。

    他悲恸无比,仿佛失去了神智一般。

    这是在干嘛?是在对王红旗的逝去而伤怀么?

    我有些替他着急,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黑影从祭坛边缘处浮现,然后朝着王明所在的位置袭去。

    千通王?

    我的眼皮一跳,顾不得许多,挺身而上,用青蒙剑拦住了那家伙的袭击,铛铛两下交手,发现还真的是千通王,这家伙居然出现在了这里,并且对王明痛下杀手。

    我站在王明跟前,帮他拦住千通王的偷袭,然后忍不住从王明喊道:“王哥,醒来!”

    王明听到我的话语,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我与他四目相对,却见他的双眼之中,陡然冒出了一道精光来,紧接着他疯狂地大声笑道:“我懂了,我懂了原来斩神诀,就藏在龙脉之中啊……”

    紧接着,他腾身而起,右手抓着那把逸仙刀,朝着半空之中的一道身影,陡然斩去。

    唰!

    <b>说:<b>

    一刀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