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巫门棍郎,龙凤之战
    苍穹一跃。

    我收起铜镜,瞧见那个男人提着一根长棍子,整个人从即将消逝的虚空斩痕之中腾然跳出,如同煮熟的大虾一般,身子绷到了极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之美。

    好帅!

    这人的凌空一跃,简直是帅得没朋友,我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对方,瞧见竟然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穿着一件自己纺织的粗布衣裳,头上还包裹着染浆过的帕子,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苗疆一带的老苗头一般,不过尽管看不到脸,但此人英姿勃勃的模样,却并不像是个老头,反而很年轻。

    他的一双眼睛晶晶亮,就好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

    我这个时候差不多能够理解杂毛小道的行为了他破碎虚空,冲进混乱之中去,是向死而生的一种修行方法。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只有在濒临绝境之时,方才能够有所感悟。

    论修为,他已经站在了世间的巅峰,论视野见识,也罕有人能够与他相比,且不说茅山宗满山的道藏,单说那河图洛书,就在他的手中,说起来,杂毛小道此时的境况,已经是半步地仙了。

    然而他为什么突破不了呢?

    就是因为他太顺了。

    不是说杂毛小道的经历不坎坷,而是重新成为了茅山宗掌教之后,他已经在江湖和朝堂上奠定了自己的绝对地位,就算是碰到再多的危险,也很少有那种难以抵御的境地。

    即便是几次与三十四层剑主的交手,也都是平稳度过。

    太安稳了。

    这是瓶颈期,如果不能度过,估计这辈子都到这儿了,但如果能够一步越过,那么杂毛小道,也能够如他师父陶晋鸿,以及刚才的无尘道长一般,成就地仙果位了。

    为什么从明初张三丰之后的修行界,就再无一人能够成就地仙果位呢?

    最主要的,就是机缘。

    末法时代,已经没有什么机缘了,所以就算是天纵之才,也没有办法突破此境,所以善扬真人方才会选择留在天罗秘境,做一位执宰人,而不是继续冲击地仙果位。

    相比之下,杂毛小道的各种机缘都有了,就是欠那么一点劲儿。

    说回眼前,杂毛小道是想要冲到一片混乱混沌的虚空之中去,找寻真我,那么这个持棍的男子,从虚空之中出来,又是什么情况?

    我完全有点儿懵,然而却瞧见正在独战三十三国王团顶尖团队的黑手双城,将对面的敌人留给了手下,然后冲向了那个男人。

    他这是要拦截对方么?

    没有。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两个人如久未谋面的情侣一般紧紧相拥,抱在了一起,顿时就有点儿怀疑世界。

    黑手双城不是有妻子么,怎么还搞基呢?

    不对劲儿啊?

    不过接下来的境况更让我为之惊悸,却见那个持棍男子与黑手双城分开之后,一棍在手,势出如龙,却是与黑手双城一起联手,在敌人的战阵之中冲杀不休,稍微弱上一点儿的,却给一棒子敲在了头颅上,直接将脑袋砸进了胸腔里去。

    好强!

    难怪能够从虚空之中挣脱而出,这人的实力强悍得一批,让人为之震撼。

    等等,这个人,难道是传说中的巫门棍郎?

    瞧见与黑手双城配合默契的持棍男子,我的心头一震狂跳,想起了之前听过的一些事情,顿时就一阵汗颜据说这位老兄破碎虚空而去,却消失不见了许久,没曾想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来,也就是说,他是碰上了时空乱流,沧海桑田,转瞬即逝?

    我心头震撼,而在另外一边,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敌人,我瞧见将整个湖面冰缝住的莎乐美又施绝学。

    她将怀中项链取下,往地上猛然一顿,却有一道西方风格的凯旋门凭空出现,两丈的高度,大门开启,却从里面涌出了无数猛兽来,而为首的第一头,却是一只全身雪白的金角独角兽,冲到莎乐美的跟前,一躬身,将莎乐美给托起,紧接着她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座七弦竖琴,开始拨动起了音符来。

    随着这音符浮现,一头头猛兽带着嘶吼声,从门中涌现出来,有体型如同坦克的巨大野犀,有耳朵化作翅膀的巨象,又有尖嘴利牙的黑猩猩,还有通体漆黑的猎豹……

    这些猛兽在七弦竖琴的音符指挥下,发出了声声嘶吼,朝着外面的敌人扑了过去。

    而与七弦琴声一同出现的,还有铿锵有力,铁马冰河的琵琶声。

    在这个时候,尹悦也终于赶到了现场。

    来的并不只是她一个,还有布鱼和林齐鸣,以及两人带来的总局高手,另外与他们一起的还有龙虎山的张天师一行人。

    越来越多的人赶到了望月岛,赶到了主战场。

    眼看着形势仿佛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突然间我们的头顶之上,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

    嗷呜……

    听到这响彻整个岛屿的嘶吼,我的心头狂跳,抬头一看,却见那头七彩巨龙提亚马特,居然摆脱了僵尸龙的纠缠,朝着这边振翅而来。

    此刻的它显然在之前的争斗中受了些伤,身上的好几处地方都裂开了口子,有鲜血滴落而下,一对粗壮的肉翅也显得有些不灵活,然而这些并没有减缓它的凶狠和暴戾,它那滴着口涎的大嘴大大张开,伴随着巨大的嘶吼声,大股大股炙热的红色火焰,从那里面陡然喷出,即便相隔还有几里路,但我们都能够感受得到那里的灼热。

    这畜生倘若是落到了我们这边,刚刚结好的阵型,恐怕就会被直接冲破了。

    此刻的我已经加入了战斗,挡住敌人凶猛的冲击,而我面前的对手却是刚才匆匆逃离的虎神,两人交战,我却不得不分出大半的心思来,关注头顶的上空,忧心忡忡。

    若是没有人能够拦住那畜生,只怕我们真的就要败了。

    怎么办?

    就在我满心担忧的时候,却见一直护翼在莎乐美身边的小龙女动了。

    从南极回来之后,我跟小龙女虽然打过几次照面,但只是见面寒暄而已,并没有静下心来聊一聊,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南极那儿,得到了先知的多少点拨,又经历了什么样的成长,不过从刚才她对敌的手段来看,却是比之以前的坐井观天,要强上了许多。

    看得出来,与更多的顶尖高手交往,对她还是有着很重要的促进和帮助。

    只不过,她去对付那头恶龙提亚马特,能行么?

    就在我满脑子疑惑的时候,小龙女腾身而起,在所有人诧异目光的注视下,她居然猛然一翻身,却是化作了一条白色的蛇形巨兽,那玩意长达七八丈,浑身白色鳞甲,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与真龙一般,却在背上生出一对肉翅来,与那西方巨龙,却又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是……

    我满心疑惑,却听到有人惊呼道:“应龙!应龙!”

    我脑子有点儿混乱,却感觉到一股荒凉雄浑的气息,从小龙女化身的那龙形生物之上传递而来,紧接着它振翅一扇,却是朝着远处的提亚马特陡然冲去。

    小龙女,居然能够显化龙形了,这简直是一场奇迹,难怪白城子的人自信她在许久以后,取代王红旗的地位呢。

    只不过,现在的她,能行么?

    眼看着小龙女冒着提亚马特喷出来的烈焰,挺身而上,随后两头巨大的生物却是陡然扭打在了一起,虽然提亚马特的身躯远比小龙女显化的龙形要庞大许多,但小龙女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锐气十足,两者在一开始的时候,却是打得有模有样,你来我往,显得十分凶猛。

    这两头巨兽从空中落到了地上,又从地上涌到了湖中,接着又腾然于空,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纷飞的碎屑,倘若是谁倒霉一些,卷入它们之间的战场,却也是直接给碾成了肉末去。

    大地都在颤抖。

    然而如此争斗许久,已经换了对手,并且宰掉了一个叫做星神的我,却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阵如滚雷而过的恐怖笑声。

    紧接着一股磅礴的意识,从我的脑海中掠过。

    那是提亚马特的声音,直接作用于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想要敌住伟大的提亚马特,巨龙之母?你还是太嫩了一点,东方巨龙么?去死吧……”

    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却见到天空之上,云雾缭绕之间,原本气势汹汹的小龙女,此刻给提亚马特的一只爪子猛然擒住,身上满是伤痕,虽然在奋力挣扎,但终究还是逃脱不了提亚马特的掌控。

    眼看着小龙女就要被送进提亚马特那张开的巨口之中,突然间天空的另外一侧,却传来了一阵穿刺空间的啼叫之声。

    紧接着,一团烈焰覆盖、浑身赤红的巨大身影,却是穿破了云层,出现在了提亚马特的身前来。

    当烈焰消失之后,我们所有人都瞧见了那东西的真身。

    凤凰,传说之中的凤凰。

    许多人在纷纷尖叫着,而我提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屈胖三,你终于赶到了。

    <b>说:<b>

    你们觉得,今天会几更?