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五凤汇聚,潜伏祭坛
    魔龙咆哮,威震天空,然而百鸟齐鸣之间,却将这震天的威势给瞬间瓦解。

    黄、白、紫、青,四色凝聚于半空,我一眼望去,却见包子、小妖凭空飞起,而在另外的方向,则是青鸾天女安,以及一袭青衣傲骨的平沙子。

    这四人在露面的一瞬间,开始迅速显化,鹓动鸾飞,又化作了四色巨鸟,朝着屈胖三化身的赤色凤凰飞身围去。

    我的脑海里轰然一响,有一句话在脑海里不断徘徊。

    “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鵷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

    命运是如此的奇特,居然将五凤在这个时候,全部齐聚一堂。

    金黄耀眼的包凤凤,白色莽身的小妖朵朵,青色无边的安,再加上一身傲骨、誓不妥协的平沙子,此时此刻,全部都围在了屈胖三的身边,五凤联手,整个世间都充斥着尖锐的凤鸣之声,充斥天地。

    这突然出现的鵷鶵、青鸾、鸑鷟和鸿鹄打乱了敌人的节奏,原本那头恐怖的魔龙耐萨里奥、以及背身双翼的堕落天使路西法,再加上缓过神来的提亚马特对屈胖三形成了围剿之势,眼看着就要将屈胖三按死在半空中的,结果这四凤的出现,将它们的攻势缓解了去。

    作为凤凰一族之中的王者,屈胖三直接夺去了主导地位,厉声凤鸣之中,联合起其余四凤,围绕着自己,开始了反击。

    天空之上的战斗绚烂无比,各种光华陡现,宛如诸神现世一般,我瞧得心血澎湃,倘若不是眼前的敌人拖着,真的就想要抽身而上,加入其中。

    而就在我浑身的热血沸腾之时,却有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猛然一剑向前,击退敌人,然后防备着往后一望,却见到少女程程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同样作为黑手双城的女儿,包子已经腾然于空,参加了巅峰力量的对决,而这位神出鬼没、性格古怪的少女却是一点儿伤都没有,赤着双足,如同尘世之间的精灵一般,落在了我的身后不远处,瞧见我望过来,开口说道:“他找你。”

    程程虽然从伦理上是黑手双城的女儿,但她却一直将蚩尤视作父亲,所以面对重新恢复神智的黑手双城,她虽然紧随其后,却只能够用“他”这个称呼来代替。

    黑手双城找我干嘛?

    我有点儿懵,不过也知道此刻的战场瞬息万变,作为经验老道的指挥者,黑手双城找我自然是有道理的,所以也没有多加疑问,抽身后退,朝着黑手双城的方向赶去。

    黑手双城的阵地处,有八头异兽坐镇,又有二十多位蚩尤魔将转世的猛将环卫,是最能够依托的可靠之地。

    我赶过来的时候,黑手双城刚刚从第一线抽身后退,身上的麻衣满是如浆鲜血,唯独脸上,却是一尘不染。

    天知道在此之前,他手中的那把长剑,到底斩杀了多少敌人。

    而与我一同赶来的,还有被劫引领而来的王明,我瞧见千通王在远处与张天师对拼,知晓在刚才的时间里,他与千通王并没有分出胜负。

    黑手双城找我和王明过来,是为什么呢?

    我心中疑惑,而王明也是一头雾水,好在黑手双城并没有绕圈子,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两位,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奇怪?”

    啊?

    我说怎么了?

    王明却说道:“对,战斗都已经进行到这样惨烈的局面了,但无论是三十三国王团的首领愚者,还是邪灵教的小佛爷,都没有现身,这件事情的确不太对劲儿。”

    黑手双城指着远处不断拼杀奋战的敌人,以及源源不断涌入场中的汹涌人潮,说道:“他们似乎在阻拦我们往前,你们觉得是为什么?”

    这回我倒是回过神来,开口说道:“他们在等待瘟疫与恐怖之神的到来?”

    我之前与轩辕野交手的时候,感受到了他身上澎湃的龙脉之气,从这里可以推断,被平移过来的龙脉,已经被打开了。

    而那“瘟疫与恐怖之神”,说不定已经快要成型。

    敌人越是疯狂,越能够说明这一点。

    他们在争取时间。

    听到我的话语,王明却持不同的意见:“我不这么觉得,我感觉龙脉的抵抗还在持续……”

    什么?

    我很是吃惊地抬起头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却不曾想黑手双城也赞同这样的观点,说对,或许龙脉的抵抗还在,或许不在了,但总而言之,这里的战斗很重要,但并不是关系全局的,是胜是败,对于这场祸端背后的那人,都没有太多的影响,所以我需要找两个人,杀入岛中的望月峰里去,去看一看敌人到底在搞什么鬼你们,可以么?

    啊?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黑手双城说道:“我需要在这里守住阵地,并且帮你们开路,杀向核心处,望月岛的核心望月峰,却给人封印住了,宛如空间晶壁一般,无法进入,我若走了,其余人恐怕要遭到屠杀,所以我得留下王明出身龙脉一族,对于龙脉的理解远胜于我们,至于你,陆言,你要相信自己,这个世界上,你是独一无二的,也将是这一次大战最重要的一环,或许……你就是无数人期待的应劫之人吧?”

    啊?

    我是应劫之人?

    就我这样子的,居然是应劫这人?这不是开玩笑么?

    我有点儿发愣,不过王明却爽快地说道:“好,我们去不过前方的敌人太多了,我们怎么走?”

    黑手双城抬起手来,开口说道:“刑天,靳楚,元化,你们几个,跟我走。”

    他点齐了兵马,然后吩咐我们道:“我带你们向前,你们尽量别出手,保持体力,记住,我们进不去的地方,那里的战斗才是最凶险的,尽量……活下来!”

    听到这样的话语,王明显得十分平静,我虽然心中颇有几分波折,但给王明的胆气鼓舞,也是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随后黑手双城朝着另外一边奋力厮杀的努尔吹了一声口哨。

    轰!

    努尔一棍,掀翻前方敌人,然后冲到了我们这边来,问道:“走?”

    黑手双城点头,说走。

    没有太多的言语,双方汇聚之后,努尔一马当先,越出我方的阵地,朝着前方冲去,人在阵前,面对着汹涌如潮的敌人,他一棍朝天,当下也是猛然往前一劈,却有一大团的巨蟒之气冲前,所过之处,敌人无不是人仰马翻,露出了一大片的空隙来。

    黑手双城举起了手中长剑,大声喊道:“向前,有死无生,杀!”

    他身边的几位魔将,包括劫在内,都振臂高呼,怒声吼道:“有死无生,杀、杀、杀……”

    杀气如云,向前狂涌,在努尔、黑手双城和一众魔将的开拓下,我们在敌群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冲开了敌阵,前方翻滚的浓雾冲了出去。

    我们这边的动静立刻引发了敌人的注意,一时之间,周遭的好些个强者都放弃了跟前的对手,朝着我们这边围来。

    不过我们的速度更快一下,用最短的时间内杀穿了敌阵,开始沿着小路,向前方的山中冲去。

    沿途不断有敌人涌出,从泥路两旁的菜地、池塘、小树林以及民房之中冲出来。

    这些人比起在最前面的那些敌人要弱上一些,许多人在我们面前,都没有一合之将,黑人、白人、黄种人、棕色人种……各种各样的敌人纷呈出现,如同疯了一般地朝我们发动攻击,其中还有一些明显就不是战斗人员的,也带着枪械,拦截我们。

    他们每一个人,都如同中了魔一般,想要将我们给拦住。

    而在身后,还尾随着大量的高手,我能够瞧见的,就有千通王、孔雀圣母以及之前那个被叫做皇帝的男人。

    一路厮杀,我们终于来到了一片白雾弥漫的山丘之前。

    这里就是望月峰,我们的目的地。

    望月岛只不过是白洋淀大湖之中一个算不得出名的岛屿,望月峰也只是岛上的一个制高点,在我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山丘而已,不过此时此刻,却是白雾弥漫,仿佛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浓浆一般,看不见内里的景象。

    我们靠近此间,却发现临近之时,居然难以寸进一步,一股无形之力将我们给格挡在外,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行。

    有的魔将脾气急躁,猛然向前一脚踹去,结果却听到一声“咔嚓”的响声。

    那是腿骨断裂的声音。

    前进无路,后面又是大队人马,适逢绝境,黑手双城却并不意外,他吹了一声口哨,让其余人列阵以待,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旁边的巫门棍郎,开口说道:“拜托了。”

    巫门棍郎脸上的表情一直平淡无比,听到黑手双城的话语,点了点头,然后猛然往后一跃,腾空而起。

    他的身子,再加上那一根长棍,完美地形成了一个圆形。

    当身子弯曲到了极致的时候,如弹簧一般,长棍向前猛劈,却是将前方的无形炁场,劈出了一条羊肠小径来,那浓密不化的雾气,也显露出了一丝缝隙来。

    “不!”

    我听到身后传来了千通王的怒吼,想要回头望去,却给黑手双城在我的身后推了一把。

    他沉声说道:“别管他,你们走!”

    我给黑手双城一推,向前走了几步,越过浓雾,没有炁场阻隔,不过却感觉如同行在泥水之中一般,无比艰难。

    王明跟在我的身后,两人往前走了十来步,身后的厮杀,以及一切喧嚣,都消失不见。

    如此又复行十几步,我们前方突然一阵开阔,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百米高的山丘,山丘之上,却是修筑了四方祭坛,条石作底,白玉堆砌,上面有十二根直耸指天的白色石柱,上面浮雕无数,美轮美奂。

    而在山下,团坐着几百人,分作四五群,所有人都双手合十,闭目吟唱着。

    他们吟唱的声调一致,语言却各不相同。

    仿佛是某种赞歌。

    这些人如同木偶一般,声音不断堆叠,但是对于出现在不远处的我们,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睁开眼睛来注视。

    很明显,他们已经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颂唱赞歌之上。

    我开启了遁世环,与王明一起,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越过人群,又小心翼翼地爬上土丘,朝着顶端的祭坛之上摸去。

    在即将登顶之时,我突然给王明拉住了,刚要回头,却瞧见不远处的顶上,出现了一个人的侧影。

    三十四层剑主。

    瞧见那人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下意识地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却瞧见他身上的衣裳有好几道破口,脸上也有伤痕,不过却精神奕奕地站在那里,与人交谈着。

    <b>说:<b>

    大章节,不多说,6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