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三王破阵,红旗守门
    三十四层剑主回来了,那么无尘道长在哪里呢?

    我满心震撼,倘若不是在这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只怕我就要直接遁入虚空去查个清楚了,而就在我紧张莫名的时候,从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回来了?”

    三十四层剑主点头,说对。

    那古怪的声音很是低沉,有点儿像是腹腔共鸣的那种声音,又带着某种古怪的口音,显得更是奇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声音总让我感觉到无端的恐惧,就仿佛是鬼片里面那诡异的配乐一样,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威慑力。

    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很接近祭坛顶端了,我心中好奇,忍不住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往上挪动,终于出现在了祭坛顶端的一根石柱后面,探头往上望去。

    我终于瞧见了说话的那人。

    那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男人,身高最多只有一米三,穿着一件拖在地上的柔软麻衣,拄着拐杖,与瘦小的身子不对称的,是硕大的脑袋这脑袋才是最为奇怪的,虽然与普通人一样,同样有着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但他那光溜溜的脑袋,后脑勺的位置,却显得硕大许多,比正常的头颅要大上一倍。

    这样的结果,使得他整体的头颅并非圆形,而是长条椭圆,整张老态龙钟的脸孔也被拉伸得厉害,如同好莱坞电影里面的外星人一样。

    这人是……

    没等我打量明白,就给王明猛然一拽,拉扯下来,而这个时候,那矮子说道:“怎么会这么久?”

    三十四层剑主回答道:“老道士有点儿棘手,居然进入了地仙境地,而且还是忘我之态,多少也花了一些功夫,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能够将其轰杀,只有将他给打落深渊了去……”

    矮子有些不满,说你让我真的有些失望啊……

    这话儿很是尖锐,而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方向,却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愚者,三十四也只不过是赶时间而已,你以为他真的奈何不了一个地仙?”

    我听到这话儿,莫名赶到有几分熟悉,下意识地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顿时就给惊呆了。

    这、这个人……

    二宝蛋?

    哦,错了,陆恪,这不是我老家的一个远方亲戚么?

    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我们镇子那儿开了一家养鸡场,对,就是我当初遇见朵朵之时的那个养鸡场。

    虎皮猫大人遗失的蛋,就是在那个养鸡场丢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整个人都懵了,紧接着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操,我操,这个龟儿子,居然就是小佛爷?

    或者说,他才是小佛爷的真身。

    我缩回了石柱之下去,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各种信息纷纷涌现出脑海之中,这才终于将一切的线索捋顺小佛爷并不是那个游先生,她或许只是小佛爷其中的一缕意识,但真正的幕后之人,应该就是这位养鸡专业户。

    也只有真身,才能够参与到这样级别的谈话之中来。

    而我同时也发现了一件事情,我与王明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而没有被三人发觉,最主要的原因,则是祭坛之上的三人,都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祭坛的中心处。

    因为角度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瞧清楚祭坛中心到底是什么,只有躲在石柱后面,竖着一对耳朵聆听着。

    而对话还在继续,愚者很不满地说道:“赶时间?只怕是保存实力吧?”

    面对着愚者持续的质疑,三十四层剑主终于有点儿耐不住了,冷冷说道:“愚者,又或者我应该叫你帝释天、释迦提桓因陀罗,还是你原本的秘名,蒂亚思多罗?你我之前,的确是死对头,但那都是上一个纪元的事情了,你我现在既然都是曾经的失败者,又都选择了合作,未来还有许多的路要走,就不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你的朋友了,好么?”

    愚者笑了,说朋友?抱歉,我们只是短暂的合作而已,完成了计划之后,我们终究还是要分道扬镳的,这一点,你我都应该清楚。

    听到这毫不留情面的话语,三十四层剑主的语气变了,显得无比的孤傲,大笑了数声,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是觉得我占了你的便宜,不过蒂亚思多罗,就在你一次又一次地避过世界意识,转世重生的时候,我却凭借着一己之力,掀翻了我们曾经的敌人,引发了众神黄昏,如果没有我,你觉得就凭着你的那些阴谋诡计,能够成事么?”

    愚者冷声说道:“我卧薪尝胆,筹谋三百年,掌控能够左右这个世界的庞大势力,如何不能够成事?”

    三十四层剑主无情地嘲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会选择与我们合作?”

    愚者一时语塞,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若不是担心你们两人坏了我的好事,我又如何能够与你们同行?”

    听到这话儿,一直独立于外的养鸡专业户终于开口了。

    他啪啪啪拍了三下手掌,然后开口说道:“好了,三十四,你就别挑衅愚者了,而愚者,你刚才的话语,严重地伤害了我和三十四的感情,甚至让我都怀疑你到底还是不是那个创建了三十三国王团的男人你无数岁月的蛰伏,三百年的隐忍和筹谋,并不是用来跟三十四斗气的。龙脉最核心之处即将开启,请两位放下心中那老掉牙的私人恩怨,放到你们面前的事情来,好么?”

    尽管我不知道养鸡专业户在这里其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地位,但他的这话儿一出,两个原本火药味十足的家伙,终于是停歇了争斗。

    而随后,他们都平伸出了双手,推向了前方处。

    三人分别站在祭坛的三个方向,从他们的手中,有澎湃的气息传递出去,落到了祭坛中央,而这个时候,山丘下方的那数百人,诵念之声越发的响亮起来,仿佛天堂之声,回荡不休,将整个世间都给充斥了去。

    我很难理解这里面到底在筹划着什么事情,却知晓一点,那就是这儿,应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别人我不知道,三十四层剑主可是与我有过交手的。

    仅仅凭借着意念,他都能够在虚空之中将我给困死,那等的力量,是何其庞大,然而此时此刻,我们相距不到二十多米,他却没有能够发现我和王明,即便是有遁世环的隐藏气息,我也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祭坛中央处去,没有分出多一点儿的心神来关注别处。

    而祭坛之中,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我满心疑惑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愚者朗声喊道:“上祭物。”

    话音刚落,却有一人被某种无形之力衬托着,从山丘下方的某一处地方凭空而去,越过了对面的石柱,落到了祭坛中央来。

    当他的身子悬停在了平台五米高的半空中时,那人突然间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打量一番,立刻就破口大骂:“你们这帮言而不信的鬼佬,我帮你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背弃了祖国和同伴,甚至将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老婆给毒杀了去,贴心贴肺,鞠躬尽瘁,你们居然要拿我来当做祭品?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你们还讲不讲信用……”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只能够瞧见那人的侧脸。

    不过很快我就认出了那人来。

    姜勉。

    尽管未曾谋面,但我的确是在通缉令上见过此人的容貌,虽然此时此刻的他与照片上相差很大,但我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来。

    听到这愤慨的话语,愚者心平气和地跟他解释道:“姜勉,你的功劳,三十三国王团,和我都记在心里了,我也会将它算在你儿子身上的,只不过现在我们的确是欠缺龙脉守护家族的纯正血液,又来不及找寻别人,只有劳驾你了……”

    听到这话,姜勉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下意识地破口大骂道:“卧槽尼玛……”

    没有等他将这污言秽语全数喷完,愚者的手轻轻一抹,就瞧见姜勉的头颅腾空而起,满腔鲜血喷出,将祭坛中央染成一片血雾。

    而就在这血雾之中,突然间有轰隆隆的声音,从地底传来。

    就在一恍惚的时间里,祭坛中间破开了一个口子,却有一扇高高的青铜大门投影浮现,而在门上,则有一个年迈的光头老人,那身影似有似无,浮现在了门中,有三根锁链将他的手脚牵住,奋力往门外拉扯,而他却如同泰山一般,稳稳站住。

    不过从他的表情上,我还是能够瞧出有几分虚弱无力,显然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只是景象投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道那三根锁链,分别是来自于祭坛边上的愚者、三十四层剑主和养鸡专业户手中。

    原来,被他们全神贯注的,却是这个光头老者。

    血雾持续弥漫,落在了光头老者的偷影之上,仿佛硫酸一般,将他的身子给腐蚀着,而这个时候,愚者开口说道:“红色土匪,我念你一世英雄,对你心存一份敬意,不过你也应该知晓,你撑不住了,这龙脉门户,终究会大开,不在此刻,就在下一刻,你若是挪开一线,我留你一缕魂魄,让你转世投胎去,你看如何?”

    红色土匪?

    王、王红旗?

    我心中惊骇,而那光头老者抬起头来,略显模糊的影像突然一亮,一阵豪迈的大笑陡然浮现,紧接着他用那带着东北苞米茬子味的话语,如雷一般的说道:“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艹你奶奶个熊,老子只要没有躺下,你就别想分得一缕龙脉之气……”

    三十四层剑主冷笑起来:“好气魄,只不过,恐怕是由不得你了!”

    他猛然大喝一声,右手往回一拉,光头老者一声闷哼,影像陡然黯淡下去。

    瞧见这景象,我身边的王明顿时就站不住了,嗡的一声,利刃出鞘,却是朝着祭坛之上冲了过去,而没有想到那三人只有一人回过头来,却是愚者。

    那个矮子冷冷瞧了我们一眼,不屑地说道:“无知蝼蚁!”

    下一秒,祭坛之上的十二根石柱陡然发光,化作一道无形炁墙,而与此同时,石柱顶上,却浮现出了六个身长十米的巨大身影来。

    这六个家伙,其中一个,我却是认得的。

    嫉妒与阴谋之神!

    <b>说:<b>

    很多人对三十三国王团的定义不太了解,这里解释一下:三十三国王团并不是有三十三张大阿卡那牌,大阿卡那牌只不过是其中的修行者,并不是全部议事会成员。三十三是共济会的会员等级,每一个等级都有明确的等级限制,三十三级是共济会最高的等级,三十三国王团是三十三级会员里面的一个核心团体,大概就是这样&dash;&dash;这里面太过于繁复,就不在文中骗字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