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龙脉大开,五凤撞山 第五更
    一把飞刀,重重地撞在了炁墙之上,波纹浮动之间,力量反馈而来,却是将其弹开了去。

    逸仙刀。

    王明伸出右手食指,再一次发动,想要撞破那炁场,然后冲进其中救出被困的王红旗,然而这一次逸仙刀却没有再被阻挡,因为它被两根手指给夹住,嗡嗡而动,挣脱不得。

    石柱之上的六位新神一跃而下,将我们给包围住,而其中一位,伸手将王明的逸仙刀给拦住。

    这六位站在石柱顶上,身长十米,然而跃到了我们身边来的时候,却肉眼可见地缩小,变成了两米的身高,这种情况,与真龙一般模样。

    高维存在。

    我的心头一跳,打量众位,它们的模样各有不同,除了嫉妒与阴谋之神是个妖艳女子之外,其余的新神,有的是个油头粉面的帅哥,有的是个乳臭未干的熊孩子,有的是个肌肉黑哥们,还有一个吨位超常的大胖子,以及一个戴着眼镜的宅男。

    模样各不相同,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瞧见它们的模样,就能够将其与它们的神位对上。

    宅男是“傲慢与偏见之神”,肌肉黑哥们是“暴怒与战争之神”,熊孩子是“贪婪与权力之神”,大胖子是“饕餮与饥饿之神”,帅哥是“色欲与繁衍之神”。

    没有什么原因,我一眼就感觉出来了。

    我想我身边的王明也是如此。

    这些家伙落到了我们身周,将我和王明围住,而抓住逸仙刀的,正是饕餮与饥饿之神,那胖子紧紧抓住了逸仙刀,然后两眼冒光地看着颤抖不已的飞刀,想要把它往嘴里送去。

    它,居然想要吃掉逸仙刀?

    我心头震撼,抬头望去,却是与那位傲慢与偏见之神对上。

    它的双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光华掠过,让我的神识在一瞬间晃荡不休,仿佛就要被它所掌控了一般去。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与之前遇到嫉妒与阴谋之神一般,失去心智。

    我平静地与它对视着。

    几秒钟之后,它的双眼从高高在上的傲慢与无理,变成了惊讶,再到后来,却是变成了极度的严肃来,紧接着一道恢弘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你……怎么可能,这个世间,怎么可能有除了我们之外的新神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我知道,它已经看出了我的压箱底牌。

    而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王明已经出手了。

    他从额头之上,掏出了一把三尖两刃刀来,朝着那大胖子陡然冲去,而他一动身,我的脑海里立刻传来了无数的怒吼:“大胆!”

    六神怒吼,我感觉一阵天摇地晃,而王明却毫不在意,猛然一刀斩在了大胖子的身上。

    那位饕餮与饥饿之神的身子在王明即将斩中他的时候,微微一晃,却是化作了虚无,下一秒出现的时候,它落在了山丘之下去,一脸疑惑地望着朝它动手的王明。

    瞧它的这状态,仿佛还是没有能够相信王明敢动手。

    这世间,居然有凡人,敢向神动手?

    疯了么?

    王明却根本不管对方,伸手过去,将半空中的逸仙刀收回来,然后对我说道:“你赶紧回去,通知陈老大,我去救人……”

    他朝着山丘继续冲去,而这个时候,六神也愤怒了,那声音已经不再是在我脑海之中响起,而是在整个空间之中,山呼海啸一般出现,飓风也迎面吹来。

    我当时有些懵,几乎是循着本能往山下冲去,与王明背道而驰。

    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王明上前,几乎只是送死,而我必须将消息传出去,集合众人的力量杀回来。

    我并不是怕死,事实上,我已经有心理准备死在这里了。

    但我必须做我该做的事情。

    在我冲下山的时候,头顶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阴影,我下意识地往右边猛然一跃,等落地的时候,回过头去,瞧见我刚才疾跑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印。

    从天而降的掌法。

    我继续奔逃,眼前突然间出现一人,却是那乳臭未干的熊孩子,他离我十米之远,用手指朝着我遥遥指来,开口说道:“禁锢!”

    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袭来,将我压制在原地,而我脚下的土地,也开始变形,化作一个牢笼。

    眼看着牢笼即将形成,就要将我囚禁于此,我的身体里却是涌出了一大股的力量来,让我纵身一跳,却是又逃开了去。

    我三两下,落到了山丘之下的人群之中。

    这帮人对于周遭的一切毫无感知,依然闭着眼睛,口中念诵着赞歌,恢弘大气的歌声在整个空间之中不断回响着,而当我滚落到了人群之中的时候,却听到山丘之上的祭坛中,传来了愚者的一声呼喝:“给我开!”

    砰!

    一声炸响出现,却是在我左边的一个男子,他的脑壳应声炸开,白色的脑浆、红色的鲜血在瞬间迸射出来,化作一团血浆,然后朝着山丘之上的祭坛飞去。

    砰、砰、砰……

    这并不是一场偶然,事实上,几乎在同一时刻,那些满脸虔诚、跪地念诵赞歌的信徒们,脑袋同时炸开,里面的脑浆和鲜血混杂在一起,化作无数血雾,朝着山头飞了过去,一时之间,这“蔚为壮观”的场面甚至都让我忘却了身后追杀的新神。

    当所有血雾汇聚于祭坛之上的时候,瞬间又转换成了黑色浓雾,猛然往下俯冲。

    下一秒,我听到一声痛苦至极的吼叫声。

    啊……

    与此同时,我瞧见了重新冲回了祭坛边缘处的王明,他在山丘之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痛苦呐喊:“大爷爷……”

    喊叫声中,大股的气息从祭坛之上陡然冒出,就仿佛钻井里喷出了黑色的石油一般,冲天而起。

    那种浓郁而又纯净的气息,我甚至都能够“瞧”得出来。

    龙脉破了……

    王红旗,死了。

    我的心中一塞,莫名就感觉到无端的痛苦虽然我与这个叫做王红旗的红色土匪素未谋面,甚至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对于这个护翼了新中国七十年的老人,还是怀着最崇高的敬意。

    只可惜,英雄迟暮,终究会有逝去的一天。

    我这边是伤感,而王明那边则是疯狂,他疯狂舞动着手中三尖两刃刀,朝着身边的“暴怒与战争之神”、“色欲与繁衍之神”和“饕餮与饥饿之神”冲去,就如同像风车巨人冲去的唐吉可德。

    而我这边,“傲慢与偏见之神”、“嫉妒与阴谋之声”和“贪婪与权力之神”,则将我团团围住。

    三神降下神力,沉重得如同山峦一般的力量,压得我寸步难行。

    砰……

    在那力量即将把我压成肉饼的时候,聚血蛊终于忍受不住,从我的胸口浮现,然后一朵巨大的海棠花,将那恐怖的力量承托着。

    聚血蛊的现身,让这三神十分惊讶,它们带着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聚血蛊。

    而我努力地站直身体,朝着祭坛之上望去。

    这时我发现,那喷涌而出的龙脉之气并没有四处激荡,而是全部都被半空中一颗纯黑无光的虫卵吸收了去,随着大量的龙脉之气喷涌而处,那颗虫卵从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居然开始颤动了起来。

    我心头狂跳,想着愚者费尽心思炼制的“瘟疫与恐惧之神”,恐怕就是从这虫卵之中孵化而出吧?

    只不过,现如今谁能够阻止他们呢?

    是被三神追得满地乱跑的王明,还是在聚血蛊的苦苦支撑下的我呢?

    我望着周围倒伏一地的无头尸体,心中浮现出了几分绝望来,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山外,突然间传来了剧烈的轰然撞击声。

    砰、砰、砰……

    一下、一下,又一下,每一次的撞击,整个山丘都在激烈的颤抖着,我心中狂跳,转头望了过去,却见远处弥漫整个空间的雾气,在这个时候开始激烈摇晃起来,而祭坛之上,则传来了愚者羞恼成怒的声音:“你们这些蠢货,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居高临下的吩咐,诞生不久的新神脸色十分难看,然而它们却没有一个人胆敢违背那个矮子的吩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抽出了四位,朝着远处飞去。

    然而就在它们起身的几秒钟之后,又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其间还夹杂着结界破碎的声音。

    哐、啷……

    下一秒,雾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陡然消散,紧接着我瞧见红、黄、白、紫、青五道流光,从消失的雾气之中陡然浮现,朝着这边倏然而来。

    我的天,屈胖三居然带领着其余四凤撞破了望月山坚固若晶壁的法阵,闯进了这边来?

    我的心中一阵狂跳,然而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奋力撞破了结界的五凤并没有气势如虹地腾空而起,好几个都摇摇晃晃,显得十分勉力,更有一道庞大的身影,完全没办法支撑住身体,朝着我这边径直落了下来。

    砰!

    巨大的身影重重跌落在了人群之中,将那些跪倒在地的无头尸体撞得一阵凌乱,翻了几个跟头,方才停歇下来,我顾不得身边的新神攻击,让聚血蛊挡住,然后奋力冲了过去,当我跑到跟前的时候,那巨大的鸟身已经消散,变回了一具披着青纱的娇小身躯来。

    我箭步走上前去,瞧见这位奄奄一息的人儿,居然是安。

    我顾不得男女之别,将半身赤裸的安给扶住,然而她浑身无力,我刚刚扶起,又滑落了下去,我不得不将她给抱住,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女人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来。

    我瞧见她奄奄一息的模样,心头一疼,不过还是忍住悲伤,低声问道:“安,安,你没事吧?我是陆言。”

    安迟疑了几秒钟,方才艰难地说道:“陆、陆大哥?我这不是做梦吧?”

    我说你别讲话了,你到底伤在了哪里?

    我手忙脚乱地从乾坤囊中往外掏东西,各种丹丸伤药,一并掏出,然而安却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微笑,说道:“别忙了,我中了堕落天使的噬心刺,本来就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心头凭空生出了几分恼怒来,大声喊道:“它在哪儿呢?”

    安摇头,说没事,它死了。

    啊?

    我所有的怒火,在那一瞬间都消散了去,瞧见脸色变得越发黯淡的安,张了张嘴,却终究说不出半句话来,而安这个时候也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我一眼,伸出右手,朝着我的脸小心翼翼地伸了过来,然后说了一句话:“对不起,我……”

    她的小手,在即将触摸到我脸庞的时候停顿,然后垂落而下,话语也戛然而止。

    <b>说:<b>

    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